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章神跡

第十二章神跡

    洪峰席卷而來,帶著滾滾的咆哮,像是九天之上的天河決堤一般,洶涌的潮水拍打著兩岸的河岸,卷起滾滾的浪濤,是如此的駭人心魄。 大浪敲打著這一段原本就已經決堤過了的堤壩,一股沛然大力傳來,使得所有的士兵都感到一股無力阻擋的感覺,心中不禁生出無盡的絕望,這一生終究要在這里結束了麼?

    “天佑大唐……”李寬站在最頂上,看著洶涌而來的浪潮,一股股渾濁的波濤在他身邊拍打著,但是他的雙腿卻像是生長在了這段河堤之上一樣,沒有絲毫的顫栗,面對著這一片如若世界末日一樣的洪水,他大聲地叫喊著,聲音撕裂了洪水的咆哮,響徹在這天地之間。

    那劃破天際的閃電還在肆虐著,這個時候所有的人都感到一陣劇烈的搖晃,整個人都站不穩了,大地似乎在戰栗著,顫抖著。一陣低沉的聲音在耳邊回響起來,這不是洪水的咆哮聲,是另一種讓人耳膜震顫的聲音’

    “這是……”士兵們茫然四顧,這個時候出現了意料之外的變化,讓他們心中感到一陣的彷徨,他們茫然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

    “那是什麼?”站在最頂上的士兵此時卻是震驚了,他們叫嚷起來,在他們的視線中,那原本滔滔的河水此時確實發生了改變,不在卷起陣陣的驚濤駭浪,而是在那洶涌的河面上形成了一股水柱,就像是地下水噴涌而出一樣,只是這一股水流足足有著一張圓桌那麼大。甚至越來越大,他們站在底下的同伴的肩膀上。雙手撐著河堤的頂端,只是此時他們都忘了用力自己要做什麼了。

    “這是有水怪要出現了嗎?這一次的洪水真的是妖孽作祟?”士兵們淺薄的見識不知道此時到底發生額聊什麼。但是這顯然不是正常的情況。

    “水怪……什麼水怪?”站在下面的士兵承受著肩上的那沉重的壓迫,但是此時卻還是出聲問道,他們看不到實際情況,可是在底下卻更能感受到那大地的震顫,似乎是什麼了不得的事情發生了。

    “一條水柱,很粗很粗的水柱正在向外冒!像是龍王爺在興雲布雨一樣!”站在最頂上的士兵為自己的袍澤解惑道。

    “不是吧!”就在剛剛說出龍王爺這個猜測之後,結果他就看到了更讓他震驚的一幕,一個巨大的腦袋從水里面冒出來了,這是一個讓人震顫的腦袋。比起一座小山丘都要巨大,猙獰的腦袋上,兩只犄角像是怒指蒼天的神劍一樣,帶著一股五筆崢嶸的氣勢,像是要劃破蒼穹一般。犄角之上一道道玄奧的紋理交錯縱橫,似乎闡述著一種天地間的最深奧的哲理。

    這一個腦袋就足足有著這段堤壩這麼大,近十丈粗細,在他的這個角度無法得窺這個腦袋的全貌,只能見到那像是兩柄刺破天穹的神劍一般的犄角。

    洪水仍舊在洶涌而來。可是這個時候沒有人在感到那種讓自己無法抵御的力量,似乎這一切都已經過去,之前那種讓人精疲力竭的,無法抗拒的力量不過是自己的幻覺一樣。但是那呼嘯的江風。還有那無窮盡的像是要震破所有人的耳膜的浪濤聲,都讓他們明白這一切都不是他們的幻覺,都是真實存在的。

    “你看。這泥漿不再涌出來了!”站在最底下的洪立此時已經是面紅耳赤,身上壓著足足四五個人。這三丈高的高度不算很高,可是這人才多高啊。四五個人壓在他的身上,他這樣強悍的身體都有些受不了了,站在最底下的都是最強悍的士兵,他們力量最大,也是軍中最為強大的戰士。也只有他們這樣的力量才能支撐起這一作人牆,他們就是這一次最後的拼搏的根基。

    “真的是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身邊劉威和薛萬徹都在咬牙堅持著,他們三人是這一次帶隊的頭領,李寬麾下的八百戰狼騎平時都是他們三人統領,劉威是李二的代表,而洪立這廝則是左千牛衛走出來的這些士兵們的頭領,薛萬徹則是因為他是最能打的,所以才形成了李寬手下的三駕馬車。可是也正是因為他們三人都是實力出眾之輩,所以全都被李寬打發到了最底層,這個時候他們三人都是泥足深陷,泥漿都淹到胸口了。腳下濕軟的泥土在無數人的體重的壓迫下,將他們這些最底下的人像釘釘子一樣給生生的釘到了地里。

    “不管怎麼回事兒,反正這一次似乎是好事!”劉威吸著涼氣回答道,他的力氣可比不了洪立和薛萬徹這兩個天生神力的家伙,在三人中他是最吃力的,當然那些已經沒力氣出聲的普通士兵不算在內。

