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一章舊事重提

第三十一章舊事重提

    午後的風終是讓人變得慵懶,時間已是中秋時節,長安城的午後已經不在酷熱,微微的秋風讓人總想打個盹兒。+李寬閑著無事在園中搬弄著院子里的一個個石鎖,這些東西是這個時代練武之人必不可少的家當,靠著這樣簡陋的家伙,造就了一個個悍勇三軍絕世武將,技巧可以靠練習來提升,可是這打熬力氣就只有石鎖這樣的笨辦法,在這長安城中居住著大唐最頂尖的一干武將,也有著大唐最多的石鎖。每一個武將的家中都有著這用石頭雕琢的東西,或大或小,但是絕不會少。因為打熬力氣是一項長期的循序漸進的過程,從最小的十來斤重到最大的一兩百斤,可謂是一應俱全。

    李寬來到這個時代之後,雖然有著自帶的內家拳作為提升媒介,但是還是置辦了大量的石鎖用來訓練。一個個石頭雕刻成的大鎖,就在院子的一角靜靜地躺著,李寬手中此時正提著兩個在揮舞著。兩個重達百斤的石鎖在他的手中像是輕巧的塑料制作而成的一樣,只有揮舞之中帶起的強烈的勁風顯示出這兩個不大不小的石頭疙瘩的分量絕實不清。

    汗水順著李寬的臉頰往下淌著,他輕抿著嘴唇,面上全是剛毅的神色,胳膊上的肌肉像是一條條的鋼絲,緊緊地擰在一起,在這一刻迸發出強大的力量,石鎖帶著呼嘯的風聲在他的身邊揚起陣陣塵沙。遠遠望去就像是在他身邊升騰起一團黃褐色的火焰一樣,整個人就像是在火焰之中緩緩走出的烈焰戰神。一身短衫此時已經被汗水濕透,緊貼在他身上。一身勻稱的肌肉在這個時候顯露無疑,猿臂蜂腰。整個上半身呈現出一個倒三角,後背上的背闊肌顯得更是凸了起來。肩膀微微上凸,那是肩膀上的三角肌,此時在竭盡全力的鼓脹。

    不僅僅是在鍛煉打熬力氣,要是有人能夠在這個時候透過身體的表象看見李寬的骨骼的話,定然會更加震驚,因為此時李寬的上半身的骨骼此時都在微微顫動,最為突出的就是他後背的脊椎,這一條人體的大龍。此時李寬的背脊就像是一條活過來的大龍一樣,隨著他的運動。在不斷的起伏,顫動,隨著某種規律在不斷的律動著,像是一條活生生的神龍在盤旋。漸漸地這一條大龍不斷地震顫,帶動著後背的背闊肌,然後再是肩膀上的三角肌,肱三頭肌,肱二頭肌。之後是小臂上的肌肉,這一切都像是一台精密的機器。不斷地循環往復著。伴隨著這種規律越來越明顯,李寬手上的動作越來越大,兩個石鎖被舞動的虎虎生風,強烈的勁風不僅僅將地表的灰塵揚起。漸漸地那些細碎的落葉,還有小小的石子也被攪動起來,而那陣陣黃塵也像是受到了某種莫名的力量的束縛一樣。不再是不規則的火焰的模樣,而是漸漸的成為了一個圓球。

    “這是……不可思議。這真的是人能做到的?”這個時候在楚王府的院牆的一個角落,一片低矮的樹叢之後。一個身披黑色斗篷的神秘人物正在喃喃自語,他不敢相信眼前看到這場景。哪怕他已經稱得上是這個世界上最為強大的一群人之一。但是卻從未想過有人能夠做到這樣的事情,那可是不受控制的灰塵,不是一個個人,沒有思維,所以它們到底如何在空氣中運動那是全然隨機雜亂的。可是現在卻成了一個球狀,全然出了他的理解能力之外。但是他卻又不得不相信眼前所見到的,因為他相信自己的眼楮不會欺騙自己,而且對面的這個少年也是這個時代最為強悍的一群人之一,早在兩個月前他就已經知道,因為那個能和自己不分勝負的尉遲恭都不能再短時間之內將這個少年拿下,甚至這位老將軍說沒有絲毫的把握將這個少年留下。

    也是從那個時候起,原本一直盯梢這個少年的暗三被替換了下去,換成了他,百騎司的第一代首領,也是當初李淵仗之起兵的絕世強者。這兩個月這位大唐絕頂的高手徹底的震驚了,因為眼前的這個少年的進步實在是太快了,他最初來的時候,這個少年使用的是百斤重的石鎖,但是揮舞半個時辰就要休息一番,可是現在他手中的那兩個石頭疙瘩已經重了一倍,變成了兩百斤重。可是他卻在這個時候連續揮舞著兩個時辰,絲毫不帶停頓的。這樣的進步速度讓他徹底的心服口服,他走的是技巧路線,並不以勇力見長。可是他卻知道自己的能耐也就只能使用一下子百十來斤的石鎖,再重一些的話就要傷及身體元氣了。這樣可見這個少年王爺此時的勇力絕對是冠絕大唐,可是這還沒完,因為此時對面發生的事情更加的讓他驚訝不已。

