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十四章不關我事

第四十四章不關我事

    夜色蒼茫,漸漸的消失在視野中的那幾個身影,李寬舒了一口氣。剛才在放下兩個侍女的時候,悄悄的將薛萬徹也弄了下去,然後目送三個身影離開。至于他自己,則是留了下來,因為那些士兵還在悄然的注意著這里,剛才講薛萬徹放下去的時候,他都是小心翼翼的。幸好,夜色深沉沒有被人發現。

    至于出了城的三人,李寬倒是不用擔心,因為薛萬徹雖然虛弱,但是神智卻還是清醒的,而在之前,李寬就和他交代過之後的事宜,他早就已經想過退路了,甚至客棧中的小狄仁杰也有了周全的安排。現在在這漫長的深夜中,他要做的就是盡量的拖延一段時間,讓幾人能走的遠一些。

    一條寬闊的河流,在太原城不遠的大地上蜿蜒向前,在河邊,幾個人登上了這艘船,而早有船夫在等著,等到幾人上船之後,小船就順流而下,平緩的河水微微的晃蕩著,就像是兒時的搖籃一般,幾人沉沉的入睡了。

    天邊慢慢的出現了絲絲縷縷的晨曦,這一夜就將要過去了。李寬褪下了身上的鎧甲,然後從城樓上悄悄的消失,至于那些士兵發現了那昏迷的士兵會發生什麼,他不在乎了,因為等到那個時候,他早就已經離去了。從城牆上,悄然滑下,那一條繩索,李寬也等了一會兒,它就從城牆上滑了下來,那是因為李寬將它放在了城牆上的一盞油燈的上方經過,趁著繩子沒斷及時的滑下,不一會兒繩索就被火焰燒斷了。就掉了下來,盡最大的可能消除了留下的馬腳。

    至于那些士兵們。都沒有見到他們幾人的真面目,李寬也不會做什麼殺人滅口的事情。于是他就在這晨曦中悄然的消失在了太原城外。

    長江水,滾滾的留著,不為任何人而停留。小船順著河流一路直下,穿越大運河,進入了長江水系,他們此行要去的地方是益州,川府之國。

    現在,整個關中大地徹底的沸騰了,在這短短數月。三個大世家遭到襲擊,並且都是損失慘重。清河崔氏最先遭劫,丟失了傳家寶,之後滎陽鄭氏傳出了家主連帶幾位族老一同玉碎的消息,後來更是有人將清河崔氏一大家子高層全都一網打盡,而現在太原王氏有遭難了,所有的世家大族都覺得有一股勢力在暗中針對他們了,于是原本崔氏失勢之後就擱淺的計劃,現在又被提上台面。這一次各大家族全然達成了一致,要弄清楚到底是哪一方勢力居然敢如此對世家出手,他們一定會找出他來,然後讓他知道這世界上後悔兩個字是怎麼寫的。

    于是在一大番的喪事之後。各大世家又是喜事不斷,各大家族的適齡的少爺小姐紛紛的聯姻,短短不過一月之間。整個大唐各大世家除了那些叫不上號的,有頭有臉的基本上都將族中的子弟婚配完畢。只剩下幾個意外人選,一個是鄭氏的四小姐。鄭婉瑩,這個女子在守孝,甚至族中那些長老們對她的壓迫都被她強勢的頂了回去。還有就是清河崔氏的七小姐,崔鶯霏,這位沒有別的原因,就是撒嬌非常的厲害,一家老小都將她當作掌中寶,所以在一大通的撒嬌之後,居然被崔家人以年齡還小不適婚配的理由留在了家里。最後一個則是太原王氏的九小姐,剛剛認祖歸宗,再加上老族長的死,族中各個執掌著大權的實權人物都忙著爭權奪力,結果連自家小姐丟了都沒人在意了,因為比起那個剛剛回家的小丫頭比起來,還是家主這個位置比較吸引人。當然其中也包括天香的那個便宜父親在內。

    于是李寬等人一路無驚無險的就到達了巴蜀大地,穿越重重的山巒,經過了皚皚雪山的腳下,他們一路就像是游山玩水一般,很是愜意。整個大唐的風起雲涌似乎都和他們沒有絲毫的關系一般。薛萬徹這一路上也傷勢大好,已經能自己行走了,雖然腳步還不是很利索,可是他還是倔強的自己一路走了過來。

    這個時候可不是後世那樣無數的公路,隧道,現在有的只是小小的棧道通行,不然李太白豈會寫下那膾炙人口的《蜀道難》,所謂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雖然離開等人沒有人知道蠶叢和魚鳧到底是些什麼人,但是他們卻是切實的感受到了這入川的道路是那麼的難走。兩個小丫頭早就走不動了,于是一左一右的抱著李寬的兩條胳膊,將自己的身子都掛在李寬的肩膀上,紅袖經過之前太原的那一次經歷,讓她徹底的在心底接受了李寬這個主子,至于小天香,早就全身心的托付在李寬的身上了。

