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六章打臉

第十六章打臉

    “你這小子,到底是誰?”崔陂褚身上肥肉一陣抖動,原本抱著八月十五的雙手也顧不得再抱著了,一只手叉腰,一只手伸直了,食指指著眼前之人大聲問道。

    “我是誰?這個需要你管嗎?你爹是誰我也沒興趣!”對面之人語調輕松的說道,似乎一點都不放在心上。

    “我叫崔陂褚,我爹是……”胖子肉山大聲的說著自己的靠山。

    “什麼,你叫脆皮豬?”對面的人冷不丁的問了一句。這一句直接將肉山給打倒了,還從未有人這樣奚落過他的名字,甚至從未有人往這方面想過。畢竟這座肉山平日里接觸的人都不是一般人能接觸到的,那些人再說每一句話之前都會斟酌再斟酌,考量說出這句話會帶來怎樣的後果過之後才會說出口,哪里像現在這個家伙一般口無遮攔。而這座肉山在出了家門之後,一般都是前呼後擁的,就像現在十來個小廝跟著,所有人都知道這家伙不是一般的主,所以也無人敢在他的名字上糾結。

    “你……(頂)(點)小說 ”肉山說不出話來了。

    “怎麼不說了?你爹是誰啊?我不認識你爹,但是我卻還是要代替他管教管教你!”對面的人說道。

    “在這之前,你能不能將我的絲巾找回來?”一個輕柔如同春風拂面,清脆如同山溪過澗的聲音再次傳來。

    “是你的絲巾嗎?我還以為是天香的呢!”對面之人滿不在乎的回答。

    沒錯,阻止了肉山接下來的動作的正是之前在出神的李寬。他陷入了一種混亂,這座揚州城他雖然是第一次來,但是那前面流淌的大運河他卻絲毫不陌生。因為曾經他也曾在里邊游過泳,和當初在這座城市拼搏過的一個兄弟。現在在這個角度看到那波光粼粼的大運河,他又想起那回不去的時光了。

    但是在那座肉山到來之後,打斷了他的回憶,然後就見到肉山用自己的臀部崩碎了自己的褲子的意外事件,又听到了那肉山吩咐小廝的命令。對這個長的像豬的家伙,是一點好感都欠奉。而且這家伙居然敢上前搭訕自己的侍女,真是老壽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煩了!所以他出聲制止了那不願意去執行命令的小廝,然後戲弄起這頭豬來。

    “當然是我的。天香丫頭的在她那邊好不好!”紅袖柳眉一皺,嗔怪的瞪了李寬一眼。

    這一眼的風情,讓對面的肉山又是一陣澎湃洶涌,真真的肉浪席卷而起。在他身上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你這家伙。將這美嬌娘讓給本少,本少就考慮放過你,不然我叫我爹將你拿下大獄,讓你吃不了兜著走!”脆皮豬惡狠狠的對李寬說道,同時一雙幾乎看不見的眼楮卻死死的盯著那嬌俏的紅袖。

    “再看,再看就將你那雙招子挖出來當泡踩!”李寬也來了脾氣,針鋒相對的頂了回去,這家伙不僅僅是好色。而是色中餓鬼啊!只是那身段,真的能使用那功能?李寬不無惡意的想到。

    “你死定了。現在就算你將你的侍女獻給本少,你也死定了!知不知道本少的爹是這揚州城的守備?而且本少出身于清河崔氏,五姓七望之首!”肉山得意洋洋的說道。

    “原來是清河崔氏養的豬,難怪長得這麼肥!真是不知道喂你這頭豬耗費的糧食能夠養活多少百姓?”李寬絲毫不在意,清河崔氏又怎樣?惹毛了就把他們炸上天。李寬自從上次使用了火藥之後,就不再顧忌了,反正都是用過了,李二該問的還是要問,自己現在還是有些本錢糊弄過去,所以李寬現在差不多是百無禁忌。雖然李二傳來密旨讓他暫時不要輕舉妄動,但是卻也沒說不要他自衛啊,這些人真的不開眼招惹上來,那麼也就怨不得李寬抗旨不尊了。

    “你,你……”脆皮豬被嗆得說不出話來,大口大口的扯著他的破爛風箱,小眼楮里迸發出仇視的光,恨不得將眼前之人碎尸萬段才好。

    “不要用那種含情脈脈的眼神看著我,我可不好男色,而且就算我喜歡男色,就你這豬樣,也沒有機會的!”李寬在這揚州城有著一段深刻的記憶,當初那個最喜插科打諢的兄弟,在他的記憶力再次浮現,所以說起話來也是不自覺的沾上了幾分記憶中的色彩。

    “我要殺了你!”脆皮豬大口喘著氣,然後氣急敗壞的轉頭︰“你們這些家伙,還不給本少爺滾,當心本少爺叫我爹將你們全都抓起來!”

