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三章屠戮

第三十三章屠戮

    ps︰看《大唐楚霸王》背後的獨家故事,听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飛揚的戰刀伴隨著飄落的雪花落下,在半空中將一片晶瑩的雪白精靈給斬成兩半。Σ隨著修長雪白的刀刃落下,一道殷紅的血泉噴射而起。在這鄯善城的外圍,離著吐谷渾國都不足五十里的一個部落里,一場屠殺正在進行著。手執利刃的大唐戰狼騎正在對這個萬人的部落進行著屠殺,他們面帶悲憤,臉上流下的淚痕在臉頰上凝結成了冰霜。因為他們默默的殺戮,默默地流淚,先流下去的滾燙淚水在臉上凝結,後面的有覆蓋其上。

    這一切都要從他們擊潰了那一支追趕他們的吐谷渾士兵開始說起,因為黑火藥的意外,李寬率領著戰狼騎戰勝了比自身多出數倍的敵人,然後轉折而回,來到了這個殘存著老弱病殘以及婦孺孩子的部落,一座座的帳篷頂著冰雪,成為了這冰冷草原上最為溫暖的房子。部落中的人全都集結到了一起,老人講孩子和年輕的婦孺圍在里邊,而自己卻擋在最外面。他們老了雖然還上得戰馬,可是卻拉不開強弓了。而且戰馬對于他們來說也是不多,除去被那些青壯騎走的就只剩下幾百匹駑馬。

    這樣的馬匹在這寒冷的嚴冬之中是跑不快的,這些都是之前戰場上淘汰下來的,平日里牧羊的時候還用得上。可是想要借著這些馬匹逃走,實在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剛才一個部落的勇士騎著馬跑了回來。告訴他們守護部落的勇士被那群襲擊者擊敗了,這些人看起來像是唐人。于是他們就開始集結。

    “阿魯巴,我們用那些抓回來的大唐兩腳羊威脅這些人吧,要是他們真的是大唐的軍隊,那麼我們手里邊也就有了一個威脅他們的東西了!”一個年老的吐谷渾人說道。

    “嗯!不錯,那些還沒處理的兩腳羊現在也算是廢物利用了!還有那些被勇士們用來發泄的母羊!”被稱作阿魯巴的老吐谷渾人想了想同意了這個意見,于是這些老吐谷渾人就沖進了幾間帳篷,然後從里邊抓出來一大群的衣不蔽體甚至是渾身紅果果的人來。只是這些人任憑他們拳打腳踢的趕出來,一聲都沒有吭,也沒有反抗。

    戰馬隆隆的馬蹄聲由遠及近。漸漸地這些守在營地中的吐谷渾人看清楚了從遠處疾馳而來的這一支隊伍︰騎著高頭大馬每一個人身上都是一道道的殷紅的傷痕,身上的皮甲被血塊覆蓋,顯露出黑乎乎的顏色,他們都沒有戴頭盔,頭上的頭發也散落著,披散著將臉給遮擋住了,看不出究竟是唐人還是吐蕃人。

    “¥^”一個吐谷渾人站了出來,嘴里說著吐谷渾的當地土話,可是這一行人還是自顧自的沖了上來。也不知道听沒有听懂。

    “是唐人,吐蕃人听得懂我們的話的,就只有唐人才听不懂!”這人迅速的跑回了吐谷渾的人群中,大聲說道。

    “那麼就把那群兩腳羊趕上來吧!這些唐人是最顧忌自己的同胞的安危的!”阿魯巴嘴里說著。就見身後的人群分了開來,一大群大唐百姓被趕了出來,他們面色麻木。沒有絲毫的神采,一個個枯黃著臉頰。雙眼深陷,面黃肌瘦的樣子一看就是餓了許久的樣子。

    他們已經絕望了。這些百姓都是被吐谷渾人在那一次的襲擊之中抓回來的,他們不知道等待他們的是怎樣的命運,成為奴隸或者被一大群身上有著燻死人的羊羶味的吐谷渾人凌辱?在這些好像禽獸一樣的游牧民族中,什麼斷袖分桃之類的也是不少的。但是他們從未想過會是這樣的結局在等待著他們,這些日子他們就像是生活在地獄之中一樣,每天所見到的所听到的都讓他們感到無比的驚悚,無比的膽寒。這比起他們設想中的還要黑暗與恐怖,他們在這些日子里才知道什麼是人間煉獄,前些年的中原烽火在這一刻就簡直是小兒科,他們當初流離失所的時候的遭遇比起現在都像是天堂一般。

    李寬他們此時緩緩的逼近了這一個部落,剛走進來就已經看到了這一群擠在一起的吐谷渾人,還有那一群被他們推到前面的大唐百姓。

    “別過來,不然我們就殺了這些人!”一個老吐谷渾人操著一口非常不標準的關中話大聲的呼喊道。

    “老大……該怎麼辦?”薛萬徹見到那群被他們拿來當人肉盾牌的大唐百姓,不由得轉身問李寬道。

    “先停一停!”李寬說道,他也看到了眼前的情況,這些是大唐的百姓,要是他們是真正的馬賊,那麼大可不必在意這些人的生死,但是他們卻不是,所以這一刻他也需要思索一下。看著在寒風中發抖的這些大唐百姓,還有他們紅果果的身子,不論男女皆是身無片縷,甚至還有這無數的皮鞭痕跡。這說明他們在這里受到的殘酷待遇。而且李寬更是注意到了,那幾個靠後的,靠近吐谷渾人的百姓身子更是抖得像是篩糠。臉上有著一種深入靈魂一般的恐懼。這讓李寬心中有一種不怎麼好的預兆。