    “大唐萬歲,天佑大唐!”就在他們猜測不已的時候,在頂上傳來了一陣陣的歡呼聲,然後他們就感到身上一輕,原來在最頂上的那些士兵這個時候終于回過神來了,他們紛紛奮力的向上爬了上去。

    “神跡啊!這是上蒼庇佑我大唐的最直接的證明啊!”一個士兵站在沙袋堆積成的簡易堤壩之上,看著面前的這一座高聳出水的石雕,嘴里喃喃的說道。

    “這簡直不敢相信,這世界上真的有鬼神!”另一個士兵也贊嘆道。他們除了相信這是神仙的手段之外,再也沒有理由能說服他們自己。

    因為他們是親眼目睹了全過程的人,在楚王殿下攀上這座堤壩,向著上蒼祈求將罪責負于一身的話之後,上蒼劈下一道驚雷,回應了楚王殿下的請求,然後大地就開始震顫,在這滔滔的江水之中一個圓桌大小的水柱沖天而起,足足有著好幾丈高下,然後灑下無盡的水珠。

    不親眼所見是無法感受到那種震撼的,在一片的沸騰的波濤之中,一個神秘的腦袋從水中升起,無窮無盡的浪濤拍擊著這個腦袋,可是卻只被它冰冷無情的撞得粉碎。就像是矗立在無盡汪洋之間的礁石,被千萬年的波浪拍打,可是卻仍舊是砥柱中流。

    這座石雕也是這樣,不斷地拔地而起,不斷地承受著無窮的驚濤駭浪的沖擊,但是卻仍舊巋然不動,仿佛它早就矗立在這江邊千萬年了一樣。一對犄角斜刺向蒼穹深處,無盡的神秘紋理攜刻在其上,像是蘊藏著天地之間無窮的哲理。

    “這是……真龍……”一個個的士兵都從河堤之下爬了上來,他們攀著那些沙袋一個個相互幫扶著上了岸,看著眼前這個高聳出來的石雕,損失所有人都被震驚了,在他們的眼中都只剩下了震撼,因為誰也想不到在這大地之下升起來的會是這樣的一個東西。

    這是一個龍首,雕刻的栩栩如生,這是一頭憤怒的神龍,它張著一張大口,向著蒼穹咆哮著,嘴里邊的像是一柄柄刀劍一樣的龍牙甚至閃耀著寒光似的。讓人看到之後頓時心中發涼。同時在龍首之後,無盡的長長的鬃毛也是須張著,像是怒發沖冠一樣,兩只犄角在它的頭顱的頂端,斜指著天上的雲層。最讓人膽寒的是那一雙像是要噴發出無盡怒火的龍眼,血紅的顏色像是鮮血凝結,若是久久凝視的話所有人都會不自覺地冷汗浸濕背心。

    “這是真龍之怒,蒼天啊,這是真的是妖孽作祟麼?為何這大地深處會顯露出這樣的神物,這是鎮壓一方水土?”薛萬徹嘴里也開始碎碎念起來,他其實也是一個不信神不信鬼的人,一生刀里來槍里去,殺過的人他自己都記不得有多少了,但是他從未後怕過,可是這一刻他心里卻感覺涼颼颼的。

    “楚王萬歲!”不知是誰忽然喊出了這一句話,頓時多有的人都驚呆了,這是誰居然如此膽大包天,敢喊這一句話,這可是欺君之罪,足以誅滅九族。

    “楚王萬歲!”又有人出聲附和,頓時所有人都開始呼喊起來,這一刻他們管不得什麼欺君不欺君了,因為他們所有人在剛才都是在鬼門關外打了無數個滾,一個不慎就真的丟掉性命,死都不怕,還害怕什麼,而且這里的人會出去說麼?哪怕那個不和自己這些人一路的郢州守備,也不是在跟著呼喊麼?

    而且他們心中也未嘗沒有一些想法,因為他們可是知道的很清楚,當時楚王李寬攀上河堤,向蒼天怒斥,並且一己承擔下所有的罪責,引得蒼天震怒,可是卻又只是將憤怒之雷劈到了江面上,這還不能說明什麼?再加上這地底下自己升起來的這一個憤怒的神龍的龍首,這一切的一切都在暗示著。

    甚至他們在心中都已經認定這位楚王殿下定然是有著帝王之命,因為這龍可不是一般人能配得上的,而且這一次出現是如此的玄奇。最為有心的人已經在心中編造了一個個的故事,講述著李寬這位身具真龍命格的皇子的傳奇故事。

    這一切李寬都不知道,他其實有著自己的想法,之所以用這個龍首的圖案,其實也是有著自己的深意,從未想過將這個龍頭和自己聯系在一起,而是和李二拉到一塊兒去。可是他左右不了所有的人的想法,在之後的歲月中這些人將他一步步的引領著走向了另一個結局。(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