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五章嘩然

第五章嘩然

    ps︰想听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ad”並加關注,給《大唐楚霸王》更多支持!

    “什麼?封號大楚?”群臣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話語,要知道親王的封號在這個時代一直都是按照古時的國家的名號來進行冊封的,群臣在之前就已經猜測各位皇子會獲得什麼封號,但是卻從未想過李寬會獲得這樣一個封號。¥f大楚,雖然楚國在古時就是一個強大的國家,可那也只能叫楚王啊,在前面加了一個大字,那就意思全然不同了。就比如現在的帝國,國號唐,但是為了表示其至高無上的地位,都會稱之為大唐,這是代表一種至高無上的權利。而一個親王的封號加這麼一個字算什麼?第一親王?

    “陛下,此事不可啊!”長孫無忌第一個站出來反對,他是李泰還有李治的舅舅,為了自己的兩個外甥計,他絕對不能讓李寬坐實這樣的封號。因為要是承認了李寬的大楚的封號,那麼自己的兩個外甥不管封號是什麼,恐怕都只能屈居在這個大楚王李寬之下了,而像這樣在親王封號前面加一個大字的,也只能只有一個,最不濟也要等下一任天子繼位之後才能冊封第二個。這樣讓長孫無忌如何能忍得下來。

    “長孫愛卿,朕知道,這個封號會讓很多人不解,但是朕已經決定了,不容更改,寬兒擁有這個封號是當之無愧的。”李二出聲制止了長孫無忌接下來要說的話︰“諸位愛卿。你們可知道,為何朕會賜予楚王李寬大楚的封號?北擊突厥。楚王李寬初上戰場,但是卻帶回了傳國玉璽。這還只是他的功績中的一部分,至于別的暫時朕不打算公布,可是朕可以保證,這個大唐第一親王的名號,寬兒當之無愧!”

    “聖上……”長孫無忌還想說什麼,但是卻被李二伸出手制止了,然後示意宦官繼續宣讀聖旨。

    “蜀王李恪上前听封︰蜀王李恪,素有賢能,頗有賢德之風。現冊封蜀王李恪升吳王,封邑五千戶,擇日就藩!”宦官在李恪走到大殿中央跪下听封之後,見著嗓子念出了這樣一句話。這一句讓那些前隋遺臣面色微變,這事兒有點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前面太子留在長安城,這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之後楚王李寬卻沒有被要求前往封地就藩,他們還以為李二不會將這些皇子發配出去呢。沒想到到了李恪這里,居然要求其擇日就藩。這讓他們有些接受不了,為何老二李寬居然不被要求遠離京城,老三李恪卻要被區別對待?

    之前李寬的封號就已經讓他們感到不能接受了。現在又發現這樣一出這讓他們覺得皇上實在是太過偏愛楚王了,于是這一次前隋舊臣也不能再忍氣吞聲了,要知道吳國在什麼地方?遠在江浙一帶。這樣的地方雖然說是富庶之地,可也離京都長安太遠了。天高皇帝遠的,讓寄托著他們全部希望的身懷兩朝皇室血脈的三皇子去那地方。還怎麼在皇上面前顯露自己的才能啊,這樣原本還有的那麼一絲絲希望變得渺茫了,這如何能夠再忍?

    “陛下,為何楚王不必就藩?而吳王卻要遠走吳越之地?吳越之地現在還是匪患叢生,並非善地啊!”前隋舊臣的代表人物,裴寂走出朝臣之列,對著李二躬身下拜說道。他在前隋的時候出任過晉陽宮副監,與李淵交好,在李淵起兵之後,便追隨李淵,時年已經年過花甲,在這些前隋舊臣中有著很高的威望。

    “正是因為吳越之地現在匪患叢生,所以朕希望恪兒前往之後能夠做出一番成績來,至于寬兒,他現在的功績業已足夠,而且朕另有任務交予他去完成,所以裴卿不必多言!”李二再一次獨斷專行起來,這個裴寂其實也是是家中的一員,江東裴氏也是一個大世家,只是沒有五姓七望那麼聲名卓著而已,但是單論實力,其實這裴氏比起五姓七望也小不到哪里去。再加上這個裴寂他們在背地里堅定的支持著前隋的正統,這讓李二不順心很久了。此時如何還會讓他們如意的將身懷前隋皇室血脈的李恪留在京中,所以李二心安理得的獨裁了一回。

    “借著宣旨!”李二不再理會這個老臣,繼續開始封賞。

    接下來李泰還是如同歷史上那樣被冊封為魏王,而且李二仍舊允許他在長安城組建崇文館,並且留在長安。這再一次在前隋舊臣的心上重重地劃下了一道。在已經能夠有獨立意識的皇子中只有三皇子李恪被遣送出京,這代表著什麼,這些混跡官場一輩子的人又豈會不明白,這讓他們不由得悲從心來,而裴寂更是心中悲涼欲絕,只覺得兩眼一陣陣的昏黑,在這一次朝會回去之後,這個老頭就一病不起,並且在年關之前就病死于臥榻之上。

