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五章塵埃落定

第三十五章塵埃落定

    小小的村莊,此時宛如鬼域,到處都是橫七豎八的尸體,有的被斬成兩截,有的身上被戳出了一個大洞,還有一些全然是血肉一團,看不出五官臉面了。這些尸體就這樣躺在村莊的各個角落,一片片干涸發黑的血跡四處都是,整個村莊顯得特別的壓抑。

    天空中太陽的余暉緩緩的收斂,只余下那一點點的殘紅,浸染著最後的那一抹彩霞。此時的山林顯得更加寂靜無聲,黑乎乎的像是匍匐著的野獸。偶爾有一些歸巢的倦鳥在天空中劃過,留下一抹孤寂的影子。夜色開始籠罩大地,天空中出現了忽閃忽閃的星。這一切都顯得是那麼的沉寂,但是更加沉寂的是小小的山村。

    狗熊男一步步的走向對面殘存的那幾個來襲的死士,腳步沉重但是卻異常的堅毅。手中的長槍端著,沒有絲毫的顫動,如同一座巍峨的高山。他的鐵塔一般的身軀卻是漸漸的佝僂,每向前一步都付出莫大的心力。這是一個兩難的抉擇,一邊是自己的妻兒,一邊是來自一個只有一面之緣的人的囑托,還有一個能引動天下風雲的東西,這讓他如何選?他只能在兩難中掙扎徘徊,或許應該拋出那件東西,保住自己的親人。這是每個人都最有可能做的選擇,可是他的心中卻是有著千百惆悵,事情太大了。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山民,如何承受得起?

    在心底的掙扎並未影響他的腳步。只是讓他每一步都踏出的那麼艱難。李寬不知道他們爭搶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卻能感受到身前的男人的心中的掙扎。

    他從身後靠近那個男人,與他並肩走在一起。或許結果會是一個悲劇,但是他卻可以和他一起分擔,這不是什麼基情,而是對于一個能為一諾付出所有的人的敬佩。

    “走啊!為什麼你不走?這一切都和你無關,為什麼要卷進來?你知不知道他們到底是誰?你知不知道你這插手進來到底代表著什麼?”這個連名字都沒有被李寬知曉的漢子,此時嘶聲力竭的對李寬說道。或許因為心力憔悴,又或者因為這一戰消耗甚巨。他的聲音沙啞嘲哳,但是卻是像一聲悶雷。在李寬耳畔響起。

    “能遇到敢舍生取義的義士,豈能不陪你走上一遭?你當某家是什麼人了?”李寬不理會他的勸誡,反而步伐更加堅定起來。

    “你……”

    “哈哈……怎麼想走近之後暴起發難?”對面的人卻是不想讓他們靠近,這兩個人都太危險。之前那個猩猩男可是他們之中身手最好的了,沒想到現在居然成了一具尸體,現在要是被他們兩靠近,憑著自己這幾個殘兵余勇,實在是件危險的事情。

    “都退回去,將東西扔過來,不然我們就殺了這兩個女人和孩子!”對面繼續出聲卻威脅道。

    “不要……”

    “哈哈……剛才你不是殺我們的人殺得挺歡的麼?現在怎麼慫了?你倒是來殺我們啊!還有那個小子,你的刀挺大的啊!殺得是不是甚爽?現在繼續啊!”

    “你們找死!”李寬雙目中寒光一閃而逝,他心中殺意越來越濃。要不是顧忌著那還在刀口下的兩個人,定然會直接沖殺過去將這些人全都大卸八塊。但是現在卻是投鼠忌器,不敢發作。

    “發狠了啊!那就來殺我們吧!不過你的殺氣讓我的心撲通撲通的跳。手都不穩了,你看這都要握不穩刀了,要是失手殺了這兩張護身符,那可如何是好?”對面押解著婦女和小孩的死士手中的刀也隨著這句話微微的壓了壓,在兩人的頸上割出細細的紅痕。

    風兒吹過,帶走這山村中的血腥氣息。吹到了附近的山林之中,濃厚的血腥味減輕不少。雙方就這樣僵持著。狗熊男一直堅持著不肯將東西交出來,而對面則是一直拿著刀架在兩個人質的脖子上。

    “老大,這個狄大狗子實在是又臭又硬,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的主兒,要不我們宰了一個人質吧!讓他見見血,看他還硬氣不!”

    “對,宰了那個女的,留下那個小子就行,女人被宰之前,兄弟們還可以樂呵一下!”

    “好吧!不過……”領頭的听見手下兄弟們的話,也有點意動了,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賤女人,你要做什麼?”就在此時在他們前方那拿著刀威脅李寬兩人的死士突然一聲斷喝,大聲的呼喝出來。

    “怎麼啦?”還在等著老大發話的家伙,頓時一窩蜂的涌了上前,這又是鬧哪般?

