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八章潛伏難題

第二十八章潛伏難題

    吐谷渾的土地上,一個個大大小小的部落分布在這高原的草原上,這個建立與兩晉時期的小國家,綿延了數百年,一直在中原皇朝的西域邊陲為禍邊防。 但是中原皇朝要麼是鎮壓一番,要麼是安撫一下,從未將這個疥癬之疾當作是一個大禍患看待。甚至在前隋時期還將皇室公主嫁給了這個小國,這在李寬看來簡直就是喪權辱國,但是在這個封建王朝的巔峰時期,用女子和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特別是皇帝不舍得自己的女兒,就拿宗室之女當作公主下嫁給周邊的那些小國家的土著國王,之後等到國力強盛了也不管這些女子給自己帝國帶來了數十年的和平,又和這些國家打得不可開交,這樣的事情李寬很是鄙視。

    但是他的這些想法卻是不敢說出來,因為這些事情李二也會做,只不過還未發生而已,記得貞觀十二年還有貞觀十四年先後用兩名宗室之女和親了吐谷渾和吐蕃,其中文成公主入吐蕃更是讓這個高原上的國度變得強盛起來,雄偉的布達拉宮就是在這個時候開始修建起來的。李寬現在有了一些資本,他想要阻止這些事情的發生,所以現在他來到了這里。總之他心中有著很多的亂七八糟的想法,想到就做,做得成最好,不成也因為努力過了不再有遺憾。

    來到了這里,當然首要的是要找到糧食和鎧甲,鐵甲就不奢望了,李寬也不準備弄出來。因為這樣很招人懷疑,所以他準備了皮甲。糧食倒是無所謂,前不久吐谷渾才在大唐打了秋風回來。這糧食來源說的過去,于是他們向著最先發現的一個小小的吐谷渾部落而去,馬蹄聲聲像是春雷,在草原上回蕩。對于即將到來的殺戮,那些士兵是已經習慣了,李寬更是無所謂,他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皇漢份子,只要不是漢族人,那麼死的再多他都不會有絲毫的心疼。他巴不得這些異族都死光才好。

    吐谷渾的一個小部落,人數不多,也就一兩千人,這些人逐水草而居現在正在等候著高原上的春天的到來,那個時候白雪融化,草原上的牧草開始生長,他們就能繼續放牧了。而先前部落中的勇士隨著他們的大王去山下的大唐朝帶回了足夠的糧食支撐到春天到來,所以現在的吐谷渾人正在美美的窩在帳篷里,喝著美味的青稞酒。只是他們沒想到會在這個時候遭到襲擊。他們部族的勇士去了王都和大王一起慶賀去了。

    李寬他們運氣不錯,第一個踫到的部落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殘,青壯在帶回來糧食之後,就去王都等候分配奴隸了。這一次去大唐他們見識到了那些大唐的白嫩的女子,比起自家的那些皮膚紅褐色的女人,這些大唐女子就是天仙。是天神賜予的最好的禮物。所以這些吐谷渾的勇士們都是舍不得這個大好的機會,前往王都進行這些美麗的女人的分配。爭取多領回家幾個。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李寬在吐谷渾的第一戰很是順利的就拿了下來。他們騎著戰馬。手中揮舞著長槍馬槊,或是橫刀踏入這座近乎不設防的吐谷渾部落,手中的武器開始收割生命。戰馬嘶鳴踏碎了一座座的帳篷,手中的長槍不知道刺死了多少個吐谷渾人,只知道槍尖上的鮮血從來沒有干涸過。

    吐谷渾人也是一個全民皆兵的民族,所以哪怕部落的青壯不在部落之中,但是還是有一些人自發的反抗起來,這是一定的,不管是哪一個民族,在面對死亡的威脅的時候,都會奮起反抗,所以一群吐谷渾人也騎上了戰馬,揮舞著一柄柄的馬槊沖了上來,他們多是一些年紀大了的吐谷渾男人,在以前他們也是部落里的勇士,都是上過戰場的,屬于他們的時代在前隋那個年代,那個時候他們騎著馬馳騁在隋朝的邊境線,不時地進入那個富饒的國都洗劫糧食和女人。現在雖然年老了,可是血性仍在,對于這些突然出現的敵人,他們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可是卻還是組織起了反抗。

    一個個年老的吐谷渾人不斷的沖上前來,他們已經年老,手上的力道遠遠沒有當年那樣強悍了,但是一生練出來的精湛的騎術還是絲毫未減。所以他們發揮的武力還是不可小覷的,一個個在生死關頭爆發出來的力量,讓李寬他們連忙鎮壓,這些老家伙發起狠來還是很威猛的,只是遇到了李寬他們這一支在大唐也算的上精銳的軍隊,而且人數還佔據優勢,所以他們只能被催的貴了。

    李寬抖手,長槍像是一條蛟龍一般,在空氣中抖落下一滴滴血珠,掉落到地上摔碎成幾瓣。長槍一下子格擋住一個老吐谷渾人刺過來的馬槊,然後手中長槍一個翻轉,震蕩之下將那馬槊蕩偏,長槍的槍尖就這樣劃破空氣刺入了對方的身體,老邁的吐谷渾人就被槍尖刺穿了身體。然後掛在槍尖上,像是風干的死魚一樣,在寒風中抽搐了兩下,然後就和這個世界徹底的再見了。李寬將尸體扔到一邊,然後又向著另一個人撲了過去,胯下追雲隨著主人的心意,向前突進,海碗大的馬蹄踏在這座營地的地面上,地上的尸體和雪水絲毫無法阻擋它的腳步。它本就比起一般的馬匹高大,而且性子暴烈,馬蹄上盯著馬蹄鐵,這樣踩下去就將一具尸體的肚子給踩爆了,然後就是內髒噴射而出,雜著血水,還有一些人體內的體液,濺射的到處都是。

