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章門前

第三章門前

    太陽透過雲層,蒙蒙的天光微微泛亮。在天際那里還有著緋色的雲霞,長安城沐浴在著清晨的第一縷晨光之中,一輛輛馬車,一頂頂轎子在這清晨的街道上,踏著微微的青霜,正在向著宮城而去。坐在車中轎中的人或身著緋袍或披著紫杉,另外還有一些策馬而走的身著鎧甲的漢子。

    又是一次大朝會,這樣的朝會每月只有三次,恰逢旬日。在這一天,只要是身在長安正五品以上的官員都要參加。也就造成了這一天的朝會立政殿都站不下文武百官,有很多官卑職小的就只能站在殿外。當然這些人不會因為待遇不好就不來,他們倒是覺得參加這樣的朝會是天大的榮幸,一個個滿面笑容的站在大門之外听著里邊傳來的時斷時續的議政之聲。因為這樣的待遇只有在長安的官員才有,那些在地方上的官員一年也不一定能見到聖上一面,這就是他們驕傲的地方了。

    在朱雀門外,許多的官員踫在一起了,他們或是從自己的轎子里走出,或是下了胯下駿馬,三三兩兩的圍在一起交談著,攀著關系,相互之間吹捧幾句。

    “哈哈……魏大人,許久不見真是越來越精神了!”

    “劉大人繆贊了,劉大人滿面紅光,想來是人逢喜事啊!”此時天光微暗,連對面的面容都看不清,還要靠著聲音的特點來分辨對面是誰,真不知道他是怎麼看到對面的人紅光滿面的。這些就是長安城中的官員們維系彼此關系的相互吹捧了,花花轎子人人抬嘛!

    “哈哈……江夏王爺。近來可好,老朽家里準備了上好的女兒紅。下朝之後去鄙宅喝上兩盅?”

    “一定,只是到時候可別舍不得!”李孝恭對著屈突通說道。這個倔老頭一直都是到自己家蹭吃蹭喝,這一次居然請起客來了,真是難得。

    在朱雀門外,一番繁忙的景象,大多數的官員都在攀著關系,論著交情,要不就是同鄉,要麼就是同窗,總之天下官員是一家。這然祥和的景象在下一刻被打亂了。

    因為在另一個方向。一聲聲急促的馬蹄聲傳了過來,馬蹄鐵踏在青石板上的聲音是那麼的清脆,在這清晨的薄暮中就像在所有人的耳邊響起一般,倒不是說這些人沒有听過馬蹄聲,但是如此急促的馬蹄,他們的記憶中只有一個家伙才會如此冒失,不對應該說是一個半。

    這一個半其中的一個就是程咬金那家伙了,這家伙混不吝的就是一塊滾刀肉,只要有他在的地方。那麼定然是混亂一團,哪怕是朝會之上他也會鬧出一些事兒來。好像不惹出點什麼東西,就會覺得不自在。而另外半個就是尉遲恭,這個黑炭頭平時還好。但是只要一遇到程咬金,那麼三言兩語間這兩人定然就會掐起來,那麼問題來了。一掐起來的兩人就是什麼都不管了,要是騎在馬上的話。定然就是馬上戰,沒騎馬那就是摔跤角力的步戰。不打上一架分出個勝負就不算完。

    現在這個馬蹄聲聲,顯得雜亂,所有人都知道了這是尉遲恭遇上程妖精了,這兩人又在朱雀大街上打起來了,于是文官們紛紛的躲在了街角的房檐下,而武將們則是興致勃勃的開始議論起誰勝誰負了。顯然這樣的事情他們已經是見慣不慣了,他們甚至開啟了盤口,到底誰會在馬上先摔下來。這也是兩個大唐頂級武將之間的較量,他們在馬上策馬相爭,先將對方扔下馬者為勝。

    “來了,來了,你看程將軍的那匹烏騅可真是神駿,看馬腿上的腱子肉,那簡直就是虯龍一樣,這樣的爆發力可是了不得。”一名武將指著晨幕中漸漸出現的那一匹高頭大馬說道。

    “尉遲將軍的黃病龍也了不得,別看瘦弱,但是力氣大得驚人,比起那匹神駿的烏騅都不差絲毫,你們見兩匹馬都勢均力敵麼?”另外一名武將說出了不同意見。

    “先別管,趁著他們還沒分出勝負,你們幾個是不是先將注下了!”李世績此時正在扯著嗓子喊著,這樣的事情他做了不知道多少次了,每一次都能賺上一筆不小的銀子,當然這些銀子最後都是所有的下注的人一起去吃吃喝喝花掉了。但是要的就是這個過程,這樣這些武將之間的感情才會鐵,才能不在那些文臣的排擠下失勢。

    現在大唐國差不多已經穩定下來了,可是這也讓那些文臣的地位顯得重要起來,畢竟治理天下還是這些文人厲害一些,而至從去年北擊突厥取得了巨大成功之後,大唐這一年之間少有戰事,所以武將的地位稍稍有些下滑,要不是周圍的那些異族仍舊環視,恐怕就要刀兵入庫,馬放南山了。

