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章這是我的地盤

第二章這是我的地盤

    山路並不顯得崎嶇,這一路上到處都是鳥語花香,可是在這山林之間卻是隱藏著無數的陷阱,這是屬于戰狼騎的專屬訓練營,這些東西其實都是某個家伙在自己的理解之上做出來的,似是而非,可是卻又有那麼幾分的用處,至少對于這個時代靠著拎石鎖就是最大的鍛煉方式的普通士兵來說這樣的簡陋的訓練場所卻是已經足夠了。至少戰狼騎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鍛煉出來的,取得的效果就連李二都感到驚嘆。

    翠綠的樹冠,上面是青翠欲滴的樹葉,陽光從樹葉間的間隙照射下來,在地面上形成一塊塊的明亮光斑,李寬踩著落葉走在山間小徑上,遠離了喧囂的城池,在這青山綠水之間方才能真的內心寧靜。以前還能在李麗質身上尋找到片刻的寧靜,可是現在這個妹子長大了,不再是以前粘著他的那個小蘿莉了,李寬有些悵然若失。雖然早就知道妹妹長大了遲早都會離開自己身邊,嫁作他人,可是心中還是非常的不舍。所以這次回來李寬發現李麗質和他的關系變得疏遠,甚至豫章都被李二禁足在深宮之中,無法再像以前一樣不是得到自己的那個小院落中灑下陣陣歡笑了。

    《≠“這就是成長的代價麼?在這個等級森嚴的家庭里,真的就不能有那種普通百姓家才有的溫情麼?天家無親,呵呵……”李寬粲然一笑,笑得那麼的悲涼,在這個時代,他是真的舉目無親了。飄蕩的心靈無從停靠,就像是一艘迷失在茫茫的大海之中的小船。不知道何處是岸,無從停泊。只能不停的飄蕩著,直到被這個整個世界全然毀滅,直至悄然淡去不留下一絲的痕跡。

    “這不是我想要的,這不是重來一次得到的結果!”李寬心中對自己如是說道。可是他卻知道,這個世俗有著無數的枷鎖,這個世界有著太多的無奈,不願被世界同化,那麼就只有被世界隔絕,消失在所有人的視線之外。

    站在山巔。遠眺著遠處的長安城,三十里的距離讓那座雄偉的城池變得像是火柴盒子一般大小,碧空如洗方才有如此開闊的視野,那個火柴盒子是無數人擠破腦袋都想要進去的地方,可是李寬卻是想將里邊的人往外拽,那些他在乎的,那些他在他心中佔據了一個位置的人,他不想要那個火柴盒子里邊無數人墨守的規則將那些人束縛,但是他卻沒有打破規則的實力。也沒有那種打破規則的機會。因為他也是規則的制定者之一,這些規則給了他無數的好處,讓他被牢牢的封鎖在其中,如何才能掙脫的了?

    初夏的風。帶著夏季的灼熱氣息,吹了過來,吹在臉頰上。帶走了他臉頰上的那絲絲的汗跡。青山綠水淨化不了他瘋狂的內心,李承乾這一次出去作秀。讓他心中有著太多的感觸。不由得想了這些東西,讓他漸漸已經接受身上的特權與約束的心再一次開始掙扎。可是那些束縛在他身上的烙印。就像是一道道的枷鎖,讓他舉步維艱。

    “啊!”站在山巔大喊,李寬發泄著自己的無力。

    “鬼嚎什麼?真是的,曬個太陽都有這樣沒有公德心的家伙出來搗亂!”一個清麗的聲音傳來,在一邊的樹林之中,像是一道和煦的春風,吹過大地,撫平無數的憤慨,讓人內心變得平靜,但是卻有一種別樣的磁性,如同乳燕初啼。

    “誰!出來!”李寬知道有人在這山上,可是沒想到這人居然會在自己身邊如此之近,這也是因為他自己在之前心事重重才沒有察覺,但是想到自己之前說出的那些話,這可是大逆不道的話,雖然他不怕李二知道,可是難免無法為世人所容,離經叛道沒有什麼好結果,這是李寬這些年一次次試探之下得出的結論。不管是少年出名還是特立獨行,總是會被無數的條條框框約束,跳出一重,才發現還有一重。當初的他天真的以為自己能夠掙脫,可是卻是拜拜耗費了無數的力氣,最後在李二這一堵超級鐵板上踫的是頭破血流才徹底的醒悟過來,自己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皇子,哪怕是成為大唐帝國的主宰,登臨了那至高無上的位置一樣無法掙脫。所以從那以後李寬就學會了藏拙,哪怕他能夠花費小小的代價換來無盡的資源,讓他能在最短的時間之內成為大唐帝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大名人,可是那又如何?能讓自己活的更舒服?