    戰馬之間也在爭斗著,追雲無疑是一匹上好的戰馬,體力充沛,在和別的戰馬的沖撞中恨少有失利的時候,所以在這李寬橫沖直撞,在這座不大的營地里所向披靡。

    戰斗持續時間不是很長,可以說除了那一撥老吐谷渾人自發的反抗之外。其余的差不多就是屠殺,不過是區區片刻。就已經結束了戰斗,這個不大的營地有著幾百頂帳篷。在這不大的平地上鋪開,像是一個個的灰蒙蒙的石頭包在大地上,在周圍是一圈的馬廝,吐谷渾人養的馬匹也是要拴住的,不然也會到處亂跑。還有牛羊圈。這個不大的部落一兩千人,卻是養了很多的牲畜,牛羊經過一個冬天,,宰殺了不少。可是仍舊還是有著近萬頭。戰馬也不少,雖然大多比不得李寬他們坐下的馬匹,可是卻仍舊是一筆龐大的財富。可是,李寬他們確實無法將這些東西帶走,他們剛剛到這草原上,還未想過回去的事情,所以這些東西的處理方式就只有殺掉。

    這一次殺掉這些牲畜卻比起殺人用的時間好要多,因為他們沒有帶弓箭,只能用手中的近身兵刃。而那些牛羊在見到同類被宰殺的時候就炸了鍋,一頭頭的向外面瘋跑,將結實的牛羊圈都給撞壞了,然後就沒有然後了。李寬他們不可能為了這些牲畜去追趕,現在他們急需的是糧食,這些牛羊他們也帶不走。跑了就跑了。除了糧食他們還需要鎧甲和弓箭,這一次他們沒有帶弓箭。要不是突然襲擊而且這個部落輕裝不在才沒有太大的傷亡,不然說不定就要付出一些代價了。當然這也是李寬他們的探子悄悄靠近摸清了一些底細之後才做出的決定。不然他們只會在半夜的時候前來襲擊,並且還會人餃草,馬含枚不露聲息的進行突襲。

    在這個時代,弓箭是遠程殺傷力武器,沒有弓箭那麼就要冒著被對方射殺的危險沖上前去和他們近身搏殺,這樣是很吃虧的。而吐谷渾人是一個游牧民族,這樣的民族最愛的就是騎射,所以別的武器或許沒有,但是弓箭卻是絕對不會少,于是李寬他們一番尋找終于有了發現。

    在這個營地里,他們發現好多的帳篷里有著長弓和箭矢,更讓他們驚喜的是,在兩個帳篷里有著大袋的糧食和成堆的皮甲,這些可是他們急需的東西,沒想到這樣就得到了。而且還沒有付出太大代價,當然這些士兵不知道的事,在之前那兩個帳篷里其實只有半個帳篷堆著糧食,至于別的東西怎麼來的李寬不說他們也只會當成自己的戰利品。穿上鎧甲,然後他們每人帶上一些糧食,各自去將這些糧食弄成熟的方便以後隨時食用,然後用一個麻袋裝起來,等到饑餓的時候就不用在去弄熟了。對于在不久前連生的老鼠肉都敢直接吃掉的這些士兵來說,這些直接弄熟的糧食已經算得上是美味了。響起這大半個月從長安出發之後,一路奔行,一路被人追趕,沒有糧食見什麼吃什麼的生活,這些士兵很是怨念深重。他們明明是為了帝國出征的英雄,卻成了人人喊打的馬賊,這種郁悶誰受得了?

    可是他們發現自己的首領楚王殿下李寬居然坦然接受,于是全都只能將怨氣吞進肚中,這一次和吐谷渾人大戰一場也是一種發泄。

    大半個時辰之後,所有人都騎上了自己的戰馬,身後跟著一個拖著兩袋子糧食的閑置戰馬,然後向著另一個方向離去了。

    在草原上,李寬才發現其實他犯了一個錯誤,那就是他們人太多了,一千多人怎麼能在這草原上隱藏行跡,潛伏下來,實在是一件頭疼的事情,而且他們一群人每人兩匹戰馬足足兩千多匹馬怎麼隱藏得了?李寬不由得想起了許久沒有想到的一件事情,那就是為何那些特種部隊最多不過百十來人,甚至十幾個人,一個小隊更是只有那麼幾個人。這不是沒有道理的,可是現在後悔都晚了。于是只能學習霍去病了,千里奔襲,絕不戀戰,打一槍換一個地方。自己人少不敢和人硬拼啊,但是轉念一想李寬又覺得其實這件事情要是解決好了也不是沒有可能將這個吐谷渾從歷史上抹去,只是這會暴露出很多東西,自己這一支隊伍里可是有著很多的不安定因素,那是各方安插進來的那些人,只是一直沒有發作,李寬不知道有哪些人而已,但是他相信在這支隊伍里絕逼會有這樣的二五仔。有這些人在,李寬不想暴露太多的秘密,但是要是不暴露這些東西出來的話,他這一次的目的也是絕對無法順利完成的。這是一個兩難的抉擇,李寬有些拿不準了,他這個有著金手指的穿越者卻是一直都猶猶豫豫的,對待異族倒是果決,可是對自己人卻是狠不下心。

    想了又想,倒真給他想出一個辦法來!于是他又下馬了,向著身後即將離去的那個吐谷渾的營地而去。(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