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四章放出一只惡魔

第三十四章放出一只惡魔

    ps︰看《大唐楚霸王》背後的獨家故事,听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a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外圍的老人還有那些曾經在戰場上受傷殘疾的吐谷渾人是最先倒下的,當然在他們之前還有那些被他們當做盾牌的大唐的百姓。李寬下令要將這里的一切全都埋葬,這對于這些飽經折磨的大唐百姓來說也算是一種解脫。相比起在以後的歲月里都生活在噩夢之中,現在就此死去或許也是一種幸福。

    “現在補刀,還有搜查整個營地,不得放走一人!”李寬是下定決心要將這里移為白地了,哪怕是身高不及車輪的孩子,只要是能夠張嘴吃東西了的哪怕是一條狗也不能留下。這是李寬的底線,對這個邪惡的民族的底線。誰也未曾想到這個民族會是如此的邪惡,全然並與該存活在這世界上。因為在那一個帳篷里,發生的事情是人世間最慘烈的悲劇,誰也無法想象這一個其在戰馬上放牧著牛羊的民族居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在那個帳篷里,有著一套齊全的廚房用具,鍋碗瓢盆一應俱全,可是那里卻是關押著他們從大塘擄虐而來的百姓,而且還是被直接殺死然後就在那里給煮熟了。至于之後的事情,不用任何人說明,都應該知道。這個部落居然在吃人。徹徹底底的將一個個鮮活的人給殺死煮著吃了。

    李寬不敢想象之前看到的那一幕,在那個帳篷里,一口陶鍋掛在一個架子上,而在里邊翻滾著沸騰的水花。里邊煮的東西讓見到的人全都面如土色。那翻滾起來的的東西是一根根的手指,還有一些別的明顯看得出來是人身上的部件的東西。在一邊的盆子里還裝著幾顆頭顱,只是上面的臉蛋,鼻子,耳朵等等有肉的部位都已經被割下來。只剩下像是一個骷髏的頭骨還擺在里邊。李寬當時差點就吐了出來,哪怕在他手上已經有著無數人的鮮血,可是這樣的景象還是讓他難以適從。他難掩心中的憤怒,將那一個帳篷一把火點燃,讓那罪惡的場景葬身火海。還有這些身上沾染了無盡的罪惡的吐谷渾人,誰也不知道這個部落有多少人吃了那東西,又有多少的牲口一起啃了那些骨頭。所以李寬哪怕枉殺千人也不會放過一個,所以他下令將這個部落所有的人全都殺死,不管老幼,還有所有的牲畜,不管是否草食肉食。

    只有將這個部落徹底的毀滅。他才能稍稍平息心中的怒火,只有這個卑微而邪惡的民族從這世界上消失他心中的仇恨才會安撫。所以他紅著眼提著槍,從追雲上面跳下,然後一步步的向著經過箭雨洗禮的被包圍的人群,他想著之前那些人神色間的麻木,那種帶著發至靈魂深處的恐懼與憤恨,這一刻他義憤填膺,這一刻他怒發沖冠。

    “怒發沖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李寬吟誦著這一首《滿江紅》。臉上帶著悲憤,帶著傷痛,對那些慘死的百姓。那些被這些畜生吞入腹中的無辜百姓,這些都是大唐的子民。身為大唐的統治階層他來遲了。

    “渭水恥,仇必血。華夏恨,何時滅,架長車,踏碎異族宮闕,壯志饑餐俘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重頭重振漢家威,朝天闕!”後半闕被他隨性的改動了,但是卻映照了他此時的心境,他真的想要抽了這些異族雜碎的筋,喝干他們的血,然後將他們也用鍋子煮了,吞入腹中。但是他卻忍住了,畢竟他還是一個人,而不是茹毛飲血的野獸。這最最基本的底線他還是在堅守著,哪怕心中再大的怨恨,能夠填滿那遼闊的海洋,哪怕胸中的怒火能夠焚盡天地萬物。

    “殺!”對著已經到了一地的吐谷渾人,李寬揮動著手中的長槍,槍身在手中震顫,像是一條活著的蛟龍一般,蜿蜒而動。槍尖就似蛟龍的崢嶸頭角,一下子刺穿了在他身前的吐谷渾人的身子,還未冷卻的血液濺射而出,讓李寬奇怪的是,血液的顏色居然還是紅色的。

    “殺干淨,燒干淨,什麼也別拿,這個部落的東西,作為人的我們不能使用!”李寬留下了這一句話,就騎著追雲走出了這個部落的聚集地,來到了營地外的茫茫雪原,在這高原上,春天的腳步來的遲上許多,雖然已經接近陽春三月,但是還是被皚皚白雪覆蓋著。雪白冰涼的雪,讓李寬心中的的怒火變得內斂起來,他冰冷的臉頰沒有絲毫的表情,只是望著遠處的天地交接的地方,這些異族真的不該存在,他們全然就是一只只野獸。對于這樣的民族,怎麼做都不為過!

