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五十三章父子

第五十三章父子

    站在立政殿的書房之中,李承乾看著正宥 潘睦畽 揮傻糜幸恢秩 沓 跆醯母芯酢8富實難凵裉 星懵孕裕 拖袷且煌羯畈患椎納釤叮 ﹦ 牧榛甓幾 督ё話恪C嬪廈揮興亢戀謀砬椋 駝餉淳布盼捫緣目醋毆蛟詰厴嚇 ρ銎鶩費鍪幼潘某テ印4蟺鈧釁趙謖庖豢棠壇閃艘煌牛 掛值目掌袷且 萌酥舷 謊br />
    “父皇!”李承乾終究還是沒有撐住,在這壓抑的氣氛中他感覺越來越難以呼吸,甚至每一次的呼吸都要費盡全身的力氣一樣,所以不得不先出聲打破這了這沉寂。

    “哼!”李二一聲冷哼,回答了李承乾的這一聲呼喚!

    “你怎麼這番打扮?這是要上演一出怎樣的大戲?”李二出聲訓斥道,在他看來,李承乾這樣做雖然顯得很是隆重,甚至很有誠意一樣,可是卻是極為不可取的一種手段,這樣雖然會讓李二看到他的悔過之心,可是卻讓這一切都無法再暗地里私下解決了,大臣們雖然差不多都被李二收收服了,可是以魏征為首的一幫諫官卻是那種寧死也要說‘真話’的一幫直臣,李承乾這樣的作為豈能瞞得過這些人的眼線,甚至李二在去年養了一只畫眉,結果正在賞玩的時候魏征就突然闖入,使得李二不得不捏著畫眉的喙,最後活活將這一只美麗的鳥兒給憋死了,之後魏征還以此事作為進諫的理由,在朝堂上大膽的說了出來,讓李二下不了台,不得不道歉才罷休。

    這樣的人豈會不抓住這樣的機會。顯示他的存在感?這樣的人怎麼會就此放過以此直言進諫的機會?所以這一次皇家的臉面又要被這個魏黑子給活活的扒下一層,這是李二心中惱怒的地方,就連給李承乾出這個主意的長孫無忌也被李二心中一陣埋怨。但是事已至此,他也不得不收拾這個爛攤子。

    “父皇,兒臣這是前來請罪的!兒臣知錯了!”李承乾誠惶誠恐的說道。

    “身為大唐儲君。居然做出那等事來,也確實是有罪!說說吧,你都犯了些什麼事情,別想著隱瞞!”李二面色寅成的像要下雨的天色一樣,整張臉都是一副嚴肅的表情,甚至兩道劍眉也是倒豎而起。這個被他寄予厚望的兒子,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實在是讓他失望,甚至在他的心中已經準備在培養一個接班人了,哪怕在他的心中一直想要的傳長傳嫡的心思也阻擋不住李承乾犯下的過錯。他不會去點醒李承乾,因為要成為大唐將來的主人的皇子皇孫。豈能沒有這麼一點自身的覺悟?要是醒悟不過來,那就是朽木不可雕也,只能被棄如敝屣。皇室的爭斗就是如此的殘酷,或許你在不知不覺間就已經走向了末路,悄然間就已經被放棄了。

    “兒臣不該受人蒙蔽,做出毀我大唐根基的事情,甚幸幡然悔悟,心中羞愧難當。特來向父皇請罪!”李承乾抬著頭仰望著李二,希望從他的表情中看出些什麼來。可是他失望了,做了這麼多年的人上人。李二早已經是喜怒不形于色,只有在長孫皇後的面前方才會顯露出來,李承乾顯然不能從他的臉上看出端倪來。

    “是麼?不是如此吧!說說你去寬兒的軍營的事情吧!對于你做的那些齷齪事,朕不想再听,當然之後該如何做,朕也要你清楚!”李二不願再提李承乾伙同一幫隨從一起偷牛宰殺吃肉的事情。說起來他心中就是義憤填膺,這怎麼是他的兒子。大唐的儲君?這樣的人將會把大唐帶到哪個方向去?讓這樣的人執掌整個社稷神器,對于天下百姓是福是禍?李二心中的權衡天平不斷地調整著。不斷地思慮著,他將李寬還有李泰都留在長安城,這就是要給李承乾壓力,讓他知道其實他的位置不是那麼的穩當,還有很多人在自己心中比起他這個太子也是絲毫不差。

    李承乾在這半年的時間里,確實是收斂了許多,做那些事情的頻率也減少了許多,但是卻還是為徹底的根治,李二心中對他的評價又下降了一個檔次。當初那個成熟穩重,甚有計謀的太子似乎已經消失了,變得更像是一個披著李承乾的皮的一個鮮卑人或者突厥人。前日,李承乾又帶著人出宮去了,李二心中徹底的給這個長子定下了後塵。可是就在李二正在決定敲打他一番的時候,忽然發現,這一次李承乾呆著一群人出去,回來的時候卻少了幾個人,而之後李承乾回到東宮似乎顯得很是不安,之後不久,就有一個穿著戰狼騎鎧甲的士兵來到東宮傳訊,李二知道這一次那個被他特別留在京師的次子出手了。

