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章我認識……

第三章我認識……

    涼風習習,吹在這一片樹林中,樹葉沙沙作響,在風中搖曳的葉子,讓天空中的驕陽有了可趁之機,將自己的光和熱灑下樹根,使得樹下的草木得到陽光的滋潤。李寬站在樹下,看著在不遠處沙坑之中的那兩個嬌小的女子。

    “大膽狂徒!”在他的身後,原先藏身在樹林之中的護衛這個時候跳將出來,一群人身穿錦衣,腰佩環刀,身上肌肉鼓囊,顯得非常壯碩。為首的是一個黑臉漢子,長得豹頭環眼,只是臉上沒有那麼一圈絡腮胡子,只有一縷山羊胡,顯得不是那麼搭配。

    “你小子是何人,居然敢如此對我家小姐說話?知不知道在你面前的是誰?”這個護衛頭子明顯是一個腦子不怎麼好使的家伙,或者說是一個一根筋。早在先前他們家的小姐就已經說出了李寬的身份,此時這個家伙卻是問李寬是誰,顯然在之前李寬和他們家小姐的對話他是一句都沒有听進耳里。

    “我是誰?哈哈……”李寬揚聲大笑,對于這樣極品的家伙,對著之前叫破自己身份的女子投去了一個諧趣的眼神︰看你家的護衛,實在是極品。

    對面的女子也是一陣無言,似乎對這個丟人的家伙感到丟臉,怎麼就帶了這個不靠譜的家伙出來,剛才自己才叫破了這位的身份,可是轉眼就鬧出這麼一個烏龍。

    “家中下人無狀,希望殿下不要見怪!只是殿下雖然貴為皇親貴冑,可是也不能這樣直接蠻橫的趕走小女子吧!這玉山什麼時候成了殿下的私人領地了?”一襲白紗裙在風中飄蕩,再配著她如若風鈴一樣的聲音。卻是顯得清麗如仙。

    “怎麼,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這玉山位于本王的腳下,那麼就是本王的地盤。這又有何不可?”李寬看著對面傳來的狹促的眼神,那璀璨若星的眸子中的那一份質疑,讓他不禁頭腦發熱,作為一個兩輩子加起來已經年過不惑的李寬,此時卻是顯得如同血氣方剛的年輕人一樣,在美女的面前最是好面子。哪怕是無理取鬧,也要攪上三分。

    “好一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既然如此。那麼這玉山也不是殿下的,而是殿下的父皇,當今聖上的才對,莫非……”這個女子一張櫻桃小嘴卻有著唇槍舌劍,秀口微微一吐,就是一個大帽子從天而降。

    “休得胡言亂語!”李寬打斷了她的話,這樣的話豈能輕說,不必說那些跟在自己身後的百騎司的探子。那些人李寬這一次信馬由韁的走來可是沒有擺脫他們的追蹤。要是傳進了李二的耳朵里……李寬話剛出口,卻是聲音越來越小,卻是想起了之前自己心中所想。看來要改變自己這個習慣,或者說要真的不在乎世人言語,做到‘橫眉冷對千夫指’實在是太過艱難。在這個世界上存活,誰能毫不在意?

    “怎麼,放心這些人都是我家的家臣,他們絕對不會亂說!”女子似乎看出了李寬的心思一樣。出聲解釋道。

    “姑娘何須出言試探!本王心中還沒有那個想法,說不說又與本王何干!不過。這里確實是本王的地盤,因為這玉山之上。都是本王建立的練兵場,姑娘這般貿然闖入,可不是什麼明智之舉!要是遇到那些危險的機關,恐怕要受困其間!”李寬出聲說道。

    “是嗎?可是這一路行來卻是沒有什麼危險不是麼?”對面的女子沒有在乎李寬的恐嚇,在她看來這里雖然布置了不少的機關,可是卻是不怎麼能入眼,簡陋的像是抓捕野獸的一樣,這些小玩意兒,她還真沒放在眼里。

    “姑娘居然如此自信?那麼接下來看姑娘如何破解本王這一道封鎖!”李寬說著這一句話,整個人腳下忽然用力,在地上的一塊石頭之上借力,整個人躥起四五尺高,然後猿臂伸展,抓住了頭上樹冠上的枝椏,輕輕一蕩,就上了樹梢。一聲 哨從他的嘴中發出,然後山林間_來急促的腳步聲,整個大地在這腳步之下瑟瑟發抖,就像是有著一只蠻荒古獸悍然出洞開始捕獵了一般。

    “沒想到,楚王殿下居然是這樣的一個人,援軍麼?”對面的女子微微一笑︰“其實這一次本小姐可是專程在這里等候殿下的呢!”白紗裙下的臉上不知道表情如何,但是那一雙秋水一樣的眸子卻是沒有絲毫的驚訝的情緒,這讓在樹上盯著她的李寬有些弄不靈清了,這個女子對他似乎很了解,可是他可以肯定自己和她不過是兩面之緣,而她見到自己不過只有一次,甚至那一次自己都不是真實面目,為何會出現這樣的情景。

