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十九章了結下

第四十九章了結下

    見到這些人全都進入了九重寶塔,薛萬徹站在塔外,有些意盡闌珊。這天下,權利真的如此誘人?

    他也就是一個俗人,也向往著往上爬,一身武藝,賣命于帝王家,求的不就是一個高官厚祿,封妻蔭子?為何見到這些世家為了那麼一個物事,這樣你爭我奪,卻又有一種看透一切的感覺?他搖了搖頭,覺得這一切和自己是那麼的遙遠,但是卻又那麼的相像。或許過了今天,大唐將變得不一樣了,改天換地的變換,讓他這個參與者都有些覺得不真實。但是卻又是那麼的幸有榮焉,能夠參與進來,是他這一世能夠最值得驕傲的一件事吧!

    崔敬帶頭,身邊範陽盧氏,博陵崔氏,滎陽鄭氏,太原王氏等世家的大人物們魚貫而入,高聳的寶塔內部卻顯得有些淒涼破敗,隨處可見雜亂的東西,還有已經被燻得黝黑的牆壁,時間讓曾經富麗堂皇的奢華寶塔變得全然不復當年的模樣,就連在這底層的窗戶都被那些在此避難的難民拆掉當作柴火燒了。

    可是這一切都無法吸引他們的目光,他們現在都在舉目四望,都在尋找著那件東西,這是關乎他們內心最深處的野望的東西,所以這些大人物,各大家族的第一話事人都親自敢來了,畢竟他們雖然都有各自的心腹,可是作為一族之長都清楚權利還有是多麼的可怕,他們都在得知消息之後對自己的心腹產生了一個疑問,面對著天底下最大的權利的誘惑,他們的心腹還真的值得相信嗎?得到的答案卻是不那麼令他們滿意,所以放心不下,就只能親自出馬了。

    這也是李寬算計之中的事情,本來在從那遙遠的偏遠山村尋回了當初交給薛萬徹的那個東西之後,他準備是一家一家的找上門去的,可是在太原王氏,薛萬徹這個家伙卻是因為機緣巧合,讓李寬的計劃出現了意料之外的變數,讓他覺得這樣的計劃時間太長,夜長夢多的心思不免的出現在了他的心頭,而之後所有的世家聯合在一起,對李寬的另外一個身份發出了格殺令,這也激起了李寬的怒火,所以這一切才演變成現在這樣。

    “我們分頭找吧,誰家找到就是誰的,先說好不得爭斗!”崔敬對著跟在身後的那一群人說道,但是在他說話的時候,卻是和博陵崔氏的族長崔浩然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後不動聲色的轉過了頭。

    “行,大家各自劃分一片區域或者各自負責一層樓層,這樣誰找到就歸誰!”崔浩然會意的點了點頭,然後附和道。

    “既然如此,那麼我太原王氏就先走一步了!”王岳卻是沒有別的話,直接先找到了上樓的樓梯,向上攀登而上,王安還有他們家族的其余人,紛紛跟了上去,現在誰都想搶佔一個先手,畢竟東西就只有一件,那麼先開始搜尋,定然找到的機會要大一些。所以王氏兄弟也不和別人客氣,徑直上了上面的樓層。

    見到王氏兄弟已經開始行動,別的世家如何讓再坐得住,于是全都一哄而散,十幾個世家,幾百號人就這樣分散在這個寶塔之內了,好在這座塔實在是夠大,容下這些人不過是小菜一碟,全然不見絲毫的擁擠,再加上寶塔分為九層,更是讓這些人變得分散許多。

    至于薛萬徹這個人,已經被這些世家們忘在一邊了,或許在他們看來被綁住了雙手雙腳,被綁死在寶塔外面的柱子上的薛萬徹實在是不值得他們擔心。而這個地方也少有人來,甚至可以說是幾乎沒有人會來,所以留下兩個小廝看守即可。

    薛萬徹听著寶塔內傳來的聲響,那一聲聲的上樓時腳步才在樓梯上的咯吱聲,嘴角扯出一絲微笑,而看守著他的那兩個小廝卻是端坐在他前方的一輛馬車的車轅上,小聲的交談著。兩人是江東裴氏的人,因為薛萬徹在之前就是被這江東裴氏抓住的,或者說薛萬徹選擇的就是這個裴氏,然後去自投羅網的。