    接下來的事情。李二就很想知道了,他只知道李承乾在昨日夕陽西下的時候,前往了李寬在灞水邊上的軍營,而之後軍營之中發生了什麼卻是不得而知了,李寬手下的兵確實是他一手帶起來的,沒有一個對外聲張,甚至連之前那被李寬抓住了幾人,除了交出來的那幾個替罪羊之外,是不是還有別人被扣押在軍營之中李二都不是很清楚

    當然這也是李二未盡全力去滲透打探而已,不然在這長安城邊上方圓百里沒有任何風吹草動能瞞得過他,沒有這樣的本事他手下的百騎司豈不是全都是廢材了?而且那些前朝的余孽和息王的殘黨早就潛入京城對他進行刺殺了。他也不能這樣穩坐在立政殿里邊愜意的指點江山了。或許在他剛上位的時候,這些方面還有些力不從心,可是經過了這麼多年的時間,不管是之前李淵的心腹,還是李建成的鐵桿,現在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被他李二收為己用,哪怕不付出全部的忠誠,也不的心懷二心。

    對于一個帝王來說,他不要你全心全意的忠心,他要的是你能在他要你做什麼的時候,盡心盡力。有私心的官員在朝堂之中是比比皆是,可是卻無人敢對李二的聖旨陽奉陰違,作為一個開國君主,殺伐果斷是絕對的,那種權臣當道絕對不會出現在他的朝堂之中,因為那是亡國之君才會有的事情。

    “回稟父皇,二弟這一次顧全了兒臣的顏面,而且兒臣能幡然悔悟也是二弟的指點!”李承乾此時卻是說起李寬的好話來,這是他此時的心里話,或許沒有李寬那一頓揍,他絕對不會這麼坦誠的承認自己的錯誤,因為他和他的那個手握大權的舅舅,絕對能將這些事情掩蓋的天衣無縫,哪怕李二知道事情的真相,哪怕他掌握著絕對的證據,可是只要他還顧念父子之情,他還不能下狠心將自己的長子和第一功臣趙國公長孫無忌一起法辦,那麼就只能向他們妥協。

    但是在听了李寬的話後,李承乾才知道原來其實自己的所作所為都不過時在做表面功夫,甚至敗壞自己在父皇心中的形象,自己挖坑將自己埋葬。這樣的事情,李承乾作為一個聰明人豈會再做下去?所以坦白這一切才是真正的解決的辦法,只有獲得了父皇的諒解,才是穩固自己的地位的最佳選擇。

    “說吧,他是如何點醒你的,作為一個沉溺其中的人,有些話听在耳里也是清風追過,甚至就算是朕對你一番質問,你也只會心中惶恐,並不會像現在這樣心悅誠服,你那兄弟對你到底是如何勸說的?”李二目光掃過在書房一側的那個屏風一眼,然後問道。

    “二弟他打了兒臣一頓!”李承乾沒有隱瞞,被自己兄弟打了,實在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但是他此時說的卻是非常的坦蕩,要不是這一頓揍,自己恐怕真的要一條路走到黑,而且到將自己葬送掉的時候也不會認為自己是錯了,這一點李承乾自己在昨夜也是想得很清楚了,要是李二質問,甚至打了他一頓板子,他也只會在口里服氣,可是心中卻是會激發出一種逆反的心理,但是李寬卻是不同,首先他是自己的弟弟,而且是一個庶出子,身份地位都不及自己尊崇,自己被他揍了,那就是一種羞恥,可是再加上他的那些厲聲呵斥,讓他在心中想要駁斥李寬的說法,不得不去想這些事情,這才意識到自己這些事情是何等的下作,是何等的讓人不齒。于是才會有這樣的幡然悔悟的後果,才會真的意識到原來這是一條走向地獄的道路。甚至他在回憶這些日子的經歷的時候,都為自己臉紅不已。

    “哦!寬兒居然敢揍你一頓?這小子真是什麼事兒都敢做,在吐谷渾玩弄瘟疫于鼓掌之間,現在又揍了你一頓,真是一個膽大包天的小子!那麼你之前所做的事情可有想過補救?”李二再次問道。

    “兒臣慚愧,這些時日蒙蔽了心竅做下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兒臣自己都已經記不清楚了,但是兒臣卻是會竭盡全力補償那些人,要是有遺漏的,兒臣就補償給整個大唐百姓吧,用兒臣這一生來贖下這些罪孽!”李承乾回答的誠誠懇懇,他昨夜和長孫無忌商議了半夜,最後決定以誠相待,以誠相對。只有最真誠的悔過,才能得到李二的寬恕,一個帝王的心思不是那麼容易改變的,所以李承乾才會在做出先前的自囚徙足而行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麼朕就準許你的贖罪之行,前些時日淮河決堤,現在關中河套地區正在受災,你就代表朕前去賑災吧!”李二說道。

    “兒臣遵旨!”李承乾大喜過望,本以為不會那麼輕易的被李二原諒,但是現在卻是如此的簡單,這實在是出乎意料。(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