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九章兕子

第九章兕子

    ps︰想听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dd”並加關注,給《大唐楚霸王》更多支持!

    長安城,譙國公府,李寬落荒而逃,沒有別的辦法,那個名叫姑姑的女子實在是太恐怖了。 因為大半年沒有見到李寬了,這位愛極了她的姑姑親自下廚給他做了一頓豐盛的午餐。這讓李寬受寵若驚,這還是他第一次知道李秀寧居然還會做飯。可是站在一邊的柴令武卻是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對他投來了憐憫的目光,甚至還有著那麼一絲‘你就安心的去吧’的意思在里邊。只是這個家伙卻也沒有出聲提醒,因為他早在半年前就嘗試過這堪稱黑暗料理的食物了。

    李秀寧心血來潮,喜歡上了做飯,但是與她軍事上的才能比起來,她的廚藝天賦顯然是徹徹底底的沒有發育,連一點胚胎都算不上。于是柴令武就悲劇了,第一次吃自己母親做的飯菜,足足拉了三天的肚子,之後就是打死都不會吃了。現在李寬來了怎麼能不讓他也嘗嘗自己當時的悲慘遭遇?

    李寬將那看起來黑乎乎的像是烤肉一樣的東西送進嘴里的時候,結果臉色劇變,嘴里邊各種神奇的味道不斷地涌現,堪稱是一種奇跡,那說不清道不明不知道多少種調味料慘雜而成的味道,像是一顆核彈一樣在嘴里爆炸,刺激著他可憐的味蕾,他發誓吃餓了這東西之後,定然會如孔老二所說的那般︰‘三月不知肉味!’

    于是顧不得在一邊期盼的看著的姑姑的感受了。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就將嘴里的這一塊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食物。像一枚出膛的子彈一樣吐了出去。掉到了一旁的地上,但是李寬吃驚的是。那青石板鋪成的地面,在這一塊東西掉下去之後,居然翻起了氣泡,還有一股刺鼻的煙霧冒了出來。

    “我擦,這是強酸麼?那我的嘴?”李寬心下一緊,然後趕緊找茶水漱口,一番忙活之後,李寬終于確定自己的嘴巴保住了,這才停了下來。只是他的一番動作看的在一邊的柴令武笑得合不攏嘴。而李秀寧的臉色卻變得越來越白,額頭上的青筋也是開始漸漸凸顯。

    “呼!小命終于保住了!”李寬靠在椅子的椅背上,嘴里這樣發出一聲長嘆。

    “哈哈……“柴令武還是忍不住了,抱著肚子哈哈大笑起來,笑聲里全是幸災樂禍。

    “李寬!你這個混小子!”一聲冰冷的聲音在一邊傳來,這讓李寬一個寒顫,怎麼就沒想起來這一碗‘食物’是自己姑姑親手制作的呢,而且她還是一個暴力狂。

    “姑姑,你听我說啊!”李寬剛說出這問一句話。結果腦袋上就結結實實的挨了一下狠的。

    最後李寬狼狽的逃離了譙國公府,很是慶幸的拍了拍胸口︰“總算活著走出來了,以後打死也不來姑姑家吃飯了,真是太恐怖了!”翻身上馬。李寬向著自家而去。

    在長安城外,一群人正在依依不舍,今天是李恪去吳地就藩的日子。所以久居深宮的楊妃也被李二特許出宮,前來給自己大兒子送行。在這長安城外。十里亭中,兩母子正在話別。場面十分的讓人感觸。當然要是沒有那守在一邊的那些侍衛還有無數的前隋遺臣的話,這一切就真的像是母子惜別的場面了。

    但是皇妃出宮,豈能沒有護衛相隨?不僅僅是護衛皇宮的禁軍觸動了一個百人隊伍,還有隨侍的丫鬟,太監等等,足足差不多一百二十號人,再加上前來送別的一干大臣,這十里亭內外全給圍滿了。此時楊妃身穿華麗的真絲緋色宮裝,正在交待著李恪到了封地該怎麼做,這些事情楊妃還是懂得一些的,雖然她這一輩子都未成離開過長安城,可是在她的父兄身上,卻是和她談了許多關于這些方面的事情,現在她只不過是將她听來的轉述給自己兒子。哪怕其中有很多的東西不一定用得上,但是作為一個母親,在這個時候總是會將自己知道的全部掏出來塞進兒的頭。

    “知道了,母妃,你在宮中也要保重自己,還有小鄭 輝趺炊 攏 稿嚳研牧耍 嘉薹ㄔ諛稿砬熬︵ 耍 崩鉭 檔枚 椋 鑠徘謇崧妗br />
    “你父皇真是好狠的心啊!為什麼老大,老二都能留在京城,而你卻要遠走他鄉?”楊妃不由得埋怨起李二來,在她看來李二這樣做就是不公平,偏袒老大李承乾和老二李寬,甚至還有老四李泰。現在到了就藩年齡的皇子就這最大的四個,但是其余的三人全都留下來了,就只有自己兒子被放逐到那遙遠的地方,窮山惡水,不知道還能不能再見面,只要一想起那些地方綠林強人橫行,水上劫匪叢生她就睡不安穩。

