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章淘汰

第二十章淘汰

    隨著李寬一聲︰“今天就先到這里,現在可以去吃飯了!”所有的士兵都覺得渾身一下子輕松了下來,全都開始活動起身上酸軟的肌肉。○他們從未想到站著會這樣辛苦,倒不是他們以前沒有站這麼久過,而是要將身體一直這樣緊繃的保持同樣的姿態實在是一件辛苦的事。此時他們看著那還在站著的洪立,頓時覺得這一次的處罰,楚王殿下並未放水,他們無法想象要是再這樣站下去,自己會不會想那些倒下的袍澤那樣體力不支撐不下去。

    站軍姿倒不是說多麼的困難,只是一直持續下去才會越來越苦,三個時辰就是六個小時,差不多已經到了一個普通人的極限,再加上這些士兵身上厚重的鎧甲,那就不得了了。士兵們戰戰的相互攙扶著四散而去,留下空蕩蕩的校場,遠處軍中伙夫已經做好了飯菜,這里只剩下洪立這個大塊頭還筆直地矗立著。

    “今天改善伙食了啊!”一個個士兵別看走過來還是蔫吧著的,可是見到了今天的飯菜,一個個立馬原地復活了,今天不僅僅有往日吃的白菜,蘿卜這些素菜,還有一鍋熱氣騰騰的肉湯,雪白的肉片在滾滾翻滾的大鍋里飄蕩著,散發出誘人的香味。這樣的伙食是他們沒想到的,在左千牛衛一個旬日能有些肉星沾沾葷腥就算得上好日子了,可是這里一樣望過去幾十口大鍋,里邊全是肉湯,這一頓自己這些人吃的肉恐怕和以往最千牛衛三萬人打牙祭差不多了。這樣算下來,自己一個人能吃到以往二十人吃的肉。那些已經被淘汰的人是不會在這里吃飯了。他們全都被直接遣送回去了。于是這幫粗獷的漢子全都激動了,這樣的日子他們想都沒想過。大唐現在雖然比起剛剛見過的時候已經富庶了許多,但是還是無法做到所有人都有肉吃,看著那些油光水滑的肉片在肉湯里翻滾,所有人都下意識的咽了咽口水。

    從這伙食上來說,這樣的待遇那些護衛皇宮的禁衛軍都不一定有。由此可以看出朝廷對自己這些人如何了,這些人心中一股暖流流過,之前那被整蠱的心思淡了,能有這樣待遇,就被這個楚王殿下整上一整也不算什麼。其實他們哪里知道。朝廷撥下的款項哪里能讓他們吃上這樣的肉食,這些其實是李寬自己搞出來的,對于錢財,李寬看得不是很重,誰讓他身份在那里,想要什麼都有,再加上又不想爭奪什麼大寶,要那麼多錢做什麼?所以酒仙居這些年來一直在為他創造大量的財富,這些東西在他看來。錢財只要夠用就好,要不是這些年這些錢他還有著必要的別樣開銷,早就被他放在自家庫房中生霉了。自己掏腰包給手下士兵改善伙食,這一點絕對是做得出來的。

    或許這些事兒在這個時代顯得有些犯忌諱。要說給手下士兵改善生活條件,那些大將軍誰的家底都不差,都可以做得出來。只是沒有任何一個這麼做,這是為什麼?一個是因為他們手底下動則就是幾萬十幾萬的大軍。這樣的改善要花費的錢財可謂是天文數字,沒有一個人願意當這樣的冤大頭;但是更重要的是。這樣的事情是非常犯禁的事情,在這個封建社會,誰要是這麼做了,那麼第一個心里犯嘀咕的就是坐在最頂上的那位了︰你這樣做是在干什麼?收買麾下將士的人心?就這一條就讓那些身價巨富的大將軍無人敢越雷池一步,因為李二要動你,誰也保不住。

    所以,大唐雖然富庶,老百姓都能時不時的吃上一頓肉食,可是當兵的還是過的苦哈哈的,因為大唐常備的軍隊就不少于數十萬,這是一個重大的負擔,更別說那些閑時務農戰時為兵的府兵了。所以只要軍中稍微改動一點,那麼整個開銷就是一筆大得驚人的數字。所以當兵的除了餉銀稍微有點增長之外,似乎就沒有別的改善了。

    但是現在李寬做了這樣的事情,這撩撥著李二心底最深的那一根弦,李寬這麼一撩撥不知道結果到底是好好是壞了。可是李寬不在乎,他想要的是一支精銳的部隊,是一支可以適應各種環境,克服各種不可戰勝的困難,完成各種難以完成的任務的精銳,身體上要是體力不足,怎麼適應各種險惡的自然環境?怎麼挺得過各種艱巨的訓練?

