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七章春風得意馬蹄疾

第二十七章春風得意馬蹄疾

    秋高氣爽,長安城的高天之上飄蕩著幾朵白雲,在這湛藍的天空中肆意的游蕩著。∮它們無拘無束,隨著風兒流浪,直到它們化作一場甘霖回歸大地母親的懷抱。站在小小的天井里面向上望去,只能看到那藍藍的天空,雲卷雲舒是那麼的自由,想想自己只能在這斗室之間徘徊,少年不禁有些悵惘。轉過身,回到自己的房間里,但是心中千回百轉的念頭卻讓他無法放下。只是現在的他實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頒政坊,這個被全然包圍起來的坊市,此時科舉已經進行到了最後的時刻,連續三天的科舉考試已經接近尾聲,在這段時間里,即將誕生華夏歷史上第一個科舉的狀元,是李二在歷史上重重的一筆涂鴉,這將是他被後世史書大書特書的地方,這位上位並不光鮮的皇帝,在這數千年厚重史書上留下了屬于他的印記。從此以後,寒門士子不再是只為了混個溫飽,成為世家的走狗為目的,他們有了更好的出路,這使得李二一下子籠絡了無數寒門士子的心,自古寒門多才俊,只是他們大多被掩埋在歷史厚重的塵埃里,只有那麼幾個被人慧眼識珠尋了出來,然後在歷史的大舞台上綻放出耀眼的光華,鬼才郭嘉是其中最為人稱道的代表,有著王佐之才。

    考場里的考生在這三天里,一個個絞盡腦汁,用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書寫下一篇篇的文章,或是獨闢蹊徑。或是歌功頌德,但是這一切的最終決定權都還在李二派下來的主考官的手里。在這個時候可沒有什麼標準答案,各抒己見。只要你的答案讓考官覺得合適,那麼你就能夠平步青雲飛黃騰達,但是要是你的觀點與考官相悖,那麼哪怕有驚世之才,也只能名落孫山。

    考試已經告一段落,接下來就是閱卷,這一次,大唐整個朝野上下,除了那些實在是粗鄙不堪的武將。。絕大多數人都投入了這個浩大的工程之中,數千名考生的試卷,足足堆成了丈余高的厚厚一摞,這麼多的試卷要全部細細的評閱,實在是一件非常沉重的時期,不是一個人或者三五人能勝任的,所以那怕是尚書省,門下省之中的小小書吏,此時也被拉了壯丁。足足三四十人在省閱這些考卷。

    “這一片文章寫得不錯,大人你看︰‘煌煌聖君,獨立高樓,憶昨夜西風烈……’”一個小吏手中拿著一張試卷。對著身邊的一個身著緋袍的官員說道。

    “這種明顯是怕馬屁的文章怎麼能夠當選?這是陛下第一次舉行科舉,這篇文章之中全部都是在贊揚,這樣的東西私下傳頌還行。排上台面來……”身著緋袍的官吏覺得不大合適,因為實在是太過了。當今聖上不是一個喜歡這種阿諛奉承的人,所以他決定將這篇文章斃了。

    “大人你看。這一篇怎麼樣︰‘夫者何為天?曰君?曰民?三綱五常,何人定論?九天之上天地開闢,道之何存?混沌迷蒙,何人傳道?天高九重,何處得之?……’大人這個學生實在是大才,這些問題誰答得上來?卑職以為這樣的人實在是太適合為政一方,絕對不會出任何的冤案!”長安城府尹長孫宸站在長孫無忌身側,對他說道。

    “就這喜歡胡思亂想的性子,怎麼能為政一方?或許他沒有將一個案件審問清楚,卻將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全給一股腦問了出來,看似深謀遠慮,其實卻是胡思亂想……”長孫無忌對自己這個同族堂弟,實在是有些無言,這樣的人居然能入他的眼,讓他實在不知道說什麼好,這樣的人在朝堂之中只能是那一顆壞了一鍋粥的老鼠屎。在這朝野之中誰沒有些許的不願被人知曉的,要是這樣的人進入了朝堂之中,那麼就是一個絕對的不安份的東西,誰也別想睡一個安穩覺了,因你不會知道這家伙會不會對你的感興趣,或者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將你的那些暗中見不得人的勾當全都抖落出來。

    朝野之中最需要學習的就是和光同塵,而不是舉世皆醉而我獨醒,舉世皆濁而我獨清,這樣的人是絕對無法在朝堂的大染缸之中存活下來的。因為他只會觸及無數人的底線,讓無數人巴不得除之而後快。

    閱卷工作進展的十分迅速,因為低級的官吏從那一大堆的試卷之中找尋他們都覺得實在是不凡的,才會送到真正的閱卷官員的手上,因為在這麼多的考生之中,真正能脫穎而出的也不過那麼數十人而已,絕大多數人還是無法抓住這樣的機會的,因為科舉雖然是為國舉士,但是挑選的也是最杰出的那一小撮人,其余的人還是從哪里來回哪里去好了,畢竟想當官的人多了去了,但是朝廷哪里需要那麼多官員?

