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二章崔氏的戰略——世家亂入

第二十二章崔氏的戰略——世家亂入

    貞觀五年,仲夏。一個震驚天下的消息傳了出來,整個大唐全然沸騰了,所有的有心人都從中嗅到了不平常的味道。

    清河崔氏,這個五姓七望之首,天下世家中獨佔鰲頭的大世家,在這個夏天傳出了一個驚人的消息,那就是崔氏要嫁女,要娶妻。凡是崔氏子弟,不論是直系或是旁支,只要在適合的年齡,這些崔家的少爺小姐們全都會在這一個夏天出閣,娶妻。

    要是光光這樣的話,那還不是什麼大事兒,頂多是崔氏家族的首腦腦子進水了,但是這些人嫁娶的對象在摻和進來,才是震驚天下的事情,他們或是嫁給其余世家的小少爺,或是迎娶其余世家的小姐,總之,這是一場聯姻,並且是一場將整個天下絕大多數的世家都網羅進來的超級聯姻。這些世家或許彼此之間關系冷淡,甚至敵視,但是現在有了崔氏這一條紐帶,那麼關系必定會緩和起來,然後這些世家就將形成一個超級強大的利益集合體,甚至可以直接對抗朝廷。

    每個世家都有自∼頂∼點∼小說 己的私兵,雖說數量或許多少不等,但是全部都加起來絕對是一個龐大的數字,這些私兵接受著嚴苛的訓練,全都是合格的戰士。有了這麼一股武裝力量,世家們的聯合體絕對能夠硬撼朝廷大軍。

    長安城,听聞這個消息的李二直接將龍椅前的案幾上的那鎮紙筆洗等物品摔得粉碎,這位雄才大略的千古一帝。雖然還沒有達到最巔峰的時刻,但是涵養城府已是極深,但是平日里能做到喜怒不形于色的他。此時卻是失態了。將密折遞給長孫無忌和房玄齡之後,他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憤怒,不僅怒罵了起來,更是摔起了東西。這樣的暴跳如雷,自從他登基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可見此時李二心中的憤怒到底有多深,他自問對這些世家已是寬容到了極限,朝堂中世家出身的官員佔據了接近三成。還有那些他們的門生故吏,這些人加上整個朝堂世家把持了近一半。這些人還不滿足,做出這樣的動作。這是要逼宮麼?

    李二喘著粗氣,站在龍椅之前,長孫無忌和房玄齡不敢出聲,這個時候這條暴怒的巨龍是誰也不給面子的。哪怕他們兩個是他最為倚仗的左膀右臂。

    過了良久。李二終于鎮定好心神︰“兩位愛卿,你們覺得此事該如何處理?這些房舍奴,一個個心中還有沒有大唐江山社稷?還有沒有朕這個皇上?皇室在他們的眼中到底還有沒有威嚴?”李二聲音冷得像是一塊堅冰,讓整個立政殿都變得像是冰窟一般。

    “這一次,這清河崔氏確實是做的過了!如此大規模的聯姻,這是想整合整個天下的世家,要與皇室對抗麼?這樣搞下去,這天下恐怕又要變得四分五裂了!”長孫無忌沉吟少許之後說道。他不敢說什麼重話,因為現在的李二受不得刺激了。他就像是一個處于臨界點的炸藥桶,只要一點點的火星就會炸了。所以長孫無忌以天下化為一盆冰水給李二降降溫。

    “陛下,崔氏這麼做,到底想要做什麼?是要掩藏什麼動作,還是?”房玄齡想到了另一個層面,崔氏雖說是世家之首,但是卻也不可能真的做到同時和這麼多的大世家聯姻,因為這些大世家中並非是鐵板一塊,好多都是相互仇視的,有著利益的糾纏,有著先祖遺留下來的仇恨,所以哪怕是清河崔氏出面也不可能真的讓這些世家放棄之前的仇怨,從而一起對抗朝廷。

    “陛下,其實我們也可以效仿,將宗室之女嫁與這些世家,這樣就能牽制住崔氏的這一步棋,只是這麼做實在是有損皇室顏面!”長孫無忌想了想,出了一個逼不得已的下策,你不是想借著聯姻從而網羅天下世家麼?那麼我們也聯姻,作為皇室之女,又有著皇帝賜婚,那麼總要當個正妻,壓住你們聯姻過來的那個女子,讓你們根本不可能真的聯合在一起。

    “長孫大人,你這個辦法恐怕尚待商榷,你可知曉,那些世家大族都是些腐儒把持著,皇室的情況,恐怕……”房玄齡在一邊出聲說道,這一句話出口,頓時讓長孫無忌面色燦然,確實這些大家族都是些腐儒當政,把持著家族大權,這些人都是注重什麼血統。而作為皇室的李家,卻是有著泰半的鮮卑族的血統,所以哪怕礙于皇室的顏面答應了聯姻,這些皇室女子也會不受他們的重視,根本達不到既定的效果。

