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十二章末路

第四十二章末路

    李寬腳下腳尖微微的點地,上身就像是隨風飄蕩一樣滑出。腳下的靴子與地面摩擦著,他手中的刀鋒閃耀,對著對面數人卻也是凌然不懼。

    或許這些人的身手在這大唐的江湖或者說綠林道上算得上是高手了,但是和李寬比起來仍舊是差了數籌,所以李寬不為他們群起而攻之,因為這些人即是是聯手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呢!腳下的鹿皮短靴相互交替,上身卻是巋然不動。

    雙方短兵相接,這里已經出了王氏的府邸。已經到了太原城區,在這附近是一片低矮的居民區,或者說大唐的百姓大多居住的都是這樣的房子,低矮的房屋錯綜復雜的巷道,再加上偏遠的地勢,這一切都讓前來救援的其余的武侯不是那麼得心應手。他們此時還在小巷子里穿梭著,希望找到出來的路呢。

    這也是因為今夜發生了太多的事情,而那些原本巡邏的武侯大都只是小小的百姓,一個個都有些怕,所以干脆全都躲了起來。而現在這些前來支援的都不是原本的武侯隊伍了,而是王氏的秘密力量,這些人或許身手比起原本的武侯高出不少,但是卻不得不承認他們對太原城的熟悉程度是遠遠不夠的。

    李寬在之前就已經做過了工作,知道這里的環境復雜才會往這里直接奔行而來。現在正是這些復雜的環境,讓他擺脫絕大部分的追蹤者,現在只有這麼幾條實力不錯的尾巴才能跟上來。不然他也會像之前的薛萬徹一樣受到圍攻從而忙于應付了。

    兩方正式相接,長刀和槍尖交擊之下發出了清脆的聲響,就像是磬兒鈸兒一起奏出了一激昂的樂章。李寬手中的長刀在短短的剎那之間就震動了數次,那是對面的人發動的攻擊敲擊在刀身上發出的震動。傳來的力量雖然不大,但是層層疊加起來卻也不容小視,而且這樣一層疊一層的方法,讓李寬差點握不住手中的刀。這是他第一次面對這種攻擊,有點沒能適應。

    李寬雖然難受,但是尚在忍受範圍之內,可是對面的那幾人其實也並不好受,因為他們手中的短槍和李寬的橫刀交擊在一起的時候,一股沛然大力就從槍身傳來,讓他們雙手虎口發麻,手中的長槍也是一陣不穩。他們同時在心中大驚失色,沒想到這個貌不驚人的家伙居然有這麼大的力氣。

    此時天空尚且昏暗,全都籠罩在黑暗中的眾人卻是看不清彼此的臉。只能隱隱約約的看到一個模糊的影子。所以對面的人並沒有看清楚李寬的臉,只是李寬瘦高的身材在他們眼中看起來並不是力量的代表。可是卻是超乎他們想象的,這瘦小的身材迸發出了讓他們側目相看的力量。

    “有兩下子啊!”李寬嘴角微微上扯,然後手中再一次加了幾分力道,沒想到這幫人居然擅長團體攻擊,就像是天空中的雨點,密密地擠在一起,誰都無法逃避開來。

    “閣下好高的身手,我們自愧不如!”對面的人也是一陣回應,他們此時知道了這個家伙並不是他們能夠留下來的,所以姿態稍稍的放低了一些。

    “再來……”手中長刀再一次劃過黑暗的穹幕,在夜色下綻放出屬于它的色彩。刀槍互拼閃耀的火花在黑暗的夜色下,看得很是清楚。

    唰……李寬手中長刀在一個轉身之際,徑直揮出,然後擦著對面的一只短槍的槍桿,就這樣滑了下去,削斷了一截手指。對面傳來一聲悶哼聲,然後那槍突然間如同綻放的花蕊一樣,點點寒芒揮灑而出,像是夜空中的繁星,又像是黑色綢緞上堆積的寶石,向著李寬周身籠罩而下。

    “哈哈……小爺不陪你們玩了!”李寬忽然間直接沖了上去,手中的長刀揮舞的瓢潑不進,一陣鐺鐺鐺的打鐵一樣的聲音傳出,然後從那幾個人的身邊一旋而過,頓時幾聲悶哼聲再次傳出之後,就再也沒有聲響了。

    然後李寬鎮定的轉身,將之前放在牆角的薛萬徹架起,消失在小巷子的拐角處。而在他走後,那幾個人還保持著這個姿勢,一直詭異的站立著,等到他們被人發現。

    “呼……”拐過牆角,李寬就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雖然他的身體素質強悍的像頭牛,但是這一番交手還是讓他覺得身心俱疲,那幾個人顯然是一起上山下海合作多年的人,彼此間的配合與默契全然可以說是天衣無縫,讓他費盡了很大的心力才強橫的從幾人那像是如出一轍的攻擊節奏中打開一絲縫隙,然後從中穿插而過,順便收割了幾人的性命。但是為此他也在身上背負了幾道不大不小的創傷。李寬不是什麼超級高手,雖然他的力量和技巧都已經算得上是一等一的了。可是這個世界上誰能夠一身戎馬卻全然無傷?

