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章震撼人心

第十章震撼人心

    河堤岌岌可危,一股股的泥漿順著其間的縫隙不斷的往外淌著,匯流成一條小河。一群人渾身都被泥漿裹滿,像是一群泥雕一樣,他們邁著蹣跚的腳步,一步步的向著這邊逼近,腳步雖然沉重緩慢,可是卻是那麼的堅定不移。他們在一個身著鎧甲,卻被黃泥裹滿的人影的額帶領下,向著這邊奔來。

    地上的泥漿,讓他們步履蹣跚,讓他們每走一步都要用盡全身力量,可是卻無法阻擋他們的信念。這個缺口,只要他們還在這里,他們還沒有被洪水沖走,那麼就一定不會再次決堤了,這是他們在內心許下的承諾,這是對這片土地,對這片大地上存活著的百姓的承諾。他們是大唐的軍人,身為軍人就是保家衛國,身為軍人,就是舍身為民,身為軍人,那麼在他們沒有倒下的時候,被他們保護的人就一定會活的好好的。

    李寬腳步沉穩,他面色凝重,這座臨時築起來的河堤,實在是太過粗糙,這樣用沙袋和樹木交織起來的只能說是暫時性的一堵牆,面對洶涌的河水,這樣的河堤只能是被摧毀,被滾滾的洪流帶走,不留絲毫的痕跡。可是單單這樣一堵‘牆’就已經讓他們費盡心力,想要真正的阻擋住那即將到來的最高峰的洪峰,實在是在痴人說夢。

    可是現在別無選擇了,他們盡了全部的力量了,沒有任何一個人現在不是精疲力竭,沒有任何人不是用光了身上最後的一點力量,他們這短短的數個時辰里,抗下的沙袋不下數萬,不斷地被洪水沖走,不斷地填上缺口,這泥濘的道路上灑滿了他們的汗水,這曲折的河岸邊,全是他們的腳印。這是他們最大的心意,這是他們最堅韌的意志。可是在大自然面前他們的努力是那麼的渺小,他們的付出是那麼的微弱。

    仰頭望著面前的河堤,那順著縫隙淌出的泥漿,那是他們兄弟的心血,是他們努力的結果,現在就要被摧毀了麼?

    “楚王殿下,快走吧,這里又要決堤了!”郢州守備在李寬身邊高聲說道。再這樣的河堤之下站著,他都感到雙股戰戰,要是忽然間決堤,那麼第一個被沖走的就是站在這河堤後面的這些人,水火無情,不會因為任何人而停留,它只會顯露出最為猙獰的一面,顯露出它最無情的本質。

    “走?為何要走?這里就是你本王和諸位弟兄的陣地,這里就是這一次戰役的殺斗場,作為一個將軍,作為一名戰士,為何在最後的決戰關頭離去?是要做逃兵麼?本王不是這樣的人,本王的兄弟,就更不是這樣的人!所以哪怕是要死,我們也要守在這里,死在我們的陣地上!”李寬的話是那麼的斬釘截鐵,顯露出他內心深處最真實的想法。他沒有想過離去,這個念頭從來沒有在他的腦海里出現過,他要戰勝這不可戰勝的洪水,他要保護那些在洪水中流離失所的百姓。這個時代的百姓太過淳樸,太過善良了,他們不應該遭遇這樣的災難。可是這一切又怪得誰來?

    洪水不是誰能控制的,不是什麼君王失道,上蒼降下的劫罰。淮河決堤也不是誰故意為之,而是千百年來一點點的積累起來的,為了生存,無數的人燒掉了山林,開墾成農田,為了活命,無數人執斧操戈,砍伐山林,只為了灶中那一點薪火。失去了綠色植被的山坡,光禿禿的像是一個個禿頭,但是誰也沒有想過在上面種植一些樹木,于是水土流失,河流中的泥沙淤積,河床上升。總之,一點點的,這些河流變得不再那般清澈,也不再那麼溫順,他們就像是原本困于籠中的野獸,現在有人將籠子上面的鎖給打來了,那麼總有一天這些猛獸會沖出籠子,向人們展露它們的爪牙。

    不幸的是,現在這些百姓,為他們的先祖做下的事情買了單,成了這一次的替罪羊。這些李寬勉強明白,而這個時代確是沒有一人明白,他們只會想當然的認為是這一切都是自己這個地方做了孽障,上蒼懲罰了這里的人們,降下洪水。也有別有用心的人,他們會散步謠言,這是君王失道才會引得上蒼震怒,這是李二的過錯。

