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四章霸王一怒

第二十四章霸王一怒

    門外沖進來一大撥人,一個個手中都拿著明晃晃的橫刀,鋒利的刀刃閃耀著寒光,雪亮的像是劃過天際的熾烈閃電。這些人身上穿著鎧甲,頭上頂著鐵盔,全然是一副大唐戍守城防的士兵的樣子。這也是李寬驚訝的地方,難道軍伍之中也被這些大家族滲透控制了?他心中微微一閃過這個念頭,隨即就被他否認了因為大唐軍隊的將領或許與這些世家關系不錯,甚至像是程咬金這樣干脆娶了世家的女子為妻,可是這些人絕對不會是真正的軍人。

    不知道怎麼的,一見到這群人,李寬就有一種像被毒蛇盯上了的錯覺,這種感覺,絕對不會是軍人身上的殺氣。兩軍相爭多數時候都是正面交鋒,所以軍人絕對是豪邁的,或許粗鄙,可是卻不會如此陰冷。這種感覺很是微妙,或許要真的說明有哪些不同,李寬是一點也說不上來,但是他卻是毫無顧忌的相信了自己現在的感覺。

    既然這些人不是軍人,那麼就是冒充的了。既然如此,李寬就不會再和他們客氣了。右手藏在—頂—點—小說 身後,握住了撇在腰間的那柄折扇。手指輕輕的抵在扇骨上,只要一揮手,就能帶出藏于其中的飛刀。

    “殺……”一群人沖了進來,手中的橫刀高高的揚起,就要斬下來了。李寬面不改色,左手伸出,將身後的兩女護住,右手寒光一閃,一道流星雪白的晃人眼球,帶著撕裂空氣的聲響直直的射了出去。徑直的將一名沖上前來的大漢穿透。刀光余勢不減的繼續向前飛射。被後邊的一名沖上來的人用橫刀格擋住了。

    “鐺……”一聲清脆的聲響,像是被風吹過的風鈴,只是卻只有那麼短促的一聲。但是卻震得所有人耳膜發麻。

    緊接著,又有兩道寒光先後閃出,穿透了三個人的喉嚨。倒下了三具尸體,就在此時,第一個倒下的人才從喉嚨處涌出了一道血泉。

    “小心他的暗器!”蒙面人大聲招呼同伴,這個家伙站在最外面,只是在指揮著那些穿著鎧甲的人沖上去。他自己卻是一動都沒動過。看到掉落在腳邊的飛刀,他雙目的瞳孔不禁一縮︰“這東西似乎在哪里見到過!很熟悉!”小小的飛刀帶著完美的弧度還有鋒利的刀尖,這個熟悉的形狀。應該是記憶深刻才對,只是為何只覺得熟悉而沒有切實的記憶?這其實是因為,崔氏高層只是向他述說過這個形狀,他並未見到過楚留香留在崔氏家族的飛刀的本體。

    就在此時。一道細小的風聲極速傳來。他抬起頭,只見一道寒芒急速飛來,那是李寬射出的飛刀。刀身閃耀著雪白的光亮,就像是冬天寒風中飛旋的雪花,又像是吹落在春風里隨風飄零的柳絮。就在那麼一剎那,如若驚鴻一瞥,就那麼突兀的閃現在他的眼中,越來越大。速度快的他都沒有絲毫的反應時間,只來得及將腦袋微微的一偏。可是鋒利的刀鋒雖然偏離了預先既定的喉嚨正中。卻像劃過一層薄薄的紙頁一樣,劃過了他頸側的大動脈。

    殷紅的血順著脖頸留下,他的視線開始模糊,在這一刻他才記起,這熟悉的形狀不就是那幾位族老再給他說過的那個‘楚留香’的飛刀麼?

