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一章尾巴

第三十一章尾巴

    不管世家們鬧騰成啥樣,在大唐的最高權力中心,長安城,一如既往的有著她自己的節奏,莊戶還是每天關注著自己地里的莊稼,商人總是為了自己的貨賣不出去而煩惱。那曲江池上,一艘艘的畫舫,還是那樣花枝招展的,招攬著長安城內的那些游手好閑的娃子。

    但是這里還是有了變化,曲江池上少了一艘畫舫,在京城昌化坊多了一個幽靜的院落。少了憐星姑娘的畫舫被老板娘直接賣掉了,然後過起了富婆生活。

    朝堂上也出現了變動,原本一個鼻孔出氣的世家勢力,現在分化了,成了兩個派系,但是卻是相差懸殊,一方只有清河崔氏和博陵崔氏兩支,另一卞卻是其余的世家們的組團刷副本的隊伍。所以作為gm的大唐朝廷,定然要維持游戲平衡,于是站在了被人當作boss的崔氏一方。這樣朝堂上又一次達成了平衡,這一手,李二一直都玩得很轉。縱觀他一生,朝堂上的派系比起其余的各朝各代的皇帝都絲毫不遜色,但是卻少有人能達成這種微妙的(頂)(點)小說 平衡,一個不小心就成了黨流當政的局面,最終雞飛蛋打,國破家亡。

    但是這一切李寬都不知道,他此時正在發愁呢,前兩天不是遇到了一個‘狄仁杰’嗎?他老爹叫狄大狗子。現在這個小破孩兒就成了他的尾巴,邁著小短腿,跟在他的毛驢後面。一身破爛的衣服,小腳丫子穿著一雙草鞋。一句話都不說就這樣跟著李寬。小臉上汗水流著,但是他都不去擦,只有一雙黝黑發亮的眼楮。直直的盯著李寬。

    這話要從三天前說起,當時李寬騎著自己的毛驢,離開了那小小的村莊,結果在半路上卻是遇到了一群騎著馬的人,這群人身上帶著一種鐵血的味道,李寬對這種氣息很熟悉,他身上也有。只是因為自己隱藏的好,不愁被人發現而已。可是這一群人卻是毫不隱藏自己身上的殺氣,而且還故作出凶狠的樣子。

    這些人定然不是什麼好來路。不是綠林中人就是剪徑毛賊。李寬在心中下了這樣的定義,但是卻也沒有多管閑事的想法,只要不招惹他就好。

    一行人與李寬擦肩而過,帶到這些人走遠之後。李寬才想起一個小小的細節。一下子覺得自己應該跟上去看看。因為這些人差不多一百十來人呢,這一路走來居然沒有人相互交談,而且在嘴上吼得凶很的那些家伙也只是瞎嚷嚷,並沒啥實質性的話語。

    這樣看來,這些人的來路還真不是之前想的那樣啊!這讓李寬起了興趣,于是將小毛驢放歸山林,自己悄悄的折返回來,跟在了他們後面。

    之後發生的事情。更是讓李寬斷定這些人定然是某個世家的私兵,甚至是大唐的士兵喬裝而成的。因為他們座下的戰馬雖然看起來都是駑馬,不是上好的戰馬,可是卻是走得很整齊,哪怕策馬之人故意將隊伍弄得很是散亂,李寬跟在後面看得久了還是看出了絲毫的端倪。這些馬也是受過訓練的,但是因為戰馬是朝廷嚴令限制的軍需物資不允許任何人私自販賣,買賣也必須得到朝廷的手令文書方可進行,所以一般的世家是不可能也不敢大張旗鼓的購買戰馬的。于是這駑馬就成了他們的選擇,訓練得當也能發揮不小的威力,他們暫時有沒有造反的心思,買那麼多戰馬來做啥!

    這一行人直直的奔向李寬來時的路,在那邊也只有那一個靠在大山腳下的山村,那里就是‘狄仁杰’的家。這些人去那里做什麼?李寬不禁有點擔心那個有過一面之緣的小家伙了。雖然只是交談了那麼一小會兒,但是小家伙確實給李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還有他的那個名字。

    一路尾隨,這些人在靠近山村的時候,就轉變了陣型,原本散沙一樣的隊伍居然慢慢的變化起來,變得有了條理,成了一個錐形的陣勢,在最前面是一名身材壯碩的騎士,這人上身就像是一只猩猩,胳膊粗大比起常人的大腿都要粗。此時他手中抱著一根原木,這是在村頭就地取材得來的,但是這樣的家伙配上他的身材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力。原木一兩百斤的重量在他的手上輕若無物,抱著唰的耍了一個棍花。他是站在地上的,身下的戰馬可是馱不動他這樣的體型再加上那一根原木的。

    可是站在地上的他和那些坐在馬上的其實差不過高,身量高的嚇人,比起後世的神馬‘牛逼啊(nba)’運動員還高。他站在隊伍的最前面,然後對著村子里大聲喊道︰“狄大狗子,交出那東西,不然我們就血洗了你這個村子!”聲音像是一聲悶雷一樣,在村子後邊的山林里回蕩著。

    “你們這些人還不死心?簡直是欺人太甚,那東西是決計不能交給你們的!那是那位將軍的囑托,狄某受人之托,豈能言而無信?”村子里一個同樣粗獷的聲音傳了回來。然後就見到村子中的小路上,一個狗熊走了過來。

