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十七章了結上

第四十七章了結上

    揚州,時值深秋,樹木凋零,片片的枯葉在風中飄落,只有那城外的松柏還倔強地保持著翠綠。但是卻也在秋風中顯得那麼的蕭瑟,肅殺的秋風卷起地上的灰塵,黃沙卷起在風中彌漫著,就像是籠罩天地的黃色紗幔。

    站在揚州城外的一座小山上,李寬身後站著兩個侍女,薛萬徹站在最後像是一個稱職的保鏢,一身玄色的短衫在他的身上襯托出一種彪悍的氣質,在最前面的李寬劍眉星目,天藍色的長衫似乎要和他身後的天空融為一體,身後一紅一綠兩個嬌俏的小侍女,一個手執羅扇,輕輕的搖動著給主子送去絲絲清涼,另一個手中抱著一串糖葫蘆在吧咋著小嘴巴吃得正歡。

    “真甜,天香最愛吃糖葫蘆了!”小天香美滋滋的啃著手中的零食,大眼楮眯著,這是她最愛的表情,只要陪在李寬身邊,她就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小家伙,因為天大的事情都有那無所不能的主子幫她撐著呢!

    “薛將軍,消息散布出去了沒?”李寬手中折扇在手心輕輕敲著,出聲問道。

    “回稟殿下,已經散播出去了,通過各地的酒仙居散播出去的,沒有暴露行跡!”薛萬徹恭敬地回答道。

    “嗯,沒有被不該知道的人知道吧?”李寬接著問道,這一次的消息很是敏感,要是被不該知道的人知道了,那還真是一個煩。

    “沒有!散播消息的人都是特別安排的,而且渠道也很隱秘!”薛萬徹回答,這些時日一直跟著李寬,薛萬徹漸漸的成為了李寬的心腹,再加上他原本不是出身于天策府,倒是沒有廢李寬多大力氣。

    “那就好,接下來,就等著主角們登場了!戲台已經搭上了,那些家伙上不上鉤呢?”李寬哈哈一笑,然後走下山坡,這揚州城就作為最後的場地,前隋就是在這里滅亡的,現在再葬下這些世家們吧!那樣大唐才會沒有掣肘,一路向前,百姓沒有了這些世家大族的剝削,也會過上更好的日子。雖然之前的世家們倒下了,新的世家必定會興起,但是那也要有一個過程,而這段時間,李寬又能布置出更多的布局,進行一些他想做的調整了。

    清河郡,崔氏大堂,崔敬正端坐主位上,此時崔氏只有他和其余大貓小貓三兩只了,可以說清河崔氏的底蘊已經被徹底的掏空了,之前這段時日,清河崔氏的日子可是不好過。無數的世家虎視眈眈,為了打發走這些豺狼,崔敬可謂是動用了崔氏所有能動用的東西,才方才挺過這一劫,現在卻又收到這麼一個消息,這讓原本就捉襟見肘的清河崔氏更是一陣愁苦。因為這一次他們清河崔氏可謂是被架在火上烤了,他雙眸閃過一道精光,望向了東南方那個名叫做揚州的城市的方向。

    太原,王氏還在陷入家族權力的爭奪中,可是現在幾個派系居然安靜的坐在當初王雋死去的那間書房內,執掌著太原王氏真正權利的幾個派系的大佬,此時正相顧無言。

    “你說這消息到底準不準確?要不要去湊這個熱鬧?”王雋的長子,也是現在太原王氏家族中最大的一股勢力的執掌著王岳出聲道。

    “應該準確無疑,消息來源的渠道我們也打探過了,是從滎陽鄭氏傳出來的,他們丟失了家族傳家的東西,這一次定然是會去的,要不這樣,我們先去,看看其余的世家到底有沒有重要人物來,那樣再做決定?”王安,王雋的次子,也是王家另一個派系的代表人物。此時出聲回答到,反正就先去看看,又不會有什麼損失不是。

    “那麼我們也去看看……”于是太原王氏達成了共識,家族中的爭奪先不忙著處理,先去湊湊熱鬧,要是能夠弄回來一件東西,家族的底蘊又將增色不少。

    滎陽鄭氏,範陽盧氏,蘭陵蕭氏,博陵崔氏這些大家族都收到了所謂的可靠消息,紛紛決定前來一探虛實。于是揚州城就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無數的大人物從四面八方聚集而來,一時間大唐東部這個小小的郡城聚焦了大唐大多數的大人物的目光。

    李寬他們的動作,怎麼能瞞得過坐在最高處的李二的眼楮,于是在世家大族向著揚州集結的時候,一封密折出現在李二的龍案之上。李二看完後沉思良久,修長的手指捋著自己的胡須,沉吟不語。他在權衡著,因為消息實在是駭人听聞。但是百騎司傳回來的消息又讓他知道這一切是真的。

