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二章天涼好個秋

第二十二章天涼好個秋

    李二話音剛落,整個朝堂就沸騰了,武將們沒有出聲,文臣卻全都議論開了,他們這些苦讀聖賢書,售與帝王家的讀書人,在這個時候比起所有的人都要苛責,在他們看來李二這一次的這個決定實在是太輕了,在他們的價值觀中,李寬這一次犯下的可謂是欺君之罪,這樣的罪過足以讓他們將這位大唐的楚王殿下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甚至那些手握春秋毫筆的史官都已經想要在自己正在記錄的正史之中加入一句︰‘時值貞觀六年初夏,楚王寬興兵于淮水,自立為王,終為聖天子所敗,貶為庶人,永不開釋!’可是李二這一道旨意一下來,他們心中想要的大事件就沒了。

    “皇上,微臣有話要說,還望聖上收回成命!”一個須發花白的官員此時走出了朝班,手執玉圭躬身下拜說道。

    “令狐愛卿有何話說?”李二看著走出來的這個老大臣,這人他認識,叫做令狐德保 且桓齪苡脅嘔 娜耍 謖餳改昀畽謖砦宕 逼詰睦罰 飧雋詈倍雷員嘧 酥蓯罰 謖舛衛分興 傅慕彩雋吮敝蓯逼詰納現 壞摹 罨  氖錄#  槐敝萇現搶畽庖患易擁淖嬪希 菜閌橋牧艘桓齪芟愕穆砥  畽顧愀孀印br />
    “陛下,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從三皇治世以來,謀逆者皆是抄家滅族,今日楚王之作為與謀逆無異,豈能輕請放過,將來上行下效。大唐堪憂啊!”令狐德彼簧 叩乃檔潰 坪踉諼 甦齟筇瓶悸恰OM釤平 角 鑀虼K遠雜諛蹦嫻睦羈硪歡ㄒ 爻停 靡哉鶘逄煜隆br />
    “那麼以令狐愛卿之意。該當如何?”李二聲音變得更加低沉了似乎像那雪山之巔萬載不化的玄冰一樣。他的眼神也變得凌厲起來,只是正低著頭的令狐德輩ぐ純吹劍 聳閉謔鏊底拋約旱南敕 骸拔 家暈  雜詰 倚納惱擼 讀 觶 娜澹【抑信 煬】暈   卸〉貶閎S錚 膛溲輪藎∫再有W齲 br />
    “夷三族?令狐德蹦閼飧隼掀Ё潁 竅 朗遣皇牽肯 讕橢彼怠0忱銑陶餼統扇 四悖 鶩獻拍闋約乙患依閑“。 背桃P鷲飧鍪焙蛟諼浣 牙鉲笊暮盎暗饋br />
    這話一出,整個朝堂頓時鴉雀無聲,那些還在商議的文臣都像是被捏住了脖子的鴨子一樣,一下子全都沒聲了。因為這一句話確實讓他們想到了這一次犯事兒的不是別人,而是聖上的兒子,而且還是無心之失,他們這麼抓著不放掃了皇上的面子不說,就之前令狐德彼黨齙哪且環 啊>妥鬩勻盟駁I掀劬  恕br />
    “這個……”令狐德幣慘幌倫憂逍蚜斯矗  笆切鬧笨誑歟 蛭 舛 鞫家丫 竊級ㄋ壯閃說模 囊桓齷實鄱雜詬矣讜旆吹牡腥瞬皇歉暇∩本恐皇撬雎粵死羈淼娜逯 欣畽杖輝諂淞小U庋道矗  安皇撬狄﹫畽約閡舶炎約焊銑鋈У沉恕6偈彼哪悅派先 際搶 梗 謖庋茲鵲南囊埂K芯蹕袷竊諞桓鼉藪蟺謀閻 幸謊  矸  1埂br />
    “怎麼不說了?朕倒是想看看,你們是怎麼夷了楚王李寬的三族的。”李二冰冷的聲音這個時候也傳了出來。在這立政殿中回蕩,更讓令狐德幣桓齠噲戮凸蛄訟呂礎br />
    “微臣又是考慮,微臣萬死,望聖上恕罪!”這個老家伙這個時候開始求饒了,他也是在剛才收到了長孫無忌的示意,讓他出面不要讓李寬這樣容易的就渡過這一次,輕飄飄的一次禁足,還不能讓長孫無忌放下心來進行他的那些計劃,所以他就希望有人跳出來,希望重懲李寬,希望能讓李二徹底的將李寬收監,這樣才沒有後顧之憂。

    可是哪里知道這個老家伙居然老糊涂到了這個地步,居然妄想一下子就將李寬徹底的打死,這是他長孫無忌都不敢想的事情,這些人居然敢異想天開,這個時候他也只有深感佩服的份兒。在他看來,李二最後的底線其實就是講李寬暫時收押在天牢之中,然後過段時間在放出來,這算是帝王之術之中的一種,敲打一番,讓他老實一點。