    經過三日的閱卷,省閱工作已經接近尾聲,原本厚厚的一大摞的考卷此時也只剩下薄薄的那麼一疊,這不過是數十份考卷而已,這些是要送給李二御覽的。只要李二哪那里通過,那麼這些人將進入最後的一次考試——殿試,成為真正的天子門生,在這個時代是無上的榮耀,因為哪怕是在最偏遠的地方的百姓都知道當今的天子,不管在他們的印象中天子是不是就是用金鋤頭鋤地,至少他們知道當今坐在皇位上的是偉大的聖天子——李世民陛下。他們在田間地頭勞作中的時候,心中對于這個皇帝陛下也是非常的尊敬,因為這些年他們交的稅收少了,能吃飽肚子了。在他們的眼中誰能讓他們不挨餓,那麼誰就是他們心中的好皇帝,而不是說誰誰誰又要選幾個秀女入宮,就是千古昏君,誰誰誰。要修建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那麼就是一個暴君。他們只在乎田里的莊稼長得好不好。身上的衣服會不會讓他們受凍,家中余下的糧食夠不夠一家老小吃到今年的新糧出來。反而是那些有著足夠的權力。吃穿不愁,家中妻妾成群的官老爺,才會在乎,什麼皇上又要選妃了,皇上又要修宮殿了。那是因為他們嫉妒,嫉妒皇帝想娶多少妃子就能娶多少,哪怕放在宮中一輩子也見不上面都行,他們嫉妒皇帝能夠住那些金碧輝煌的宮殿,而不是他們住進去。所以他們才會這樣竭力的反對。這不是明君所為。這不是聖君應有的風範,這不是帝王應做的事情,總之,這些人其實就是因為自己沒有坐上那至高無上的寶座,才會這樣心理扭曲。

    當然其實也有很多人是真的因為這個帝國還太窮,還有無數的百姓衣不裹體,還在被寒冷和饑餓所威脅,他們心中真的是為了這個國家,可是這樣的人又有多少?簡單的來說︰最為著名的大唐直臣魏征來說吧。他被李二譽為人鏡,在他逝世的時候李二曾言︰“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魏征死了。朕又少了一面鏡子!”

    可是他真的願意做這樣一面人鏡?不是的,他並非是願意這樣以頂撞李二為樂。他並不是真的為了這個帝國,為了大唐百姓。而是因為他知道自己要是像是別的大臣一樣,兢兢業業的為李二辦事,是得不到李二的賞識的,因為他的出身決定了他不能成為房玄齡,杜如晦,長孫無忌這樣的李二的肱骨之臣,因為他在玄武門之變之前是太子李建成的手下的第一謀士,並且在數次的為李建成出謀劃策欲致李二于死地。哪怕當時是各為其主,但是他定然得不到李二的真心的賞識。于是他決定做一個直臣,處處和李二做對,不讓李二過得舒服就是他最大的存在價值。這麼一來他既可以讓李二重視他,重用他,離不開他,還有一個另一個目的,那就是為自己的舊主子李建成報復李二,因為只要有他在一天,李二就不要想著過上好日子,只要稍有一絲的不合規矩的,就會遭到他的嚴厲的指責,而且李二還不能將他怎麼樣。

    這其實是一件很明顯的事情,那就是李二在魏征生前的時候對他是十分的重用,但是在他死了以後,為何會對他進行鞭尸?魏征這家伙難道真的沒有為自己的後代考慮過麼?尤其是他的長子神智並不是非常的清醒,屬于智障,生活自理都很困難,他就不想討好李二,讓那可憐的兒子在自己死後能夠過得好一點?可是他沒有,這是為何?因為他知道自己不管怎麼做,李二都不會真的將他放到和天策府的那群人一樣的地位。哪怕為了維護他的聖明君主的顏面,也不會對他的後人有絲毫的照顧。

    跑題的有些遠了,三天時間已過,這一天是放榜的日子,這是大唐第一次的科舉,也是天下寒門士子第一次見到出人頭地的曙光,所以在這一天,在長安城的一百零八個坊市,每一個坊市之前,都張貼了這一次科舉中舉的考生的名單,大紅的底色,在這個時代沒有紅紙,所以這一次使用的是絹帛,在這絹帛之上,用的是金色的漆,然後尚書省的書吏抄譽而成。能夠在尚書省做一個書吏,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們每天都要在無數的奏折之中挑選出真實可信的,然後呈給尚書左樸射長孫無忌,最後在呈交給李二御批。所有的奏折在呈上去之前都要由他們先抄寫一遍,檢查有無錯字。當然更深層次的原因就是怕有人在這些奏折之上做手腳。所以成年累月下來,這些書吏都寫得一首好字。

    “皇帝詔曰︰今次科舉,一級甲等第一名︰李乾;第二名︰長孫沖;第三名︰馬周……”無數的學子在每一個坊市的門口圍著那一張張的榜單,有人高聲的念了出來,當然也有人在榜單上看了一遍又一遍之後,發現沒有自己的名字,于是失魂落魄的離去,當然更多的人是在這個時候議論紛紛。

    “這個李乾是誰?一級甲等第一名,這就是頭名狀元啊!而且還是第一次科舉的狀元,這是留名千古的大好事,只是這個李乾是誰?為何從未听聞過?”一個學子這麼說道。(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