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章回來了

第十章回來了

    ps︰想听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dd”並加關注,給《大唐楚霸王》更多支持!

    小小的搖籃,在輕輕的搖晃著,不急不緩,並且發出輕微的聲響,讓躺在里邊的小家伙睜開了眼。ˇ這是一個瘦小的孩子,雖然已經半歲大了,可是卻仍舊只有那麼一點點大,小小的臉上有著一雙大眼楮,此時睜開來就像是緊閉的密室悄悄敞開了一扇門,透出那代表希望的光來。又像是在一望無垠的沙漠中,那翠綠的綠洲中間的那一眼清泉,倒映著澄澈的藍天。總之,在這一雙眼眸中此時綻放的是最純粹的神光,是所有的陰暗都自慚形穢的純潔。

    “呵呵……”小家伙一點都不怕生,看著那一張在面前的連,毫不吝嗇的給出了自己的燦爛笑臉。雖然小臉消瘦,甚至還帶著絲絲的病色,有些昏黃,不像別的小孩那樣白里透紅的顯得很健康的樣子,但是仍舊讓人喜愛不已。一雙似乎能淨化世間所有的污穢的眸子,就讓所有的人都記住她。這是所有的小孩都有的目光,只是在兕子的臉上閃現出來卻是更加的令人震撼,因為與那雙充滿靈氣的眸子比起來,她的身子卻是顯得讓人心疼。已經半歲大的她卻是和別的小孩三個月差不多大,而且手臂上也沒有什麼嬰兒特有的肥肉圈圈,而是顯得縴細無比,就像是一層皮包裹著她那一身的骨頭一樣,只有小臉上還有點肉。這一點李寬從她微微漏在外面的小手就能窺出端倪。

    “真是可憐的孩子。怎麼父皇和母後也不想想辦法麼?”李寬嘴里嘟囔了一句。但是這一句小小的抱怨卻是被從內里走出來的李二夫婦听了個正著。

    “怎麼,寬兒是在埋怨朕?”一個威嚴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李寬就知道李二來了,于是連忙轉身對他行禮。就在他轉身過去的時候另一個溫和的聲音響起了。

    “二郎。別听你父皇胡說,為了兕子的身子,你父皇可是花了不少的心思。只是奈何兕子還太小了,很多的補藥都不能服用,這讓御醫全都束手無策!”長孫皇後在一邊說著,給李寬解釋道。

    “兒臣見過父皇,母後!”李寬行禮,李二此時沒有身穿皇帝袞服,而是一身休閑的打扮。雖然還是穿著繡著五爪金龍的玄色大氅,但是在內里卻是一件天藍色的長衫,長袖飄飄,再加上像是裙子一樣的長衫下擺,顯得少了幾分威嚴,多了一些隨和。而在一邊的長孫皇後則是一身的容裝,明黃色的宮裝在她身上顯得剪裁合體,頭頂上烏黑的像是柔順的瀑布一般的秀發,在頭頂挽成了一個婦人髻。一支金步搖插在那秀發的頂端,隨著她如同和風擺柳一般的步伐輕輕地搖曳著。

    “平身吧!這一次叫你入宮,沒有別的事情,就是為了你這個妹妹!朕知道。你這小子是有些本事的,現在滿朝的御醫都束手無策,只有讓你來看看了!”李二帶著一絲惱怒的口吻說道。那些御醫實在是讓他失望透頂,這些年這些人拿著朝廷的俸祿。卻是一點大用都沒有,只要一遇上什麼難以醫治的疾病。這些家伙就全都無能為力了。

    就像這一次,長孫皇後生下來的這一個小公主,剛出生不過兩斤十二兩斤重,在此時一斤十六兩,也就是說兕子出生的時候不過是三十六兩種,剛過後世三斤半,這樣的體重對于一個懷胎十月的嬰兒來說實在是太過單薄了。所以李二對于這個可憐的孩子憐愛有加,讓那幫御醫幫小公主調理身體,可是一個個御醫全都傻眼了,不敢上手,因為小公主實在是太小了,什麼樣的藥物都無法使用啊。畢竟虛不受補,再加上公主剛剛出世,什麼藥敢用啊!

    這幫御醫為了李二的這個要求傷透了腦筋,結果還是一籌莫展,于是更被李二看不上眼了,越發覺得他們無能起來。再加上派人前往終南山中尋找藥王孫思邈,孫老神仙,結果卻是被告知孫思邈去秦嶺深處采藥去了,這一等就是三個多月,可是孫思邈還是不見回來。這一切都讓李二在心中煩悶起來,覺得這段時日什麼事情都不對味,處理政事也不怎麼在狀態了。幸好此時大唐無大的戰事,不然還有的他頭疼呢。

    “父皇,其實兕子妹妹的身體只要好生調養還是能調養回來的,只是光是調養還不夠,兕子不僅僅是身體差,還有一些病灶在潛伏著,這才是兒臣擔心的事情。”李寬接過話茬說道。不提在歷史書中提到的這位晉陽公主早夭的記載,單憑李寬現在的半吊子醫術,也能看得出來自己這最小的妹妹身上有著嚴重的疾病。

