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五十四章夫妻交心

第五十四章夫妻交心

    李承乾帶著滿心的歡喜離去了,他由始至終都不知道在一旁的屏風背後,有一個人早已經淚濕雙眸。但是卻是不敢哭訴出聲來,只能輕聲的輕輕啜泣著。此時听到外面沉重的腳鐐聲漸漸遠去,方才從里邊轉身走出來。

    “陛下!”原本圓潤如若珍珠走盤的聲音此時便的微微顫抖起來,顯得是萬分的讓人心疼。這個女人只有在李二的面前才會露出這柔弱的一面,就像李二只有在她的面前才會卸下自身的強勢的盔甲一樣。此時的長孫皇後是那麼的柔弱,原來自己一直都不知道這些事情,原來一直以為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有著坐擁萬里江山的夫君,遇著孝順可愛的孩子,還能有什麼別的奢求?可是現在才知道,這一切其實都是一團假象,這一切不過是自己的夫君將一切的風雨都阻擋在他的羽翼之外,讓自己做一個全然無憂的小女人,哪怕是後宮之中的那些勾心斗角恐怕也被自己這位強勢的夫君鎮壓了泰半!

    “觀音婢,怎麼樣?不好受吧?這一切朕原本不想要你知道的,可是這個承乾居然這樣突然做出這樣的舉動!真是……”李二看著淚眼婆娑的長孫皇後,欲言又止。

    “不下不用多言,這一切臣妾都已經知道了,承乾到底是做出了何等不肖之事?居然如此行事?當初侯君集丟失了朔方城也就這樣的舉動吧!”長孫皇後想要知道自己的長子在這些年到底做了些什麼事情,這一刻她只是一個想要徹底了解自己兒子所作所為的母親。

    “這個逆子,觀音婢,你是不知道。朕和你是不是這些年冷落了這些孩子?為何一個個變得是如此的陌生?”李二也是深有感觸,隨著年齡越來越大,這些孩子們變得漸漸的稟性各異,長子李承乾喜歡那種游牧民族的生活,圍著篝火直接吃著剛宰殺好的牛羊。這樣的性子居然會出現在大唐儲君的身上,這實在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葩。

    而次子李寬喜歡軍中的生活,這算是最正常的了,只是背後的那個神秘師門,還有不時地玩失蹤算是讓李二頭痛不已,而三子李恪。卻是擁有很深的城府文治武功在諸多皇子之中都是出類拔萃,但是卻因為身上的血統導致他是第一個被排除在外的皇子,當然還有他的胞弟六皇子李幀K淖永釤┤詞親 撓謔 模 雜詒鸕氖且桓挪煥恚 鋈碩甲杲斯手蕉牙鎩I踔亮 刻旄畽統ズ 屎蟺那氚捕薊岊皇背M恰br />
    “陛下,這些年殫精竭慮為了大唐做了這麼多,臣妾未能給陛下分憂,實在是慚愧!”長孫皇後面帶淚痕出聲說道。

    “這些都是朕想做的,觀音婢無需自責,這一切又與你何干?只是這些年因為國事對于這幾個小子卻是疏于管教了,孔穎達等人身為臣子卻是好多事情因為身份無法直接管教,哪怕朕給他們管教的權力。可是他們又怎敢真的對皇子做出懲處?”李二看得很清楚,這些年孔穎達等人雖然也會懲處犯錯的皇子公主,可是卻也多是說教為主。沒有切膚之痛這些身上帶著皇室血統的小龍子龍女誰又會真正的記在心頭。

    “那麼現在該怎麼辦?承乾的事情?”長孫皇後接著問道。

    “承乾,朕給了他機會,這一次就看他的表現了,要是做的還讓朕滿意,那麼之前的事情他要是真的改過的話,這一切朕就幫他壓下去!”李二看著走在遠處的李承乾的背影說道。這是他給自己這個太子的最後的機會,這些年確實是他對子女的教育疏忽了。所以其中有他不可推卸的責任。

    “承乾到底做了什麼?為何陛下不願對妾身訴說,他也是妾身的孩子!”長孫皇後語帶哀求的問道。

    “觀音婢。你是不知道,我們這個好兒子這半年來過的是什麼生活?白日里結交朝中大臣,到了晚間卻是換上了另一副面孔,帶著一幫親隨居然做出了會傷及大唐國本的事情,要是真相被那幫恪守禮制的夫子們知曉了,定然會有數人會撞死在立政殿的大殿之上!”李二有些恨聲的說道︰“他居然去偷盜百姓家的耕牛,然後宰殺吃肉!”

