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二章宰了

第三十二章宰了

    李寬藏在一顆小小的楊樹後面,身形蜷縮著像是一只靈巧的雲豹。在他身前是一間破舊的茅屋,只是此時茅屋的柴扉禁閉,在稀疏的藤條編織的木門後面,一個小小的腦袋在觀望著,髒兮兮的臉頰上面掛滿了擔心,在他的身後,一個相貌普通的婦人正在用手抱著他,也是一臉憂色。這兩人是村中的村民,而且那個小家伙還是和李寬有過一面之緣的小家伙‘狄仁杰’。這里應該就是那個小家伙的家了。

    李寬沒有出聲,只是悄悄的繞了過去,在村子的另一側,離著正在火拼的地點不是很遠的地方,茂盛的草木遮掩了他的身影,他掏出了一個東西,一支大炮仗。

    點燃引線,然後扔向了村子後邊的蒼茫群山。之後就听得一聲震徹山林的爆炸聲傳來,聲音是那麼的響亮,就像似一個旱雷擊在了村莊後面的山林中。一股青色的煙塵從山林間裊裊升起,帶著一股子硝煙的味道。山上的鳥兒在這一刻被驚起,扇動著翅膀驚慌失措的飛舞著。

    村莊前,還—頂—點—小說 在激烈拼殺著的兩群人也被這聲音驚住了,特別是那些騎著馬的,胯下的馬兒在這一刻受驚,慌張的踢騰著四肢,讓馬上的騎士變得顛簸起來,死命的抓著韁繩,要不是配備了馬鐙,此時恐怕全都會掉下馬來。但是即是如此,還是沒有精力繼續攻擊了。不要小瞧了這些馬兒,雖然是駑馬,可是驚慌起來力量大得驚人。讓這些騎馬的騎士費盡了力量,才保持住不被甩下馬來。

    可是這還只是開始。在之前那一聲爆響之後,又一聲劇烈的聲響傳來了。還是那樣的震耳欲聾,讓原本就驚慌的馬匹變得更加慌亂起來,原本已經合圍的包圍圈在這時一變故之下,變得漏洞百出起來。

    “都下馬!”猩猩漢子手中揮舞著圓木,大聲呼喊著。這個時候的戰馬已經成了累贅,除了讓自己這一邊的這些人更加被動之外,沒了別的用處,還不如直接棄馬步戰。

    听到首領的呼喊,騎士們松開了韁繩。一個翻身就從馬背上滑了下來,但是他們卻是忘了此時並不是以前那樣平靜地下馬訓練,而是在戰場上,更加上戰馬受驚,更是一個未知的變數。果不其然,在這些騎士下馬的時候,戰馬的慌亂,使得他們更加狼狽,有的甚至在翻身而下的時候。被戰馬甩飛出去,然後獲得自由的戰馬四散而逃。

    戰馬一跑動起來,更是讓戰場變得混亂,猩猩男也見到無法控制局面。所以也不再多費口舌,直接揮動著那巨大的原木,向著前方橫掃而去。在那里有一個狗熊一般的漢子正在收割著他的兄弟的性命。

    “像砍菜一樣砍我兄弟,這不好!”猩猩男掃清了路上的幾個村民。原木擋住了狗熊男的長槍,那樸實無華的槍頭像是扎進一塊豆腐一樣直接就扎進了粗大的木料里。徑直的鑽了進去大半個槍頭。

    “你們來這里。不是早就做好了殺人和被殺的準備了麼?想要從我們這里搶奪東西,就要付出血的代價!或許今天你們能殺死全村的人,但是那東西你是絕對拿不走的,甚至你見都見不到!”狗熊男雙臂用力,原本就鼓起的肌肉,在這一刻更是青筋暴漲,一條條像是青色的蛇一樣,在他的手臂肌肉上鼓脹起來。

    “是嗎?那不見得!這些人不是真正的狄家村的村民?”猩猩男說道。

    听到這句話,狗熊一樣的狄大狗子面色微微一變︰“不錯,這些人都不是真正的村民,所以你就別妄想用那些無辜的村民來威脅我了,他們這些人既然來到這里,就沒有想過會活著回去!”狄大狗子,也就是‘狄仁杰’他老爹,雖然被拆穿,但是還是沒有慌忙。其實他也不知道這些人是從哪里來的,自從那一天自己從那個人手里接下了那件東西,這些人就陸續的來到了這村子里,而且還將原本的村民都送到了深山之中,在那里他們建立了一個新的村子。現在這村子里就只剩下了他一家子和這些外來人。雖然不知道這些人的目的,可是他卻知道這些人是不會對他們這一家人和村民們不利的,這是這些人這些時間里做出的事情獲得的肯定。

    “那你知不知道,其實這一切我們都知道?哈哈……”猩猩男見到對手沒有絲毫的變臉色,就知道這一切他都不在乎,那麼就說些這家伙在乎的。

    “什麼?”果然兩人在角力中,對面的人在這一刻手上的力道一下子減弱了一大半,雖然只是那麼一剎那,但是兩人都在全力的使勁妄圖壓服對手,這一刻取得的優勢,足以讓猩猩男鎖定勝局。