    雖然也有一些世家對于胡漢之分並不是非常在意,就像滎陽鄭氏,這個家族的族長鄭鐸當初曾經隱姓埋名游歷關中大地,卻與一名鮮卑女子有了情愫,私定終身,並且有了鄭氏的四小姐——鄭麗婉。但是這只是個例,而且這位四小姐的母親也不被鄭氏承認,雖然因為鄭麗婉的原因這位貌美如花的鮮卑女子也進了鄭家的家門,可是卻沒什麼地位。要不是她女兒爭氣,比起鄭家第三代多數人都要強,恐怕會被那些奴僕下人欺負。

    “那麼,房大人,你說該怎麼辦?”長孫無忌一時半會兒也想不出好辦法了,不禁反問道。

    “沒什麼辦法,這是陽謀,直接擺在你們眼前,可是卻是無從下手啊!”房玄齡也很撓頭。

    “要不這樣,聖上下旨,將那些世家的小姐們都以選秀的名義傳召入宮,這樣他們總聯系不到一起了,而那些少爺們,也不能放過,讓他們各自選擇一名皇子投效,做一個幕僚!”長孫無忌扯斷了自己下巴上的好幾根胡子,才想出了這麼個辦法。

    “這個辦法也只是治標不治本,總不能每隔幾年就將這些適齡少女傳召入宮,那樣有損皇上的聲譽啊!”房玄齡覺得不妥,要是皇帝每隔幾年就選秀一次,那豈不是一個貪花好色的昏君了嗎?這對于李二來說是絕對不行的,因為不管之前李二犯下什麼錯,做了多少見不得光的事兒,但是那些東西絕對是不會有人大做文章的,哪怕是據實詳述,也不會刻意歪曲。畢竟為了皇位,再大的事兒都不是事兒。可是這選秀就不一樣了,皇帝選秀女,這雖然是關乎國家命脈江山社稷的機密。可是卻最是容易引起百姓的反感,一個貪花好色的君主,絕對不會是一個賢明的帝王。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要怎樣才行啊?”李二也坐不住了,他在龍椅前不斷的踱步著,左右徘徊著。想不出一個合適的解決方法,甚至以往清晰的頭腦,現在也變得模糊起來,這一團剪不斷理還亂的東西,實在是讓人傷神。

    “要是這些世家的高層都死掉了,那樣這個天下就清淨了!”長孫無忌揉了揉有些疼的太陽穴,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說了這麼一句話。

    “好了,兩位愛卿先好生的思索一番,這件事情必須要及時解決,不然這些世家聯合在一起,這天下就亂套了。”李二坐下了,雙手放在左右兩邊的扶手上,著扶手是一條神龍的腦袋的造型,李二的手放在神龍的兩只鹿角一樣的犄角之間,手指無意識的戳動著作為龍眼的兩顆石珠子。

    且不說長安城中的風雲詭譎,無數的世家官員爭相涌出了長安城,他們怕李二會對他們動手,畢竟他們是站在世家這一邊的,這讓大唐這個國家機器已經開始出現周轉不便的現象,這更是加劇了長安城的不安氣氛。但是在千里之外的清河,這里卻是一派融洽,崔氏家族的最頂層,那些老得走不動路了的老家伙們,正咧著自己那已經沒幾顆牙齒的嘴,笑得很是燦爛。

    “這一下,整個天下都被攪動了,你這皇室還能坐得住?沒有我們,你這李唐不過就是一個笑話!老虎不發威,還真的把我們當成了病貓了!哈哈……”崔氏家族的族長崔敬在扶著自己的老父落座之後,大聲的笑著說道。

    “就是,這一下,皇室肯定會慌了,現在我們就要趁著皇室沒有精力注意到我們的時候,趕緊的將那小子找出來,按照既定計劃行事!”崔昌也說道,他是族長的父親,上一任家主,他的話沒人敢不听。所以崔氏家族再一次開始行動起來。原先派往各地的那些死士一樣的私兵,全然分散開來,形成了一張無形的大網,正在搜尋著他們之前猜測著的目標。

    楚王李寬,這個人,作為大世家,絕對不會忽視,因為這個家伙絕對是皇室中的一個值得注意的人,因為他身後有個神秘的學派,他身手高超,他還會練兵,還會打仗,總之這個家伙是一個不容小覷的人,這一次得到的消息是這個楚王殿下帶著自己的兩名侍女出行,沒有侍衛保護,正合適他們動手。在得手之後,只要將現場布置一番,就可以瞞天過海。將這一切轉移到前朝余孽和息王余孽的身上。從而出了一口氣。雖然這樣的事情皇室絕對會知道是自己家族出了手,但是沒證據,皇室是不會因為一個死人和自己這個大家族鬧翻的,這個世界上,利益永遠是在感情之上的。這是崔氏家族千古傳承之中總結出來的經驗。(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