    “崔小姐,不知道你這一次到底是為何而來?”李寬不在裝相,道出了女子的身份。這個女子就是清河崔氏族長崔敬的掌上明珠,也是現在清河崔氏年輕一輩的女兒中唯一還待字閨中的小姐,崔家七女——崔雨霏。

    “小女子久仰殿下大名,這一次是特地從清河敢來的呢!這一路上風塵僕僕,殿下居然不領情!”對面白紗下的俏臉微微泛紅,說到底她還是一個女兒家,說出這樣的話已經是極限了。一個尚未出閣的大家小姐,這樣千里迢迢的來到長安只為了見這位楚王殿下一面,實在是無人敢相信。可是這一切卻是真正的發生了,李寬也是呆愣在當場。

    “保護殿下!”腳步聲越來越近,一聲聲的呼喝聲傳來,這時戰狼騎在這山林間訓練的小隊,雖然人數不多不過數十人,可是卻是像那千軍萬馬一般,奔跑起來有著一種氣吞萬里如虎的氣勢。

    “行了,就在外面等著!”李寬出聲阻止了想要上來保護他的士兵。

    “你們也出去!”對面的女子也對自己的護衛說道。

    “小姐……”山羊胡子有些猶豫。

    “怎麼,你們以為就你們這幾個人就能對付得了外面那些人?”女子聲音帶上了淡淡的慍怒。

    “遵命!”山羊胡子頹然的領命,然後帶著其余的幾個護衛向著樹林外而去。

    “春麗,你也出去吧!放心吧,他不會對我怎麼樣的!”白紗之下櫻唇微啟對著自己的侍女說道,然後那個梳著包包頭的侍女就嘟著嘴不舍的走了出去。

    “姑娘如何肯定本王就會在今天來這玉山?還說是特意在此等候,實在是讓本王詫異。”李寬來了幾分興趣,這個女子似乎非同尋常,不僅對自己非常了解,而且好像還知道自己一定會來這里,她為何如此篤定?

    “沒有點本事,小女子如何敢在這里等候殿下,殿下心中的疑惑小女子自當為殿下解開,只是在此之前,請殿下先看一樣東西。。”女子說著就揭下了戴在面上的面紗,從那雙美麗的眼眸下緩緩地滑落,露出了如若凝脂的雪白肌膚,雪膩如若極品的羊脂白玉一樣的臉頰暴露在空氣之中,像是剛剝了殼的雞蛋,又像是初露水面的芙蓉,嬌艷欲滴,吹彈可破。陽光似乎在這一刻都顯得更加的燦爛了,那山花在這一刻似乎都全然綻放,整座樹林在這一刻都恍若到了百花爭艷的春天。

    “眉若遠山含黛,眸似秋水凝波,膚如凝脂,嬌艷無雙,果真是天香國色!”李寬不得不為這個女子的美貌感到驚嘆,一代代的人的優良基因積累,才有了這樣的女子。在這一刻那綻放的山花似乎都黯淡了下去,它們為這世間絕色而感到羞愧。

    “怎麼樣,小女子蒲柳之姿可算入得殿下法眼?”崔雨霏清麗絕塵的容顏在李寬面前綻放,像是一現而凋的曇花,美得耀人雙眼。李寬身邊也不是沒有美女,不管是出生于世家的千金小姐,還是他的那些金枝玉葉的皇室公主,都是姿色過人,哪怕他身邊最貼身的兩個侍女也是嬌艷無匹的人間絕色,天香還小,初長成的身姿不過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紅袖卻是不同,現在不過年芳二九,正是最美好的時候,可是和這個崔雨霏比起來也是遜色不少,不是容貌上的差距,而是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像是山間空谷中的那一株仙蘭和種在花園苗圃中的蘭花,哪怕是相同的形狀與花色,可是後者卻是沒有那種讓人感到驚艷的感觸。

    “崔小姐的美貌,是乃是本王生平僅見!哪怕是母儀天下的母後也比不上小姐的絕世風姿!”李寬實話實說道,對于長孫皇後的容貌,李寬在之前一直覺得是這個大唐最美麗的女子,那怕是從突厥歸來的蕭皇後也就和她在伯仲之間。可是現在見到了這位崔雨霏七小姐的真正容貌之後,李寬覺得自己是真的見到仙女了。

    “殿下真會說話!”女人都喜歡別人稱贊自己的容貌,這位七小姐也是咯咯嬌笑,櫻唇輕抿笑的是百花失色︰“不過,殿下知不知道,小女子認識一個人,這個人他叫‘李太白!’”(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