    “在你們村子背後的山林中,可不只有那麼一條路的!”猩猩男繼續說著這些話打擊著對手的斗志。

    “不可能……你撒謊!”狗熊男狄大狗子不敢相信,要是真的向對手說的那樣,那麼全村老小豈不都危險了,這相當于自己講這些危險帶回了村子,將全村老小都葬送了。可是一想到那東西,還有那個人,他的眼神再一次堅定起來,雖然被對手壓制住了,但是他還是咬緊牙關,雙臂更是因為用力過度,手臂都開始微微抽搐起來,在手臂上的那幾道猙獰的疤痕顯得更是恐怖,那是在山林中徒手獵殺一只大蟲的時候留下來的。

    “哼,信不信由你,不過再過不久我的那些同伴就會提著讓你心服口服的證據,那個時候你就後悔!”猩猩男手中原木加緊向著對面推了過去,雙臂也是肌肉虯結,就連額頭上也爆閃出了青筋。

    “卑鄙!”狄大狗子雙臂鼓起全力,一下子爆發出來,猛地向前推了過去,然後在一個後撤,抽身而退。

    對面正鼓著全力角力的家伙沒料到對手會這樣一下子抽身,頓時一個前傾,腳下重心不穩,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在地。這也是因為兩人之前一番角力形成了慣性,再加上兩人之間的挑釁話語讓彼此都卯上勁了,不然誰會在這戰場上推著玩啊,定然會留下三分余力。

    且不說這些,就在狄姓漢子抽身的時候,一個炮仗從遠處飛來,帶著一股子青煙徑直落到了他們之間的地面上。

    兩人都被這突然出現的冒煙的東西給弄的不知所措起來,圓滾滾的像是一小節的竹節。但是卻多了一截冒煙的繩子。這是什麼?這是兩人此時心中一閃而過的念頭,但是轉念間就被拋到腦後,他們此時還都在戰斗呢。

    狄姓漢子正在後撤中,而對面的猩猩男趁勝追擊,結果就是兩人之間的那個炮仗變成了猩猩男的身前,而離著狄姓漢子遠了不少。

    就在此時,猩猩男剛剛跑到了那冒煙的東西旁邊,結果一聲驚雷出現了,那一個冒煙的東西徑直爆炸了,巨大的聲音從爆炸的那個地方傳了出來,而此時好巧不巧的猩猩男正在一旁,那爆炸的余波徑直被他承受了。

    一塊塊爆炸後炮仗的殘渣向著四面八方濺射而出,像是一枝枝勁矢,有著極強的穿透力。李寬這一次扔出來的是用竹筒裝著火藥的炮仗,竹子爆炸之後四散的竹篾,更是和箭矢相差無幾。結果結結實實的被猩猩男照單全收。

    “啊……!”哪怕猩猩男是一個殺人不眨眼並且受傷像是吃飯喝水一樣平常的人,此時也發出了慘厲的哀嚎,因為好死不死有一個東西直直的命中了那最軟弱的東西,李寬在老遠的看著這一幕都有一種蛋蛋的憂傷。

    趁著這個機會,狗熊男狄大狗子手中的長槍槍出如龍,直接向前直刺而出,取走了猩猩男的性命,並且結束了他蛋碎的痛苦。

    見到首領被誅殺,那些騎士們慌了,丟了馬匹,死了首領,再加上對面那個狗熊殺神,他們不得不面對一個選擇,繼續戰斗下去還是直接跑路。

    就在勝利的天平開始傾斜的時候,變故發生了。村子後面的山林中,一隊人馬殺了出來,他們沒有騎馬,每人手中都提著橫刀,押著一個手無寸鐵的或老或少的人從山林中走了出來︰“姓狄的,出來說話!”一個聲音傳出。

    “放開他們!”狗熊男轉頭看到了被押著走出山林的村民,臉色終于變了,變得焦急起來,或許他自己一家將命豁出去了,保住那件東西他是無怨無悔,但是此時卻將無辜的鄉親們牽連進來了,這讓他很是愧疚。

    “哦……猩猩那家伙居然將命丟在了這里,真是一個垃圾!”走出來的人中一個漢子見到了倒在地上的猩猩男,嘴里唾了一口。

    “那個姓狄的也不是簡單的角色,還有那一聲聲的旱雷,這件事情有些蹊蹺啊!”另一個斯文的漢子身上穿著一件長衫,沒有拿刀,沒有押送村民,看樣子是一個謀士,出謀劃策的,他此時感到事情並非他們想象的那麼簡單。

    “不管他,讓姓狄的交出東西,然後宰了他我們就完成任務了!別的誰管啊!”一個漢子出聲說道。

    “就是……”這句話得到了絕大多數人的附和。

    “就是,我們先前不過是想要去他們這些村民藏起來的地方看看姓狄的有沒有把東西藏在那里,現在既然沒有那麼這些老的老小的小,拿來有啥用啊!宰了算了!”

    “宰了,然後把姓狄的抓起來,拷問不就是了,要是不答應,他不是還有老婆孩子嘛!”

    “那麼,就宰了!”

    ………………(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