    “老薛,現在你也是孑然一身了,劉威那家伙帶著小狄仁杰已經到京城了吧!你以後呢,有什麼打算?”這段時間薛萬徹一直在養傷,那件事情他還沒有問出口,但是和李寬之間的關系,卻是顯得生疏了不少,比不得之前在草原上那般的親密無間了。

    “殿下,老薛有個疑問想要問問殿下!”薛萬徹有些臉紅的說道,似乎問不出口。但是一想起那些倒在這一路上的兄弟,薛萬徹又覺得不問個清楚,他自己都過不了自己這關。所以還是腆著臉問了出來,或許得到的答案會讓他感到心碎,憋屈。可是一直被蒙在鼓中的感覺更讓他憋屈不已。

    作為一個軍人,哪怕是死去,也要站著,而不願跪著苟活下去,這就是當兵的氣節,或許他們有著自己在意的東西,會在一些事情上怯戰妥協,但是那也只是普通士兵,真正的精銳,每一個都有著一身鐵打的骨頭,錚錚作響。

    “說吧!我也知道你心里有一股子疑問,說出來痛快些!”李寬雖然知道薛萬徹想問的是什麼,但是他還是讓他說出來,而且他也覺得應該給那些死去的人一個交代。

    “那東西,那金塔里的東西,殿下知不知道?”薛萬徹話音都有些發抖,他怕得到的答案會是殘酷的。

    “知道,那是本王親自放進去了。”李寬回答道。

    “為什麼?那東西,多少兄弟為了他送了命?為何殿下氣質如同敝屣?”薛萬徹嘴唇都在發抖,他沒想到真的如同自己所想的那般,這一切都是李寬安排的,這一刻他感覺自己和自己的兄弟是那麼的冤屈,這一路灑下無數的鮮血,丟下一條條熱血男兒的性命,卻是這麼一個結果。

    “因為那東西很多啊!”李寬說著就讓在後面跟著的雇來的挑夫,其實是百騎司的人過來一趟,然後從那擔子里拿出了一個包裹︰“自己一邊看去,不要讓別人看到!”李寬說著就將那包裹丟給薛萬徹,然後轉過身看著四周的風景,其實是在看著那個百騎司的人,畢竟那東西事關國家正統,要是被這個李二的心腹知道那東西是什麼,那麼自己恐怕又得有一番麻煩,所以還是不要讓他知道的好,而那個包袱之前里邊並沒有那傳國玉璽這樣的東西,是李寬在那報復的時候塞進去的。

    “殿下!”不一會兒薛萬徹神色復雜的走了過來,手里鄭重其事的拎著那個包裹。

    “怎麼樣,沒說錯吧!你們帶著的其實就是其中之一!那東西我其實是準備讓王氏拿到,然後我們在聯合大唐軍隊一起去抓贓,從而將王氏拿下,哪知道你這家伙!”李寬沒有多說什麼,然後將包裹接過就這樣跨在自己肩頭,又開始向前走。

    薛萬徹一路無言的跟著,這樣一行人進入了天府之國,這個位于無數大山環抱中的富饒之地,這里是三國時期蜀國的舊都。

    “哈哈……”沒想到這里居然會遇到這個小家伙,這下子有事干了!”深山之中,一個洪亮的聲音響起,但是卻離著李寬等人老遠老遠。

    “憐星姑娘來了!大家做好準備啊!”在那洪亮的聲音之後,另一個明顯顯得年輕不少的聲音傳了出來,然後遠處山林間就出現了一陣騷動,顯然這句話讓那里的人激動了起來。

    “這幫小崽子,一听到女人,就這樣雙眼發光,真是……”洪亮聲音不由苦笑出聲。

    “叔,這可不關我事兒,那幫家伙可是對于陰陽家憐星姑娘仰慕已久,所以一個個都想去領略一番!”年輕的聲音似乎在辯解。

    “你這小子,你以為我沒有見到你之前那發光的眼神?敢跟叔狡辯,真是找打……”山林間一片打鬧之聲。

    ………………………………

    “走吧!”李寬站在一塊巨大的黑石之上,眺望遠方,還是雲山霧罩之中,看不清到底還有多遠才能出山,所以還是下來老老實實的走路。

    “殿下,那東西真的沒問題?”薛萬徹一路上問了不少次了,自從見識了李寬在那包裹中放下的三個傳國玉璽之後,他就開始問這個問題,他怕自己兄弟們死的不值,要是真的傳國玉璽,那麼還沒有問題,為了國寶甘願拋頭顱灑熱血,可是要是是個贗品,那麼就死得毫無價值了。李寬只能再三地告訴他那就是真的,其實薛萬徹等人護送的也是一個假的,只是李寬留了個心眼,換了一個全然一樣的傳國玉璽,而那三個中有兩個有著李寬特意留下來的暗記,他教會了薛萬徹分辨的方法,這才讓薛萬徹安靜了下來。(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