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七章故人,敵人

第三十七章故人,敵人

    太原城外的小客棧,這里離這太原城不遠,所以生意一直很清淡,掌櫃的兩夫妻操持著,維持著清淡的生活。

    客棧的二樓,一件淡雅的客房內,身穿天藍色長衫的少年坐在一張板凳上,倚著窗戶看著窗外的官道,正是午後沒有多少人來往,空曠的原野在熾烈的陽光下顯得有些模糊,那是熱空氣在蒸騰。少年沉思著,似乎有什麼煩心的事情,劍眉微微地皺著。

    “扣扣……”敲門聲響起。

    “進來吧!”

    “屬下薛萬徹,劉威見過楚王殿下!”進來的兩人在門口就跪下來了,低伏著頭不敢抬起來。

    “你們兩個,一前一後,居然還是攪在一起了,到底怎麼回事?”少年沒有轉身,聲音不大,但是很是低沉壓抑。這些年雖然一直不怎麼管事,但是畢竟身居高位,身上還是沾染了那麼一點威嚴的氣質。此時卻是恰到好處的散發出來,讓身後跪著的兩人有些心中惴惴。

    “殿下,屬下無能,有負所托!”粗獷的黑大個此時面頰滾燙,幸好膚色黝黑,倒是看不出來。

    “你也知道有負所托?說吧!”少年站起身來,轉過身看著跪在面前的兩人。

    “那一次從草原進入中原之後,就有人對屬下圍追堵截,一次次的劫殺讓屬下等人難以招架。甚至屬下從中看出了很多家族的影子,為了避免被圍剿,所以我們就化整為零。三三兩兩地前進,並且全都背著一個包袱前進。這樣總算將敵人分散開來,一路進入了這太原地界。之後……”黑大個薛萬徹有些說不下去了。

    “是這樣的。薛將軍,為了以防萬無一失,將那東西親自背著上路,甚至喬裝打扮成了一個山民,可是卻沒想到還是被認識他的太原王氏給認出來了,結果就是太原王氏派出了大批的人圍剿,那東西也差點被搶走,然後就這樣躲躲藏藏的一路潛行。沒想到王氏居然下了大決心,一定要得到那東西一樣。居然編造出了一個家主遇刺的借口,在大大小小的路口進行搜捕,屬下也是在這個時候才不得不出面和薛將軍匯合的。”劉威接著說道。

    “我是問東西呢!”藍衫少年,也就是李寬再一次問道,聲音更加的冷酷。

    “東西,東西被薛將軍交給了一個山民,那是他之前認識的一個義士!說是萬無一失,誰也想不到他會將東西交出去。”劉威接著解釋道。

    “那山民是不是姓狄?”李寬插口說道。

    “殿下怎麼知道?”薛萬徹驚訝的抬起頭,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李寬。

    “你看看。他是誰?”李寬說著伸出手指向了對面的床榻,那里一個小小的孩童正在酣睡,只是眉頭緊鎖,滿是憂愁。原本應該天真無邪的小臉蛋,此時寫滿憂郁。

    “狄仁杰……”薛萬徹盯著看了好一會兒,總算認出了這個小家伙。正是自己那個朋友的獨子。

    “他怎麼會在這里,狄常勝呢?”薛萬徹激動起來。似乎猜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既然好友的獨子會和楚王殿下在一起。以他對自己朋友的了解,定然是出了事了。

    “原來他叫狄常勝,你很了解他?果然是個義士!”李寬輕輕一嘆,又一次想起了那個擋在他身前讓他先走的身影,壯碩的像是鐵塔一樣的身影,在那一步步邁出的時候顯得佝僂的身影,似乎越來越清晰,永遠也無法忘卻。

    “狄常勝兄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不是通知了之前的弟兄們前去了麼?怎麼狄仁杰這小家伙會和殿下在一起?”薛萬徹幾乎肯定了他心中的猜想,雙目一下子閃現出了濃重的哀傷,屁股一下子就坐在了跪下的雙腿之上,一個大老爺們兒像是一下子丟了魂一樣。

    “狄常勝,死了,整個村子都死了,還有你說的什麼那些兄弟,要是那一群敢和人拼命的家伙的話,那麼就一個都沒有活下來。”李寬出聲說道。

    “怎麼會這樣,不應該的啊,狄家村那麼偏僻,不會有人注意到的,絕對不會!”薛萬徹還是不敢相信,他和狄常勝是打出來的交情,當時被趕出長安的他,來到這山西地界,開始討生活。結果在山中遇上了上山打獵的狄常勝,兩人為了爭奪一只獵物而斗了起來,結果雙方半斤八兩,從而惺惺相惜結下了深厚的情誼。現在居然听到他的死訊,這讓薛萬徹有些不敢信。

