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四章最後的清閑

第十四章最後的清閑

    與李二達成了‘協議’,李寬爽快的開始了真正的軍中生活,這一次沒有出征,而是就在長安城附近,在長安下轄的萬年縣。△這座天子腳下的縣城雖然算不上什麼大縣城,但是卻也是民豐富庶,在這里也駐扎著護衛長安城的左右監門衛之中的一支部隊——左千牛衛。在玄武門那一場流血之後,十六衛中有好幾支都被打殘了,于是李二決定整改,只留下了左右監門衛還有左右千牛衛護衛京畿,其余的被調任到地方各府統領府兵。李二登基之後又再次將左右監門衛和左右千牛衛重新編制,並且補滿了兵員。這幾年來,這左千牛衛就一直在這萬年縣內駐扎著,也沒有戰事困擾,這些士兵每天就是不斷地操練,還有在農忙的時候幫助萬年縣的百姓。

    因為這幫子大頭兵平時不時的幫忙,所以萬年縣下面的百姓對于這支軍隊很是愛戴,當然這也和這支軍隊中的士兵大部分都是出至這萬年縣有關系。現在因為聖天子在堂,所以百姓們也願意當兵,因為當兵吃糧啊,一家之中有一人當兵,那麼這一家人的十五稅一的稅收就會被減免,這也是百姓們願意參軍的原因了。反正現在仗也打得少了,當兵不一定有危險不是。

    可是現在這支軍隊被上頭下撥了一個命令,那就是從他們麾下的每一個百人隊里邊挑選十個人,十六衛一支的編制是大約是二萬五千人到四萬人之間,也就是說哪怕是現在這樣十里挑一,也會有兩千五到四千人。上面下令說將這挑選出來的人送到京城東郊的皇家馬場。然後就沒他們的事了。

    這一則命令讓他們很困惑,將人送到東郊馬場?這是作甚?難道馬場當馬夫去。這不是作踐他們手下的士兵麼?但是上面下來的命令他們又不敢不听。于是為了選出這十里挑一的‘人才’這幫子左千牛衛的首領可謂是費盡心思。上面並沒有說要什麼樣的士兵。所以一切的選拔權利都在他們手中。要是挑出來的士兵不符合上頭的心意,他們恐怕難逃辦事不力的罪名。所以一場轟轟烈烈的軍中大比武就在這左千牛衛的營地上演了。

    軍中擂台。比的就是力氣,比的就是戰斗力,所以一群大老粗圍著一個臨時搭建的擂台嘶聲竭力的呼喊著,什麼粗話都在往外吼。

    “狗逼的王二狗,敢偷襲,吃老子一計仙人摘桃!”一個瘦小的士兵一個閃身避過了對面的粗狂士兵的一記側踹,然後一個滾身在地上滾了過去,右手就直接抓下了男人都會感到一陣蛋疼的部位,下手不可謂不狠。而且極其刁鑽猥瑣。

    “張狗蛋,你這是要俺斷子絕孫啊,我操!”粗狂的士兵一個後側,然後也不蹲身手中的連鞘長刀就這樣直直的砸了下來,用的全是一股子狠勁,這一下要是砸實了定然會直接爆頭。連鞘長刀帶著呼呼的風聲就這樣毫不留情的砸向了瘦小的士兵。

    這樣的事情在這兩天里在這個營地里一直在上演著,上面模凌兩可的命令,讓這幫子左千牛衛的首領很是困惑,于是他們決定這樣真槍實刃的選出一批人來。這樣定然是軍中最驍勇的戰士,誰都說不出話來,畢竟最精銳的人馬都給你送來了,還要怎樣。哪怕是去東郊皇家馬場當馬夫。也是整個大唐最強悍的馬夫了。

    當然這一些事情,李寬是不知道的,他在趁著這最後的一段空閑時間好好的享受著兩個侍女和幾個妹妹的簇擁。而李二也在這段時間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對于李寬帶著李麗質還有豫章,高陽。清河,蘭陵等幾個妹妹出宮去玩也沒有說什麼。只是在暗中排除了不少人護衛左右。

    而李寬也知道事情可大可小,一幫子半大蘿莉也被他要求女扮男裝才可以出宮去玩。當出了宮門,這一幫在皇宮中呆久了的小公主就變成了一個個的問題寶寶,讓李寬很是無奈,頓時覺得帶著這幫子小蘿莉出來逛街實在是一件錯誤的事情。就比如現在︰

    “二哥,你看,那個人賣的是什麼東西啊?好臭!”豫章帶著笑椎帽,將一頭青絲藏在帽子里,身上穿著一身淡綠色的綢衫,就像是一個平常的富家少爺,只是唇紅齒白的,再加上肉嘟嘟的臉蛋,讓人覺得這個小家伙長大了定然是一個濁世佳公子。此時她正指著一個賣豬肉的屠夫出聲問道。

