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十六章壯哉大唐

第四十六章壯哉大唐

    寒光閃爍的長矛與馬槊,筆挺站立的士兵,這一切都讓人心中的熱血為之燃燒,橫平豎直得像是書法大家寫出的最為純粹的正楷字體一樣。…一個個士兵帶著狂熱嘶吼著,像是要將胸中的那一腔為國盡忠的豪情化作最為恐怖的聲音宣泄出來一樣,或許他們默默無名,但是在這大唐千千萬萬的百姓之中他們不過是普普通通的一個,可是現在他們卻因為自己是大唐的一份子而感到驕傲與自豪。

    無盡的豪情像是一道道洶涌的海浪,沖擊著一個個從這里經過的大唐官員的內心,在這一刻,他們為之震驚,為之沸騰。他們或許勇猛無雙,或許智計絕世,可是在這一刻都被這最為真實最為純粹的信念感染著。他們或許還保持著自己最後的矜持,未曾講他們內心最熾烈的感情宣諸于口,但是他們的表情,在清晨微風中仍舊冒出來的汗珠表明他們的內心不像是表面上那麼風輕雲淡。一個個走在這被士兵們夾道形成的狹小的甬道之中,也為之感到一陣陣的難以自拔,不得不加快自己的步伐,以免越陷越深。長孫無忌跟在李寬的身後,確實為這個年少的皇子感到一陣的心驚,因為自始至終這個人都是那麼的平靜,帶著淡淡的微笑,一路不急不緩的走過。

    立政殿的大門已經敞開,李二端坐在龍椅之上看著殿外的這一幕幕,胸中也是豪情萬丈,這就是大唐的精銳之師,這就是護衛著帝國的最強悍的武力。這些士兵的表現讓他感到非常的滿意。但是卻還是為軍費的消耗感到肉疼。這樣的軍隊戰斗力是經過了李寬在吐谷渾的表現算是檢驗過了,而且士氣也超乎想象。可是花銷確實比起一般的軍隊大得多,差不多能相差數倍。這樣的差距,使得李二想要多建立一些這樣的新式軍隊都做不到,大唐的國庫雖然不再空虛,但是也不是倉廩豐足的時候,這樣的軍費開支還是承受不起。而且這樣的軍隊只要有那麼一兩支就已經足以應對大多數的狀況,並不是所有的軍隊都是精銳。

    想到這些,李二的面色微微的好了些,看著殿外的大臣的表現,李二在心中為這些人迅速的做出了定位。什麼人可堪大用,什麼人容易被鼓動,這個時候他看的異常的清楚,也讓他在以後用人的時候多出了一份珍貴的參考。總的來說武將最容易被這些熱血鼓動,他們對于軍隊有著一種習慣性地親切感,看到這些士兵的表現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軍中的那段青蔥歲月,這個時候大家都是華發叢生,對于那段時間也是更加的懷戀,那些曾經在他們的身邊並肩作戰過的戰士。此時還是記得那麼清楚,當初誰為自己擋住了暗處射來的勁矢,是誰在死人堆里將自己給刨了出來,然後一路將自己被除了那一片尸橫遍野的戰場。想著這些。他們不由得熱淚盈眶。

    而那些文臣,雖然不像武將這般瘋狂,但是卻還是一個個大汗淋灕。一個個平日里的沉穩與斯文此時都已經被拋開,他們雖然仍舊正襟而走。可是卻顯得不是那麼的從容與自然,顯然在極力的克制著。只有那些已經習慣了一直掩藏自己內心的人,此時才會顯得如同平日無二,這樣的人心機深沉,李二特意的關注了起來。

    “紅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瀉汪洋。潛龍騰淵,鱗爪飛揚。乳虎嘯谷,百獸震惶。鷹隼試翼,風塵翕張。奇花初胎,皇皇。干將發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蒼,地履其黃。縱有千古,橫有八荒。前途似海,來日方長。壯哉,我魏巍大唐,與天不老,偉哉,我蒼茫大唐,與國無疆!”李寬見到這一刻的不由得響起了這麼一段詩詞,或許算不上,這不過是少年中國說中的一段節選,李寬曾經想要以詩文打出名聲的時候換來的,可是之後卻是淡了這方面的心思,多以這讓人感到胸中豪情升華的一段唯美華章一直沒有被他弄出來裝逼,但是此時卻是有感而出,絲毫不覺得這是在抄襲詩文裝逼,反而覺得這就是他此時心中所思所想的最貼切的形容。

    “紅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瀉汪洋……還一個我魏巍大唐,與天不老,好一個我蒼茫大唐,與國無疆!”孔穎達這個老學究,這個孔聖人的直系後輩,此時第一個大聲贊嘆,他是一個實在人,對于喜歡的就是喜歡,對于不喜歡的,就是不喜歡,說一是一,說二是二。這也是他能夠成為諸位皇子公主的專職老師的原因所在,因為在他的手下,所有的皇子與公主的不管表現如何,他都會如實的作出評價,不會有絲毫的有失公允,這個剛正的老學究,此時大唱贊美之辭,絲毫沒有覺得此時說出這一番話有拍馬屁的嫌疑。