    “老大,這女的死了!”前方再次傳來一聲高呼,但是這話卻讓所有人都突然間愣了一下。

    “殺了你們……”狄大狗子見到妻子慘死,頓時什麼都不顧了,一下子爆發了出來,像是離弦的箭一樣沖了出去,手中的長槍也被他嫌礙事直接扔在了地上。

    “攔住他,那個小子呢?”死士首領頓時穩住微微慌亂的陣腳,大聲的出聲問道。

    “那小子呢?”頓時所有人都開始尋找,結果剛才還在他們手中的那個小孩兒,現在卻是不見了,消失在所有人的視線中。

    “老大,怎麼辦?”看到沖過來的狄大狗子,他們有些慌亂了,雖然現在他們人數上佔據了絕對的優勢,足足還有個人,可是卻不一定是那發瘋了的狄大狗子的對手啊,那可是一個超級猛人,手中一支長槍在之前殺了不下三十人。現在他沖過來了,會用他的長槍捅穿自己這些人的身體。

    “居然沒帶槍,兄弟們那家伙將武器扔了啊!我們宰了他吧!那東西雖然我們沒有拿到,但是這狄大狗子死了,誰也拿不到不是也挺好的。”

    “對,殺了他,為兄弟們報仇,相信主家看在死了足足兩三百兄弟的份上不會為難我們的,再說了我們雖然沒有完成任務,可是別的家族也得不到那東西了,豈不是也一樣!”這個提議一提出來就得到了附和。于是他們也不管倒在地上的婦人的尸體,一起沖了過來。

    至于李寬,此時卻是去了另一個方向,不然要是他和狄大狗子一起沖鋒的話,這些人恐怕只會想著四散而逃了。而不是現在這樣出來作戰。李寬在之前那女人做出驚人舉動的時候,就憑借著自己敏銳的目光看到了那個孩子被自己母親一把推離了那里,推到了路邊的那一叢矮小的小樹叢中。

    此時李寬就從側面急速的奔馳而過,向著那一叢樹叢奔了過去,他要救下那個孩子,因為這是那個男人對他的要求,是他最後的請求,在見到自己妻子求死的那一瞬間,他就做出了決定,決定自己去吸引那些人的注意力,然後救下自己的孩子。李寬被這個淳樸的男人說服了,才會出現這樣的狀況。

    李寬越過倒在路邊的尸體,然後腳踩在地面上的血泊凝固的像是一塊紅黑色琥珀的地面,跨國草叢,借著夜色的隱藏,終于來到了對面,然後一把伸進那樹叢中,扯出了還處于呆滯狀態的小小的男孩兒,轉身看向戰場。

    “呵呵……”一身低沉的笑聲傳出,那里一個狗熊一樣的身影正矗立在那里,而且他的雙手向外張著,在他的粗壯的胳膊上還掛著兩個黑乎乎的身影。這兩個人被他掐著脖子,就這樣生生地被掐死了。而他自己,卻是身上插著好幾柄橫刀,甚至有一柄刀直接從他的身體中穿透,一滴滴的鮮血滴落到地面上,在血泊中響起水滴的聲音。

    “那小兄弟,照顧好我的孩兒,告訴他他爹是一個漢子!”用盡最後的力量,這個漢子說出了自己最後的話語。

    “乖乖呆著,我去砍了這幾個雜碎!”李寬一把將孩子再次塞回了樹叢中,提著自己的大刀,就向著戰場沖了過去。

    “那小子沖過來了,剛才他是去救那個小雜種去了!”有人見到一個黑乎乎色的影子沖了過來,急忙喊道。

    可是他想不到的是那個影子居然那麼的快速,就在他話剛出口的瞬間,那黑色就已經到了他的邊上,然後他就感到脖子一涼,之後的話就再也說不出口了。

    “殺……”其實現在李寬就能直接用包,或者用小飛刀直接取走這幾個人的性命,哪怕夜色之下看得不是很真切,但是躲射幾刀就行了。但是他卻沒有選擇則這麼做,因為這樣做沒有直接用手中的大刀將他們砍死來的痛快。他這兩世為人,一直沒有見過這樣的人,為了一個承諾居然真的願意付出生命去踐行,這樣的人李寬第一次見,也是第一次在心里生出一種叫做佩服的心情。但是現在這個人卻死了,死在他的面前,雖然李寬救下了他的孩子,但是李寬還是感到愧疚,那種情況下,兩人要是一起沖上去,這群慌亂的死士不一定能找到那藏身樹叢的小孩兒。

    伴隨著計生短暫而急促的叫嚷,使周圍的一切都靜了下來,只有輕輕的風搖動樹梢的聲音,四周的蟲兒都沒有出聲鳴唱,夜色下空曠的山村顯得是那麼的讓人害怕。李寬再確認所有人都死去了之後,才轉身去拉著那小孩兒狄仁杰,緩緩的走出了村子,夜色下消失在小小的山路上。(未完待續)

    ...

    ...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