    不對,不是一只狗熊,而是一個長得像狗熊一樣壯碩的人,比起站在騎士隊列前方的那個猩猩漢子也一點都不遜。此時他的手中拿著一支長槍,長有丈二,槍頭黑幽幽的,看起來一點也不起眼,也沒有綁上纓子,就是光禿禿的槍桿上面插著一支槍頭。只是這長槍的桿子有點粗,有鵝蛋粗細。

    “你為了一個東西,連全村老小都不顧了嗎?交出來,不然今天你們狄家村就要滅種了!”猩猩漢子出口說道。

    “你們是妄想!那東西是什麼,你我都很清楚,要是被你們得了去,這天下可就絕對不會安生了!而且我們村子真的是那麼好屠戮的?先問問我手中的鋼槍再說!”狗熊一樣的狄大狗子出聲回道。並且將手中長槍一端,腳下自制的鹿皮靴子才在地上,揚起一陣灰塵。

    “既然如此。那麼就殺!反正死的一定是你們多!”猩猩也出聲應戰,于是兩坊開始急速的沖鋒起來,只是一方人多勢眾,馬蹄聲聲,揚起漫天黃塵,另一邊卻只有孤零零的一個人,顯得很是落寞。

    “殺……”騎在馬上的那些騎士。嘴里呼號著,手中的橫刀,柴刀。還有各種各樣的武器揮舞著,他們既然準備打扮成綠林山賊一樣的趕路,一方被有心人注意到,所以武器也是五花八門。甚至李寬看到了有兩個居然扛著降魔杵的。不知道是在那座山上的廟宇里的山門金剛手里拆下來的。這個時代的佛門都喜歡用金屬制作佛像,甚至修建寺院。比如洛陽城外的鐵瓦寺,每逢下雨都會有雷電被引來,劈到大殿之上。李寬第一次听說的時候,心中不禁腹誹這修建這座寺院的家伙,一定是被佛祖欺負得有氣兒沒地兒撒了,不然怎麼會想出這麼個點子,讓每每下雨的時候。都引天雷來劈佛祖!

    可是沒有想到的是,在沖鋒的過程中。從村子里又開始沖出別的人,這些人手中也拿著武器,是清一色的橫刀,居然比起這些來襲之人還要精良,但是看他們的打扮卻又是村民的著裝。這些人是出來打群架的,在這偏遠地區的鄉村,民風彪悍,相鄰的兩個村子之間打群架可以說是家常便飯的事兒。

    “還有埋伏,兄弟們換家伙!”猩猩男大聲一喊,他身後的騎士全都從馬鞍的一側解下了一個長條形的包裹,然後把繩結一解開,抽出里邊包著的橫刀,大聲呼喊著就策馬沖了上去。

    這個村子不小,沖出來的多是青壯,人數也不少,居然也有百十來人。這樣雙方的人數就大致相當了,打起來也是分外的激烈。最猛的就是猩猩男和狗熊男了,兩個人的武器實在是太凶殘了,粗大的原木一揮一掃,磕著就死,擦著就傷在他身邊的不分敵我,全都是禁區。

    另一邊狗熊男的鐵槍也不知道是饑渴了多久了,總之也是彪悍的非一般,長槍像是毒蛇一樣,逮著就捅,一捅就是一個洞,然後就是大出血。

    就這樣兩方其他人各自火拼,互有死傷,但是總的來說村民們吃點虧,武器上雖然差的不多,但是高度上就差了點,騎在馬上的和沒騎馬的打架的時候定然是騎馬的佔優勢,而且村民們的武器也不適合砍馬腿,漸漸的被壓制住了。

    但是雙方明顯都是紅了眼,地上丟下的尸體也是不少,有自己的熟人,也有彼此不順眼的仇家,但是此時都躺在地上了。這一刻原本的仇恨煙消雲散,只有心中的那種火山一樣的憤怒在噴涌。所以全都悍不畏死的沖殺起來。

    李寬看的直搖頭,沒有一點章法群眾演員,這是不想領盒飯了,砍他啊!踢他弟弟啊!

    這一刻李寬的惡趣味上來了,這些時日以來,他走訪了自己知道的一些人,得到的答案很是讓他不忿,因為他之前的猜測被證實了,但是結果卻是被無數的大小世家當成了突發的橫財,然後原本的人消失在了這片大地上。這才有了他這一次的單獨的放逐,才會走到這里。

    雖然村民們奮起反抗,而且那狗熊一樣的狄大狗子也是神勇,但是還是落了頹勢,村民沒有接受過訓練,一番血性激起才奮起反抗,但是沒有章法的戰斗是絕對無法取得勝利的,所以在經過一陣的廝殺之後,死掉了大半,然後被壓制在了一個角落里。

    李寬看了一會兒,然後就繞道繞開了戰場,向著村子里摸了過去,因為他知道自己一個人加入戰場也是無法挽回,要是想要將那伙前來搶劫的家伙全部弄死的話,只有用火藥一種途徑,可是一使用那東西,村民們也定然是無法幸免的,那麼就只有另類的曲線救國了。所以,李寬潛進村子,就是為了實施他的曲線救國戰略,救下村子里的人。或許這樣會留下漏網之魚,但是卻不會傷及到村民。

    李寬這樣做卻也無可後非,但是這一切都不像他想的那麼簡單了,他從那些村民沖出來的那一刻就知道這其中定然有著別的緣由,因為這些人顯然是受過訓練的,而且村子不大,居然會有如此眾多的青壯,看來這個小山村也不是看上去那麼淳樸了,不過不管怎樣,還是先將這些人打發了再說。(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