    “什麼人?”就在之前這個黑袍人輕聲驚呼的時候,對面的那一個黃色的灰塵凝集而成的球體之中,一聲冷喝忽然傳出,然後只听得呼的一聲,一道灰褐色的黑影就這樣直直的從球體之中竄出,然後向著這邊砸了過來。空氣像是被砸爆了一樣,一聲炸響。然後一個兩百斤重的石鎖就這樣像是一道流星,又像是一束電光石火一樣極速飛了過來。

    “不好!”暗一心中被一股濃得化不開的危機感弄罩住了,就像是忽然被人踩住了尾巴的貓兒一樣,渾身的毛發全都在這一刻一下子就炸了起來,然後腳下一用力整個人就這樣像是在草叢之中游動的一條巨蛇一樣,急速的向著一邊竄了出去。

    “還想逃?留下吧!”清冷的聲音再一次傳來,然後另一只石鎖也這樣帶著強大的壓迫感像是從天而降的隕石一樣直接砸了過來,空氣再一次被打爆,帶著強烈的呼嘯聲,一股強大的勁風撲面而來,吹動著周圍的一大片的低矮的樹叢。暗一不愧是當今世上有數的宗師級高手,在這個危險之極的時刻,他忽的一下子整個身子像是,沒有一塊骨頭一樣,不可思議的轉變了方向,整個人滑動著像是輕靈的狸貓,又像是靈活的靈蛇,不可思議的彎曲了身體,看看擦著那飛過來的石鎖躲了過去。

    “咦……挺靈活的嘛,不錯,是一個不錯的對手,那麼現在就看看你在本王的槍下能夠走下幾招?要是能接下本王的這一趟七探蛇盤,那麼就放你離去,不過以後別再出現在本王面前!”李寬見到對面之人居然能躲開自己擲出的兩只石鎖,頓時也來了興致,整個人就像是一只撲食的獵豹一樣,向著前方撲了過去。在急速奔行之中路過兵器架的時候,順手一撈,一桿長槍就到了他的手中,然後雙手一振,挽出一朵碗大的槍花,整個人像是一柄刺破天穹的長槍,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想著前方壓迫而去。

    “楚王殿下……”暗一此時才得以出聲,但是迎接他的只是一朵耀眼的像是漫天星光一樣的槍芒,清冷的白色,像是一片月華,又像是緩緩彌漫而來的水銀,無孔不入,厚重無匹。在這一剎那就將暗一所有的能躲避的方向全都給堵死,此時除了硬拼別無他法。

    但是暗一也是絕頂高手,甚至在對敵的經驗上還是李寬的千百倍,這位一直在暗中庇佑著大唐的絕世強者,這一生經歷的陣仗可謂是數不勝數,無數的戰斗讓他的戰斗直覺無比的敏銳,整個人在這一刻忽的一下舒展開來,身上的黑袍被他此時強大的力量給撐了起來,整個人在這一刻就像忽然暴漲了兩三倍一樣,原本枯瘦的身影在這一刻變得無比的壯碩,甚至比起黑熊一樣的尉遲恭都不遑多讓,不過這不是暗一的身體變得粗壯,而是他強悍的力量在這一刻迸發,將整個斗篷全都給抖動得鼓脹,像是一個壯漢一樣。

    就在此時,槍芒及身,可是對面的持槍之人卻是感到一陣驚異,因為他感到自己刺到的並非是一具,而像是刺到了空氣之中一樣,渾然不受力量。

    原本勢在必得的一擊此時卻落了空,讓李寬氣勢一頓。就在此時對面的暗一卻是身體一貓,整個人就從那寬大的斗篷之中直接脫離了出去,枯瘦的身體在樹梢之間未為一蕩,然後就飆射出了三五步外。

    “跑的挺快的嘛!但是還沒有接下本王手中長槍,豈能讓你就這樣離去?”李寬手中長槍一抖,整個人就這樣身隨槍走,像是破開天穹的絕世神兵一樣,腳下的牛皮靴子在此時受不了他腿上迸發的力量直接崩開,地面上干硬的泥土也在此時被踩成碎末,李寬整個人就像是出膛的炮彈,頭發與衣服都被迎面吹來的強風拉到身後,像是遠古時奔行在無邊大陸上的暴龍一樣,將對面的低矮樹叢撞得枝飛葉落,追向了正在急速離去的暗一。

    皇城巍峨,在陽光下顯得更加的金碧輝煌,一株株的丹桂樹在皇宮之中飄散著濃密的花香,或許是深宮之中有著別樣的養分,無數的桂樹生長的非常的繁茂,甚至開出的花朵都更加的芬芳。

    立政殿之中,上書房內,李二正坐在寬大舒適的太師椅之中,看著跪倒在身前的自己的肱骨之臣。

    “長孫愛卿,你真的決定了?”李二沒想到長孫無忌會舊事重提,但是此時他確實騎虎難下,這是在逼宮啊!可是這個人真的是為大唐立下了無數的功勞,甚至可以說是功績無雙,由不得他不答應。(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