    “令狐,你糊涂啊,有些事兒是你我這樣的人能摻和的嗎?”。站在離令狐德弊 囊桓齔 甲炖鍇嶸泥止咀擰5 撬幕叭慈昧詈彼  緩冢 溝椎幕枇斯ャT諢杳鄖八揮幸桓魷敕 耗閽趺床輝縊擔br />
    令狐德被杷攔Ю溝謎齔 迷僖淮蔚幕 移鵠矗 礁鍪濤瀾 韞Д牧詈蓖獻擼 緩罄畽嶸目人粵肆繳骸爸釵唬 苫褂斜鸕孟敕 咳餃 拚餉創 磧惺  模磕敲茨忝僑餃 萌綰危空餿瞬喚黿鍪請薜畝櫻 彩譴筇頻某   舜筇埔彩橇 鋁瞬簧俚墓 停 奔 回剩 乩戳舜 耒簦 髡魍鹿然耄 詬  嫌臚鹿然肴司啦甦桓鱸攏 磺 嗽謔蛉說奈P訟攏 Τ繕磽恕;春泳齙蹋 捕倫×司齙痰暮影櫻 煬攘宋奘儺盞男悅 忝撬擔 萌綰緯頭#課 文忝侵歡 潘趕碌墓恚 疵揮鋅吹剿齔齙墓  課 文忝侵換崢獵鴇鶉耍 謐隕沓魷治侍獾氖焙潁 凸虻厙筧模儈蘅磕忝欽嫻哪苤衛硨謎獯筇平 劍俊崩畽納舨患輩換海 坪踉諦鶚 桓黽虻Д氖率擔 墑僑刺盟械某 急承囊徽罄 怪泵埃  醋約赫廡┤嗽諢噬系男鬧惺欽庋空飪稍趺窗歟br />
    文臣們不爽了,武將就心里舒坦︰“你們瞧,那幫子老匹夫全都在冒冷汗了,你們說是不是身子虧空的厲害啦?”段志玄也是一個陰損的主,一句話就是一記超大的地圖炮,將所有的文臣全都囊括在內了,他們這些武將全都是閑散慣了,哪怕是上朝這樣的事情,也會不時的出聲叫喊,李二也不管他們,因為這麼多年他也知道這些家伙是說不信的。

    “行了別多說了,人家那叫風流才子,像你我這樣的粗人要是去逛青樓,那就是有份,人家書生去就不是去逛窯子的,而是去拯救那些失足的風塵女子。那是先聖的教導,我們是學不來的!”程咬金一張嘴,頓時所有的文臣都對他怒目而視。

    “你瞧瞧,說到痛腳了,這幫子腐儒像是要用眼神殺死俺呢!但是俺老程身上這一身鎧甲可是刀槍不入,他們再回家練上一百年也穿不透。或許也想楚王殿下那樣禁足幾年,養養失去的陽氣,說不定還有那麼一點點希望!”程咬金洋洋得意的說道,滿臉的橫肉再配上他猥瑣的笑容實在是讓人想在他的臉上揍上兩拳。

    “就是,回家養養吃奶的力氣再回來!”武將們一頓起哄,文臣只能繼續怒目而視。

    “肅靜,朝堂之上,如此喧嘩,成何體統?剛才出聲的段志玄,程知節,出列!”李二對于這幫子夯貨的聲音是熟的不能再熟了,剛才最先出聲的就是這兩個家伙。

    “末將在!”兩人身披鎧甲上前應諾道。

    “你們兩人,朝會結束之後也回家禁足,沒有朕的命令,不得出府一步,也養養陽氣!”李二下旨說道。

    “末將領旨謝恩!”兩人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領旨謝恩了,他們知道要達到的目的成了,經過他們這一下子的插科打諢,對于楚王李寬的處罰再也沒有人有異議的,于是李寬就開始了在大唐第一次也是最長的一次宅男生活。

    長安城,興業坊,一座小橋的院子,滿院的紫丁香此時都已經凋謝了,但是盛夏的季節,牡丹卻是開得正艷,滿院子全是色彩斑斕的牡丹,紅的似火,白的像雪,紫色的顯露出神秘與高貴,藍色顯得憂郁而優雅。院中的秋千架上,少女身披一襲翠綠衣衫,一枝翠綠的芍藥被她別再發際,微微的清風吹過,帶著一股如香似麝的香風,不知道飄蕩到哪里去了。

    少女看著宮城的方向︰不會就這樣就算了吧?你也真是挫啊!要是我的話,直接就在那大殿上掀了桌子,既然你們要玩陰的,那麼別怪我不奉陪了!看來還是優柔寡斷的緊,這樣可不行,得給你加一把火,不然等你的榆木腦袋開竅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來人,給家中傳書,今年秋天,聖上將要開展科考,選拔天下有才之士,家族要早做應對!”少女輕聲吩咐道。

    “遵命,小姐!”一個丫鬟裝扮的女子在一邊出聲應道,然後退了出去。

    不久之後,清河崔氏傳出消息,將派出家族中的年輕一輩參加今年的科考,響應當今聖上的號召,同時傳出消息來得還有別的世家,這些人都會排出家族年輕一輩,參與貞觀六年大唐第一次科考。

    消息傳出,天下大嘩,這是世家臣服于皇權的表現麼?還是別有用心?

    最煩躁的就是趙國公府之中的那個少年人了,他將身前厚厚的一摞書全都掀到在地,然後大聲的叫嚷著︰“那幫子田舍奴怎麼也來了?真是的不讓人安生啊!”(未完待續……)

    第二十二章天涼好個秋︰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