    小廝在低聲說話,沒有注意到被綁在柱子上的薛萬徹此時臉上的表情有些奇怪,就像是一種便秘一樣的表情,臉上的青筋都有些突出起來了,似乎很努力的在做著什麼事情,在他們看不到的地方,薛萬徹被綁住在柱子後面的那一雙手中間,一截小巧的帶著絲絲寒光的刀刃出現了,正在一下下的劃著他手上綁著的繩索。這是李寬在臨行前交給薛萬徹的,早在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為了防止被搜出來,這柄小刀可謂是薄如蟬翼,藏在薛萬徹的袖間被他胳膊上的肌肉疙瘩掩蓋住,要不是將他剝光的話,是決計發現不了的。這也是李寬放心讓薛萬徹去做這件事情的原因,當然為了以防萬一,李寬也沒有真的走遠,還是在離著這里不遠的一個小山丘上靜靜的查看著這里的情況,要是薛萬徹一時半刻沒有成功脫身的話,他就要前來營救了。

    只是這最壞的打算沒有出現,薛萬徹借著小刀成功的將自己手腕上的繩索割斷了,然後微微蹲身,用小刀割斷了腳踝上的繩子,他就這樣輕易的重獲自由了。在獲得自由之後,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一個閃身沖上前去,雙手如同俯沖而下的蒼鷹捕食一樣,雙手並起如刀,徑直的斬在了兩個看守他的小廝的脖間,將他們兩打暈了過去。

    之後他迅速的翻身進入了一輛馬車,然後在里邊翻找起來,似乎在尋找著一些東西,在經過半響的努力之後,他找到了想要的東西,然後折身向著寶塔而去。

    來到塔下,薛萬徹蹲了下去,開始搗鼓起來,只見他雙手迅速的敲擊在一起,原來是找到了兩塊火石,這是要燒掉這座塔?將這些世家大族的大佬們全都燒死?

    答案卻是否定的,薛萬徹正在這座九重寶塔之下,點燃了一堆雜草。這一堆雜草就在寶塔的正門口,這里也是進出的唯一的出口。只要將這里堵上,那麼里邊的人就真的出不來了,除非是從樓上跳下來,可是二層的窗戶卻是非常的高,離地足有兩丈以上,這樣的高度難不住那些世家的死士們,可是養尊處優的世家之主卻是絕對不敢跳下來的,甚至那些巳時也都不敢帶著自家最有權柄的人就這樣跳下來,因為帶著一個人飛縱而下,比起單獨一人要難度大上好幾倍,他們沒有絲毫的把握。

    薛萬徹點燃了那對雜草之後,就守在了大門口,從一邊的柴火垛里抽出了一柄長刀,這一刻是最為關鍵的時刻了,要將這里守住了,不要讓那些死士跳下來,或者沖出來,薛萬徹此時感到自己肩上的膽子挺沉的。

    就在煙霧冒起來的時候,遠處的一座小山腳下,一隊人馬開始翻身上馬,然後達達的馬蹄就開始飛吃起來,聲音隆隆像是春天里的悶雷一樣。

    李寬身著鎧甲,騎在一匹黃彪馬上,手中持著一柄長長的丈二長矛,在他的身後,是近千人的隊伍,全都騎著高頭大馬,並且士氣高昂。手中馬槊,橫刀泛著青光,似乎早已饑渴難耐,就等著痛飲一番仇敵的鮮血,從而變成真正的殺人利器了。

    “怎麼回事?怎麼有煙?”正在樓上搜尋東西的世家家主們,此時感到不妙了,作為一家之主,要是沒有敏銳的危機預知能力,那麼這個家族就一定長遠不了了,所以在這九重寶塔之內,除了王氏一族的兄弟倆之外,其余的人都感到這股煙霧有些蹊蹺。所以他們幾乎同時做出了一個決定,那就是趕緊離開這里。

    煙霧越來越濃,甚至他們這些人在樓上都能感覺到底下傳來的熾熱,于是他們更是催促起身後的人來︰“快點,快離開這里,這座寶塔失火了!”

    于是數百人從這座塔的各個樓層,還有相同樓層的各個角落里邊沖了出來,向著樓梯跑了過去。

    就在那些不敢跳樓的大人物們正在和腳下的樓梯作斗爭的時候,那些身手不錯的死士們已經從窗戶里跳了出來,他們在地上翻滾了一兩圈,卸去了跳下來的重力勢能,然後迅速的朝著門口而來。

    到了門口,他們就和薛萬徹徹底的對上了,幸好薛萬徹已經早有準備,選了一個好地方作為阻擊這些死士,在大門口,有著兩只石獅子,而薛萬徹就站在這獅子的中間,手握長刀,嚴正以待,見到從外面從過來的這群人,他抬起頭看向了前方的天空,在那里很多的人正在跳下來,這些人多數都是有著功夫在身的家伙們,知道自己摔不死,所以才有勇氣往下跳。

    “敢過線者,立斬無赦!”薛萬徹手中長刀在地上的青石板上輕輕一劃,畫出了一條線,然後說道。

    “宰了這家伙,我們一起跨過去!”薛萬徹的舉動沒有讓這些死士後退半步,反而更加的逼近了。r1152

    ...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