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八章一日觀遍長安花

第二十八章一日觀遍長安花

    “就是,從未听聞過,像是清河崔氏的崔遠程,太原王氏王建,範陽盧氏盧承恩,這些人在這一次的大考之前就廣為人知,他們創作的詩詞,書寫的文章也早有傳出,這些人也不過在一級甲等的前十之列,這個李乾為何在從未听聞過的情況下,成為甲等第一?”

    “這第二是叫做長孫沖,這不是長孫國舅的長子麼?傳言中他不是長安城中有名的紈褲子弟麼?為何能夠取得甲等第二?還有那個馬周是誰?為何會是第三,前三之中兩個名字都沒听聞過,還有一個紈褲子,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貓膩?”

    一個個的疑問被這些學子點了出來,他們心中確實是充滿了疑問,原本在他們心中有著自己的中意的人選,因為在這段時間長安城中因為科舉之事使得很多在各州縣都小有名氣的讀書人相互之間認識了,然後相互以文會友,彼此了解了對方的水平,從而在考試之前他們就對各自的水準有了一個大致的排名猜測,可是這一次的榜單卻和他們的猜想相去甚遠,這讓他們很是不解。…

    但是不管怎樣,這個結果是已經出來了,就算心有疑惑卻無人再能動搖。所以之前被寄予厚望的那些人,此時心中就算有再多的不甘心,也只能在心中想想,然後在接下來的殿試之中再做爭奪。

    放榜了,塵埃即將落定,前三給了眾多學子一個極大的打擊,他們都在懷疑,都在等著在殿試這一關在看看究竟是何方神聖。他們的議論卻是擋不住在長安城之中的趙國公府的慶賀。

    “哈哈……簫大人居然親自前來。有失遠迎,里面請……”長孫無忌在門口親自迎接。宋國公簫親自前來,確實值得他親身迎接。這位大臣可謂是位極人臣。雖然他這一生的仕途算得上是大起大落,此時不過是貞觀六年,可是卻在之前貞觀四年的時候,迎回了早年流落突厥的蕭皇後,從而在朝會上頂撞李二,被貶謫,但是其人確實是有著滿腹才華,在前兩年再一次官復原職。為人剛正不阿,光明磊落。堅持著自己的為人底線。那怕是面對李二也會據理力爭,只是不像魏征那般處處頂撞李二,他懂得迂回懂得婉轉的表達自己的意願,深的李二的信賴。這位大臣在朝中的人緣可謂是極好的,所以長孫無忌在他面前也無法算什麼架子,再加上這一次簫的到來是為了長孫無忌的長子長孫沖慶賀,實在是大大的給面子,長孫無忌笑的是嘴都合不上了。

    簫來了之後,孔穎達也來了。這位天策府十八學士之首的大儒,孔子的直系後裔。也算得上朝中清流的一面旗幟,他們本身沒有任何的政治傾向,只是為了這個帝國的強盛。所以不管是文臣還是武將對這些清流大臣都是百般禮敬,再加上這位是當今諸多皇子公主的啟蒙恩師,地位更是顯得超然。這一位能來這里。說明長孫沖這一次的表現得到了清流大臣的肯定,長孫無忌更是心中欣慰不已。當初他謀劃著的那一個計劃差點被楚王李寬給徹底破壞。最受打擊的其實不是他這個費勁了無數心血布局的人,而是長孫沖。因為當初謀劃這一切的時候長孫無忌就沒有避開自己這位長子。所以在那段時間長孫沖以為李麗質會是他的新娘,會是他相伴一生的人,可是李寬歸來,帶著傳國玉璽,帶著厚重的軍功,用所有的功勞換取了一個賭約,甚至再後來自己這個兒子在長安城的天子腳下被人偷襲,差點命喪黃泉。這樣的打擊讓長孫沖徹底的奔潰了。但是長孫無忌卻是感到無比的欣慰,那就是這一次的打擊沒有讓自己的兒子消沉下去,反而激起了他的奮發,從那之後長孫沖像是變了對個人,變得勤敏好學,每天不再出去鬼混,長安城中關于他的紈褲的傳言徹底的銷聲匿跡,現在這一次甚至是在萬千考生之中奪得了第二。雖然這一次參與考試的考生並不是很多,許多的寒門士子還有世家才子還在觀望之中,但是這也是難得的成績了,若是長孫沖還是以前的樣子,那麼只能靠著自己這個父親的余蔭才能過上半生的榮華富貴,長孫家要是想再更進一步卻是全然沒有可能了,但是這一次卻是讓長孫無忌看到了希望。

    長孫家在大肆慶祝,而在皇宮之中,兩儀殿中,李二正在和長孫皇後商議著,在他們的面前的案幾上擺放著一張考卷。這是這一次科舉之中第一名的考卷,但是這一名考生的試卷卻是讓主考官房玄齡直接放到了李二的案頭,因為他看出了許多東西,這一張試卷本身沒有任何問題,甚至這一篇論述《一家與一國》的文章在最開始進入房玄齡的眼中的時候,他就覺得此子有著大才,決非平常之輩,但是在他細看的時候,才發現這一篇文章之中暗藏的玄機。這個名叫做李乾的學子有著絕大的心胸,甚至可以說是海納百川的胸懷,這樣的人絕對不是一般人。所以細看之下終于讓他發現了其中的一絲非同尋常。于是這篇文章被他找到了原卷,上呈給了李二。李二再見到這一張試卷之後,沒有多言其他,直接揮退了房玄齡帶著這一張試卷來到了後宮之中。

