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九章不一樣的長孫沖

第二十九章不一樣的長孫沖

    “科舉的利弊?”長孫沖沉吟了,這個東西他還真的從未想過,因為他還未曾站到這樣的高度人都是這樣,沒有到達相應的高度的時候,看待一個問題都有著各種的局限性。 或是相差甚遠,或者比較片面。所以面對李二的問題,長孫沖一時半會兒之間實在是沒有合適的答案。但是他卻也頗有幾分機智。

    “啟稟聖上!”長孫沖緩緩的踱步,然後微微躬身回答道︰“微臣以為,這科舉有利也有弊,有利之處在于寒門士子有了出頭的希望,所以天下寒門之中陛下會受到他們的愛戴,自古寒門多才俊,不管是在哪一個朝代總有出生微末的杰出之士,不管是大臣還是君王,孟子曾有言︰舜發于畎畝之中,傅說舉于版築之間,膠鬲舉于魚鹽之中,管夷吾舉于士,孫叔敖舉于海,百里奚舉于市。這些人都是出生微末,但是他們每一個都在歷史上留下了重重的一筆,這是有利的一方面,聖上能夠得到寒門的擁戴,而且我大唐能夠有很多的出生貧苦的官員可用,這些人走馬上任之後,對于地方上百姓來說這些官員更能知曉百姓疾苦,為百姓做事。這是相比起世家出生的官員來說相對有利的一方面。”長孫沖侃侃而談,對于出生到底是顯赫還是貧苦,這些為政一方的官員上任之後的所作所為是不一樣的,因為他們代表的根本利益出發點就不一樣,出生世家的官員在上任之後更多考量的是世家的利益,因為他們是這種利益關系的既得利益者。所以維護這個階層的利益是理所當然的。只是這樣做的話會損壞百姓的利益,因為世家就是在剝削百姓才有這樣的優勢。

    “但是相對來說。百姓的利益和世家的利益之間是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因為世家手中有著無數的土地。土地兼並使他們成為現在的人上人,可是寒門的官員走上高位之後,他們要是一直保持初心的話必定會發生劇烈的沖突。所以科舉之後,世家定然會站在對立面了。”長孫沖繼續說道,他現在是想到就說,也不關在這里有多少是出生世家的官員,至少簫就是蘭陵蕭氏的代表,還有魏征,這位一直和山東世家有著不清不楚的關系。甚至程咬金的夫人也是出生于江東裴氏。這些人都和世家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所以長孫沖這話一出口,滿朝嘩然。

    世家必定會站在朝廷的對立面,那麼這些人該何去何從?他們背負著家族的利益,甚至有人就是一族之長,面對著這個局面朝廷上的必將會分成兩個相互敵對的派系。在前期,因為世家站在高層,那麼一定會對寒門官員進行壓制,這樣只會更加激化彼此的矛盾,到了後期之後。寒門官員相互之間結成一張關系網之後,兩個派系之間定然是互不相容。這樣對于一個帝國來說真的好麼?

    所有的人都在思索著,他們這些人對于這個方面的思索比起長孫沖更早,甚至李二在提出了科舉的時候就已經想到了這一次。可是誰也沒有說出來,因為實在是太敏感。只是誰也沒有想到李二會給長孫沖出這樣的一道題目,所以這一次這最後的遮羞布被扯了下來。那麼這些人就要站隊了,這個時候才是真正的對整個朝堂上大臣的考驗了。

    這一次朝廷科舉的前十名其中有著過半的人是出生寒門。那麼這些人將來就是征伐世家的先鋒軍,所以怎麼面對這些人就成了最大的難題。他們是李二第一次科舉選拔出來的最優秀的學子。但是他們卻又代表了寒門的利益,對于世家的沖擊實在是太大。這個時候那怕是在朝堂之中廝混了半輩子的老狐狸都開始腦門見汗。

    任何新生的事物都會對舊的利益階層形成沖擊,只是大小不一而已。所以那些代表了原本的統治階層的守舊保守派就會不顧一切的鎮壓這些新生的勢力。只是這一次這個新生的勢力卻是綁上了李二的大腿,那麼形勢變得微妙了。要是真的發生沖突了,就是世家和皇權之間的爭斗,這樣的動蕩足以撼動大唐的根基,所以李二借著這個機會用長孫沖來將這一切都擺到明面上,哪怕朝野上下一片嘩然也不能阻止他,因為當一切浮在水面上,那麼他就能用手中至高無上的權力將這一切全都一把壓下,要是沉到了水面下,就像是水中的暗礁一樣,大唐著一艘大船隨時都有可能在暗礁之下翻船的危險。

