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章生子當若

第十章生子當若

    站在海邊上,看著在陽光下波光粼粼的大海,李寬神色肅穆︰“這里,就是大唐的地方!”他喃喃地自語道,沒有人知道他其實在心中選過很多地方作為發展的根據地,但是最後還是選擇了滄州。因為在別的適合的地方都有著人在盤踞,南方的廣州,馮氏在那里經營了數十載,數代人的經營使得那里基本上是他們的天下,要不是馮氏這一代的家主馮盎在當初李唐初建的時候立場堅定的支持,沒有像其余的反王煙塵那樣高舉義旗,才讓李二當初只在中原地區征戰殺伐,而且這位在事後被李淵封為吳國公,上柱國的馮氏當家人,雄才大略,心懷天下。

    當然這也是因為馮氏的家訓,馮盎其人為高涼太守馮寶與譙國夫人冼夫人之孫,石龍太守馮僕之子,少時有謀略,英勇善戰,初以祖輩功勛而任宋康縣令。夷人王仲宣起兵造反時,馮盎率軍擊敗叛軍,因功授任高州刺史。馮盎平定潮州、成州等五州僚人叛亂時,因功授任金紫光祿大夫、漢陽太守。後隨前隋煬帝出征遼東,因功升任左武衛大將軍。

    隋亡之後,他非常果決的退回了廣州,並且在之後的幾年時間之中打下了馮家的碩大基業,馮氏成為了無名有實的南越王,在這一片土地上,馮家就是無冕之王,因為勢大,而且又很識時務的向李唐稱臣,使得李淵和李二都沒有理由對馮家動手,而且他們這一家子就一直守著兩廣南越一帶,絕不輕易的擴張勢力範圍。這一點讓李二很放心,對馮盎也是稱贊有加。就連之前李二一直針對世家大族的行動也沒有絲毫的損害到馮氏的利益。由此可見李二對馮家的器重或者說忌憚。當然這一切李寬是不知道的,他之前也考慮過去兩廣地區發展。可是他掂量了一下自己現在的分量,結果很可悲的發覺自己動不了馮家,之後他又想過在東海邊上。可是那里卻又是山東世家集團的地盤,那里他也插不上手,雖然李二將世家打壓到了一定的地步,卻也正是因為如此,李寬才更不能去撩撥,不然被這些已經憋了一肚子火的世家大族認為是皇室不給他們活路,拼上個魚死網破。損失的還不是大唐,受苦的還不是大唐百姓。所以他寧願來這苦寒之地——滄州。

    當然李寬選擇這里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這里靠近棒子國,這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他可是知曉,在今後的歲月里,李二會三征高麗,這和隋煬帝是一樣的,當然這也是一個立志要成為千古明君的皇帝一定要做的事情,什麼樣的功績都比不上開疆擴土啊。只要是為整個國家開拓了疆域的。為臣定然是位極人臣,為君定會名流千古,這樣的宏偉目標李二豈會不覬覦?在這里建立一支強大的水軍,是一件絕對不容疏忽的力量。會起到很大的作用,高麗,新羅。百濟,這三個在大唐東北方向的半島上面的小國。一直都是中原王朝覬覦的對象。

    李寬現在要做的事情很多,滄州的民生。水軍的訓練,還有那海外的布局,全都要他掌控,索性海外的事情有陳摶安排組織,只要他制定一個大概的輪廓就行,不然他一個菜鳥級別的政客還真的玩不轉這些東西。現在有了船,沒有合適的水軍操控,這些戰船制造出來也不過是一堆廢物,訓練水軍已經成了當務之急。于是李寬準備上表讓李二將大唐能夠訓練水軍的將領派遣到這里來,幫他訓練一支合格的水軍。現在就是等待的時間。

    “大人,時辰不早了,該回城了!”日已西斜,時辰已經不早,天邊已經出現晚霞,隨侍的護衛上前對李寬說道。

    “走吧,現在就等著朝廷派來合適的將領訓練水軍了!”李寬看著停在岸邊的數十艘大船,這是一堆堆的枯骨換來的,這段時間無數的倭奴國人被運到這里,他們的尸骨堆積成了這些戰艦。對于死去的倭奴國人,李寬是一點都不在乎,他才不管這個時候的倭奴國對大唐還是畢恭畢敬,他只知道這個民族亡族滅種了才是最好的結果,那一個島國盛產白銀,對于大唐來說是一個不錯的殖民地。現在越是將這個小國削弱得厲害,將來才越安全。甚至將這個國家徹底的定位為大唐的奴隸生產地才是最好的結果。屠滅一個國家民族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讓他們慢慢的在被奴役之中滅種好了。

