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二章風高血祭薦軒轅

第三十二章風高血祭薦軒轅

    ps︰看《大唐楚霸王》背後的獨家故事,听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熾烈的鮮血在戰場上不時的飛揚,像是雪中綻放的紅梅。○絲絲縷縷的血霧彌漫在這冰天雪地之中,被凌冽的寒風給吹到冰涼,染紅了那飛揚而下的潔白的飛雪。

    白雪飛揚,像是天地間飄蕩的精靈,在進入這一片區域之後就被戰馬奔騰,兵刃揮舞帶起的氣流驚嚇到了,然後原本唯美的移動軌跡變得詭異起來,或是打著旋兒,或是沉沉浮浮,更多的實在半空中就被彌漫的紅色霧氣沾染,天降紅雪。

    李寬騎在追雲的背脊上,一路廝殺,身上的皮甲也有了道道的傷痕,但是卻在刀槍及體的時候被他閃避開去,只劃破了那還算結實的皮甲,未曾傷到他分毫。在這亂軍之中,敵我雙方都是穿著一樣的皮甲,所以幾乎是敵我難分。要不是大唐這邊的這些人都在李寬身後,說不得會被李寬順帶誤殺掉幾個。

    在這個時候就顯露出李寬他們之前訓練的成果了,他們這一支千人的隊伍在這個時候集結在一體,少有落單的。所以只要一路直行,沖殺,那麼不管身後還是身前都會是自己人,而只需注意左右敵人就行。這樣下來戰狼騎這一邊壓力下了很多,無疑增加了很多的生還的可能。

    長槍染血,槍尖上的鮮血從未干涸過。剛從一個敵人的身體里抽出來,就又插進了另外敵人的身軀。帶起飛揚的血花,收割著敵人的性命。長槍如龍。長槍如捕食的毒蛇吐信,在微微昏暗的天色下閃耀著冰冷的寒光。每一道寒光一閃,就意味著一名吐谷渾人被終結了罪惡的一生。

    戰馬踏在雪地之上的馬蹄此時已經全然染血,每一步都踏在血泊里,濺起朵朵暗紅的水花,這些血水卻是未曾結冰,因為戰場上的劇烈交鋒,不時灑下的溫熱血液,使得這一片平整的草場上的暗紅的血水沒有凝結的機會。

    李寬感到一陣陣的暴虐在心頭緩緩散去。眼前這一大群吐谷渾士兵被他和薛萬徹帶著的戰狼騎分割絞殺,漸漸地稀少起來,原本擠成一團的這些戰馬此時已經恢復過來,但是卻在主人的驅使之下四散而去。因為在最開始的時候就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誰也未曾想到那一聲聲的巨響會帶來這樣的後果,吐谷渾這一邊因為失了先機,所以在最開始的那一波接觸中就損失慘重。這哪里是一幫馬賊啊,這比起大唐邊軍中的精銳還要精銳好不?這是大唐的秘密軍隊,這樣的消息是讓他們震撼的。因為他們知道那個山腳下的國度現在開始報復他們了。在這個高原冰雪還未融化的時候。在這個雪山之巔的春天還未到來的時候,這一支像是餓狼一樣的軍隊帶來的將是死亡與災難。

    經過一個寒冬,吐谷渾現在是在最低迷的時候,哪怕去年寒冬來臨之時去山下的大唐打了一次秋風。搶回來了許多的糧食,可是經過一個寒冬的消耗,現在已經所剩無幾。而之後再去洗劫的時候。卻發現大唐邊境上除了軍隊之外,那些富有的百姓全都已經搬走了。在和那些軍隊相互交鋒一場之後。吐谷渾軍隊又退回了自己的領地。

    “撒我熱血,血薦軒轅!”李寬忽然出聲厲喝道。這一聲喝,道出了他此時心中所想,千百年來,無數的異族在華夏周圍虎視眈眈,他們在中原大地強盛的時候俯首帖耳,一旦山河破碎,卻是邊聲四起。帶來無盡的血腥與殺戮,這樣的異族有的消失在了歷史的長河里,有的卻是一直存在著。他們就像是一只只潛伏在暗處的獨狼,只要抓住機會,甚至會長驅直入,用殘酷的鐵蹄,踏碎中原的大好河山。自從華夏文明誕生開始,這些潛伏在幽暗中的異族就從未消停過。所以李寬這一聲吼帶著千百年來華夏民族的無盡悲愴,帶著一腔不屈的熱血,是一個中華男兒心中的吶喊,用自己的脊梁挺起漢家的威嚴。

    “殺……”被這一聲呼喊激勵的戰狼騎,也嘶聲迎合,喊殺聲響徹長空,天頂的鉛雲似乎也要被震碎一般。戰馬轟轟的馬蹄聲顯得更加的激烈,像是一通通的戰鼓,敲響在他們的心坎之上。手中原本開始力竭的兵刃此時又重新注入了一股力量。揮舞的更加的有力了,戰斗進入白熱化。

    四散的吐谷渾人開始逃逸,他們的戰馬被馬鞭抽著四蹄飛奔,在他們身後是一支急速推進的所謂的馬賊。

    鄯善城,吐谷渾的王者慕容伏允此時正看著站在他身前的一個身著緋袍的男子,此人面貌普通,身上穿著大唐五品官員才能穿戴的緋色的長袍,廣袖揮舞間,一派凌然的氣勢自生。此時哪怕是面對吐谷渾的王者,這個手中有著數萬控弦之士的男人,這位官員依舊是不卑不吭。