    “是你……”他只來得及說出這麼一句話,就感到腦海一陣眩暈,然後眼前的世界慢慢的陷入了黑暗之中,他再也醒不過來了。

    雖然李寬借著鋒利的飛刀還有過人的眼力以及強悍的力量,像是收割麥田里熟透的小麥一樣收割著來人的性命,可是這幫人卻是受過專業訓練,悍不畏死的死士,他們踏著同班的尸體,踩過那鮮紅的血泊,還是繼續涌了過來,就像海邊的浪潮,哪怕拍死在沙灘上也還是一波波的無窮無盡。當然這些人還達不到無窮的地步,可是李寬的手上飛刀也沒有幾柄,因為要保護身後的兩個弱女子,李寬不能離的太遠,所以漸漸的被這些人圍困在了一個小小的圈子里。

    這個時候,雖然李寬手中已經收割了很多人命,但是還是有接近二十人圍著他們,這些人雙眼帶著血絲,他們也是人,哪怕是心志堅定的死士,可是見到自己的同袍倒在自己眼前,而對面的目標居然一身藍色的錦袍連一點血跡都沒有沾上,這讓他們如何能不悲憤?這讓他們心中如何會不憋屈,哪怕此時將對手圍困住了,哪怕他還要分神保護那兩個女眷,這些人還是選擇了一擁而上。不僅僅是為了保證斬殺這個像是惡魔一樣的少年,進而完成任務。還為了給逝去的同袍報仇,將這個殺害他們的家伙送下去,讓自己兄弟瞑目。

    雙拳難敵四手,在護著兩個侍女的情況下,李寬縮手縮腳的行動,還是露出了破綻,被一個紅著眼楮的穿著鎧甲的家伙欺到身前,手中的橫刀一個橫斬,想要將他直接腰斬了,甚至,李寬都能感受到隨著他的動作帶起的烈烈的風,那種衣袂飄飛時發出的聲響很相像的聲音,在李寬的耳里是那麼的明顯。他伸出手,徑直抓向了那劈來的橫刀,居然想要空手奪白刃。

    唰……刀身劃過空氣,迅速的斬下,速度是那麼的快,只是眨眼間就已將靠近身前。就在那個欺近李寬身前的家伙面露喜色的時候,他忽然感到一股沛然大力從手中傳來,在那一瞬間他還以為自己斬到了一塊精鐵上。只是他低頭一看,才發現那里是斬到了人,分明是一只手輕巧的抓住了自己手中的橫刀,那修長的手指,就那麼輕輕的捏著刀身的兩側,但是只有兩個指頭的隨意一捏,卻讓他勢在必得的一刀在最後關頭像是被踩下了剎車的汽車一樣,直直的停住了。

    “怎麼可能?”這個人不敢相信。這世界上還有人能夠這麼輕描淡寫的就接下了他用盡全力的一刀,他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武藝並不出眾。于是就一直苦練著這一刀橫斬,這些年來靠著這一刀,不知道結果了多少人的性命,刀光寒芒一閃,就會有人被斬成兩截,隨著鮮血噴涌的聲音,他每次都會享受到成功的喜悅。可是現在居然出現了這種狀況。他感到不可思議。

    “撒手!”李寬手指捏著刀,然後猛地一拽,嘴中一聲暴喝。讓眼前陷入震驚的家伙一個晃神,然後直接將那柄橫刀奪了過來,五指翻轉間刀柄落入掌心,橫在身前。

    “哼……”一聲悶哼在李寬身後響起。李寬轉頭一看。不禁目眥欲裂,紅袖站在他的身後,粉色的衣裙顯露著少女的嬌憨,束腰的設計,展露出她縴細的腰肢,但是此時那張原本緊蹙眉頭帶著絲絲縷縷的擔憂的俏臉上卻是一片香汗。素手縴縴捂著胸腹,那里粉色的衣裙迅速的被血液的鮮紅所替代,一柄小巧的飛刀的刀柄正留在外面。身下的刀刃部分全然插進了那窈窕的身子里。