    之後就是一班皇子的冊封,李佑被封為燕王,李直徊岱  褳  壇辛慫綹韁 暗姆て牛  笫芹巴趵罨耄 和趵鈁輳 趵鈧巍U廡┬⊥躋 嗍際塹諞淮尾渭映 幔 桓齦 ⊥坊文緣乃拇Υ蛄孔擰U餿謎駒諼浣  椎睦羈聿喚刑臼奔涔謎嬋歟 背跛謖飭  郵懿岱獾氖焙潁 埠駝廡┬【一鋝畈歡啻螅 衷諶匆丫 砩暇鴕﹤骯諏恕br />
    朝會在一眾群臣的恭送中結束了,李寬等人先後走出了立政殿的大門,一群文臣武將大都各走各的,行色匆匆,他們個個面色不同,但是多數人臉色都不怎麼好看,滿朝文武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都在隨時準備這站隊,這一次的風向似乎不大對,他們都要思慮自己之後的出路,所以沒有人願意留下來,都想自己好好的籌謀一番,未來該怎麼辦。這可是關乎著身家性命的事情,一點大意不得,就像以前息王李建成的舊臣,現在還在這朝堂之中的還有幾人?除了一個不把自己當人臣而是當人鏡的魏黑子,其余的也就只有薛萬仞這個武將了。

    武將圈子比起文臣要好融入得多,只要身手夠好,拳頭夠強,那麼武將圈子里就能獲得話語權,就可以和那幫子夯貨一起大塊吃肉大碗喝酒,然後在各種場合大打出手。這就是武將,簡單沒有多少花花腸子,當然要除去李世績,侯君集還有李靖這樣的滿肚子花花腸子的家伙。這幾個人在這圈子里都沒多好的人緣,李世績還好,有著程咬金和秦瓊這兩個一起投誠過來的好哥們兒,侯君集卻是人人厭的貨色,要不是他真的有這兩把刷子,他恐怕就直接被排擠出去了,甚至程咬金這樣的家伙會揍得他整天鼻青臉腫。

    長孫無忌走在最前面,他也是半個武將出身,雖然現在是文職,但是卻也身懷一些粗淺的武藝,在刻意疾走的狀態下,他的速度是最快的,當先的走出了朱雀門,然後上了自家的馬車,吩咐車夫趕車回府,然後閉上眼楮在車廂里思索起來︰這件事情帶著古怪,皇上今天明顯在偏袒楚王,這到底是為何?

    長孫無忌想不明白,這楚王李寬一直在李二心中不怎麼受信任,一直都被李二隱隱提防著,怎麼這一次會將李寬留在京城,而且還封了一個‘大楚’的封號,比起嫡出的李泰和李治都要高出不少。這其中定然有著什麼事情是他不知道的,這些事情讓李二心中的天平開始發生了傾斜,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一定要想個辦法,將這個李寬支出京城,不然這朝堂里邊的那些立場不定的家伙一定會有人倒向李寬那一邊去。長孫無忌在心中這麼想著,雙手輕輕握拳,似乎在下著決定。

    另一邊,李寬卻是騎著追雲,身邊還有秦瓊,程咬金,李世績,尉遲恭,屈突通,段志玄等這些天策府出生的武將,當然除了這個相同點之外,還有另一個相同點,那就是這些人的兒子,都曾經是李寬在長安城中廝混時的手下小弟。此時這些老將將李寬團團圍住,看著這個身穿著玄色雁翎甲的少年。

    “沒看出來啊,你這小子細皮嫩肉的,怎麼這麼能打呢?”程咬金看著李寬白皙的臉頰,還有縴細修長的雙手,不解的嚷嚷道。

    “怎麼,程將軍,還想再比一次?”李寬邪邪一笑對程咬金問道。

    “算了,你這小子有些邪門兒,力氣也就和俺老程差不多,只是古怪得很,你早上使用的是什麼妖法?怎麼俺老程和你對了一拳,半只胳膊都麻了,一點勁兒都使不上?”程咬金就像是一個好奇寶寶,問著心中的疑惑。

    他這一說出口,其余的人也來了興趣,他們還是頭一次听說,程咬金的為人他們知曉,雖然就是一個不著調的,可是對于武藝身手這一方面卻是從未說過什麼謊話,既然他說李寬邪門兒,那麼這種情況程咬金定然是第一次遇到,這也激起了他們的好奇心,想要知道讓老妖精甘心認輸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厲害武藝。

    “諸位,現在還是皇宮里呢,怎麼能說這些?”李寬推脫道。

    “那麼就去東郊馬場,那里寬敞,還有那里離娘子軍的駐地不遠,說不定還能遇到那群娘們兒操練呢!哈哈……”不著調的不僅僅只有程咬金,尉遲恭也毫不遜色。(我的小說《大唐楚霸王》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