    再加上李寬從未想過什麼篡權奪位之類的事情,他只要建立一支千人左右的部隊而已,這一千來人還掀不起什麼大狼來。當然最主要的就是這一切都得到了李二的暗中首肯,這一條才是李寬敢如此大張旗鼓的原因所在。在最開始的時候他就已經和李二說好了,這樣的士兵需要的高強度的訓練,要各種險惡的環境下出色完成任務就需要結實的體魄,要有強悍的體魄就要吃肉。所以李二絕對不會在這一點上為難他,再加上李二對李寬的錢財來源知之甚詳,李寬有多少的家底,能養多大規模的軍隊,李二都差不多心中有數,這一千來人的花費能這小子的家底掏得差不多了。所以李二也干脆的由得他去折騰,特許他逾越規矩的建立這樣一個千人的私兵軍團,這一點點的代價是這小子應該付出的。

    “吃飯!”隨著一聲令下,這個屬于李寬的兵團開始就餐,一個個士兵這個時候已經恢復了精神,雖然他們還是面帶疲色,可是那一鍋鍋的肉湯讓他們熱情高漲。聞著肉香這些關中漢子全然滿血復活了。于是一股股香味在這營地中飄散,隨著寒風飄出老遠。讓還在校場上站著軍姿的洪立咽了咽口水,雙目中閃過渴望的神色。但是一想到自己還要這樣站三個時辰,有強行將自己心中的那股子食欲壓制了下去。這家伙雖然是一個刺頭,但是卻還不是很難治。這個時代的百姓還是很好管的,哪怕軍中刺頭這樣的家伙。而且洪立也知道他現在是李寬殺雞儆猴的那一只雞,要是再有什麼出格的動作,定然會被這個小小的將軍給當榜樣再接著整治下去。

    吃過午餐,站了一上午的士兵們在休息一段時間之後,開始了下午的操練,這一次是什麼奇怪的左轉右轉,什麼向右看之類的。這些奇怪的指令讓所有受訓的士兵都感到很奇怪,這樣訓練有什麼用?還不如那些刀槍拼殺一下,鍛煉一下實戰能力呢。但是主將的命令這些人還是堅決的執行下去了。至少沒有人願意當那個被所有人圍觀的榜樣。不僅僅是士兵們感到奇怪,就連薛萬徹和劉威這兩個暫時的教官統領都感到奇怪,哪怕他們在去年就已經這樣訓練過了,但是他們還是沒有感悟到其間的深意。

    “你們這些人,現在還剩下一千五百四十六人,差不多只剩下一半了!上午讓你們站站立,是在考驗你們的耐力與毅力,沒有足夠的耐力與堅毅的神經,是不符合本將的標準的,也就是徹徹底底的垃圾,現在你們算是可以稍微回收利用一下的垃圾!你們慶幸吧,接下來只要在淘汰五百四十六人就算完成!”李寬開始訓話。

    “將軍,這樣訓練有什麼用?戰士們只要沙場上殺敵就行,為何還要練習這什麼隊列?”劉威站在教官的隊列的次首位,此時出聲問道。這樣的問題他在去年盛夏就問過,但是當時李寬沒有回答,那個時候他也就是一個受訓的小兵而已,現在都當教官了,他再一次問了出來。

    “怎麼,你們覺得這樣是在浪費時間?本將這樣做是在玩弄你們?”李寬沒想到這個已經嘗到甜頭的家伙還會問這樣的問題,這實在是讓他對這個原本還有些期望的新晉振武校尉有些失望︰“你難道沒有感受到其中的好處?”

    “末將愚鈍!”劉威低垂下了頭。

    “這樣的訓練,會讓你們每一個士兵之間形成默契!戰場上不是一個人強悍,武藝高強就行的,萬軍之中哪怕是在強悍的武藝在受了暗箭之後還是要飲恨,所以你們必須要學會配合,學會保護身邊的戰友,這樣你們才能在戰場上活著回來。劉威,你看看你身後的那些同袍,去年北擊突厥,我大唐數萬大軍戰死過萬,為何我們這三百人在草原上來來回回的攪風攪雨卻還剩下兩百多人?你記得有多少次是你身後的兄弟為你擋住了那些暗處的攻擊?”李寬忍不住說教起劉威來。

    被李寬這麼一說,劉威這才想起來,確實是如此,他從軍的時候也曾浴血廝殺,之後才進入玄甲衛。將以前的戰場廝殺和去年那一場草原突襲比起來,自己被身後的士兵救下的次數明顯多了不少,以前一場戰斗下來,身上會有很多的傷痕,可是草原上征伐許久,傷痕卻少了很多,這難道就是這些看似無用的小訓練?

    “好了,接下來這些時間主要就是訓練四面轉法,還有走步訓練!這些交給劉威你負責,薛萬徹你隨本將回來!”李寬說著就準備離去,劉威這家伙雖然腦袋不怎麼好使,可是李寬相信對于四面轉法和走步這樣的簡單的東西還是能做好的。他和薛萬徹還有一些東西要去準備,這是今後的訓練的課程中必要的東西。至于洪立,李寬好像看都沒有看他一眼,哪怕這家伙肚子一直在咕咕叫。

    只是在離開的時候,李寬還是走到這個大塊頭身前,然後猛地就是一腳踢了過去,結果這個大塊頭動也未動,李寬滿意的點了點頭,帶著薛萬徹走了。(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