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章李承乾的小心思

第十二章李承乾的小心思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進了朱雀門,直接向著後宮而去,在李二統治下的這個時代,孫思邈也是少有能夠直入後宮的人物了。≧只因為其高尚的德行,精湛的醫術。除了這位神仙似的人物,就連李承乾這位太子也只能蝸居于皇宮的一角,東宮的範圍之內。李寬這樣的親王更是需要李二的手諭才能在宮中行走無礙,哪怕現在李寬就居住在皇宮內院,可是除了兩儀宮和他自己的顯才殿之外,就只有一個藏玉齋能去了。

    這一切其實就是李二吸取了自己這一輩人的經驗,或者說教訓,當初李建成和李元吉在後宮之中做出的荒唐隱隱事情,李二也是有所耳聞,雖然其中多有不實之處,他那兩位兄弟似乎還沒有那麼大的膽子,可是這樣的事情都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所以李二在登基之後,就設下了這樣的規矩,使得後宮安穩不少。

    進入兩儀宮,這里裝飾並非十分豪華,起碼比起孫思邈在前隋時期出入的大興城的皇宮相差了不少,這也是長孫皇後能為李二所敬重的原因所在,這位皇後可謂是能當得起母儀天下四字。哪怕現在國內民生已經緩和下來,倉廩漸足。可是這位皇後還是節儉操持著李二碩大的後宮,她身上代表一國之母身份的鳳披霞冠還是當初冊封時制作的那一套,而平時身上穿的衣裙甚至是遮不住腳,只為節省些許絹帛。

    “見過皇後娘娘!”孫思邈向長孫皇後見禮,一個稽首表示了他的尊敬。對于這位堪稱一代奇女子的皇後娘娘,這位雖然身為方外之人的老道士。還是非常的尊重的。否則當初也不會出手給她治療那堪稱頑固的氣疾。雖然其間有著李二贈書的人情在里邊,可是徹底的根治那頑固的哮喘花費的心思豈止是那麼一點點?

    “道長免禮。本宮有失遠迎,還望見諒!”長孫皇後見到這位老神仙。也是非常的高興,這意味著自己女兒能夠得到最好的治療了,這是一個母親最大的欣慰。

    “且讓老道先看看公主的病!”孫思邈沒有客套,在宮娥遞來的清水中洗淨手掌,然後就進入正題說道。

    “道長這邊請,兕子在這里!”長孫皇後趕緊的讓開道路,然後引導著孫思邈到了小兕子的搖籃前。

    “如此,老道先看看!”孫思邈來到了搖籃前,並未急忙的診治病情。而是輕輕的搖晃起搖籃來,嘴里還哼著一手舒緩的不知名的小調,臉上一雙不見絲毫渾濁的眼楮此時一眨不眨的盯著小兕子的小臉。嘴角也翹起一個溫暖的弧度,似乎像是一個正在哄著自己小孫女的關中老農一般。

    漸漸的在搖籃中的小兕子從一開始的驚愕的樣子變成了眉開眼笑,純淨的大眼楮也眯起來了,嘴里還嗚嗚的發出了歡喜的嘟囔聲,似乎對于這個站著白胡子,白眉毛的老爺爺很是喜歡的樣子,小手縴細。像是火柴棍一樣,但是此時卻在身前隨著嘴里的嘟囔輕輕的拍著。

    “兕子很喜歡道長呢!”李二有些吃驚的看著眼前這一幕,要知道這個孩子是他所有子女中最敏感的,對于任何人靠近都會感到不安。除了長孫皇後之外,就連李二靠近都會讓小兕子小臉挎著,嘶聲力竭的哭出聲來。在當初李寬能夠接近這個小家伙的時候。李二就已經感到很是吃驚了,沒想到孫思邈這個完全陌生的人也能輕易的讓小兕子解除戒心。這讓李二有些嫉妒了。

    “呵呵……小孩子對氣息很是敏感的,這也是她身子骨太過柔弱。從而自我的一種保護,就像陛下,你身為九五至尊,身上的威嚴氣息實在是太過濃烈,過于靠近你的人都會感到一種無形的壓迫,所以小公主才會被你嚇哭了!還有太子殿下,也是如此,身居高位,身上不知不覺的就會沾染上那些不純粹的氣息,這讓敏感的小公主如何能接受你們?依老道看,恐怕在這里能親密接觸這個小家伙的只有皇後娘娘了!”孫思邈淡淡的說道。

    “確實如此,先前只有觀音婢能夠靠近兕子,現在寬兒也能,其余人哪怕是長樂還有豫章都不能長久和小家伙親密的相處,抱一會兒還行,過一段時間就不行了。”李二很是疑惑,難道李寬比起長樂和豫章兩人還要沒有什麼凌厲的氣質?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啊!自己這個次子這兩年在外做的那些事兒他是再清楚不過了,殺的人堆起來恐怕能將這間宮殿堆滿了。一身的殺氣可是一點都不小呢,怎麼會說他身上氣息平和?