    馬蹄疾馳,在這片土地上卷起一陣黃塵,李寬騎在追雲的背上,這次出來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長安,他將能帶來的都帶來了,雖然不像那兩個侍女將長安城府邸之中的鍋碗瓢盆都搬空,卻也帶來不少東西。比如說他身後的那條大狗。這一條大狗已經六歲,徹底的長成了一個龐然大物,巨大的腳掌上面鋒利的爪子伸縮不定,在地上刨出一道道的爪痕。來到這里之後,這方圓百里都成了它的領地,不時地跑出去,幾天幾夜不回來,這一次在歸來的途中遇到了,李寬就將它帶回去,先關上幾天。這家伙越來越野了,將來成了野狗怎麼辦?

    長安城,金碧輝煌的皇宮,琉璃瓦在陽光下閃閃發亮,李二端坐在龍椅上,注視著下方的幾個身著紫袍的大唐官員︰“諸位愛卿,這封奏折是楚王從滄州發來的,你們也看看,我大唐現在是不是還有能力建立一支這樣的龐大水軍?”李二雖然放任李寬去搗鼓那些玩意兒,可是沒想到這個家伙居然玩得這麼大,一次性的想要建立一支數萬人的龐大水軍,數十艘戰艦,每艘戰艦上面三千人這是李二從未想過的。在他看來,這一片土地上,有著幾近無敵的大唐鐵騎就已經足夠,什麼高麗,什麼昭武九姓,什麼薛延陀,什麼吐蕃,這些都是在陸地上的國家,只要大軍推上去,那麼就一切搞定。搞什麼水軍啊?有沒有敵人在水上!

    “聖上,楚王殿下這個考量,老臣最近也在思索著,大唐在陸地上已經有了足夠的力量,足以抵御外敵,可是水上力量卻是稍微弱了一些,是要有適當的儲備!”房玄齡躬身回道道。

    “確實如此,陛下,雖然大唐現在足以睥睨四方,可是在水上的力量卻是弱小,不足以抵御外敵!要是有敵人從水上入侵,是一個極大的隱患!”簫也附議道。

    “哦!海上,那倭奴小國?”李二面露沉吟之色。

    “不僅僅是倭奴國,還有高麗!”張大亮,大唐最熟水戰的將領,家住青龍坊,有著數百義子的初唐名將出聲道。

    “高麗,高麗水軍和我大唐水軍比起來不值一提吧!”李二不在乎地說道。

    “陛下,確實,他們的戰斗力和我們比起來不值一提,可是和大唐百姓比起來卻是超出太多!要是我們將來出征高麗的時候,這些水軍乘船騷擾我大唐海疆,那麼定然會造成極大的損傷。我大唐水軍多數都是在江河之中作戰,不習海戰,將來定然吃虧!而且楚王殿下那些船只,應該是大唐現在最好的戰艦了,最適合大海上面征戰。”張大亮分析道。

    “既然如此,那麼張愛卿,你說說這樣一只水軍從草創再到成熟,需要多少國帑?大唐現在是否能夠承受得起?”李二最擔心的還是這個方面,他不怕人數多少,也不怕戰力如何,因為他相信這樣一支海軍只要建立起來,就足以抵擋周邊的這些國家的水上力量,只是這其中的花費實在是太過龐大,船有了,可是大軍的糧草,軍餉都是一大筆一大筆的錢糧支出,大唐現在能不能撐得住啊!

    “這個,陛下,這樣龐大的水軍,微臣也不知道需要多少,而且海上作戰和江河里邊作戰需要的裝備恐怕也不一樣,大海實在是太寬廣了,不像內河之中即使相隔再遠也不過數十丈,大海上卻是遠遠不止這個數。所以再這樣的戰船上,像是拍桿這樣的裝備是行不通了,定然要遠程打擊的武器,像是八牛弩這樣的,具體每一艘船上裝備多少,微臣沒有見過楚王殿下的船只,做不出估量,但是一定是一大筆開支。”張大亮回答。

    “但是不管怎樣,也要建立起來,因為最近這些年,沿海的各個州府都在反應有一些不明的船只在海上進行貿易往來,雖然在大唐的土地上他們會按照規定交稅,可是在海上呢?這是大唐的損失,這些人使用的船只雖然不大,可是卻是速度飛快,朝廷布放在海邊的那些水軍根本就那他們沒辦法!而且這些人的來歷,朝廷也沒有辦法全部查明,這些人手段非常的高超,我們的追查根本就無法為深入,又不能直接抓人。”房玄齡也贊同組建水軍︰“楚王殿下在奏折之中說明他手中的船只速度大大提升了,說不定能追的上那些船只,弄清楚他們的來路!”(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