    “你們該死!”李寬一下子憤怒了,居然用他的飛刀傷了他的侍女。而且是在他的保護之下,這讓他徹底的失去了理智,一種要將眼前之人斬殺干淨的暴虐心情在怒火的滋養之下迅速的蔓延開來,並且佔領了他的腦海。手中橫刀光芒一閃,鐺的一聲擋住了飛射而來的飛刀。抬眼望去,在那個方向,一個家伙正手中拿著還在滴血的飛刀,瞄準起來。這個人很聰明,居然想到了用飛刀進攻,他拔出了插在橫七豎八躺著的尸體上插著的飛刀,然後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還敢來!找死!”李寬暴喝一聲,右手持刀在空中微微一揮,將正在向下彈落的飛刀掃過,然後左手揮手一抓,將其抓在手心里,哪怕飛到鋒利的刀刃劃破了掌心的皮肉,一滴滴的鮮血順著刀刃滴落下來他也沒有松手,而是猛地一揮手,飛到激射而出,像是出堂的子彈一下子跨越了兩人之間的空間,扎進了對面準備偷襲的家伙的眉心,一下子將他放倒在地,然後右手的橫刀緊握,他人隨著刀身的轉動,一下子就撲了出來,這一刻,猛虎出匣。

    刀光閃耀,像是雪山之巔的那一汪天池,映照著天的色彩,反射著太陽的光輝。李寬如若虎入羊群,手中的刀舞動的水潑不進,擋住了來自三面(李寬他們的桌子又一遍靠著窗戶邊上的牆)的進攻,一時間就像搖滾樂隊中鼓手敲擊的重金屬搖滾之中的重音,又像是密集的小雨,擊打在芭蕉之上。

    唰的一刀,李寬揮舞著自己手中的橫刀,在擋下了一名襲擊者的一計重斬之後,趁勢一個橫掃,刀鋒帶著席卷起的風聲,一下子將站在一邊正準備偷襲的家伙給腰斬了。雖然他們穿著鎧甲,可是在腰腹之間還是留有系繩結的縫隙,這個破綻不是誰都知道的,但是李寬在軍中混了小半年,豈會不知道。所以噴泉一樣的血液,不要錢似的在被斬的人的腰腹之間汨汨的流出,然後他整個人就這樣倒在地上了,但是卻不再是一個完整的人,而是兩截。

    “殺……”李寬揮舞著橫刀,殺向四面八方,同時在心中下定決心︰“你們這些世家大族,只要本王挺過這一劫,你們這些家伙就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那幫死士在有留下了十幾具尸體之後,不再盲目的殺向李寬,而是朝著兩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眷靠近,他們很清楚,只要控制了這兩個女子,那麼眼前這個頑強的不像話的楚王殿下就一定會妥協。這是崔氏最壞的打算,而且他們也猜對了,剛才李寬的瘋狂不就是因為有人對紅袖出手,並讓她受傷了麼。

    “還敢動手?”李寬一把丟掉自己的刀,然後順手就拉過了一個沖在最前面的人的身子,猛地用力,將他拿了過來,然後一只手重重的拍下,拍在他的手上,另一只手則是順勢奪下了那人手中的橫刀,然後也隨意的扔在一邊。

    之後就只見李寬一首抓住了腰間鎧甲的甲葉,還有褲帶,領著一只手則是揪著他的頭發,就這樣一下子隨著一聲爆喊,李寬竟然直接就扯下了那個死士的頭顱︰“正好缺個酒杯呢!”李寬坦言說道。

    “你……”這下輪到那幫黑衣震驚了,這得多大的力量,才能這樣徒手扯掉一個人的頭顱?

    這樣的場景,哪怕是見慣生死的崔家死士,也覺得不寒而栗,這樣的力量看,得是什麼樣的人啊?他們確實有點害怕了,哪怕自己這邊還有十幾個人,而對面只有一個。(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