    李寬想著這些,然後望向天際︰“這一片土地需要淨化,這一片潔淨的天空都被他們給污染了!”李寬說完這麼一句,就不再說話,面上顯露出絲絲的掙扎,在他的內心中對于那些東西是那樣的畏懼,因為那就是一扇扇通向地獄的大門,在此之前他都在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打開!可是此時他心中的天平已經開始傾斜,對于這樣的一個民族,對于這樣的一個觸動了他內心深處最濃郁的殺意的異族,李寬決定了他們的命運。

    “走,我們差不多該走了,這里將是人間的地獄,這里的人都將受到應有的懲罰,這是他們做下的孽,要用他們的所有一切來贖罪!”下定決心的李寬不再顧忌,哪怕用他一生背上罵名的代價也要將這個民族抹去。這是他的決心,也是他即將要做的事情。

    身後燃起熊熊的火焰,像是淨化世間一切的淨世紅蓮,它吞噬了世間最邪惡的東西,將一片純潔的土地奉獻給這片天地。

    李寬一路無言,在這草原上漫無目的的走著,帶著自己的手下士兵,士兵們不知道向哪里走,他們只知道跟隨著自己的統帥的腳步,哪怕這是一條通往閻王殿的黃泉路,是一條讓他們所有人都將背上千古罵名的死亡之旅。因為在這一次次的戰斗中,他們感受到了這個才十五歲的楚王殿下心中的那種豪情︰他勇猛堪稱無敵,他也會使用計謀,會搞突襲,會布置埋伏等等,但是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最重要的是這位統帥會為了那些百姓流淚,會為了他們怒發沖冠。

    這些年他們這些當兵的在沙場上拼殺,為的是什麼?不是什麼大唐江山社稷,而是為了自己一家妻小,為了家中的老母不再為了一口稀粥而笑著說已經吃過了,不再讓家中賢妻為了一斗糧食從而愁眉緊鎖,不再讓自己家的小子因為掉了一粒糧食而被暴脾氣的老爺子一頓胖揍。他們的希望就是如此的簡單,又是如此的不簡單。

    一路上,李寬心中的殺意醞釀著,他們不再隱藏,他們將自己暴露在了這一片草原上,一次次的和吐谷渾人交鋒,小股的就吃掉,大量的就繞開,繞不開的就殺出一條血路來。漸漸地,這一片草原他們都已經閑逛的差不多了,不對是沖殺的差不多了,從最開始的三五百人的小股敵人,變成了現在這樣一大群的敵人跟在他們背後追趕著他們,這一路上他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殺了多少敵人,手中的橫刀,馬槊倒地取走了多少吐谷渾人的性命。他們也不知道自己胯下的戰馬是不是自己最開始從大唐騎出來的那一批,因為這一路上的拼殺,他們折了戰刀,鈍了槍尖,也死了戰馬。可是他們卻是一次次的從敵人的包圍中突圍而出,一次次的擊殺了遭遇的敵人,也一次次的看著自己的兄弟被敵人的刀槍帶走了生命。或許是奇跡,或許是運氣,總之他們在草原上這樣千里追殺與被追殺足足半個月,還是沒有被那些吐谷渾士兵殺死。

    這一夜,李寬帶著身後僅存的一幫兄弟奔行在草原上,很多的事情在這段時間里發生了,一個個可以生死相依的兄弟,長眠在了這一片土地上,或許他們會滋養了那里的野草,來年的春天那里的草木會長得更加的茂盛。或許他們會被身後的那些追趕不休的家伙斬掉頭顱帶回去邀功領賞,他們的頭顱會成為這些畜生一樣的吐谷渾人的炫耀工具。但是這一切李寬都沒有絲毫的動搖,為了他心中的那一個計劃,他已經徹底的失去了理智,一切都是為了將這個民族徹底的抹殺干淨!所以哪怕付出再大的代價他都會毫不猶豫!雖然跟隨著他的這一支部隊是他親手訓練出來的,雖然這樣做會讓他的第一支軍隊折損殆盡,但是他覺得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因為這段時間他帶著他的這幫兄弟踏遍了整個吐谷渾的土地,也留下了他的計劃中最關鍵的種子,他相信在不遠的將來這里將是這世界上最能被稱之為地獄的地方,因為他放出來了一只惡魔,它會用它的爪牙,將這個民族這個不能稱之為人的民族拉下地獄的深淵,而且是那種永不超生的地獄!(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a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qdra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