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一章絕對領域

第十一章絕對領域

    長安城已經漸漸的變得涼爽了,最熱的季節過去了。在這深秋的季節里,金黃成為了大地上的主色調,除了那不願凋零的松柏和翠竹,放眼望去全是一片枯黃的色彩。但是在皇宮內院,卻還未顯露出秋天的蕭索,一株株的月桂在盛放著,濃郁的芳香飄出老遠,不說香飄十里,但是隔著數重院落宮牆還是能聞到那醉人心脾的味道。

    顯才殿,李寬暫時又住了進來,這座在他記憶中留下了無數回憶的地方,讓他有些難以割舍了。當初搬出去的時候,他就依依不舍,這一次又回到這里,感觸更深了。

    “殿下,該進午膳了!”一個宮娥悄然走進李寬的寢宮,行了一禮之後輕聲地對他說道。

    “嗯,紅袖天香兩人去哪里了?怎麼是你前來叫本王?”李寬淡淡的回了一句,然後問道。他已經習慣了兩個侍女侍候,這時候換了一個人有些感到不習慣。

    “兩位姑娘去了藏玉齋,長樂公主遣人來請她們過去的,當時殿下正在小憩,所以沒有前來稟告!”宮娥是這一次進宮之後,李二派過來的,說是來服侍他的,李寬本來不願收留,可是思索再三還是留下了,在這些小事上他不願和李二起爭執。這位大唐最高的統治者這些年來威嚴是越來越盛了,容不得人忤逆他。當然這是在自家兒女面前,朝堂中那些諫官卻是一再的出言直諫,他們都是不怕死的。李二在朝堂上忍讓著,在家庭中卻絲毫不會退讓了。

    出過午餐。李寬再一次漫步在宮中熟悉的小道上,看著那些漸漸開始落葉的樹木。還有那紅的像是血染一般的楓葉,聞著沁入心脾的桂花香味。李寬開始了最近每天例行的公事︰去兩儀宮看看那個體弱的小家伙。李二之所以讓他進宮不就是因為這個小丫頭的身體不好嗎,所以每天李寬都要去看看。

    來到兩儀宮,這里還是很安靜,或者說在這深宮之中一直都是這般,沒有多少喧囂,一個個宮女太監都是悄悄的落地無聲的前行。因為在皇室當差,稍不注意就會掉了腦袋,誰敢大意。更何況這里是聖上和正宮皇後的寢宮,在這里更是小心再小心。生怕一點點聲響讓那兩個站在這大唐食物鏈最頂端的夫妻將自己的腦袋摘了去。

    輕輕的走到搖籃邊,對正要行禮的宮娥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然後悄悄的觀察起小家伙的狀況。

    躺在搖籃里的小家伙正在將自己的小手放在嘴里啃得不亦樂乎,小小的人兒心中還不知道什麼是擔憂,身體覺得不舒服就哭鬧,覺得舒服了就玩耍起來。此時正是她覺得很舒服的時候,小小的手指,沾著自己的唾液,流的滿下巴都是。雖然才半歲,而且身子骨比起別的孩子都要消瘦不少,但是卻還是有著那麼一身活潑勁兒。

    “看樣子,兕子是舒服多了。你看這小手指啃的!”李寬嘴角掛起一抹微笑,對于小盆友,他是一直沒有什麼抵抗力。

    “二郎。又來看兕子了?”長孫皇後從一旁走了過來,看到站在要藍邊上的李寬。也是面露和煦的微笑。

    “是啊,兕子這身子骨真是讓人心疼。她這麼小,怎麼受得了風疾和氣疾的雙重折磨啊!能夠為她減輕一些痛苦,我這個做哥哥的也心里舒坦一些。”李寬微微躬身行禮,然後說道。對于長孫皇後他在心里也是很尊敬的,只是因為她那兄長在以前一直敵視自己,才讓兩母子之間的關系變得有些微妙。

    “多虧了二郎了!”這段時間李寬做的事情長孫皇後都看在眼里,自從進宮之後李寬就在為了兕子的調養費盡心思,用了好多藥材,然後細心的給兕子喂下。並且每天都要來看望好多次,這些長孫皇後都記在心里,之前的那些許的不快也漸漸的消散了,或許李寬和自己哥哥之間還是有一些解不開的疙瘩,但是以現在的形勢看來,這一切都不會朝最壞的情況發展,這就足夠了。

    看著李寬在忙碌著給小兕子擦拭嘴角的口水,長孫皇後笑了,笑得很是安然。

    其實李寬對于給兕子調養身體也是費了些心思的,當初他是用的猛藥,仗著身上有著別人沒有的東西,所以堅持著流鼻血,慢慢的用虎狼之藥將身體的虧空給補了起來,可是現在的小兕子可不是當時的他,所以用藥必須小心翼翼,幸好的是這段時日他在練習之余也要調養身體,所以還算有些許的經驗。當然給兕子用的定然是減少了使用的劑量,藥性溫和的多了的。

    李二這段時間也很是欣慰,至少最小的女兒身子骨是一天比一天健康了,不像以前每天大多時候都是在哭鬧,那個時候每每听到小家伙哭得嗓子都啞了,李二就覺得心都要碎了,哪怕他已經有了許多的子女,但是其余的子女全都是健健康康的,而李寬體弱多病的時候他又少有在家里,並未有多大的感觸,現在才知道一個身體柔弱的孩子是多麼的讓人傷神。這也讓李二在這個最小的女兒身上注入了更多的關愛,現在小家伙身體變好了,這讓李二心中一塊大石頭落了地,現在有了充足的時間去尋找孫思邈了,在以前孩子一直在哭鬧著,讓李二覺得尋找到孫思邈這位絕世神醫是第一要務,現在才舒緩了許多。

