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八章震驚天下

第二十八章震驚天下

    貞觀五年的七月,一個漆黑的夜,在清河郡一件震驚天下的事情發生了。

    這一天,天色還沒有亮,天邊沒有一絲的光亮,就連星空都被夜空中厚實的雲層阻擋在外。伴隨著一聲劇烈的聲響,整個清河郡被吵醒了。無數的人在睡夢中被驚醒,這一聲像是霹靂一般的聲響伴隨著一陣 里啪啦的聲音傳遍了這個不大的城市。接著人們發現天亮了,不,不是天亮了,而是一種淡漠的紅色照亮天穹。

    人們走出家門,矗立在這還顯得悶熱的街頭,看向天光傳來的方向,又是崔府?所有人心里都這樣閃過一個念頭,他們都記得在幾個月前,這個崔府就走了一次水,當時燒得半邊天都亮了,這一次又是這樣大的響動,又出了什麼事情?

    就在此時,崔府那邊傳來了一陣陣的響動。只听得一聲聲的鳴鑼之聲傳來,還夾雜著大喊聲︰“走水了!走水了!”

    听到這個響動,站在街上的百姓卻是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這崔府這段時間居然接連,頂,點,小說 了兩次失火,這是不是有點。而且那震天響的聲音是怎麼回事?雖然百姓們心中都有些興災樂貨的成分,看到一直在自己腦袋上作威作福的大世家出點事情,也是很有利于身心健康的事情。可是還是一個個本著去幫忙的心態,提上自家的水盆還有木桶,就向著崔氏家族的大院子跑了過去,淳樸的他們都是這樣。不管崔氏之前對他們怎樣。他們只要自己做些什麼事,對得起自己胸中跳動的那顆心。

    上一次崔氏失火,他們去幫忙卻是被擋在門外。因為上一次失火的地點有些敏感,那是崔氏家族的後院,那里居住的全是家中的女眷,不能讓外人進入。所以這些熱心的民眾被擋在了崔氏的大門之外,這一次應該不會了!

    可是當他們趕到的時候,再一次被擋住了。因為這一次更是敏感,這一次居然是在崔氏家族的祖宗祠堂邊上。那里一間小屋矗立在那里,但是現在卻是一片廢墟。要是只是一間小屋,倒是不無不妥。可是這小屋里還橫七豎八的躺著散碎的尸體,這就不得不讓他們對此保密了。而且這些人居然全是崔氏家族的話事人,上一代,在上一代以及現在家主這一輩分的主要人物都在其中。光是負責崔氏日常運轉的族老就死了好幾個。還有哪些一直藏在暗處的老家伙們。一個個像是被雷劈了似的,黑乎乎的躺在地上,早就斷了氣兒。這些人死了一個都是天大的事兒,可是現在卻被一鍋端了,這讓沒有參與進去的崔氏家族今夜負責值守的族老,崔佰翔,崔氏家族現任家主崔敬的堂兄,感到膽戰心驚。

    這位崔家族老留著山羊胡子。但是此時他頷下的胡子差不多都被自己拔光了,愁的是滿臉的褶子都擠到了一起。看著被下人們一個個抬出來的尸體。他依稀能分辨得出是誰,可是真是因為能認出來,才更讓他心驚。這些人全都死了,崔氏家族完了!

    雖然心中戰戰兢兢,可是還是當場下達了封鎖令,不準其余人來幫忙救火,不準參與了的人泄露半句,要是听到有什麼傳聞傳出,那麼所有人的一家老小全部連誅,沒有絲毫的情面可講。這個命令他下達的時候是咬著牙,含著淚說出來的,當時他自己都感到聲音在發顫,他不敢想象這些人死了的消息傳出去,會給崔氏家族帶來多大的影響,那些還在虎視眈眈的盯著崔氏家族現在地位的世家們,一定會擊節相慶,而且還會霍霍磨刀,準備在崔氏家族這個病老虎的身上下刀子了。

    可是這世界上又豈會有不透風的牆?他現在能做的就是封鎖消息,能瞞一天是一天,然後傳書給家主崔敬,讓他趕快回來,還有朝中崔氏家族的那些人,讓他們發力,竭盡全力讓崔氏家族挺過這個難關。不然這千年的世家就要毀于一旦了。

    至于,丟下這個炸彈的家伙,此時正在翻著院牆呢。騎在牆頭,身上的藍色長衫卡在牆的兩邊,卻是不敢在往前翻了,因為在那一邊,一雙明亮的眼楮正在看著他,里邊是不敢相信的光芒,一雙欺霜賽雪藕臂正捂著自己的嘴巴,十指縴縴,指甲上沾染著粉紅色的豆蔻,顯得非常的養眼。

    就在崔氏忙得團團轉的時候,在離著清河郡足有數百里開外的一座城池——鄭州,這里是黃河邊上的一座大城,這座城市有著悠久的歷史,是商朝早期到中期的都城,也是殷商文明的發源地。這座城市到了大唐時期也是黃河上的一座重鎮。在這里是大唐朝廷和世家大族之間的一個緩沖地帶。世家們盤踞的底盤多數都是在這以東的地區,而大唐朝廷,李家的治下之地多是在這座城市的西面。除了盤踞在太原的王氏之外,其余的世家多數觸手都沒有伸過這座城市。