    “這很好解釋,這一切其實都是你自作聰明。要不是你通知了你之前糾結的那幫弟兄,讓他們去狄家村的話,定然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既然太原王氏都認出你來了,那麼你之前在這里經營的那些人,他們會不派人盯著?你這樣給太原王氏的人引了路,有沒有收到他們給你的帶路費啊?”李寬有些氣急敗壞的斥責道,這件事情其實薛萬徹是想著多些人,有個幫扶照應,可是誰會想到人一多目標就大,而且還是那些你薛萬徹的老部下,只要王氏不是全是智商為五的渣渣,都會知道他們會做出這樣的奇怪舉動是受了你薛萬徹的指示,順藤摸瓜,那麼狄家村暴露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是我害死了狄兄弟,是我害死了那幫弟兄!”薛萬徹雙目通紅自責不已,一下下打著自己的耳光。響亮的巴掌聲在這小小房間里傳蕩著,驚醒了本就睡得淺的狄仁杰。

    “好了,別再這樣做了,你看看小家伙都被你吵醒了!現在不是悲傷的時候,而是報仇的時候!你知不知道?”李寬手像是一道殘影一樣直接伸出,抓住了還在猛抽自己嘴巴的薛萬徹的手掌,彎著腰低聲的呵斥道。

    “對報仇,一定要報仇,王家……我薛萬徹絕對不會讓你們好過的,用我的性命發誓!”薛萬徹咬著牙,絲絲的血跡在嘴角流下,但是那布滿血絲的雙目卻是閃耀著殺氣︰“待報了仇,我在去向兄弟們賠罪!”

    “你們知不知道,那王家的嫡親大小姐,到底是誰?”李寬將狄仁杰從床上拉起來,這小子跟著自己一路步行走到這兩三百例外的太原城,是個有毅力的苗子。

    “不知道,我們也都才到這里!”劉威輕聲回話道。

    “希望不是她!不然就難辦了!”李寬有些無奈的喃喃自語道,但是心中卻是越覺得是自己那個小侍女的可能很大,因為這一趟回來的時候,李寬專門去之前的地方接應自己的兩個侍女,但是卻沒有找到人,這讓他感到一陣焦慮了。

    一路順著他教會小天香的暗記尋到這太原城,才在這城外的客棧住下來。準備進城打探消息,沒想到卻在樓下听到了王家嫡親大小姐認祖歸宗的消息。這讓他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小侍女的種種表現,那受過良好的禮儀訓練才能掌握的禮儀習慣,還有小小的人兒寫的那一手好字,還有那伺候人的手段等等,這一切都說明這個小天香不一般,而且兩相對照,巧合的幾率就更低了,這讓李寬頭疼起來。

    他現在要是想要給狄常勝報仇,那麼太原王氏就是敵人,可是自己最喜歡的小侍女居然是這個家族的嫡系長孫女,這該如何是好?在這個重視血緣關系,父母血脈恩情大于天的時代,要是小天香因為自己而與太原王氏決裂,這世間該如何戳她的脊梁骨?她小小而稚嫩的肩膀能擔得起這世人的白眼?李寬自己是不在乎這些的,因為在那個笑貧不笑娼的時代鍛煉久了,臉皮的厚實程度已經堪比航天飛機使用的合金了,但是那乖巧可人的小女孩,受不受得了呢?

    “楚王殿下,末將這就去城內打听情況,一定打探清楚!”劉威感到氣氛有些怪異,所以連忙找了一個事兒退出了房間,留下還在自責中的薛萬徹還有李寬在房間里。

    “你是薛叔叔?”就在此時狄仁杰從睡眠之後的朦膿中清醒了過來,看到在身前的那個黑黑的人影,雖然時隔大半年,還是認了出來。

    “小狗子,就是你老叔!”薛萬徹虎目含淚的回了一句,他不知道該怎樣面對這個小家伙,畢竟他的父親會出這樣的狀況,全是他薛萬徹的責任。

    “薛叔叔,爹爹死了,娘親也死了,村子里的人都死了……你要給他們報仇啊!”經歷了人生中的最大的變故,小家伙一下子就成熟了起來,說話有了條理,但是臉上卻沒了笑容,此時眼楮雖然含淚,卻是沒有流下來,因為老爹說過,男子漢是不能流淚的。他以前老是哭鼻子,但是從此以後,絕對不會再哭了。

    “好……老叔給你父親報仇,讓那幫雜碎付出代價!”薛萬徹別過頭去,悄悄的抹去臉頰上流下來的眼淚,連小孩子都沒哭,他要是在流著淚,那是要被笑話的。

    “嗯……我長大了也要學武,要像爹爹一樣,做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小狄仁杰一臉堅毅的說道。

    “你想學什麼,老叔都教你!現在你是要好好的,不要讓你九泉下的父母擔心,知道嗎?”薛萬徹是個粗人不知道怎麼安慰小孩子,只能這麼交代了兩句。

    “薛萬徹,你過來!今夜將這東西送到王家的大門口去!”李寬將薛萬徹叫了出門,遞給他一個大麻袋,然後吩咐道。

    “末將遵命!”薛萬徹接過麻袋,然後轉身和狄仁杰告別,之後就大步走出了客棧的大門,向著太原城而去。(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