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六章王氏——往事

第三十六章王氏——往事

    太原,大唐皇室李家的龍興之地,這里並非是一馬平川,反而是一個盆地的地形,自從李家在這里強勢崛起之後,這里被玄乎的稱作‘聚寶盆’,聚的不是金銀財寶,而是那至高無上的大寶之位。按理說這應該是李氏一族最為在乎的地方,更甚于在隴西的老家祖墳才對,可是現在在這里盤恆著的並非是皇室李家,而是另外一個世家大族,太原王氏。這個世家,起源于晉朝,相傳是瑯琊王氏的一支,但是瑯琊王氏隨著晉朝的覆滅而淹沒在歷史中了,這里就成了王氏的大本營,王氏祖上也出過無數的大人物,甚至書聖王羲之也是他們的先祖之一。

    但是現在的太原王氏卻不像是晉朝的時候那麼昌盛了,隨著時間的流逝,當初王與馬共天下的天下第一世家,漸漸的淪落了不少,雖然底蘊仍在,可是確實少了當初的天下無人能出其右的霸氣。現在太原王氏是五姓七望之一,佔據了天下頂級世家的一席之地,可是也僅僅是在倒數幾位上徘徊,不見當初的榮光。

    王氏佔據了太原,這里雖然是一個盆地,西、北、東三面環山,只剩下中部和南部是河谷平原,算不上多麼的富庶,河谷之中氣候溫潤,奔流的黃河支流帶來了便利的灌溉優勢,雖然只有那麼不到五分之一的面積,但是卻仍舊滿足整個太原百姓的需求。在這里。王氏就是高高在上的主宰,他們手下無數的佃農就租置這這些土地,養活自己的家人。還要滿足王氏一族奢靡的生活。

    太原城,方圓不下幾十里地,是關中大地上少有的重型城鎮,城牆高聳,厚重得像是太古聖山一般,城頭上飄飛的旌旗,斗大的‘唐’字隨風飄蕩著。一隊隊的士兵身披鎧甲,在城頭上巡視著。他們是駐守這座城市的大唐軍隊,但是其中大部分的士兵卻是對王氏的敬畏超過了李唐皇室。因為這駐守太原的將軍就是出身于太原王氏,畢竟一個世家的大本營,怎麼也不可能將守備兵權交給別的人。那豈不是將一柄鋼刀架到自己的脖子上麼。所以不管是哪一個世家,只要是條件允許都會將自己老巢周圍的駐軍首領弄成自己的人。

    太原城外,一座小客棧,經營著這間客棧的是一對夫婦,年紀都很大了,和所有的百姓一樣,他們穿著粗布衣衫,常年的勞作讓他們的容貌留下了深深的歲月劃痕,蒼老的臉頰和手掌上的老繭證明著他們的質樸。此時正是一年中最炎熱的時候。很多的商隊都只選擇在早晚趕路,中午最熱的那些時辰都會停下來休息。

    此時這間小客棧中,一只遠行的商隊正停在這里歇腳。三三兩兩的漢子正坐在客棧的堂廳里,喝著白開水,談論著路上的所見所聞。

    “你們知不知道,這太原城最有權勢是的是誰?”一個漢子敞著胸口的短衫,結實的胸膛黝黑,和他的那張臉一樣顯得粗獷。

    “這個誰不知道。定然是守備將軍王琦了,麾下旌旗三萬。整個太原城誰敢得罪于他?”一個瘦小的漢子端起粗糙的瓷碗,在嘴邊灌了一口水回答道。

    “錯了,我看是太守大人鄭雲峰,他才是正正經經的朝廷任命的太原城最高長官!就算是王琦將軍也不敢得罪于他!獲罪上官那可不是一件小事!”又有人出聲反駁道。

    “其實你們說的都不對,這太原城這兩個人雖然都不能得罪,但是卻只能排在前三,兩人可謂是不相上下,但是還有一個人絕對是凌駕在兩人之上的!”敞胸漢子見到有人接話,很是興奮得接著說道。

    “哦!那麼這個人是誰?該不會是那一位吧!”似乎有人猜測到了什麼,出聲說道。

    “看來還是有人知道的嘛!不錯那一位可謂是太原城的真正主人,不管是太守大人還是守備將軍都不敢違背他的意願,他就是這太原方圓百里的‘天’。”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敞胸漢子收住了聲,小聲的說道。

    “你是說太原王氏的家主,王雋王子杰。”

    “對呀,早就該想到的,守備將軍王琦是太原王氏的旁支,鄭雲峰大人更是這位的嫡傳弟子,怎麼可能不尊敬他,這位才是這太原的最大的地頭蛇,就算是皇室的強龍來了,也不一定壓得住,更何況這條地頭蛇也有著差不多化蛟成龍的力量。”一個身穿長衫有別于一屋子粗獷漢子打扮的文士出聲說道。