    “母妃放心,孩兒一定會平平安安回來的!”李恪安慰著自己的母親,他知道李二不會讓自己出事情的,定然早已安排妥當了一切,這是肯定的,因為現在朝中局勢很明朗了,世家已經差不多退出了朝堂的爭奪,雖然李恪不知道這一切到底是為何,但是現在朝堂上已經沒有能夠制約自己那雄才大略的父皇的勢力了,這樣的時刻,正是大展拳腳的時候,在這個時候他定然會秣馬厲兵,準備先將這些境內的毒瘤斬除掉,然後在對外。所以恐怕在自己到達吳地之前,那里已經被大唐的大軍清繳了一遍了。

    在楊妃的淚水和大臣們的躬身相送下,李恪踏上了灞橋邊的那一艘大船開始向著自己的封地而去,對于長安,他心中或許還抱著奢望,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父皇在一天,他就沒有絲毫的機會,因為這個打下江山的帝王,是絕對不會將自己立為儲君的,誰叫自己身上有著楊家的血脈。

    李寬不知道李恪已經離去,他現在正在皇宮里邊呢。當他從譙國公府中出來,準備回自己的王府的時候,卻被一個小黃門攔住了,然後帶了進宮。這才出去不到三個時辰,又一次回來了,只是這一次沒有去前面的商議國家大事的立政殿,反而進了後宮的範圍,這也是李寬非常熟悉的地方,在這里他生活了足足五年。

    隨著小黃門的腳步,李寬看著周圍的環境,就知道了這一次的目的地定然就是兩儀宮了,兩儀宮現在是李二和長孫皇後的寢宮,和李淵的太極宮相對應,所謂太極生兩儀,說明傳承有序。這一點尤為重要,特別是李二的江山來的有那麼點名不正言不順的。至少在外人看來這是殺兄弒父奪來的,所以他尤其注重這些隱晦的東西,算是在求一個心理安慰,或者說也是李二自我催眠的一種方法。

    在甬道中左轉右拐的,兩儀宮出現在了李寬的眼前,這座宮殿不是非常的雄偉,至少比起金碧輝煌的太極宮和高聳靜謐的立政殿來說,這兩儀宮顯得很是平常,雖然也是飛檐高聳,雕梁畫棟,可是卻顯得很是質樸,沒有多少的富麗堂皇之感。

    只是細心的李寬發現,在這兩儀宮之中,有著很多的東西都給他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似乎很眼熟,但是卻又有點記不起來了。直到他看到一張小小的搖籃,那有些稀疏的藤條,此時已經換了顏色,不再是當初那顯得有些翠綠的顏色,而是被歲月褪下了翠綠,變成了一種乳白色的顏色。但是李寬卻是一眼就認出來了,因為這東西是在秦王府的時候,自己為了哄李麗質誰叫,才從山林上弄回的藤條,然後編織而成的,之後這東西先後睡了豫章,城陽,晉王李治還有現在已經會走路了的新城。而此時睡在其中的,則是現在皇室中最下的成員,二十二公主也就是晉陽公主——李明達,小名兕子的小家伙。

    因為長孫皇後一直都是身體嬌弱,而且雖然孫思邈治療好了她的哮喘氣疾,但是卻並不是說這疾病就不再遺傳了,所以運氣不好的小家伙,同時撞上了李家的風疾還有長孫家的氣疾,從出生開始,就一直體弱多病,御醫也是束手無策,只能派人去請孫思邈這位神醫。可是好巧不巧的,孫思邈這段時間卻是進了秦嶺深處采藥去了,派去請人的士兵撲了個空,只能再等下一次的機會了。

    至于這一次叫李寬進宮則是因為另一件事情,這件事情讓李二很長孫皇後都有些頭疼,但是他們卻又不好直接去找那個人說清楚,因為他們一去說的話,那麼這件事情定然會不可避免的鬧大,那個時候就是一樁讓全天下的人笑上三十年都笑不夠的笑柄了。所以他們決定讓李寬去做這件事情,那麼就算是兩方打起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只要不是因為爭權奪利的打斗,李二還是不會處罰他們的,畢竟磕磕絆絆是在所難免的,這一切只要不超過一個度量與底線,那麼一切都好說。

    “兕子……嗚……”李二和長孫還沒有出來,似乎還在商量著什麼,這也是因為李寬阻止了小黃門砸門口的高聲傳話導致的,因為他見到了搖籃里有一個小小的身影,所以害怕嚇到這個小妹妹,李寬才加以阻止了。現在趁著小黃門進去稟報的時候,他就在外面逗起小兕子來。(小說《大唐楚霸王》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d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