    “難道,這個……”李二看著案首的東西,嘴角扯起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這小子,實在是膽大包天!也罷,就看看你怎麼收場,哈哈……”李二最後暢快的大笑起來,笑聲中滿是戲謔,在外面的長孫皇後听到李二的笑聲,不禁搖搖頭,嘴角也是揚起一個弧度,然後轉身向著後宮而去,兕子該換尿布了。她听聞李二收到一封奏折之後就沉默不語,有些擔心的想來看看情況,走到門口就听到李二的笑聲,也就放心了。

    半個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揚州城在這半個月里變得繁華出來不少,一輛輛華貴的馬車在街道上行駛著,上面精美的花紋,還有車廂考究的尺寸,甚至拉車的駿馬都顯示出這些馬車的主人非比尋常。

    “摘星樓,是揚州最高的建築了,高達十丈,傳言在建成時,天降一顆星辰,落于這摘星樓的頂上,方才得以此名。”在一座高大的建築物前,李寬站在門口听著他們找來的向導介紹這座建築物。這里是李寬定下的最終的場所所在,他還是第一次來這里呢。消息發布出去了,而且還是借著李二的手傳出去了,他一開始就沒打算瞞著李二,只是不想要朝中那些大勛貴們摻和進來而已,也就是長孫無忌這樣的人,因為這樣就會出現很大的變數,畢竟他不可能將長孫無忌也弄死在這里不是。

    “很好,這座樓真不錯,而且這周圍還沒多少百姓的居所,真是個合適的場地。”李寬打量著四周,這座高大的建築,其實是隋煬帝在位的時候修建的,但是一直沒有拆除,李二他們也沒有將它列入行宮的行列,也就是說,這座建築早已處于半廢棄狀態。雖然高大,可是卻因為當初修建的時候是設計的一大群院落,周遭百姓早已被遷至別處了,而且隋朝亡滅的時候,揚州也是一片大亂,現在還沒恢復過來,百姓們居住在離這里很遠的揚州城城區,這里地處郊區,倒是成了流民的臨時落腳點。

    按理說這樣的建築揚州城的官員是不會置之不理的,可是因為一些特別的原因,這些官員都不敢動這座摘星樓的主意,所以才保存了下來。

    “將東進去了,放出風聲吧!”李寬說著就將手中的一個錦盒取出,交給薛萬徹,然後吩咐道。

    “諾!”薛萬徹接過東西,然後走進了摘星樓,過了半響才走出來。然後向著李寬拜別之後,向著揚州城而去。

    李寬帶著兩個小丫頭向著另一個方向而去,一路上幾人走得不快不慢,倒是像出來秋游的貴公子。

    而就在薛萬徹進入揚州城不久後,整個揚州城沸騰了,一輛輛華麗的馬車爭相奔馳出城,拉車的駿馬被車夫的鞭子抽著放飛四蹄狂奔著,在這秋高氣爽的時候趕車的車夫卻是滿頭大汗,不住的抽著手中的鞭子,用盡全力的驅使著馬車。

    于是揚州城外就出現了一次馬車競速賽,一輛輛華麗的裝飾的富麗堂皇的馬車此時已經不管不顧別的任何東西,正在飛速的奔馳著,他們確信消息屬實,確信那東西就在城外的那座摘星樓里,確信這一切都是真的,沒有絲毫摻假。因為傳出這話的是誰,是他們最開始的目標,並且還許下了重諾,願以人頭擔保。並且願意接受世家的人收押,要是他們在摘星樓沒有找到東西,那麼他任由處置,至于東西怎麼分配,這就不是他的事兒了。

    當然也有人懷疑他的動機,但是人都抓起來了,動機什麼的就先不說了,還是找到東西要緊。要是被對手搶先一步那就是天大的事情了。

    于是各個家族的大人物,帶著那個傳出消息的人,一起向著這摘星樓而來。

    薛萬徹被捆著,騎在一匹馬上,就這樣跟著馬車一路前行,在馬上他雙目閃動著,看著前方的一輛輛馬車,計算著有哪些家族來到了,還有哪些世家沒有出現。

    結果細算下來,他發現到達揚州的世家,居然有四五十個之多,前面的幾十輛上百輛馬車就說明問題了。

    “看來這些家族還真是野心甚大啊!不過……”薛萬徹雙眸閃過一道別樣的目光,然後接著跟上︰“好好的跑啊!跑得越快,死得越快!”薛萬徹在心中為這些人感到悲哀,去送死還這麼積極。r1152

    ...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