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一章信馬由韁

第一章信馬由韁

    灼熱的風,吹過曠野,席卷而過那一片已經開始變得金黃的麥田,賣蕙抽出的很高,一根根針尖一樣的麥芒保護著里邊的果實,田間地頭一個個戴著氈帽的農民正在給麥田澆水,正是麥子結實的時候,這個時候要是缺失了水分,麥子的顆粒只會是干癟的,所以在這個時候一定不敢疏忽大意,不然一家子的收成就要為之減少近半。△¢

    長安城外,一隊人馬正在緩緩而行,旌旗招展,數十位騎著戰馬的騎士身披重甲,手執鋼槍,身後猩紅的披風像是鮮血一樣嫣紅,他們護衛著一輛馬車背對著長安城漸漸遠行。在這一支隊伍的後面是一大群送別的人,他們目視著這支隊伍遠去,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之中。這一次他們懷著希望送別了自己的親人,希望這些人能將來自朝堂的光輝灑向那些正在經受苦難的人。

    長孫皇後站在十里亭中,看著遠去的馬車,眼中含淚。對于這一次遠去的人,心中有著千般不舍,萬般掛念,可是卻沒有力氣說出挽留的話來,因為這是李二安排給李承乾的贖罪之路,只有走上這一遭,那些這兩天被魏征等人鬧得滿朝皆知的風風雨雨的事情才會被平息下去。

    沒有出乎李二的意料之外,李承乾在皇宮之中做出來的這一次鬧劇,還是被魏征為首的一幫子諫官給翻了出來,並且要求李承乾出面當面對峙,對這樣的要求,李二很想拒絕。可是卻也知道這是堵不住的,越是遮掩。越是容易激起這幫人的反彈,甚至真的將那些丑事給揭露了出來。那才是皇家顏面盡失的事情。幸虧李承乾當初動手的時候,多是選擇在夜間,而且出門進門都是利用納蘭家的名號,這才利用一些不大不小的過錯給遮掩了過去,當整件事情平息的時候,李承乾重重的舒了一口氣,並且心中有了一個正確的判斷,那就是有些時候並不是一直听某些人的話就能真的一帆風順。

    李寬也在送別的人群中,看著李承乾的馬車遠去。他的嘴角扯出了絲絲的弧度。這家伙行事真是高調啊,不就是去賑個災麼,有必要鬧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原來在李承乾決定前去淮水災區賑災的時候,就開始聯系他的派系的那些官員,還有李寬等人,這一次搞得大張旗鼓的,整個長安城的百姓都知道朝廷派出了太子殿下前去災區,主持抗擊洪災的事務,無數百姓涌到了長安城外的十里亭。只是為了瞻仰一下太子殿下的英武神采。‘這個騷包的家伙!’這是李寬在心里對李承乾的評價,或許這是長孫無忌為這家伙出謀劃策,不然這家伙恐怕想不出這樣的辦法來。

    當然這樣的作秀也是非常有用的,至少百姓之中這個太子已經成了一個模板。代表了國家大義,代表了朝廷的旨意,在這個封建時代。佔據這份大義之後,甚至除非做出謀反這樣大逆不道的罪行。不然這些對太子已經有了一個深刻的好印象的百姓定然會一直支持他,這是一份沉甸甸的政治資本。對于這些李寬很是不屑。他又不想做什麼皇帝,當一個王爺都是因為身份在那兒了,不然的話他寧願做一個專職的武將。

    俗話說‘男兒事在殺斗場,膽似熊羆目如狼!’對于在沙場染血已經深入骨子里的李寬來說,這些官場沉浮怎比得上用手中長槍刺穿敵人的咽喉來的爽快。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治理天下的材料,李二已經給他做出了榜樣,不管是這天下哪里出現了自然災害,還是那個地方強人剪徑,這些都要做皇帝的勞心勞力,每天工作到凌晨是常有的事情,而且還是無償加班。這算是什麼?雖然整個天下都是屬于皇帝的,可是皇帝每餐吃的是什麼?三菜一湯?這不過是堪堪達到了小康水準,怎麼比得上自己,雖然軍中禁酒,可是李寬也不是非常好那杯中之物,可是李寬喜歡的軍隊里是不禁止的啊,他每餐吃肉,每餐都吃得飽飽的,然後和一幫子軍中武夫一起揮灑汗水,這是一件讓他感到愉悅的事情。

    不管是任何事情,只要自己感到心中喜悅,那才是適合你的,否則為了別的東西,為了那些所謂的野心,所謂的權力違背自己的心中所系,那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這一點李寬雖然讀書不多,卻也知道。南唐後主李煜喜好詩文,可是卻當了皇帝,所以寫下了‘君能有幾多愁,沒有jj哪算球’的千古名句。當然他那簡單的腦袋還想不到這麼高深的地步,他只是很清楚當初在他家對面的那個坐在鋼琴前面輕聲啜泣卻又不得不用小小的手指彈奏著‘一閃一閃亮晶晶’的小蘿莉。所以對于重來一次的他來說,做什麼不重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才重要。雖然因為身份因為自己是李二的兒子,所以不得不接受那些事務,但是卻也要從里邊挑選自己喜歡做的不是。