    這一路上他們已經陸陸續續的經過了不少的部落,那些小的只有百十戶人家,數百人的小部落,大的有著數千人,這些部落都被他們悄悄的靠近,然後突襲之下攻下了。在這些部落里,他們找到了很多的糧食,皮甲,甚至藥材這些必需品。雖然這些東西的來路只有李寬知道,可是在戰狼騎的所有的人的眼中這就是吐谷渾人在大唐洗劫而來的東西,不然那堆滿了帳篷的糧食會是他們自己種出來的不成。所以他們對吐谷渾的仇恨是越來越深。在這一路上就這麼默默地發酵著,等著一把火星將這些仇恨點燃化成熊熊的憤怒火焰。將眼前這個罪惡的民族燒成灰燼。

    就在這個部落,那點燃仇恨的火星迸發出來了。那就是這一群百姓,他們受盡了吐谷渾人的凌虐。現在這些人恐怕早已經失去了活下去的意願,成為了一具具的行尸走肉。這些都是他們的同胞,都是大唐的百姓,或許有的就是他們袍澤的親人,也就是他們的親人。現在自己的親人被人這樣虐待了,讓他們心中的怨恨變成了憤怒的火焰。

    這火焰是一個小小的火種,但是已經開始燃燒起來,會將這個部落燒得寸草不生。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令人發指的消息傳來。更是在這一把火焰上澆上了一盆滾燙的油,足以燒盡整個吐谷渾,讓這些大唐的軍中漢子有了徹底屠殺一個民族的心念。那是一個士兵,他進入營地非常的靠後,沒有直接靠近這個包圍圈。

    在最後面的他忽然听到了一聲聲的細微的聲響,讓他心中一動︰難道這是吐谷渾的埋伏?于是他就徑直的策馬走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然後從敞開的帳篷往里看了進去。

    這一眼,讓他整個人都怔住了,過了足足半響他才反應過來。然後開始大吐特吐起來,這發生的一切讓他實在是難以接受。于是他策馬飛奔向前,他要去稟告將軍,要去將這個罪惡的民族屠殺殆盡。要讓這個不配在世界上生存的渣滓吐谷渾徹底的消失在時間的長河里。哪怕只是一個剛出生的嬰兒,一個還在蹣跚學步的孩子。這樣的民族就不該在這個世界上存活,這是他心中最深處的意願。這是他看到那一幕之後最真實的心意。

    “將軍,那邊有情況!”這名士兵沖上前來。他也未曾說出自己見到的那一場景,因為他說不出口。那實在是太過與……所以他只能說這麼一個籠統的匯報,至于結果就讓李寬自己去看。但是想來這位將軍見過之後定然會怒火填膺,以他的脾氣不吧這個部落全都屠殺干淨是不會收手的。

    “什麼情況!走一起去看看!”李寬調轉馬頭,和薛萬徹一起想那個方向而去。

    “畜生,禽獸!”一聲暴喝在哪個方向傳來︰“全體听令,弓上弦,刀出鞘,將這個部落全都給我殺干淨了,要是待會兒還有一個喘氣兒的,你們全都不要回去了,就給我在這個草原上將這個民族給斬殺干淨了再回大唐吧!”李寬憤怒的聲音傳了過來,這一次他是出離的憤怒了,甚至已經不能用憤怒來形容他此時的心情了,他此時唯一的念頭和之前那個士兵一樣︰這樣的民族不配在這個世上存活。

    “將軍,那些百姓……”劉威出聲道。

    “現在,死亡對他們來說才是最好的解脫!讓我們送他們上路吧!黃泉路上諸位走好,無耐是當朝楚王李寬,在這里向諸君保證,整個吐谷渾會給諸位陪葬!”李寬騎著馬來到了那些已經被包圍的吐谷渾人身前,對著被當成了肉盾的大唐百姓說道。

    听到他的話,這些人眼中閃過最後的一絲神采,然後他們無聲的點了點頭。

    “放……”李寬一聲令下,然後身後的士兵們就將手里的箭矢射了出去,對著那些百姓,對著那些吐谷渾的老人孩子和婦孺。

    勁箭穿透了這些人的身體,然後射進身下的泥土,罪惡的血液留下來,合著那些無辜的血液一起滲進了營地下面的泥土里,雖然已經被凍成了一大塊凍土,可是血水還是滲了進去,就像是落地的水銀,無孔不入。吐谷渾也開始反擊和逃跑,可是他們還未沖出來,就被那些之前還是肉盾的大唐百姓抱住了,然後一簇簇的箭矢將他們緊緊地釘在了一起。

    執行者是無情的,他們只需要知道自己需要做什麼,所以他們毫無保留的听從了命令,哪怕心中有著無數的疑問,但是那也只能等到一切塵埃落定之後才能這般做。就像此時的劉威,他听令將眼前所有人全都斬殺,所以哪怕是在箭雨之中已經倒地了的人,他都要求士兵上前查驗,一刀捅下去,將每一具尸體都再殺一遍。(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