    此時鄭州城也是一片昏暗中,但是在城中一家華麗的府邸,鄭州城的刺史府,還在燈火通明之中。因為這天夜里,一件事情正在這里秘密的協商著。這件事情可以說是大唐建立以來,世家和皇室第一次的磋商,也是崔氏這段世家的動作帶來的效果。

    這個時候,刺史府的正廳之中,由鄭州刺史岳千愁正在做陪,這一次磋商兩邊來的都是大人物,他這個在這鄭州一畝三分地而上面最大的官員,卻成了賠笑的小蝦米。這兩邊來的人都是他惹不起的。他作為東道主,就坐在主座上。在他的左手邊,是來自國都長安的代表了皇室前來的人,只見身著紫袍,須發花白,頭上的頭發梳理的很是整齊,被一根雕花簪子撇著。在其上還戴著一個袱頭。就像是頭巾差不多的樣子,只不過在腦後多了兩個腳,軟趴趴的搭在腦後。

    在這個封建王朝最鼎盛的時候。穿著打扮也是一件大事兒,由不得一點馬虎。要是一個差錯,恐怕就是人頭不保的下場。而且在這個時期因為受到胡漢融合的影響,很多服飾都有著不同的意義。而且李二他老爹李淵于武德七年(公元624年)頒布新律令,即著名的“武德令”,其中包括服裝的律令,計有天子之服十四、皇後之服三、皇太子之服六、太子妃之服三、群臣之服二十二、命婦之服六。

    這麼多的服侍條例。將滿朝文武大臣,皇家各種人等全都限定在里邊了,李二登基之後。卻是沒有改這些條律,只是規定了三品以上官員穿紫袍,四品五品穿緋袍之類的,因為他老爹還活著呢。至于腰間系什麼款式的玉帶。玉帶上裝飾物要用什麼樣式。什麼材質這些倒是還沒有規定死,這要等到李二差不多平定四方之後,才會閑的蛋疼的出台這些新規矩。就像是公司上班一樣,老板有生意忙的時候,誰會在意你辦公桌上擺了一個什麼樣的擺件,合不合適了,都是沒活干就折騰著玩而已。

    所以這位長安來客,定然是三品以上的大員。這樣的人在朝中都是呼鳳喚雨的人物。而且這一次是和世家談判的。所以有著世家背景的,定然是不會被李二委派來做這件事兒。那麼適合的人選就沒幾個了。

    而在這岳千愁的右手邊,是一個文士打扮的家伙,高冠長髯,丹鳳眼,臥蠶眉。就差面如重棗了,要是臉色再紅起來,那就是活脫脫的一個關公。身上一身皂白色的文士長衫,寬袍大袖,在這夏夜之中,倒也別有一番風骨。這位就是崔氏家族的族長,崔敬。這位掌控著大唐第一世家的人,倒是像一個讀書人多于一個家主,一身的書卷氣顯得很是斯文。

    “哈哈……長孫大人,既然到了這里,離我崔氏家族也不過數百里而已,比起長安那千里之遙,崔某也算是個東道主了,在這里先敬大人一杯!”崔敬一手輕輕的端起酒杯,另一只手拖著衣袖的下擺,這寬袍大袖的衣服就是這一點有點不爽,但是卻不可否認正是這大袖飄飄方有那魏晉風骨。

    “崔大人說笑了!這大唐天下全是陛下的,所以我們都不是什麼東道主!在這里本官倒是代表皇室,算得上半個主人,要敬酒也是本官敬崔大人才是!”對面的人哈哈一笑,也舉起酒杯說道。

    “崔某失言了!認罰認罰……”崔敬笑著陪著臉,這第一次交鋒讓對面的笑面狐狸長孫無忌佔了上風。但是崔敬也不是白搭的︰“大人此次來可是來參加我那佷兒和鄭氏家族明珠的婚禮的?”借著自己胞弟的兒子最近即將迎娶滎陽鄭氏嫡出三小姐的事兒,崔敬不溫不火的回敬了一句。

    “這個,本官來時倒是沒有听聞,恭喜恭喜啊!得到滎陽鄭氏的支持,你們崔氏更加的興盛了!”長孫無忌面色稍變,但是還是笑著祝賀道。

    “那是,這天下是陛下的天下,同時也是我們的天下嘛!我們這些人就是幫陛下治理天下的人,不是嗎?”崔敬接著說道。

    “崔大人此言極是!我們是陛下的臣子,自當為陛下分憂啊!”長孫無忌附和道,雖然崔敬這幾句話看起來是服軟了,但是長孫無忌卻始終覺得沒那麼簡單呢。

    “確實是這樣,我那兄弟,正是在為陛下分憂嘛!至于我,山野之人閑雲野鶴慣了,現在一介白身,倒也逍遙自在!”崔敬含笑夾了一口小菜。

    邊上的鄭州刺史岳千愁,提著一個白瓷酒壺,幫兩人斟酒。听著這些話,心里一陣陣的發冷,這兩人話里行間的機鋒,讓他覺得身上的雞皮疙瘩都在往上冒。‘看來自己還是太嫩了!’這位刺史大人在心里這樣自我評價道。(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