    被這個肥豬大聲一吼,在二樓的吃飯的客人全都急急忙忙的涌了下樓,深怕慢了一步被這個守備的公子派人抓了去。但是還是有些膽大的,悄悄的在樓梯口探出頭觀望。

    “崔公子,別激動,老朽是這‘福滿樓’的掌櫃,不知公子何事如此生氣,小老兒這里給公子賠不是了!”一個清 的老頭從樓梯上來,拱手對脆皮豬這樣說道。

    “這個家伙,本少今天一定要弄死他!還有他的家族,本少也不會放過!”脆皮豬看著李寬一身的錦袍,頓時知道這個家伙也是一個貴族,因為此時除了官員和勛貴,沒有人敢穿綾羅綢緞,那些東西在這個時代還是有些犯忌諱的,哪怕你在家里隨便穿都沒事兒,只是一出自家門口,還是要換上粗布衣衫。這就是階級,貴族的特權。商人再有錢,也不過是操持賤業,不過是貴族圈養的牛羊,只要養肥了,那麼就是宰了吃肉,或者剪羊毛的時候了。

    “你想弄垮我的家族?”李寬哈哈大笑起來,這家伙真的是不知怎麼說才好了,李寬現在這身裝扮可是很明顯的,那明晃晃的掉在腰間的玉佩,還有那衣衫上繡著的唐時的代表身份的圖案章紋,這些都表明了李寬自己的身份,畢竟這一次他可沒打算瞞過什麼人,所以只要是有心人都能查到他的身份,而這個脆皮豬該是如何的不學無術,才會認不出來啊!這崔氏怎麼會教導出這樣的奇葩?

    “你笑什麼?這大唐,還沒有我五姓七望弄不垮的家族,當今皇室就是我五姓七望中隴西李氏的一支,知道不?再加上趙郡李氏,範陽盧氏,滎陽鄭氏,太原王氏和博陵崔氏,還有我清河崔氏,那個家族弄不垮?小子,你到時候就等著哭!不對你等不到那個時候了,不過你的家族卻是因為你得罪了我,最後要被滅族了,你就是你家族的罪人!哈哈……”脆皮豬很是有優越感的說著。

    “喂!你這家伙,怎麼這麼欠抽啊!真是的,你不應該叫脆皮豬,你應該叫厚皮豬才對!”李寬說著就一大步上前,然後直接一巴掌扇了過去。

    “你……”脆皮豬的‘你敢打我’還沒說出口,就被一巴掌扇到了臉上,臉上層層的肥肉掀起了一陣浪濤,嘴巴里邊的口水也被李寬一巴掌扇得飛了出來,讓人覺得一陣惡心。

    李寬收回了手,頓時覺得手心一陣油膩膩的,很是不舒服︰“你這豬,真的是肥的流油了,真不知道吃什麼長大的!”說著李寬就轉身,對著紅袖說道︰“還有絲巾沒,在弄條出來,擦擦手!”

    “有也不給你,這是媽媽給我的,你剛才已經給我丟了一條了,現在還想要,沒門兒!”紅袖原本饒有興致的看著李寬和脆皮豬之間的交鋒,但是現在李寬又要她的絲巾,這讓她一陣無語,有那麼髒麼,髒你還打,真是的。

    “主子!”天香乖巧的遞上一張絲巾,小巧的絲巾上繡著一對肥肥的可愛的小鴨子,有些q版的影子。

    “天香真乖!”李寬夸獎了一句,小丫頭立即眯起了大眼楮笑得很是可愛。

    “哼……”紅袖不滿的用鼻子哼哼了一下。

    “怎麼,沒夸獎你乖,心里不平衡啦?”李寬逗著紅袖。

    “你們這些家伙,我爹養著你們就是讓你們看著本少爺挨揍的麼?快幫忙啊!還有你這個老不休的,你這酒樓是不是不想開了,快叫人來揍這個家伙!”脆皮豬伸出肥的像是白蘿卜一樣的手指,在鼻子下面擦了擦被打出來的鼻血,對著身後的那群小廝還有那剛才上來的酒樓掌櫃吼道。還從來沒有人敢這麼揍他呢,這個小子一定要讓他死的很難看。

    喲!這頭豬還真重,本公子居然一巴掌沒把你扇飛出去,看來是力道不夠,這一次加把勁!”李寬擦著手轉過頭來,笑吟吟的看著還在呼喊幫手的崔陂褚,說道。

    “你別過來……再過來我這幫手下就要揍你了!”脆皮豬戰戰兢兢的威脅道。

    “就你這幫手下?哪怕你爹來了,本公子還是要揍你!”李寬說著再次一步跨出。

    “你們這幫蠢貨,快來保護我啊!”脆皮豬大聲求救,然後那幫小廝就沖了上來,雖然他們知道眼前這個身著天藍色錦袍的公子身手了得,但是卻也不會是他們八九個人的對手,而且他們是崔府派到這揚州城听候守備崔德的命令的,不得不出手了。

    “是嗎!”就在大戰一觸即發的時候,一個聲音從樓梯處傳來。(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