    這些東西現在都還在隱藏在暗中,尚未發酵成功。可是相信在不久的將來這一切都會粉墨登場,所有的人都在為了自己的心中的那些不為人知的目的做出各自的選擇。這些都不是李寬現在關心的,他現在想的是,如如何才能將這座河堤保住,使得這里不再決堤,不再成為這一片土地的災難的源頭。

    如是想著,他不由得仰起頭,看向了那陰沉著的天空,雲層還是黑壓壓的,雖然漸漸的散開了,可是雨水還是沒有停止,他們身上的泥漿在這片刻時間里,就被從天而降的雨水沖刷的干干淨淨,露出在里邊的鎧甲,所有人身上的衣衫都已經濕透了,所有人都穿著鎧甲,他們要用自己的身軀鑄就一道鋼鐵長城,要用血肉之軀,和這無情的洪水搏上一搏。如果征服不了你,那麼你就將我的生命帶走吧!所有的士兵在這一刻居然出奇的心神相似,他們在心中默默地為自己的親人祈禱起來,他們知道或許自己這一次真的回不去了,這些年來在槍林箭雨之中走了無數遭,從未像現在這樣絕望過。

    “再見了,我的親人,好像在回到那夢中的故土,好想再見一見你們的音容相貌,可是這一次,我是真的回不來了!夫人,請你將我們的孩兒養大,教會他做一個頂天立地的人,再見了家中的老父老母,孩兒不孝無法再承歡膝下了,再見了…………”所有的士兵都做好了死亡的準備,所有的人都已經做好了奉獻出自己的生命的最壞打算。因為他們身上穿著的是這一身鎧甲,這代表著他們是大唐最堅固的屏障,他們是這片土地最強大的庇護。所以在他們倒下之前,任何東西都不要妄想傷害到他們庇護下的大唐。

    在這一群人中,只有一個人沒有絕望,只有一個人心中對這一次的行動有著無比的信心,那就是這一支隊伍的統帥,大唐的楚王殿下——李寬。他是如此的肯定自己能夠將這里堵住,他是如此的相信,自己會帶著自己的這幫弟兄獲得最終的勝利。因為他不是一個普通人,因為他早就有了對策。

    所以在此之前的一切,都不過是他做出來的,這不是虛偽,因為沒有付出,如何會有回報,這不是做做,因為只有在最緊要的關頭,他才會使用這個方法。不是他吝惜,而是當他手下的這些人習慣了那種沒有付出就直接收獲到勝利的果實,那麼這群人就會變成他身後的拖累,不再是他依仗的堅韌基石。所以他要用事實告訴他們沒有拼搏到最後一刻,誰也不知道結果是什麼樣子。沒有奮不顧身的努力,是不會有最後的好結果的。所有的一切都是要靠自己的努力奮斗與拼搏,才能取得最後的成功。

    這是他在無形中給自己這幫兄弟們上的一堂課,這也是最為珍貴的經驗,經歷了這一次的事情,這些士兵將會變得百折不撓,經過這一次的教訓,這些士兵將來不論面臨如何的絕境,都將充滿斗志,滿懷信心的面對。所以這是一次心靈上的考驗,這是一次靈魂上的洗禮。

    “楚王殿下,在不走真的來不及了,這水是越來越大了!”郢州守備此時正在做著最後的努力,看著腳下越來越大的水流,他知道這座河堤是真的保不住了,因為現在的水流已經成了氣候,最開始的那些細小的縫隙,在水流的侵蝕之下,已經成為了一條條的管道,將淮河的水抽離出來,向著身後的災區奔涌而去。

    “現在是大家為國盡忠的時候了,所有人听本王的命令,現在疊羅漢開始!用我們的身軀,為這座河堤做最後的一次加固吧!”李寬一聲令下,他身後原本黑壓壓的寂靜無聲的士兵們開始行動起來,身上的鎧甲甲葉摩擦,在這雨水之中形成一種別樣的嘩啦啦的聲音,顯得那樣的清脆悅耳。這是敢于直面死亡的勇士的最後的聲音,他們在這樣的送葬曲之中,走向即將到來的命運。

    沒有一人退縮,沒有一人後退,他們就這樣一個個踩著同伴的肩膀,一個個攀著同袍的衣襟,這樣層層疊疊的摞了起來,站在最下面的是最強悍的士兵,他們承擔著身上那無數沉重的同袍的身軀,腳下深深地陷進了地面,一股股泥漿被他們的身軀排擠然後再順著河水流走。他們鋼牙緊咬,怒目圓睜,身上沉重的像是泰山一樣的,是他們的袍澤,是他們對這一片大地無盡深沉的眷戀。或許他們今天就要倒在這里,但是卻向所有人宣告,他們這些人沒有一個是孬種,全都是一條條的好漢子!r1152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