    雖然如此,但是李二還是沒有放棄尋找,只要找到孫思邈對兕子做一次徹底的診治才會讓他真的放下心來,而且自己那個神神叨叨的兒子也說了他沒有絲毫的把握治好兕子,只能緩解小家伙身上的痛楚,至于治愈,咋還是要看那位老神仙的。于是在這段時間里,李二又再次派出了一隊人馬。前往秦嶺深處尋找。

    就這樣,日子一天天過去。時間已經到了深秋,萬物凋零。又將迎來一年的寒冬。長安城的百姓都開始貓冬了,全都貓在家里,哪里都不出去,一到寒冬時節,走出燒著火爐的房子,就感到一陣的寒冷凍的徹骨。一個個關中老農蹲在自家門前,張著豁了牙的嘴巴,在門口傻樂呵。可不是麼,這日子是越過越好了。在這些年一家子都能吃飽穿暖了,甚至在年關的時候吃上幾頓大米飯,那白米飯和白面饅頭在以前只能在夢里吃到的,現在居然能吃到嘴里了,這樣的日子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這一切都要感謝偉大的聖天子,聖天子在堂,百姓安居樂業,雖然在邊關地區還是有一些強人剪徑,在那些窮山水之中。仍舊還有綠林為禍,可是這樣的好日子已經足夠讓這些百姓們感到滿足了。他們生活在天子腳下,這里沒有強人綠林為患,這里也不會有貪官污吏禍害。百姓交完主家的租子剩下的糧食就全是自己的了,再加上從數年前不知從哪里開始流傳出來的五谷輪回的種地理論,讓他們地里的莊稼全都產量上漲不少。這一切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就在百姓們等著冬天的到來的時候,一行百騎的騎兵緩緩的來到了長安城外。他們渾身風塵僕僕,鎧甲上面也盡是塵土。顯然是一直趕了不少的路了。在這些騎士的中間,一輛馬車緩緩而行,在騎士們的護衛下來到了明德門外。

    城門洞前,騎士們下了馬,牽著馬進城了,他們的腰牌懸于腰間,佩刀卻是在城門口解了下來。在這長安城,他們這些騎士還沒有資格配備刀劍。畢竟他們不是守城的駐軍,在這國都之中佩刀劍而行是有些犯忌諱的。當然這也是在這大唐初年,以後大唐國力日益強盛之後,這一禁令就會逐漸的放松下來。

    “啟奏皇上,孫思邈神醫已經來到長安城!”就在這一隊人馬剛進城門不久,李二就收到了消息,尋找了半年多的孫思邈此時終于被找到了,迎回了長安城。這也意味著兕子的病有希望了。

    “快,朕要出宮迎接孫先生!”李二激動不已,作為一個父親,因為女兒的病有了治愈的希望而歡欣不已。

    “陛下,此時豈可勞動萬金之軀,還是讓太子代替陛下去迎接好了!”長孫無忌在一邊勸誡道,同時也是打著小算盤,要讓自己那個大外甥和這位孫神仙打好關系,像這樣的人物,再怎樣折節下交都不為過,誰敢說自己不生病?

    “這怎麼行?朕一定要親自去,這樣才能表示誠意,再說了輔機,你的心思朕知道,這樣好了,讓承乾和寬兒一同前往!”之前長孫無忌被自己在朝會結束的時候留了下來,商議一些事情,沒想到卻在這個時候起了一些小心思。

    “臣遵旨!”沒辦法,李二已經說到這份上了,長孫無忌也不再堅持。

    于是在東宮的李承乾還有顯才殿的李寬就被兩個小黃門帶著向著朱雀門而去,說是要迎接一個貴人。

    兩人都不是笨蛋,李承乾更是冰雪聰明,稍一思考就知道這是誰來了,于是兩人都不再推辭,徑直隨著小黃門向著朱雀門而來,在半道上遇到了李二和長孫無忌,又是一番行禮問安,然後李二在最前面,長孫無忌落在最後,中間是李承乾和李寬這樣的迎接隊伍就形成了。

    “草民孫思邈見過聖上!”孫思邈見到從朱雀門走出的李二,打了一個稽首。這個鼎鼎大名的孫思邈是一個道家修行者,也就是說老孫是一個道士,但是這個時候的道士都是不禁嫁娶的,所以他也有後人,但是因為是道士,所以不用躬身,只需稽首就算是行禮了。

    “孫先生,朕可算是將你盼來了!一路辛苦!走,朕為先生準備好了素齋,先行洗洗風塵!”李二上前把住了孫思邈的手臂,然後就拉著他一起向著宮內走去。

    在這個時候,隨著李二來的李承乾和李寬才向著孫思邈見禮,這位老道,李二都尊重,他們兩個小輩就需要恭敬了。

    “陛下,還是先看看小公主再說!”孫思邈再次拒絕了李二的客套,這是第二次了,當初李秀寧,現在兕子。這也是因為在醫術這一個孫思邈的絕對領域內他才會如此的不通人情。這樣全心全意方能取得他這樣驕人的成就,這就是成功的秘訣了。(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