    “你們大唐派你來,是想向本王求和麼?”伏允此時端身而坐,一張從大唐傳入吐谷渾的太師椅在他的身體之下,手中把玩著一柄小刀,看著眼前之人說道。

    “不是求和,而是要求貴方不得再次興兵扣邊,否則大唐也不是軟弱可欺之輩!”這位緋袍男子站立起身,身無長物的他卻是直視著這位手握重兵膽敢捋大唐胡須的吐谷渾汗王。

    “這麼說,你是被派來威脅本王的?”伏允有些惱怒,這一次興兵扣關,他也是被逼無奈,高原上吐蕃正在強勢崛起,壓榨著他們吐谷渾的生存空間,在高原之上這個強大的對手因為一個年輕的君主開始崛起,和尼泊爾聯姻之後,開始打壓周邊的這些小國。面對著這一困境,吐谷渾不得不向吐蕃屈服。之所以未曾選擇大唐那是因為大唐的士兵來到高原之上之後會出現戰力銳減的情況,再加上惡劣的氣候環境。也使得大唐士兵不敢再這個惡劣的環境下持久作戰,所以吐谷渾認為和吐蕃比起來,大唐顯然是一個相對來說軟一些的柿子。

    但是此時這個軟柿子卻是在威脅自己,這簡直讓伏允很是意外,因為他知道大唐前些年一直在內戰不休,據說有著三十六路反王,七十二路煙塵在那一片大地上進行著王權的爭奪,這樣的事情在這個小小的吐谷渾眼中看來就是一出驚天動地的大事,要知道那些所謂的反王與煙塵。誰手下的兵力都不會比起自己手中可用的控弦之士來的少,如此大規模的戰亂,這個在山腳下的國度定然是死傷慘重,而且元氣大傷之後無力和自己開戰才對。

    “報!”就在此時在這座模仿著中原漢家建築修建的‘王宮’之外,一個吐谷渾士兵沖了進來,身上的皮甲染血,一臉風塵僕僕。

    “何事如此驚慌?沒見到本王正在會見大唐的使者麼?”伏允面露不愉之色。

    “大王,在鄯善城外五十里外的哈什部落被人襲擊了!”傳訊的士兵疾聲的用吐谷渾的語言向伏允匯報道。

    “什麼?”伏允一下子站立起來,身量不是很高的他此時卻是像一頭發怒的獅子一般。一頭散亂的頭發像是獅子的鬃毛一樣蓬松的頂在頭頂,在自己這里不到五十里地的哈什部落居然被襲擊了,是什麼人這麼大膽?吐蕃?

    “是什麼人干的?”伏允有一種不過不祥的預感,這一次恐怕是個大麻煩。

    “身份不明。也許是李唐的人!這些人穿著我們的鎧甲,但是使用的武器卻是李唐的制式武器,可是他們弓馬嫻熟。在馬背上騎射比起我們的勇士也是分毫不差!”得到的答案讓伏允更是氣憤,這一邊派出使者威脅自己。另一頭就已經出兵了麼?除此之外還有吐蕃,這個一直對吐谷渾不懷好意的國家。不過現在先問問這個李唐的使者!

    “你們大唐就是這樣做的?那些人是誰?”伏允對著大唐的使者一陣咆哮。

    “哈哈……不管那些人是不是大唐的軍隊,但是我都要說一聲痛快!”能派來吐谷渾的使者,對于這個民族的語言定然也是知曉的,哪怕不會說,可是一定能听得懂。之前听聞到伏允和士兵之間的交談,這位使者就已經心中大呼痛快,此時更是大聲的說出來了。

    “來人,將這個家伙給我拖出去砍了!”伏允失去理智了,自己這個民族人口本就稀少,現在居然在都城不算遠的地方都被襲擊,那麼更遠的地方呢?他都有些後悔了,這一次攻打大唐邊境是對還是錯?而且更讓他後背冷汗直流的是,他想起前不久才剛剛離去的各個部落的勇士,也就是說,在之前邊緣的那些部落其實是只剩下老弱病殘的,誰也未曾想到大唐會在這冰雪未曾融化的時節敢發動兵馬襲擊。大唐的士兵不是不耐嚴寒麼?大唐士兵不是在這高原上不適應戰力大減麼?為何現在出現了這一只神秘的軍隊?難道是那一支之前自己並未在意的馬賊?伏允深思急轉,思慮著到底是誰。

    “不管是誰,這一次,一定要叫你們有來無回!?伏允想著自己手中的兵馬,下定決心到,他覺得這一次的襲擊恐怕不一定是大唐所為,因為他早就知道大唐邊軍還全都駐扎在自己的駐地,而那潛逃到吐谷渾的馬賊不過千人,這樣的一支小股人馬,怎麼敢去襲擊有著近萬人的哈什部落?更有可能的是吐蕃這個強悍的高原過度,有著英明的君主——松贊干布,還有這一個智慧超群的祿東贊,他們也會趁火打劫,挑動自己與大唐之間的矛盾,從而從中漁利。總之這一次要絕對的小心謹慎,一定要將這一批身份不明的襲擊者留下來!(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