    為了自己心中的野心,李承乾可以忍辱負重,在朝堂之上低身向魏征鞠躬致謝,甚至做出懺悔,這要是換成了李寬,魏征定然先被他揍了一頓了。所以這就是李寬和李承乾等人的最大不同,因為不管是李泰或是李恪,只要魏征這個出了名的直臣佔據了這個時代的道義的制高點,他們除了低頭之外,似乎別無選擇,因為他們在乎這個時代的看法,在乎別人眼中的自己是否完美。可是李寬不在乎這些,他為了自己心中好受,在吐谷渾下令屠殺了上萬人的吐谷渾部落,甚至為了心中的憤怒,讓恐怖的瘟疫席卷了整個吐谷渾大地,這就是他的性格,一種看似什麼都不在乎,卻又會為了一些觸動心弦的事情不惜一切的性子。

    這就是一頭倔驢,李二對李寬如是評價道。也是異常的中肯。知子莫若父,雖然李寬的思想並不是李二的兒子那個早就夭折了的楚王李寬的。可是卻不妨礙這個千古一帝,憑借著這些年調查的資料對他做出一個評價。李二看人很準。這一點非常的正確,可是那是對外人,在他的手下那麼多的智謀如海的文臣,那麼多力拔山兮的猛將,這些人都是他一路收復,一路招攬而來,由此可見他的眼力。可是對于自己的子女,李二卻是被蒙蔽住了那雙慧眼,除了一直因為提防科學家。才會異常的了解李寬之外,其余的那些皇子公主,李二卻是沒能真的看清楚他們的真是的性格,或者李二已經看得很清楚,卻是一直在裝著糊涂,就像李承乾李二會對自己的太子不聞不問?那麼為何李承乾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李泰,李二對他很是喜愛,那麼為何卻讓他讀書都讀傻了?李麗質,這個李二最喜愛的公主。為何卻是有著一顆暴力的內心?

    這些李寬都很疑惑,為何李二是如此的兩面性?對于一個君主來說,他是如此的聖明,可是對于一個父親來說。卻又為何如此的糊涂?這些都像是一團團的迷霧,讓他霧里看花一般,無法真實的看清楚這個便宜父皇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

    騎著馬。走在回軍營的路上,李寬看著道路兩邊的麥田。還有遠處還是青翠一片的稻田,看著還在不听忙碌的百姓。李寬覺得內心很是平靜。遠處流淌著的灞水,輕緩的河水在陽光下閃耀著金光一樣的浪花,像是一條大魚的魚鱗一樣,一片一片的,此起彼伏之間很是絢麗多彩。

    沒有控制馬韁,放任馬匹自己游蕩著,反正今天已經放了那幫子手下一天的假,自己也不急著回去,回去之後那些家伙在營地中搞的哪些事兒,說不定又要惹得自己火氣大冒,然後又將帶頭的家伙關上幾天禁閉,這幫子家伙混熟了之後,一個個都是老油子,什麼鬼東西都能給你搗鼓出來。徹底的破壞了李寬想要在大唐打造出一支三軍儀仗隊的,美麗想法,什麼在軍中聚眾群毆,什麼比賽誰身上的虱子多這樣的事情實在是讓李寬受不了,上一次因為兩個家伙在身上抓虱子然後比賽誰多,李寬在軍中灑下了差不多百斤的石灰粉,整個軍營都被他用石灰消了一遍毒,然後將所有的士兵都趕進灞河洗了一次冷水澡。

    走著走著,不知不覺得信馬由韁之下,居然越走越偏了,追雲輕快地馬蹄踩著才能淹沒它的馬蹄的青草,追趕著在一旁道邊的草叢里神出鬼沒的那條大狗,就這樣偏離了大路,來到了玉山之下,這座離著李寬他們營地不算太遠的地方,此時這座山還不算什麼,要過上百年之後,那個韓愈的佷孫在這里成仙得道,才會將這座山的大名打響。成為一個所謂的冬天腹地,現在麼,不過是李寬訓練士兵的一個訓練場而已,在這里有著戰狼騎的魔鬼訓練營,因為很多的嚴苛的稀奇古怪的訓練項目就是在這里展開的,所有的戰狼騎士兵心中,這里絕對是能排名前三的恐怖之地,僅次于秦嶺深處還有營地邊上的那些小黑屋子。

    在玉山腳下,此時卻是停了一輛小巧的馬車,那車有著兩匹駿馬拉著,車身上雕飾著許多精美的花紋,像是一種神秘的圖騰,或是呈仙禽異獸,或是像神祗仙人,這樣的馬車一看就絕非是尋常人家能用得起的。追雲此時就停在了這輛馬車的旁邊,任憑在草叢中的那一只大狗如何誘導挑釁都無動于衷,只是喘著粗氣盯著那拉車的兩匹駿馬。李寬被突然停下的追雲打斷了迷離觀賞著路邊美景的閑情逸志,待看清楚眼前這輛馬車之後,李寬不禁笑罵道︰“真是一匹種馬!”

    下了馬,因為胯下的戰馬已經很是不耐的打起了響鼻催促,然後開始上山,在這玉山之上有戰狼騎的訓練營,閑著無事前去轉轉。想著這些,李寬就沒再理會追雲,自顧自上山了,這匹種馬已經到了發情期了,為了下一代連自己這個主人的面子都不好使了。但是李寬卻從未想過將這家伙的是非根給閹了,因為他還想要這家伙給他生下許多的小馬呢,畢竟一匹戰馬不可能陪他征戰一生,馬匹的壽命比起人還是短了很多。

    上山,山間的小徑很是光滑,因為這些都是戰狼騎的士兵們用腳丫子給踩出來的,一塊塊的石板也是這幫人從遠處的采石場一塊塊的扛過來的,原本的獸道,此時已經多數都看不到了,因為這些時日,山間的野獸大多都被這幫惡鬼一樣的士兵禍害完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