    不能,甚至因為身上的光環會讓更多的人關注著你的一舉一動,稍有出格就會有無數的人告訴你,應該怎麼做,應該如何如何。李寬經歷了那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之後,才知道原來當明星真的不容易,不管是在後世還是在古時候,後世有著無處不在的狗仔隊,可是在這個沒有相機,沒有錄音攝像的‘干淨’的大唐朝,還是有著無數的叫做細作的家伙,他們比起狗仔隊還要讓人防不勝防。

    “聲音大了不起啊,本小姐就在這里,自己過來啊!”聲音清脆響亮,像是風鈴一般動听悅耳。只是李寬覺得這聲音有那麼一絲熟悉的味道,只是想不起來了。

    “那麼就讓本王將你抓出來!”李寬說著就向著那一邊緩緩靠了過去,他可以肯定在這片樹林里有著不下十人隱藏其間,這些人都是身手不俗之輩,應該是這為什麼小姐的護衛了。只是為什麼在山腳下沒有發現多余的馬匹,只有一輛馬車?難道這些人都不用騎馬就能跟上馬車?這樣的身手,哪怕是在戰狼其中也不見得能找出百人,可謂是精銳中的精銳,可是卻成為一個女眷的護衛,這該是怎樣的身份,才能有這樣的的護衛隊?這讓李寬更加的小心了,他的身手雖然對這些護衛凜然不懼,可是那時在對方沒有使用武器的前提下,要是對方使用兵刃,在暗處偷襲恐怕李寬都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怎麼,不敢過來了?就這點膽子,還想著什麼‘天家無親’就是因為你這樣的但小家伙,才會使得這些東西都變成什麼規矩,才會讓你這麼痛苦!你那些妹妹不能出來,你就不能進去?真是一個傻瓜!”聲音傳來,卻是讓李寬眼前一亮,自己這些年確實是變得和光同塵了,雖然心中對這些東西不贊同,甚至深惡痛絕,可是在面對李二,面對他人的時候,卻是怯懦的遵從那些約定俗成的東西,將自己內心的想法壓抑在心底的深處,不敢表露分毫。

    “我這是怎麼了?當初決定的不在乎世俗的看法,不在乎千夫所指,可是為何卻又變成了這樣一個庸碌的匹夫?難道真的在乎那些東西,真的在意那些世俗的看法?難道真的被這個世界給徹底的打上了烙印?”李寬想著這些,突然腳步急速提升,踩在地上的鹿皮短靴踏碎了地上的枯枝,然後整個人就像是一只展翅扶搖直上的大鵬一般,三兩步就直接竄上了樹梢,站在樹頂的幾根枝椏上,看向那聲音傳來的方向。

    “怎麼,現在知道自己是一個懦夫了?呵呵……我尊敬的楚王殿下!”那個聲音再次傳來。

    李寬這一次看清楚了,在這一片樹林之中,有一片空地,那里是一個沙坑,是戰狼騎的士兵練習跳遠的地方,可是現在那里卻有著兩個身影在肆意的玩耍。在這玉山之上,一片翠綠的樹林之中兩個年齡相差不多的女子正在那里玩著沙子,一個木桶裝著水,將干燥的沙子浸濕,然後用這些濕了的沙子堆砌出一個沙雕。

    “這……這是……”李寬看著眼前這一個小小的沙雕,不由得呆住了,因為他從未想過這兩名女子堆砌的沙雕會是這個樣子。

    “很驚訝麼?原來大名鼎鼎的在戰場上殺敵無數的楚王殿下也能看得上小女子的這拙劣之作,是在是倍感榮幸呢!”一個身穿潔白紗裙的女子站在沙坑之中,秀氣的縴縴玉手此時沾滿了沙子,十指縴縴恍若蔥根一般,握著一個小巧的鏟子,面上蒙著面紗,只露出了璀璨似星辰的雙眸。

    “這位小姐,不知如何稱呼?”李寬朗聲說著,一個輕身就從樹梢上跳了下來,這三五米的高度他就這樣直接跳了下來,沒有絲毫的勉強,已經達至暗勁大成的李寬此時就算從立政殿那四五丈高的屋頂上跳下來也會毫發無傷。

    “現在有興趣認識本小姐了?可是本小姐卻不想認識你!”女子淡然的說道,一雙秋水般的眸子卻是盯著李寬,閃過一絲的狡黠。

    “那麼,現在就請小姐,離開這里!本王也不想認識你了!”李寬說道。

    “憑什麼,這里又不是你家的,為什麼要趕我們走!”白紗女子身邊穿著翠綠襦裙頭上梳著包包頭的丫鬟還嘴道。

    “就憑,這里是我的地盤!”李寬站在兩個女子的身前然後雙手背在背後說道。(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