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七章抗洪救災

第七章抗洪救災

    天色陰沉,呼嘯的江風迎面吹來,挾裹著陣陣的淤泥的味道,讓人作嘔。這是一片澤國,整片大地像是一片汪洋,遠處的山丘像是這海中的孤島,低矮的樹木已經全部被淹沒了。只有些許的枝葉還在水面上隨波浮沉。站在一座高崗上,李承乾看著面前的這一片慘象,面色像鉛雲密布的天空一樣陰冷。

    大雨還在下著,無盡的雨水像是瓢潑一樣從天際傾瀉而下,整個天空就像是天河決堤了似的,眼前的景物在三五米外就看不真切了,李承乾只能看到一大片的迷蒙的雨,耳畔也只有嘩啦啦的雨聲,還有河流的咆哮。似乎還有這絲絲的呼救之聲從大雨之中傳出,可是這樣的呼喚只能讓听到的人心中發寒而已,沒有人能在這樣的天氣下去救人。

    整個淮河流域在貞觀六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暴雨襲擊,像是上蒼再懲罰這個地方一樣,要用無盡的雨水將這片大地徹底的清洗一遍。無數的請求朝廷救災的急報被地方官員發了出來,可是最終能夠安然到達長安的不過十之一二。其余的都在半路上被暴怒的洪水給吞沒了。甚至連尸骸漂流向了何處都無人知曉。

    這些人是大唐真正的英雄,或許無人能及的他們的名字,或許他們沒有完成使命,可是他們卻為整個災區付出了所有。但是卻是無人知道他們究竟是誰,因為在這一場超級的洪水之中失去性命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整個淮河流域都在不斷地死人,不斷地有人被洪水奪取性命。死者長已矣,只有那些還活著的人會為他們掉下幾滴眼淚,可是這些活著的人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追隨著那些死者的腳步。

    李承乾站在伏牛山的山崗上,听著那一片汪洋一樣的洪水之中傳來的聲音,心中說不出的難受,他是這個帝國的主人,這些人都是他的子民,那怕曾經的他做出了許多的錯事,可是那也是他發泄自己內心的郁悶而已,他從未仗著權勢為非作歹,那怕偷牛也會在將牛偷走的同時留下一些銀錢,只是這些銀錢並不被那些丟了牛的百姓接受。

    “孤該怎麼辦?”李承乾看著綿延的暴雨,不禁在內心深處質問道。率著身後的數千兵丁冒雨救人?可是如此廣袤的災區,能就得下來麼?而且在這種惡劣的天氣之下,誰敢保證自己能找到那些被困水中的百姓?再說了自己這一行人帶來了無數的糧食,無數的帳篷,甚至還帶了很多的藥物,可是偏偏就沒有帶船啊,在這麼深的水中,如何搜尋那些被困的百姓?在這伏牛山腳下,是整個受災最大的地區,因為淮河就在這里決堤。

    “殿下,我們要快些采取行動,不然會有更多的百姓在洪災中喪命啊!”身後一個身著鎧甲的玄甲衛千夫長對李承乾說道,這一次李二為了賑災,派了足足一個千人隊的玄甲衛給李承乾調遣,這可是足足三分之一的玄甲衛了。最近這些時日玄甲衛按照李寬提出來的新的練兵方式訓練之後,戰力更加強悍了,這一千人足足抵得上三千精騎。

    “孤也想要行動,可是該如何做?這一片澤國,到底何處才會有百姓等待我們救助?該如何搜尋?而且吾等也沒有船只,這該怎麼辦?”李承乾此時顯露出了稚嫩的一面,他不管接受過怎樣的教育,可是畢竟還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驟然面對這樣的事情,怎麼拿的定主意。

    “殿下,不能再拖了,必須馬上組織士兵開始搜救工作,先伐木造船,然後三人一組,開始向四面八方搜救,能救多少是多少啊,不管怎樣都比在這里干著急來的強!”玄甲衛千夫長進諫道。他雖然沒有面臨過這樣的場面,可是多年的戰場征殺,搜救受傷的士兵的經驗讓他知道如何才能最有效率的搜救。

    “對,就這麼做,現在伐木造船,不管如何,現將我們這一片的區域搜尋一番!”受災的區域實在是太廣闊了,這一次的洪災造成了淮河決堤,殃及了數個州縣,當地的地方官員組織起府兵搜救早就已經開展起來,可是卻是沒有多大的效果,因為這一片地區都是一片平原,偶爾有些許的丘陵,這樣就造成了大洪水一沖下來就一瀉汪洋,直接沖向了在這一片大地上的低矮的百姓的房子。這種直接的沖擊會在第一時間就將這些房屋沖毀,然後挾裹在洪水之中給下一個目標帶來更加強大的打擊。這樣百姓就沒有了在高處的安全地帶可以避難了。