    “哦!沒想到楚王殿下居然已經到了這一步了?真是可喜可賀!”孫思邈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李寬,然後說了一句,之後就不再多言,而是開始給兕子把起脈來。

    孫思邈的一句話,讓所有人都看向了李寬,這讓李寬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卻又不好多說什麼,有些事情說不明白的,就像這件事兒,其實說白了很簡單,那就是收斂。作為一個休息內家拳有成的人,對于身體上的支配是這個時代的絕頂高手都比不了的,雖然說氣息什麼的實在是玄乎的很,但是李寬上一次出去游蕩這大半年。他易容成楚留香,對于氣質的變換也是頗有些心得了。

    孫思邈給小兕子把脈的時候,所有人都沒有說話,等著這位大唐第一神醫給出最後的診斷結果。

    半響之後,孫思邈放開了手,然後繼續搖晃著搖籃,待將小家伙再一次逗笑了之後,他才轉過身來︰“陛下,娘娘,小公主的病情實在是不知如何說才好!”孫思邈面色凝重,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的脈相,虛浮卻又有那麼一種堅實,時緩時急,實在是僅見!

    “孫先生,不知兕子的病情如何?”李二有些焦急的問道,就連這位都說不好,那麼豈不是希望渺茫?

    “孫道長,請你一定要治好兕子!”長孫皇後也是哀求道。她雖然已經有了三個兒子三個女兒,但是這些孩子都沒有一個像是兕子這樣柔弱多病的,哪怕是李麗質小時候也時常生病,但是至少還想是一個正常的孩子,顯得白白胖胖的,兕子則是小的可憐。

    “老夫自然會盡力,而且曾蒙陛下當初贈書,讓老道的醫術再進一步,現在雖然說棘手,但是還是有那麼一分希望!”孫思邈說道。當初李二送給他的《青囊經》雖然說是李秀寧的診金,可是給孫思邈的幫助實在是無比的巨大,這位恩怨分明的老道士豈會忘記。

    “那麼就有勞道長了!”李二知道現在再怎麼焦急都無濟于事,于是先行謝過孫思邈。對于這位老神醫,李二還是信得過的,這些年被這位神醫就活的人不在少處,現在的大唐這位老神醫可謂是萬家生佛的存在了。

    “既然如此,那麼孫先生就在宮中住下好了!”李二再次說道。

    “這就不必了,老道只要在城北的丹霞觀中掛單即可!”孫思邈謝絕了李二盛情,住在宮中,他從未想過,這皇宮大內住進來容易,可是想出去那就難了。對于當一個御醫這樣的事情孫思邈是一點興趣都沒有,給一家子治病哪有給全天下人治病來的暢快!

    “那怎麼行?”李二可不同意,這位老神醫什麼樣的身份,要是讓他住在什麼丹霞觀,皇家在背後還不得被那些隱伏了的世家戳脊梁骨啊!那幫子世家雖然退出了朝堂的爭奪,但是在思想這一方面,這些世家還是有著很大的力量,到時候皇室的名聲恐怕就會狼藉無比。李二不知道皇室的名聲在後來的歲月里將會是沒有最臭只有更臭,那幫子公主簡直就是名聲的敗壞機器。

    “孫先生住到兒臣的東宮去好了!”李承乾插了一句嘴,這一句是那麼的柔弱,似乎只是小小的自言自語,可是卻讓李二眼前一亮,對呀,住在後宮不行,那麼就住在東宮好了,那里也離得近,但是卻出了後宮的範圍,不招人閑話。而且因為是儲君的居住地,也顯得皇室重視孫思邈,于是李二心動了。

    “孫先生,就住到承乾的東宮好了!”李二下了決定,這話說得很是肯定似乎不允許任何人拒絕。這說明這位帝皇是真的下定了主意,由不得任何人有異議。

    李寬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李承乾,看來這家伙還是有些小心思的,難怪史書會有記載這家伙少時聰慧。只是後來怎麼會走向造反的那一步?其間又有什麼別的事情?

    誰也不知道,李承乾在心中也有些忐忑,剛才說出來的話其實是在自己舅舅長孫無忌示意之下說出口的,雖然心中有些不願,但是還是沒有勇氣反對,只是這段日子要老實一點了!雖然說出了口,可是在臉上還是閃過了那麼一絲不情願的表情,很快的收斂了起來。

    既然已成事實,轉念一想︰這段時間要是能和這位連父皇都要客客氣氣的神醫搞好關系的話,收獲還是不小的。想到這里,李承乾覺得這樣的事情其實也不是太壞。同時悄悄的看了一眼李二和長孫皇後,只是他沒注意到長孫無忌在他身後看到了他的這一表現,有些復雜的神色一閃而逝。(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