    或許無傷,但是有死而已。強大的武藝可以讓自己用最小的代價給予對手最大的傷害,李寬修煉的國術心意拳就是這樣一副以小博大的技巧。但是卻也無法做到不受絲毫傷害,但是給他傷害的人全都失去了呼吸的權利。

    扶著薛萬徹,李寬感到腳步變得沉重了不少,體力的消耗讓他感到一絲疲憊,但是卻無法停留,因為這里還是非常的危險,哪怕對方的援軍還沒有到來,但是誰能說的準什麼時候就會跳出來幾個王氏家族的死士呢!所以還是早點離去的好。

    李寬沒有停留,帶著薛萬徹就這樣費力的在小巷子里穿梭著,他的良好的目力給了他很大的幫助,雖然隔得很遠,但是他還是能準確的把握靠近的人的位置,然後提前躲開,就這樣,他躲過了那些私兵死士的搜查,帶著一個半死的薛萬徹,來到了預定的逃離路線。

    就在此時,王氏一族的府邸中,一處小小的閣樓,兩個嬌小的身影正在準備著自己的逃亡大計,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正在將一個小巧的包袱背在身上,然後順著綁在窗戶上的那一根長長的綢布編織成的繩索往下爬。這座閣樓不高,不過是兩層而已,但是在下面住了兩個監視她們的丫鬟。所以她們才會這樣偷偷摸摸的,而在地上一個小家伙正在等著,小腦袋仰著,看著在半空中慢悠悠的身影,不禁有些焦急,但是卻又不敢出聲。

    最後,過了半響,那半空中的身影終于落到了地上,兩人連忙離開了這里,這一夜的聲音讓她們根本睡不著,但是卻不得不裝作睡著了的假象,然後在這最亂的時候趁亂逃跑。

    “*姐姐!你說主子會在哪里?他能不能找到我們?”兩個身影躲過了巡視的家丁,來到了一個小小的牆根下,在這里有一個狗洞,她們準備從這里逃出去。

    身上的衣服已經換過,換下了自己最喜歡的紅色衣衫的十六七歲少女,穿著一身粗布衣衫,灰撲撲的在夜色之下,基本上看不出和周圍黑乎乎的環境有何不同︰“那個,應該會找到的,你不是說主子最厲害了嗎!”少女有些不自信的說道。

    “嗯……主子一定會找到我們的!我們出去吧!”小天香說著就率先鑽進了那小小的洞穴,然後來到了王氏老宅的外面,離這里不遠就是一條小溪,她們準備從這里淌過去,現在的天氣,雖然說是在夜里,可是氣溫還是不低的,只要不卷起褲腿,水里的那些東西應該還是沒什麼威脅的。

    兩個人就是李寬的兩個侍女了,在當初李寬將她們安置在客棧並且讓跟在他們身後的暗三負責兩個小侍女的安全之後就離開了。哪里知道這一切都在那一刻發生了變化,在李寬離去沒多久,王氏的人就來到了那里,而且徑直的將兩人帶回了太原。而那些本應該保護她們的人卻是沒有出現。

    而到了這里之後,就被一個中年人拉著然後一群婦人把小天香剝光了檢查,最後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這個小女孩兒,是王家第三代的九小姐,是王家四爺唯一的女兒,之後就是一番認祖歸宗,但是這一切都讓小天香感到異常的陌生,在那之前自己就是一個孤兒,只有主子,現在突然間多出了很多的親人,多出了那麼多的哥哥姐姐,叔叔伯伯,還有一個嚴厲的老爺爺。這一切都讓她難以接受,小小的心思都想要找到自己主子,問問該怎麼辦。

    可是雖然是大小姐,王氏還是沒有放松對她的觀察監視,于是兩個健婦被安排來伺候她,然後向她灌輸王氏的家族理念。一切最開始都很順利,直到她們開始說起什麼聯姻,什麼皇室的位置坐不穩,還有一些別的言論的時候,小家伙受不了了,奮起反抗卻遭到鎮壓,然後就讓她萌發了這一次的逃亡之旅。

    穿過河流,順著河道一直走到了城牆處,這里沒路了,兩個小女孩兒準備在這里等等,等到天亮混出城去。但是卻沒有注意到一大隊人馬正順著城牆搜尋而來。

    “什麼人?”火光照亮了城牆根,兩個卷縮在一起的身影暴露在了火光之下。r1152

    ...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