    “觀音婢,你看著張試卷,如何?”李二找到了正在給小兕子驅趕著蚊子的長孫皇後,然後牽著她的手一起到了這里,一起看著一張試卷。

    “這是承乾的字跡?怎麼陛下又靠教承乾的學識了?《一家與一國》這個臣妾不應該看吧!”長孫皇後只是看了一個標題就認出來了這是李承乾的字跡,而且這其中的內容她卻不敢看了,因為這些東西實在是有些敏感。作為後宮之主,後宮不得干政這是她最為重視的一條規矩。因為後宮干政,牝雞司晨。這是大忌。朝堂上的東西她是一概不管。所以這是在避嫌,哪怕只有她和自己的夫君李二知道,這是一個恪守本分的女子,也是一個聰明的女子。有些東西其實就是在一點點的讓步之下不斷地腐蝕和積累,最後權力的野心瘋狂的滋生最後才成了不可收拾的局面。所以在這些細節的地方長孫皇後是非常的注重的,哪怕無人知曉,不畏人知畏己知。

    “不錯,確實是承乾的筆跡,只是這可不是朕給他的考題。這是這一次科舉的考題,本來朕出這一道題的目的是想要看看,所謂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世家大族之中的子弟對于家族與國家之間的看法。哪里知道承乾居然告假三天悄悄的跑去參加這一次的科舉,沒想到的是居然站在了一國儲君的位置上面寫下了這一篇文章。並且深得諸位考官的贊賞,于是這一次的第一名是這小子”李二嘴上雖然說著像是責怪的話。可是他雙眸之間的那一絲閃動的贊賞卻是顯露出他心中還是非常的高興,自己的長子,這一國儲君能夠寫出這樣的文章,能有這樣的見地。實在是讓他感到欣慰。

    “什麼,陛下,你是說這是承乾參加科舉寫出來的。而且還是這一次的科舉的第一名?”長孫皇後怎會相信,作為一國儲君。當朝太子的李承乾怎麼會前去參加科舉?而且還能奪得榜首,這實在是不是一件說笑的事情。這要是傳出去了恐怕整個大唐朝野都會沸騰。甚至懷疑這一次的科舉的公正性,因為她在之前收到了自家兄長的傳信,自己那個佷子居然位居第二,現在第一也浮出水面了,長孫皇後覺得這一次的科舉似乎沒有取得預計的效果,第一是自己兒子,第二是個紈褲,那些想要招攬的寒門士子恐怕……長孫皇後在心中這樣想著,但是卻沒有說出來。

    “這樣似乎不錯,至少朕知道了承乾其實也不是那麼的不堪,還有沖兒,沒想到這短短不到兩年的時間居然進步了這麼多,實在是讓朕都不敢相信。”李二倒是沒想這麼多,不管這一次科舉到底能選拔出多少可堪大用的人才,但是這一次讓李二看到了李承乾並非是無可救藥,這就足夠了。

    “好了,陛下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殿試還要準備呢!兕子也醒了,妾身就先去看看。”長孫皇後听到寢宮中傳來的哭聲,先向李二告了聲罪,然後去照顧這個小家伙去了。

    看著娉婷而去的長孫皇後,李二收起那一張考卷,然後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張榜之後第三天,殿試開始了,這一次殿試卻只有九個人,這九個人是第二到第十位的考生,現在應該叫做進士。這一天,天公作美,在微微的晨曦之中,清涼的晨風吹動皇城之中的巾幡,飄揚的旗幟上面有著大唐的國號‘唐’也有皇室的‘李’字。當然還有金烏旗,銀月旗之類的。這些旗幟都是在有著重大的事情或者莊重的場合才會弄出來,代表著一種重視的態度。

    在立政殿的大門外,九個這一次金榜提名的考生在等待著李二的召喚,站在首位的是長孫沖,這個時候他身量站得筆直,一臉的意氣風發,整個人顯得神采飛揚,他有這可以驕傲的資本這是他這六七百個日日夜夜拼搏出來的成果,誰也不知道這兩年來他付出了多少,誰也不知道在那些夜深人靜的時候,他伏案苦讀的艱辛,多少個夜里他曾想過放棄,但是想起之前的那一幕幕,他心中又是那麼的不甘心,所以一次次的鼓起勇氣,再次投入全身心的努力,現在他成功了,這不是父親的余蔭,這是他的努力,他要向那個人證明自己其實並不是那麼不堪,自己有能力做到最好。

    “李寬,你看到了嗎?現在我站在這里,你呢,用不了多久我就能成為長樂表妹的夫婿,這一次你拿什麼來阻止?”長孫沖站在台階上,金色的陽光穿透雲層,灑在他的身上,一身大紅的衣衫,顯得是一團殷紅的血跡。但是他此時卻是整個大唐在這個時候最受人矚目的年輕一輩,因為第一已經被取消了資格,他這個第二名切切實實的成為了這一次科舉的第一,是大唐的第一位狀元郎。

    “宣,大唐科舉一級甲等第一名長孫沖入殿!”傳來傳召的聲音,長孫沖整理了身上的衣衫,然後快步進入大殿之中。

    “微臣長孫沖見過陛下!”躬身下拜,長孫沖第一次站在了這個大唐最高的行政殿堂之上,以前都是在東宮旁邊的學堂之內被李二召見或者就是在後宮的兩儀殿中。

    “平身!”李二看著下面的長孫沖,沉聲出言道。

    “謝皇上!”

    “作為本次科舉第一人,那麼朕就以這一次的科舉為題,長孫沖請詳述這一種新的舉才制度有何優劣之處!”李二出題。(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