    “什麼,兕子還有病在身?”長孫皇後听到李寬這句話,頓時大吃一驚,他們只是覺得這個孩子只是先天不足。

    “確實如此,父皇,母後,你們請看,兕子妹妹的皮膚並不像是別的孩子那麼光滑有彈性,反而顯得有些干澀,而且呈現一種微微泛黃的顏色,這其實就是一種外在的表現,而且呼吸聲音有些過于急促粗重,這說明兕子妹妹有些氣急。”李寬自己也是半吊子,只能就這些非常淺顯的表象說一些而已。

    可是就只說這些,也讓李二和長孫嚇了個夠嗆,這可如何讓是好,剛出生的孩子居然就患上了氣疾,長孫皇後自己就身染氣疾,自然知道其中苦楚,于是雙目泛紅,淚水就在她的眼中醞釀起來,只等著決堤而出的那一剎那︰“二郎,這該如何是好?”她和李二都不懂這岐黃之術,雖然有人說久病成良醫,那是因為自己有病才會為了小命著想去學習那些醫術。但是長孫皇後哪里有時間去學?少女時代一天到晚為了生計而忙碌著。嫁給李二之後,又是為了自己丈夫不被他的大哥和三弟欺負。而站在李二身後操持起了整個秦王府,之後李二登基了。她又要掌管後宮的所有的事物,這一切都讓這位賢良淑德的以夫君為天的千古賢後沒有時間去學習杏林之術了。

    “這個,孩兒只是看得出來,哪里能醫治得了啊!還是要讓孫先生來給妹妹做一個精確的診斷,才能對癥下藥啊!”李寬無奈了,看著一臉期待之色的長孫皇後,他也無能為力,因為他不是專業的醫生,而且他自己的半吊子醫術也是多針對于跌打損傷這一塊的。對于兒科,實在是能力欠奉。所以哪怕會讓長孫皇後失望,也不敢輕易的夸下海口啊,畢竟要是做出來的措施有用還好能夠緩解這可憐的小家伙的痛苦,可是要是無用呢?那豈不是會加劇這個可憐的小公主的病痛,而且還受到了藥物的折磨。

    面對李寬這樣的回答,長孫皇後眼中的淚水再也忍不住了,順著臉頰往下淌,一滴滴的滴在地上。李二趕緊的安慰起她來。就在此時小小的搖籃里的小家伙似乎听到了母親的聲音,于是‘哇哇’的叫起來,並且還發出了一聲聲的無意義的笑聲,很是清脆。很是讓人感到心底一陣的澄淨,這就是孩子最純真的笑聲帶來的感染力。

    听到兕子的笑聲,長孫皇後眼淚更加洶涌澎拜了。她在這個孩子剛出生的時候,就知道了孩子似乎有些問題。但是卻沒想到會是如此。听得李寬的講解,她心中更加的擔憂起來。要是這孩子有個三長兩短的,這該怎麼辦?她不知道,此時她的腦子里一片混亂,只有一個念頭,為何上蒼如此對待一個孩子?有什麼罪孽請降到我的身上,我願意一身承擔,不要折磨我的孩子。

    母愛確實是無私的,但是命運卻是最喜歡捉弄于人。

    “母後,不必擔心,兒臣相信孫思邈先生一定會有辦法的,畢竟孫先生已經得到了兒臣師門祖師華佗的醫書,並且鑽研了這麼多年了,定然能只好兕子的病的,當初祖師華佗可是敢將曹操的頭顱劈開刮風療毒的神醫,而且孫先生的醫術也是高明無比,這強強聯合,定然能找到方法。”李寬一席話,又讓長孫燃起了希望。

    “對,去找孫思邈神醫,一定要找到他!”長孫皇後還沒有說什麼,李二卻是比她冷靜得多,于是直接下令,再去一波人馬,一定要將孫思邈找到,現在似乎只有這個被世人傳頌的神醫才能救治這位尚在襁褓之中的公主了。

    “不過,寬兒,派人去請孫思邈神醫,也是需要時間的,這一段時間內要是出現什麼意料之外的狀況怎麼辦?”李二接著對李寬說道,關系到自己和長孫皇後最小的孩子的生命安全,李二不得不小心一些。

    “這段時間,兒臣就住在宮中,照看好兕子妹妹好了!”李寬那里不知道李二的心思,于是順水推舟的說道。

    于是就這般,李寬在貞觀五年深秋,再一次搬進了皇宮之中,兩個侍女帶著兩個包裹,就和他一起住進了以前一直居住的宮殿。哪怕此時這個宮殿已經有了新的主人,並且已經搬了進去,但是在李二的一道聖旨之下,那個新入宮不久的什麼貴妃才人,就只能搬出去住了。

    “這里就是主子在皇宮中的住所了!”天香提著小包裹,輕車熟路的走進了顯才殿的大門,對著在一邊的紅袖說道。

    “以前主子就住在這里?”紅袖看著這空曠的大殿,連一個宮女太監都沒見到,這讓她感到很納悶,一個王爺居然沒有下人伺候?

    “天香,先去將本王的寢宮打掃一遍,就是以前住的那一間!”李寬走進之前習慣了的寢宮,不由得皺起了眉頭,然後走出來吩咐道。

    “是,奴婢馬上就去!”小丫頭清脆的回答了一聲,然後就去忙活了。(小說《大唐楚霸王》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d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