    士兵們開始在身後的山林之中砍樹制造木筏,這是最簡單的船只了,因為此時形勢危急,淮河決堤還是未曾堵上,天上更是下起了大雨,使得百姓生還的可能更加的渺茫了。所以能夠早一分鐘造出船只來,就早一分鐘能夠下水去搜救還活著的百姓。士兵們都卯足了勁開始忙活起來。

    不得不說這數千兵丁能夠隨著李承乾前來賑災,都是一群精銳中的精銳,他們分工協作,一艘艘的木筏子很快的就制作了出來,然後一排排的擺在了李承乾身前。

    “現在你們就去搜救受災的百姓吧,孤在這里為爾等擂鼓助威!”李承乾手握鼓槌,站在一面軍中大鼓前面為這些士兵踐行,此時的他站在雨中,大雨打濕了他身上華麗的蟒袍,頭上的長發也一縷一咎的貼在臉頰上,雨水順著臉頰往下淌,但是卻無法動搖他臉上的神情。

    “諾!”士兵們躬身應諾,然後一個個上千拿起地上的那一只只的竹篙,推著木筏下了水,向著四面八方散去。李承乾手中的鼓槌也重重的砸在了大鼓上面,咚……咚……

    一聲聲的戰鼓在大雨之中傳揚著,像是一盞指路的明燈,回蕩在大雨的嘩嘩聲里邊。李承乾立于山崗之上,在暴雨之中為他手下的士兵,為大唐的百姓祈福。

    長安城,李寬站在李二的面前,此時他正在听著李二對淮河流域的災區傳來的紅翎急報的轉述︰“受災的地區已經開始擴散,承乾在災區發來急報,說是受災地區實在是太過廣袤,好多地方都無法確認是否有百姓存在,搜救全然沒多少效果,徒勞無功,甚至有的時候還有士兵因為簡易的木筏散掉掉入水中被水卷走的事情!寬兒你素來有謀略,此時該當如何?”李二皺著眉,這些事情其實並不應該發生的,只要將淮河治理好,堤壩維護鞏固,那麼淮河豈會決堤?可是這些年來最開始因為戰亂,後來大唐初立,國庫空虛,到處都要用錢,實在是無法騰出糧草錢銀去修繕這些水利。說到底還是他這個做皇帝的沒有注意到,淮河堤壩年久失修,不遇到大水則罷,一遇到這樣難見的洪災就頓時成了一個大禍患。

    “父皇,兒臣願往救災!”李寬不知道李二打的什麼主意,但是既然李二都這樣說了,那麼他的態度其實已經表明,那就是希望李寬前往災區,李寬這段時間也想找些事情讓自己忙碌起來,暫時忘卻一些盤算,所以一口就答應下來,讓李二心中的後招無施展的余地了。

    “那麼,就帶上你的那八百私兵前去幫助承乾吧,朕再給你三千精銳!”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李寬前去抗擊洪水的決議。

    “兒臣領旨!”李寬轉身退下。

    “唉!”李二看著遠去的李寬,不僅一聲嘆息,這兩個年長的兒子,李二實在是耗費了不小的心力,李承乾被他寄予厚望,可是卻又那麼一點不爭氣,讓他有點失望。李寬在他心中也是萬分在意,因為這個次子實在是讓他無話可說,多年的放養,使得這個次子變得特立獨行。再加上他身後的那個一直都未曾現身的神秘師門,李二一直放心不下。因為神秘所以讓李二感到恐懼。哪怕這個次子為了大唐做出了不小的貢獻,但是誰知道會不會出現當初他們這一輩人身上發生的事情再次上演。同樣長子無能,同樣的次子出類拔萃。這樣的情景讓李二如何能不傷神。

    水天煥然一色,大水掀起滔天浪潮,沖擊著整片大地。滔滔的洪流像是一堵牆一樣,橫推過來,無人能擋。李承乾心中越來越絕望,因為在大自然的神威面前,他感到了自己的渺小。但是他在心中又有一股不甘心,站在浪濤前的木筏之上,大聲地為士兵打氣加油,甚至親身上陣,加入了搜救的隊伍。

    “頂住,抓住竹竿!”他手握著一直竹篙,伸向水中一個正在呼救的百姓,這個百姓站在低矮的房屋頂上,他家的屋宅還算堅固,並未被大水沖毀,所以才撐到搜救的士兵到來。

    握住了那一支伸過來的竹篙,他的心算是落地了一半,雖然房屋被沖毀了,家中的收成也在這一場洪災之中變成了夢幻泡影,可是人還在,希望就在。看著已經站在木筏上的妻兒,這個質樸的漢子心中又有了希望。r1152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