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五章決議

第二十五章決議

    “戰狼?”李二呵呵的笑了起來,對于這個名字說實在的,他還真的覺得不怎的。∼不過又不是他統帥這一支軍隊,也就不說啥了。

    “寬兒,過來!”李二叫道,示意在涼亭中的李寬上前。

    “父皇!”李寬來到李二近前,行了一禮。

    “你說說,這一次該如何應對,承乾認為當暫時以和為貴,教化麻痹他們,待到我大唐緩過氣來,才一起清算。不知寬兒作何打算?”李二問道,在此之前,他已經問過了太子李承乾,得到了偏向文臣一方的答案,這想必是長孫無忌在後面支的招。

    “兒臣以為,此時絕對不可姑息,想我巍巍大唐,豈能因為暫時軟弱而像一個小小的番邦部族,狗一般的吐谷渾妥協?有損國威,只是我大唐卻又無力支撐一場大的戰爭,這個兒臣認為可以派出小股的部隊對其進行騷擾,奇襲。只要獲得的成果足夠大,那麼四夷定然不敢再生事端!”李寬想了想說道。

    “只是這樣的精銳部隊,可不好找,玄甲衛可堪一戰,但是卻無分身之法,護衛長安是一定要留下足夠的人的。”李二說道,他何嘗不想打一仗,可是顧慮實多啊!

    “兒臣請戰,兒臣訓練的戰狼騎已經有一些成果,只是缺乏實戰,所以兒臣想要將他們拉到戰場上去練練!”李寬說道。

    “寬兒,朕還有一點要告訴你,這一次你們的行動。大唐不會給予半分的幫助,你們的所作所為都不是大唐授意的。你可知曉?”李二丑話說在前頭,這一次李二準備采納文臣的建議。因為大唐現在根基不是很穩,國內尚有一些頑固的份子在活動著,雖然經過這些年的圍剿之類的,已經基本肅清,可是剩下的卻是絕對的頑固。就像是牛皮癬一樣,這些家伙對于大唐的敵視是絕對不會因為李二的教化,盛世的來臨而降低半分,他們多是前朝余孽,還有息王殘余。這些家伙甚至開始接觸那些被李二打壓了的世家。在他們看來這些世家被李二打壓的丟掉了朝堂上的利益,定然會和他們聯合。

    “兒臣正有此意,兒臣要的是在生死之間磨礪出來的絕對精銳,所以此行所有的事情都與朝廷無關!”李寬說道。

    這一番對話,就只有一個見證者,那就是長孫皇後,沒有任何的史料記載,吐谷渾在之後突然就開始衰弱,成為一個謎團。

    貞觀六年。上元節,長安城宵禁不禁。長安燈火輝煌,一個個的大紅燈籠將長安城的街道照得亮堂堂的,人們在街上看花燈。猜燈謎,好不熱鬧。

    在長安城的一間小小的院落里,兩個小姑娘正在收拾行囊。一件件衣服被她們打包進包裹里,細細的折疊。是那麼的用心。

    “紅袖姐姐,主子這一次又不帶我們去。這一路上會不會吃不飽,穿得髒兮兮的啊?”小一些的那個小姑娘低聲問道,一身水綠色的衣衫,頭上插著一只簡單的木簪子,長發如雲一般披散在腦後,用一根粉色的絲帶系住了中間的一縷,大眼楮里滿是憂慮。

    “天香,別想那麼多,軍中其能帶女眷?所以什麼都別想了,多給主子包上兩件衣裳!”大一些的身穿紅裙的女子俏臉上也是愁容遍布,但是卻很好地收斂著情緒,沒有將這份擔憂說出口。只是在收拾完衣衫之後,她將在牆角立著的那一支鐵槍費力的拖了過來。這是一支帶著紅纓的鐵槍,槍身長約九尺,在其上一個閃著寒光的槍頭,長約尺半。這一柄長槍是李寬的兵刃,在這個大多數人都是使用馬槊,軍中悍將亦不例外。李寬卻是使用長槍,這和馬槊其實差別不大的武器,卻是更加適合他的一身武藝。心意拳最相稱的武器就是長槍了,這一點是傳授他心意拳的老師傅告訴他的,在後世那個年代,那里還有人隨身帶這玩意兒啊,所以李寬一直沒有機會實踐。但是到了這個時代之後,卻是自己打造了這麼一柄鑌鐵長槍,以前因為身體力量不足,所以一直擱置,現在練成暗勁,終于能將這一柄足有七八十斤的長槍舞動起來了。

    所以這一次他決定帶上這一柄尚未染血的長槍去征戰沙場了。這一次他將帶著屬于自己的兵刃,屬于自己的軍隊,上沙場建功立業,為了心中那個遙遠的願望去拼殺,或許這一次是喋血征途,但是他卻心中感到一股熱血在激蕩,遙遠的邊疆,那里百姓正在異族的鐵蹄下掙扎,是熱血男兒應該去的地方,而不是在朝堂上和那些老狐狸勾心斗角,李寬站在院子中央,積雪映照著微微的燭光,照的整個院子都隱隱可見。