    最近吐谷渾又派來使者,向大唐求和,這更是給了文臣一個信號,那就是聖人教化深入蠻夷,天下大同指日可待。于是文臣又開始向著武將陣營開炮了,叫嚷著聖人曰,聖人又曰,總之讓這些武將們不甚其煩。可是現在的形勢不顯,武將們沒有理由反擊,在加上耍嘴皮子又不是這些人的強項,只能憋屈的玩起了這些東西,而李二則是高坐在釣魚台上,看著下面的人的表演。

    “哈哈,老妖精,你也就只有這幾下子了,當初楚王殿下說你只有三板斧,看來還真是一語成譖啦!”尉遲恭爽朗的笑聲傳來。

    “尉遲老匹夫,你也不是也只有那麼幾下!”程咬金也是大聲的回應。

    “誰會先掉下來?”見到兩人開始相互調侃,武將們都知道即將分出勝負了,于是急切的關注著戰團,馬匹相互沖撞著,在馬背上的兩人也是拳來腳往,看得出來現在還是處于膠著狀態。兩人都沒有使用武器,就是赤手相搏。相互之間拳頭撞擊在一起,或者不時地踢出一腳。

    所有人都在看著。都在等著分出勝負的時刻到來,可是此時另一道馬蹄聲傳來,聲音比起正在相互撕斗的程咬金和尉遲恭跨下戰馬的馬蹄聲還要響亮。

    一匹高出別的馬匹一頭的高頭大馬從遠處奔來,碗口大的馬蹄踏在石板上,傳出金鐵交鳴一般的聲響,一身烏黑油亮的皮毛,似乎要和這清晨的最後的黑暗融為一體,但是在這匹馬的四蹄之上,一圈雪白的皮毛卻是像一朵燃燒的火焰一般。隨著駿馬四蹄飛舞燒成了一朵雪白的雲氣。

    “踏雲烏騅!這是楚王殿下的坐騎!”一個武將出聲叫道。

    “楚王殿下回來了?”劉弘基悄聲的問身邊的段志玄,這位老伙計這些年月以來一直都是總管著長安城的兵力,玄甲衛就是其直屬的管轄軍隊,這一支軍隊護衛著長安城的城防,長安城有什麼風吹草動定然瞞不過他。當然那是沒有刻意隱瞞的事情,那些大世家或者勛貴暗中悄然行事的動作想要瞞過玄甲衛雖然難,但也不是做不到。

    “嗯,前兩日剛回來,昨日進宮了一趟!”段志玄回答。其實他還有些郁悶,因為當得知楚王殿下回來的消息,他手下有一營的士兵居然表現的很是興奮,那些家伙上一次跟著去了草原一趟。回來之後似乎就變了一些,不再像以前那樣了,這讓段志玄有些小郁悶。因為自己手下的兵居然對別的將領顯露出強烈的愛戴,這讓他覺得自己有些失敗。

    “恭迎楚王殿下!”隨著那匹踏雲烏騅走進。所有人都看清了端坐于馬背上的那個少年,一身明晃晃的雁翎甲。頭頂著紅纓鐵盔,身後猩紅的披風在晨風中招展,腰間沒有佩劍,但是卻是顯露出一股子英武之氣。

    “諸位大人,真是折煞小王了!”李寬朗聲回答道,然後就要下馬。可是一匹烏黑的戰馬從一旁殺出,馬上騎士一個斗大的拳頭就這樣直直的錘了過來,像是一柄重型的鐵錘一樣帶著風聲。

    “哈哈……程將軍想要掂量掂量小王的武藝麼?”李寬見狀並不驚訝,他和程咬金之間的那點破事兒,一直就沒有好過,剛才尉遲恭還借著這件事兒嘲諷程咬金呢。

    說話間,李寬伸手嘩的一下向著那錘來的拳頭直直的迎了上去,他就這麼端坐在馬上,身子挺立著就像是一只筆挺的標槍一樣,只有那極速揮出的拳頭劃破空氣,這一動一靜的對比在這一刻顯得無比的和諧。

    “咚……”兩拳交擊,傳出沉悶的聲響,然後兩人都是向後一仰,李寬的身子就這樣如同風中的蒲草一樣徑直的一個鐵板橋近乎貼在了馬背上,而胯下的追雲也是馬蹄在地面上一陣細碎的輕踏。對面的程咬金也停下了向前沖的姿勢,就那麼直直地停了下來,並且上身後仰。

    “楚王殿下,好俊的功夫!”李靖在邊上看得真切,一個借著馬力蓄勢而發,另一個倉促之間應對,居然出現不分伯仲的情形,顯然李寬的武藝比起程咬金也是不遑多讓了。這也因為程咬金之前就和尉遲恭一路打了過來,體力有所消耗,所以才會說兩人相差不多。不然的話,李寬這一下還真的不一定接得下來。

    “哈哈……楚王殿下好身手,怎麼樣老妖精,現在還打不打?要大的話,我和楚王殿下打你一個怎麼樣?”尉遲恭哈哈一笑,說道。

    “你當俺老程是傻子啊!今天不打了,楚王殿下回來了,看來今天這朝會有些看頭了,不像以前就是一幫子酸儒在那里唧唧歪歪!”程咬金說著就跳下馬來,只是沒有人注意到他下馬之後,背在身後的那一只手正在微微發抖,剛才和楚王李寬對了一拳,結果一股震顫的力量直接傳遞到了自己的胳膊中,讓自己整條胳膊一下子就麻了,真是邪門兒!(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