    “這小子……真是不知道哪一面才是真正的你!”李二也听到了李寬這一番話,雖然端坐在立政殿中,可是清晨的寂靜讓李寬的聲音傳得很遠,哪怕不是那麼完整,但是其間的那種大氣磅礡的氣勢,卻是無論如何都掩蓋不住,大唐真的能與天不老,與國無疆麼?李二在心中這樣問自己,他自信在自己在位的時候,大唐能夠欣欣向榮,不斷地勇攀高峰,可是自己死後呢?子孫後代能守得住這份碩大家業?或許將這份家業傳給一個有能力的君主,才是自己今後應該著重考慮的事情了。李寬不知道自己這一次有感而發從而算不得剽竊的抄襲,讓李二心中思緒沸騰,但是就算知道他也無所謂,因為這皇位,他從未想過要染指,哪怕現在他的呼聲和太子也是伯仲之間。可是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而且坐在皇位上的那個人是何等的恐怖,所以對這些李寬從來都是絲毫不感興趣的。因為他不是那塊料。或許沙場征伐他是一把好手,甚至治理地方也能想出些許的注意。可是這執掌一國那就遠遠的超出他的能力範圍了,李寬萬萬不會做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情的。

    “眾臣進殿。朝儀開始!”李二身邊的宦官中氣十足的喊道,雖然嗓音顯得有些尖銳,可是卻是堂堂正正。

    “拜見吾皇!”大臣進殿躬身下拜。這些年來整個朝堂被李二全然收心,這些朝中官員皆是對李二心悅臣服。哪怕從李建成那邊投效過來的薛萬仞以及魏征這樣的官員。

    “眾卿平身!”李二大袖一揮,玄色大氅上面繡滿花鳥魚蟲,飛禽走獸,華麗的不像話,這也是李二最為珍貴的一件衣服了,上面的十二章紋用金光閃閃的金線壓制而成。在他的胸膛處,繡著一條飛騰在九天之上的神龍,五只金光閃耀的龍爪在牛油巨燭的火光下像是要身處衣衫一般。

    “謝皇上!”眾臣謝恩站直,然後按照各自的潛在規則站成了兩列,因為這一次參加朝會的官員眾多,所以這兩支隊伍遠遠地排出了立政殿的大門,大殿的門前的階梯上都被佔了泰半。這些小官小吏哪怕是站在大殿之外,都依然是興奮莫名,這是他們離著聖天子最近的一次啊。

    “諸位愛卿。可知道今天朕將爾等盡皆招來,所為何事?”李二的聲音在大殿中回蕩,哪怕這座大殿廣闊的不像話,可是巧妙的設計依然讓李二的聲音沒有絲毫的回聲。他說出口的聲音在和回聲一起結合在一起,使得整個大殿中站在最角落的人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臣等愚昧!”一眾大臣都知道這是拍馬屁的好機會,這樣顯得聖上英明啊!

    “吐谷渾在年初的時候犯我邊關。擄走我大唐無數百姓,這件事情。想必諸位愛卿都已經知曉,朕今日召集諸位就是為了這個吐谷渾!”李二的聲音掩飾不住興奮。微微的顫抖起來,哪怕是他這個大唐對頂端的男人,都難以自已,可見這件事情對于大唐實在是何等的震撼。

    站在武將一列前十余位的柴紹,此時用一種很是奇異的眼神看了一眼在他前方不遠處的那個身披金甲的少年,這家伙就是今天的主角了,真是一個讓人難以相信的神奇少年,自己兒子比他還稍長兩歲呢,怎麼連這小子的的一半的一半都還比不上?

    “吐谷渾,這個曾經的邊關禍患,現在已經不再是大唐的心腹之患了,因為這個國家已經滅亡了!”李二出聲說道,很是開門見山直接將這個消息宣布了出來。

    這一個消息果然是一個重磅的炸彈,對于滿朝的文武大臣都是異常的震驚,他們都一時不敢相信。

    “這是真的麼?吐谷渾居然被滅掉了?是誰做的?為何沒有絲毫的消息傳來?”大臣們議論紛紛,都在猜測這個消息是不是真實可信,一個國家說沒就沒了?怎麼都像是在說夢話呢!可是李二是誰?怎麼可能說這樣不靠譜的話,那麼就是真實的,可是是誰將這個人口十幾萬,有著五萬控弦之士的國家給滅了?需要多少的軍隊才能做到這樣的事情,需要消耗多少的錢糧才能做到這樣的壯舉?

    “或許大家不敢相信,朕在初聞此事的時候,也是這般,可是在得知前因後果之後,朕就真的相信了,諸位愛卿可否知道,在吐谷渾爆發了一場災難,那就是所有的吐谷渾的土地,都出現了虜瘡,所有的吐谷渾人都被這種恐怖的災難瘟疫給感染了,存者十不足一,真是上蒼眷顧大唐,這個敢冒犯大唐天威的番邦小國,遭到了上蒼降下的天譴,近乎亡族滅種。最近的消息是吐谷渾人死的差不多了,整個吐谷渾的國土都被他們遺棄,舉族遷徙到了更高的高原上,投靠了高原上的吐蕃。這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諸位愛卿覺得呢?”李二將自己得到的消息說了出來,這些堪稱絕密的信息讓,滿朝文武興奮了起來,這真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