    長孫無忌也知道這個理,所以他一臉焦急的看著站在大殿之中的兒子,心中暗暗叫苦,這一次自己這一家子可真的被那些千年世家給恨死了,這一次長孫沖扯下了最後的遮羞布,那麼就成了導火索,不管將來兩房誰勝誰負,那幫世家都會將自己一家刻在仇人的花名冊里邊,然後長孫家在今後的日子里邊就只能站在李二這一邊了。這也是李二的高明之處,他知道只要他還在自己就絕對不會生出什麼別樣的心思,可是人總是會死的,那麼在他死後,長孫家是不是還會站在皇室一方?還是成為大唐的外戚?所以為了防患于未然,這位心思縝密,雄才大略的帝王直接借著這一次的科舉將長孫家徹底的打上標記。

    “陛下,此時事關重大,還望三思啊!”簫出列,這個時候也只有他出面最合適,因為他是蘭陵蕭氏的族長,而且在上一次李二打擊世家的時候這位全然置身事外,當初揚州九重塔一事他們蕭氏從未參與,所以在那一次各大世家都損失慘重的慘烈事件之中,蘭陵蕭氏毫發未損。在之後也沒有被李著退出朝堂。現在他們蘭陵蕭氏就是這個朝堂之上最大的世家勢力。

    “為何三思?蕭愛卿你可知道這個時候你在說什麼?這是關乎大唐江山社稷的大事,你可否知道世家現在是阻礙大唐進一步發展的最大障礙?過多的土地掌握在世家的手中,百姓的利益嚴重受損,百姓衣不蔽體,食不果腹,那麼離大唐亡國就已經不遠了,這一切蕭愛卿當得起麼?”李二沉聲問道,他此時不見喜怒,可是卻讓任何人都听得出來他的聲音中飽含的怒氣。對于一個帝王來說,。在自己的帝國之中還有著很多個割據一方的大勢力,這簡直就是最不能被容忍的事情,和謀反相差仿佛,這些世家就是大唐帝國之內的一個個的小王國,大唐的正式統治在他們盤踞的地帶,就要打上一個折扣。這樣的事情李二如何能忍?所以他才在這個時候將一切挑明,

    “聖上,世家根基雄厚,一直都在為大唐治理這個國家,這麼多年下來沒見到出什麼亂子,那麼為何不沿襲下去?這樣擅自更改,朝堂之上寒門崛起最終有損的都是大唐的國力,這樣大唐陷入內斗,那麼國力衰敗即將國將不國啊!|”簫之後,魏征也站出來了,他畢竟還要為山東世家謀取利益,這個時候,他是怎麼也不能無動于衷。山東士族在之前就已經被李二給打壓了一次,這一次各大世家派出來的青年一輩的小字輩在這一次的科考之中居然被寒門壓在底下,實在是讓人不解。在這些世家子弟之上的那些寒門士子,沒有一個想這些世家子弟一樣不用為生計奔波,只需要讀好書就能在將來有一份好前途,他們每個人都要為生計而忙碌,學習聖賢書的時間不足這些世家子弟的七成,這樣還能力爭上游,實在是難得的人才。

    “怎麼,世家還有功于社稷了?那麼那些世家官員在上一次離開京城的時候一車車馬車帶走東西到底是什麼想必魏卿比朕都清楚。這些人就是這樣幫朕治理這個國家的!那麼朕要他們來又有何用?”李二聲音徹底的不帶一絲的偽裝,冰冷得像是西伯利亞千古不化的寒冰。上一次世家同意了撤離朝堂,然後在之後的科舉之中家族小輩在和天下寒門士子進行一次爭奪。這是李二和他們之間達成的協定。但是在他們離去的時候,整個長安城差點被他們搬空了。朝廷的國庫比起那一次世家的遷徙所帶走的東西相比都要遜上一籌。這是怎麼一個狀況?世家的力量結合在一起甚至比起大唐所有的稅收都要多,也就是說大唐李氏對于國家的掌控還沒有這些世家的巧取豪奪來得多。李二就趕到了深深的寒意,像是芒刺在背一樣不得安生。所以這一次無論如何都要在這朝堂之中將一切都敲定。不然寒門官員到了世家的地盤上那就是寸步難行,甚至生死都要操控在這些世家的手中。那麼寒門子弟誰還敢前來參加科舉?

    “陛下,世家已經做出妥協讓步,為何還要這般趕盡殺絕?要知道世家的力量還是那麼的強大,大唐經不起這樣的動蕩!”魏征還是沒有退縮,據理力爭。(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