    “什麼?”長孫皇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沒想到自己心中一直乖巧穩重的長子李承乾居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這簡直就是離經叛道,要知道大唐以農桑為立國之本,作為大唐儲君居然做出這等事情來,簡直就是在自毀長城。大唐作為一個農業立國的國家,沒有了百姓的支持,誰坐在那至高無上的皇位上也做不安穩。

    “吃驚是麼?朕當初得知此事的時候也是如此,朕無法想象被朕寄予厚望太子會是如此的不堪?怎麼會喜歡上蠻夷的那種生活方式,雖然不願意承認,可是朕還是以為這是因為朕和觀音婢你的先祖都是鮮卑人漢化而來的緣由,這是源自血脈之中的一種本性吧!承乾十歲就獨自居于東宮,在心靈上有些孤僻了,哪怕在平日里表現的很是正常,可是卻潛移默化的有了一些怪癖!希望這一次寬兒真的將他給打醒了!”李二說道。

    “陛下,承乾真的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這是臣妾教導無方!”長孫皇後請罪道,在皇子公主未曾及芘或者及冠之前,教育都是交給後宮之主長孫皇後做主的,當初李承乾年幼卻因為李二心中不願意大唐傳承像他們這一代一樣血腥,所以早早的就將他立為太子,不得不與父母分開,這才造成了李承乾現在這種狀況。而在當時小小的李承乾最需要的時候,長孫皇後卻是因為後宮之中百廢待興疏忽了自己兒子,從而埋下了重重的一個伏筆,讓李承乾越走越偏,在娶了侯憐兒之後,因為飛鷹走狗擅長的納蘭英德的引發,才會越來越放肆無忌。

    “除了承乾,青雀還有二郎是不是也是這般?”長孫皇後深深的自責起來,她覺得只她的失職才會出現這樣的狀況,這一切都是她的過錯,什麼子不教父之過,那是後世的三字經總結出來的,其實李二和長孫皇後都知道這個道理在一個人幼年的時候,接觸的是怎樣的環境與教育,就會鑄就什麼樣的性格。李承乾的孤僻與心中的那種渴望,其實就是因為幼年時期獨具東宮造成的。

    “寬兒,朕不得不說他身後的師門實在是有著非同尋常的本事,這麼多年了除了他們自己顯露行藏,朕居然無法抓住絲毫的蛛絲馬跡,不管寬兒身在何處,他的師門都是能及時地聯系到他,並且為他送來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可是卻又絲毫沒有引起朕派出去的那些探子的注意,這實在是一個深不可測的隱世學派,現在還盤踞在京城之中的陰陽家,兵家,農家,還有在巴蜀深山之中的墨家,遠走塞外的縱橫家都遠遠不是這個科學家的對手,手段上就差了太多!這些學派朕還是對他們的行蹤有著切實的把握,能夠知道他們大體在什麼地方,可是這個科學家,到底在哪里,朕是實在不知曉!”李二有些退費,十余年的時間,科學家數次在大唐出受,動靜搞得很大,卻仍舊沒有被他的探子抓到絲毫的蹤跡,這簡直就是神出鬼沒。所以李二對這個學派實在是心中有著強大的掌控,可是卻又是老虎拖烏龜,無從下口啊。

    “青雀,這個小家伙喜歡詩詞歌賦,每天都抱著書本,朕真擔心他會因此變得像那些腐儒一樣迂腐不堪,可是這畢竟是好事情,多讀一些書好啊!現在的大唐正是需要無數的讀書人來治理這天下,朕準備許久的科考將要在今年秋天開始了,不知道有多少英才會參與這一次的盛事,希望越多越好,這天下世家的力量抽身而退之後,確實是缺少內政人才!”李二再說到李泰的時候,雖然也有些擔憂,可是卻是夸贊居多。

    長孫皇後見到這個情景,不由得心中微微欣喜,畢竟不是兩個大兒子都讓夫君擔憂不喜,可是一想到李承乾做出的事情,又不由得愁眉緊鎖。

    李承乾離開了,不知道自己的父皇母後正在商議著自己的事情,他回到東宮,在寢宮之中換了一身衣服,然後就準備去完成李二交代下來的事情,但是在此之前,他要再去請教一個人,這些年習慣了向那個人求教,這已經成為了一種習慣了。不管大事小事他都會去請益一番,于是穿戴整齊的他就向著宮外而去,向著長安城中長孫無忌的府邸‘趙國公府’而去,隨行的只有兩個護衛。

    貞觀六年,春夏之交,關中大地被綿延的雨水彌漫了,關中大地之上的數條河流全都在這個季節里暴漲,一時之間黃河水位暴增,甚至一度險些決堤。這條橫穿了大唐心腹要地的華夏民族母親河,在這個季節里變得格外的暴虐,洶涌的河水讓兩岸的百姓都過的是心驚膽戰,就在李承乾出事的前一天,黃河的一條支流,淮水決堤了,洶涌的河水滾滾瀉下,一時間淮河兩岸變成一片澤國,無數的百姓等待著朝廷的救援,當地的駐軍以及官府,緊急開倉賑災,但是確實杯水車薪,于是一道道八百里加急的救災救濟的公文沿著綿延的官道向著長安而來。(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