    這丫頭是一點也不知道收斂,說話的聲音清脆讓周圍所有的百姓都听到了,雖然人不多,但是卻全都看向了那一根小手指指向的方向。待他們看到了那個一臉橫肉的屠夫的時候,不由得都覺得一陣無語,所有人都知道這個豬啊,生長的環境不好,全都是在茅廁這種地方,所以豬肉一般是不會在勛貴和世家的食譜之中的。但是百姓不在乎這些,他們只知道豬肉便宜,比起牛羊來,吃豬肉無疑要節省很大的家用。而屠夫賣豬肉什麼內髒啊,腸子啊這些東西都是擺在一起的,所以氣味定然不會好聞了。

    豫章也是吃過豬肉的,但是卻從未見過豬肉沒有烹飪之前的樣子,在她的眼中豬肉就是李寬做出來的‘東坡肉’那個樣子,顏色黃黃的,而且香噴噴的。哪里會想到豬肉其實是這樣的臭。

    “豫章,不得無禮!”李麗質在一邊出聲制止豫章的過激舉動,要知道在這長安城西市,人流混雜,要是那個屠夫被這小家伙說的話氣到了,說不定會出現一些沒必要的沖突,雖然他們一點都不怕,可是也沒必要惹麻煩。

    “明明就很臭嘛!”豫章一點都不怕李麗質了,長大了雖然打不過姐姐,但是卻是跑得過了。

    “行了,別吵了,那是豬肉,豫章你不是說東坡肉很好吃嗎,就是用著臭臭的肉做的!”李寬制止了兩個妹妹的爭吵,出聲解釋了豫章的問題。

    “哦!”得到了答案的豫章消停了︰“這麼臭,以後我不吃東坡肉了!”

    “二哥,我要吃,二哥將來做多多的東坡肉,給高陽做嫁妝好不好?”自從上一次得到了一大塊水晶作為嫁妝之後,高陽就對這個嫁妝有了一種深深的怨念,不管啥東西,都用這個作為借口。小家伙才不過五歲左右,對于這嫁妝的含義還是不懂,但是她知道這嫁妝是好東西,只要這麼說不管是父皇還是母後都會給她很好的東西。這一點從她寢宮中放置著的那一張雕著飛鳳圖案的屏風和那一對和田羊脂玉白馬就能看得出來。

    “行,等將來高陽出嫁的時候,二哥就給高陽做很多的東坡肉做嫁妝!”李寬哭笑不得,這小家伙的思維可是很奇葩,誰家會用這吃的東西做嫁妝的?

    “二哥,清河也要!”

    “還有蘭陵!”一只羊過河,十只羊也要過河。見到高陽得到了‘嫁妝’于是另外兩個小家伙也叫了起來。

    “行行行……”李寬頓時被這群小家伙圍住了,這幫小家伙什麼都不懂,卻偏偏什麼都要摻和,讓人難以招架。

    李麗質在一邊捂著嘴笑,刀削的香肩在微微的顫抖著,她知道嫁妝是什麼,也想象得到當十來年以後這些小家伙嫁人的時候端著一盤子東坡肉嫁出去的時候,她就忍不住。但是她笑了一會兒就不笑了,因為李寬轉過身看了她一眼︰“怎麼了,麗質是不是也想要?嗯,這個二哥給你多做一點,帶給你未來婆家的人嘗嘗!”

    “人家才不要呢!二哥你耍賴!”李麗質見到自己被殃及池魚,頓時不干了,于是快步的逃離。李寬緊跟其後,帶著一幫子妹妹跟了上去,最後的是天香和紅袖,她們作為侍女定然是走在最後的。

    “出來吧!”李寬走著走著突然停住了,然後對著一間小房子說道。

    “二哥!”一個胖胖的身影走了出來,身穿一身黃色的錦袍,因為身量極寬,所以像是一堵牆一樣從那一扇小門里擠了出來。

    “青雀,你怎麼在這里?”李寬感覺到有人在一路上跟著他們,但是沒想到會是李泰,這家伙不該在他那個正在組建的‘弘文館’里邊忙活著麼,怎麼會跟著他們。

    “二哥,我想減肥!”李泰這家伙挺著大肚子說道,雙眼盯著李寬深怕他不答應。

    “這一次不會半途而廢?”李寬看著這個肥胖的差不多要成一個球的四弟,很是認真的問道。

    “嗯!”李泰重重的點著頭,只是他那根本就看不出來的脖子阻擋了他的這個動作,只見到下巴上的一層層的肉在抖動。

    “那麼,這一次你就和我一起去練兵好了,至于你那弘文館,就等著你將來要去就藩的時候在弄好了,反正父皇也不會讓你出京的,你不像老三,父皇不會強行趕你出去!”李寬說道。

    于是這一行人又多出了一個胖子,而且當那幫小蘿莉買了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的時候,這搬包裹的事情就不用李寬和紅袖還有天香出手了,全都掛在了那個肉球上面,李寬說這是減肥的先期訓練。

    就這樣過了差不多十來天的時間,萬年縣的左千牛衛統領劉峰傳來了消息,那就是選拔出來的人已經就位,業已送往東郊馬場。于是李二一道命令,李寬就被打發到東郊去練兵了,至于紅袖和天香也被李寬帶出了宮,住在了長安城中的楚王府——那個小小的院子里。(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