    “就是,這太原王氏可是五姓七望之一,這天下有數的大世家,這一族之長怎麼都是比什麼一地父母官要強。”

    一番附和之聲響起,整個客棧的大廳這麼多人居然都贊同這一點,可見這王氏在太原這片地界上是有多大的威望。

    “王氏確實是這太原最大的地頭蛇,可你們知不知道最近王氏有一件大事?”敞胸漢子看著所欲人都參與了他提起的話題,頓時覺得完成了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一樣,得意非凡的說著,手中的海碗被他一口喝干,然後就有人給他盛滿。

    “什麼大事啊,難道說王雋家主又娶小妾了?”一邊靠著窗戶的一個黑大漢扯淡的說著,而且說完之後還哈哈笑起來。

    “那個黑大個,不知道別亂猜,這里離太原可不遠,誰知道這客棧中有沒有王家的眼線,要是知道你這樣編排王氏的是非,說不得你就要倒霉了!”他身邊的同伴急忙阻止了他,並且一雙眼楮四處瞄看著,似乎在尋找那所謂的眼線。

    “放心,王氏還不一定能把我怎麼樣!這話就算當著王雋那家伙說,我也不怕!”黑大個咧著嘴說道。

    “你啊,就不能少說兩句?要是真的引來了王氏的人,別怪我不幫你,你想想這一路上要不是你這張嘴,我們會與這麼多麻煩?而且居然還出了那麼一檔子事兒,現在還是先找找這附近的山村,看看有沒有挽回的余地吧!”他的同伴一把拉住了還想繼續說的黑大個,然後在他身邊低聲的念叨著。

    “唉!這也不能怪我啊!你也知道,那麼貴重的東西,居然就這樣直接交給我們,出了事兒誰也不想啊!”黑大個沒了繼續調笑的情緒,垮著臉說道。

    “這位大哥說的不對,這些天太原城可謂是張燈結彩,你們沒看到那城中央的王氏府邸可是掛上了大紅燈籠了,比起過年還要喜慶呢!這定然是有喜事兒,說不定王氏今年還會減點租子呢!”客棧的老板見到他們說的熱鬧也插了一句嘴。

    “到底是什麼事兒啊!這王氏不會是要嫁女兒了吧?”

    “不是,不是嫁女,而是找回了失散多年的王家大小姐。這個大小姐是王雋老爺子的孫女,也是王家這第三代的長女,那不是在前幾年的戰亂中走失了麼,現在找回來了!”敞胸漢子也不在吊大家的胃口,直接說道。

    “既然是王家大小姐回歸,那定然是一件喜慶的事,值得慶賀!”

    “只是你們都想不到,這位王氏的大小姐,這些年居然被人弄去當侍女了,哈哈……真想知道是哪家的小子這麼好命,讓王氏嫡長女做侍女,真是一件膽大包天的事兒啊!要是他知道了自己侍女的身份,不知道會不會嚇尿了!”敞胸漢子不等眾人消化剛得知的消息,又拋出了另一個更加勁爆的消息。

    “這……這是真的嗎?真的有這樣的事兒?”

    “王氏一定恨死那個狗屎運的小子了,說不定會將那家伙大卸八塊,然後在點天燈呢。”

    “不管怎樣,那都是那些大人物的事兒,我們只希望這一趟趕上這樣的好事兒,王氏心情舒暢少收點過路費,讓我們這一趟多掙幾個錢!”這一只商隊的掌櫃的,一個須發花白的老頭坐在靠近客棧樓梯口的一張桌子上說道。

    “對,對,對……就是這樣!”

    就在此時,從樓上走下來一個年輕人,身穿天藍長衫,腳下踩著鹿皮短靴,手中一把奇怪的扇子,一搖一晃的走下樓梯︰“敢問諸位兄台,你們說的王家大小姐,是什麼時候被接回王氏的?”在問出這一句之後,少年轉身看向了靠窗的位置,然後手中的扇子唰的一聲就合上了,在手中把玩著,然後對著窗戶方向輕輕的點了點,面帶笑容的等著底下的人回答他的問題。

    “這……倒不是很清楚,畢竟這些事兒我們雖然知道一些,可是卻不真切,畢竟這些大家族的秘辛,誰也不敢多打听啊!”敞胸漢子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看著眼前人的打扮,定然是一個世家公子哥,要是能回答上他的問題,說不定能攀上那麼一點關系呢,可是這個機會卻是溜走了。

    “是這樣啊!那也麻煩了!”藍衫公子哥沒有再多問什麼,而是轉身上樓了。

    “真的是他?”

    “要不要去?”

    “既然被撞上了,怎麼能不去,除非不想活了!”

    “那麼就走吧!”(未完待續)

    ...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