    “明日就要出征了,這一次所有的事情都只有自己解決,朝廷不會認可這一支軍隊是大唐軍隊,這可真是……”李寬覺得這一次的行動就像是影視劇中的特工或者說雇佣軍,讓他很是無語,大唐這樣的一個大國,在整個世界上恐怕只有遠隔著昭武九姓的奧斯曼土耳其帝國能與之相比,但是卻做事如此小家子氣。這也是大唐或者說中華民族的一個特色,中庸之道。要出師有名,正義之師橫掃四方可以,但是像這一次注定是偷偷摸摸的,有損天朝上國的顏面。

    “主子,天晚了,該休息了!”紅袖出來提醒李寬。

    “嗯!”李寬回答了一聲,但是卻未曾回去休息,他在這一夜是睡不著的,這一次不僅僅只有李二交代的任務,還關乎著他用自己的理解的練兵之法訓練出來的隊伍的考驗,現在他其實應該呆在軍中的,只是上元節,參加完李二的宮廷宴會之後,就已經關了城門了,只能在這小院中度過這一夜,明日一早就要到軍中點齊兵馬出征。

    次日,天色朦朧,一騎獨行向著長安城郊的皇家馬場而去,路上的積雪被馬蹄踏碎,然後遠遠的拋在身後,

    嗚嗚的牛角號聲響起,整個軍營在這號聲中清醒了,從各個營房中嘩嘩的腳步聲響起,一隊隊的士兵沖出,整齊的玄黑色鎧甲披在身上,無言無語,只剩下轟轟的腳步聲,整個營地的大地在腳步聲中微微震顫著。就那麼三五分鐘的時間,這一支一千兩百多人的軍隊集結完畢,整齊的方正,昂揚的士氣,這是這差不多兩個月的訓練的效果。所有人都昂首挺胸,站得筆直,身上的鎧甲在晨光中像是吞噬光芒的黑洞一般,沒有絲毫的閃光,神色肅穆,雙眼盯著轅門的方向。

    達達的馬蹄聲傳來,一騎沖進轅門,然後戰馬人立而起長長的馬嘶之聲傳來︰“諸位,現在是檢驗大家的時刻了,這一次我們即將踏上征程,去遙遠的邊疆解救那里的大唐百姓!現在听本將令——解甲!”李寬騎著追雲踏入轅門,下達了第一個命令。

    “諾!”聲音整天,一千兩百四十五名士兵沒有絲毫的怠慢,伸出手一拉鎧甲的繩索,身上披著的玄色鎧甲就這樣離開了身體,露出了里邊的粗布衣衫,轟的一聲,鎧甲落地,砸在地面上,所有人都站的整整齊齊,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建功立業,這一次是不可能了,從踏出這一道門之後,我們大家就不再是大唐士兵,到達邊疆之後,吾等的所作所為也不是大唐的意願,也就是說,這一次是本王私自出兵,爾等可敢跟隨?”李寬也在馬上解下了自己的鎧甲,然後甩手扔出去,砸在地面上。

    “願意追隨楚王殿下!”這一千兩百四十五人沒有絲毫的猶豫,在這兩個多月的訓練中,這位年僅十四五歲的王爺徹底的折服了他們,不管是什麼訓練總是身先士卒,不論多苦多累,夜里守夜總是有他一個。這種以身作則的將領這些士兵從未見過,所以這算時間這幫大頭兵是徹底的死心塌地了。

    “那麼,就隨本將出發,帶上爾等的武器,現在我們就不是大唐士兵,我們是戰狼馬賊!”李寬說著就率先沖向了皇家馬場的戰馬圈養的馬廝。

    一群嗷嗷叫著的士兵跟了上去,一個個翻身上了一匹戰馬,然後跟隨著李寬沖了出去。馬蹄聲震天響起之後,只留下空空蕩蕩的馬場。

    李二得知皇家馬場被搶的消息的時候,心中一陣苦笑,這個小子,居然想出了這麼一招,搶了皇家馬場的戰馬,那可是足足一千五百匹戰馬,是護衛京畿的禁衛軍的騎兵大隊的坐騎,實在是胡鬧,不過卻沒有絲毫的表態,只是下了一道奇怪的旨意。這道旨意下到的是邊境上的涼州,淞州等地︰自有一股馬賊,自長安的方向而來,諸君定然要小心,這股馬賊實力強勁,一定要抓住其首腦。

    于是一道聖旨從長安發出,向著西北的邊境而去,也給李寬這一次的行動帶來了很多的變數。或許是好,又或許是壞,誰也說不清。(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