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三章救災

第十三章救災

    狂風肆虐過後,在大地上留下的只是滿目的瘡痍,一片片的廢墟,述說著在之前這里曾經是一個繁華的小鎮。無數的百姓坐在廢墟之間,他們雙目含著眼淚,呆呆的像是一尊尊的雕塑。這兩天發生的一切讓這些善良的人實在是難以接受,辛辛苦苦了半年,在這個海邊上建立起了屬于自己的家,過上了還算富足的生活,可是這突如其來的災難就這樣毫無征兆的發生了。

    他們無法忘記那在天邊閃耀的閃亮電蛇,那像是毀天滅地一樣席卷而來的風暴︰無盡的海水被直接卷起,然後像是天河決堤一樣從天而降,狂風是那樣的凶猛,直接將他們修建好的房屋卷起,飄散到這天地之間。在那個黑暗的夜晚,听著呼嘯的風聲,吹得屋子咯吱作響,那搖晃的屋頂,簌簌落下的房屋上的沙塵,讓他們懷疑自己是不是置身于地獄之中。那種莫名的恐懼,讓這些百姓發自內心的害怕。

    房頂被揭走了,狂風就這樣肆無忌憚的灌了進來,大雨傾盆像是瓢潑一樣密不透風,一下子將屋子中央的火堆給澆滅了,在漆黑的夜幕之下,伸手不見五指,他們只能緊緊地抓住身邊的固定物,不讓自己被狂風卷走,可是這一切大多是枉然。超強的風將所有的東西都直接卷上蒼穹,只留下幾根光禿禿的柱子。在大風大雨之中苟延殘喘。海潮也在這個時候湊起了熱鬧,無盡的海水被狂風挾裹著漫上了海灘,然後向著這個小鎮席卷而來。那嘩啦啦的流水聲,在這漆黑的夜里就像是三途河邊的那道黃泉。帶著無盡的死亡與恐懼,似乎要將人的魂魄都吸進去。

    這一次的災難。沒有人預料到,沒有任何的準備,所以受災異常的嚴重,在滄州這一片大地上,無盡的哀傷成了這個夏天的主旋律,靠著大海的地區,全都被肆虐了一遍,無數的百姓在廢墟之中尋覓著,尋覓著自己的親人。無數的人在哭干了眼底的最後一滴眼淚,卻仍舊無法找到自己的家人,只能蹲坐在廢墟之中呆呆的出神,雙眼之中除了一片茫然再無其他。

    李寬在海邊上的造船廠也在這一次的台風之中成了重災區,那已經制造出來的那些大船,在這一次的狂風之中,徹底的成了海船,海邊的船塢在狂風面前是那麼的不堪一擊,然後就是那些船只。沒有人員操控的大船在狂風面前不過是一個待宰的羔羊,大風大雨一起襲擊,這些大船只能被動承受,甲板上的上層建築在狂風之中沒有堅持多久就被直接拆掉了。然後就是肆無忌憚的雨水還有海水直接倒灌進來,這些船全都被直接浸泡在了海水之中,索性的是。因為船塢還沒有被直接全部摧毀,這些船並未被沖進大海。

    這些損失。讓李寬異常的惱火,這全然是無妄之災。他現在沒有心思關心那些船是不是被損壞了。他擔心的是自己的造船廠,那里邊有著那些被招募來當監工的百姓,還有李二派來的工部的大匠,這些人要是有個三長兩短,那才是麻煩事,至于那些真正下苦力的倭奴國奴隸,李寬絲毫未曾考慮。當然除了這些人之外,李寬還要憂心的是整個滄州在這一次的台風之中受災的百姓,足足上萬人啊,這麼多人分布在那狹長的海岸線上,該如何去處理賑災的糧食之類的東西李寬倒是絲毫都不擔心,但是想要賑災,至少也要先找到災民吧,這些人到底在哪里?在那幾個聚居點的還好辦,可是那些獨居在別處的,還有那些被風吹走了的,這些人該怎麼辦?這才是最讓人惱火頭疼的。李寬為了這事兒,已經兩天兩夜沒有合眼了,這讓在他身邊侍候的兩個侍女很是擔憂。

    “主子,該去休息了,你已經兩天沒合眼了,這樣下去,身子會垮的!”天香在李寬耳邊輕輕說道,滄州城並未遭災,但是那強勁的狂風還是吹到了這里,院子里這兩天都是落了一地的樹葉,這讓天香可以想象那些遭受了這一次災難的地方是怎樣的場景。當年她也見過另外的一種殘酷場面,滿目的廢墟,倒塌的房屋,在廢墟之間徘徊著尋找自己親人的百姓,這些都在她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這一輩子都沒有辦法忘記,但是在這段她人生之中最灰暗的記憶里,那最為溫暖的記憶也在里邊,那個從馬車上下來的瘦小的男孩,伸出手拉住她的那一瞬間。這也是她在內心深處珍藏的最為色彩斑斕的貝殼。

    “怎麼能睡得下?這些事情不弄完,誰知道那幫只知道自己利益的家伙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百姓已經受盡了磨難,不應該再受到這些人的剝削!”李寬揉了揉眉心,有些沉重的回答道。

    “不管怎樣,身體要緊啊!”紅袖也在一邊幫腔道,她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在李寬身邊已經度過了兩年的時間,已經接受了自己這一生都將在這個男人身邊度過的事實,而且相處下來,紅袖漸漸地感覺到這個看起來不怎麼好相處的楚王殿下其實是一個相當內秀的人,雖然他不常說話,但是卻是會在不經意間表露出內心對自己的關切,雖然他的行為時而癲狂時而幼稚,但是卻總讓在他身邊的人感到心安,那種只要你對他好,那麼他就絕對不會放棄你的相處方式,讓紅袖漸漸地有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安全感,出身風塵的她,對周圍所有的一切都本能的保持著一種疏遠的距離,但是現在她卻完全的融入了這個只有一主二僕的‘家’。

    “我的身子骨壯實著呢,沒事兒,你們兩個先去休息好了,我在講這些事情的頭緒捋一捋!”李寬讓兩個女孩先去休息,他實在是不放心。

    日頭正當頭頂,火辣辣的陽光照射之下,一隊人馬在這荒蕪的土地上奔行,他們身上的鎧甲此時已經歪歪斜斜,雙腿像是灌了鉛一樣,沉重的每一步都要耗費莫大心力,但是卻沒有一人停下來休息,因為他們身上承載著的是無數百姓的身家性命,他們翻山越嶺,在這山林之間搜尋著,試圖尋找那些被風吹走的渺無音訊的百姓,刺史大人下了命令,一定要將這一片地區全都搜尋一遍,確保沒有人被風吹到這些地方。

    這些人是滄州城的守城士兵,他們在這一片土地上已經搜尋了足足三天了,這段時間他們翻過山嶺,入過森林,越過河川,下過幽谷,尋找到了數百人,這是他們的功勞,可是相比起被吹走的兩千余人的數目來看,他們尋找到的不足半數,所以他們不敢絲毫的懈怠。在搜尋隊的後面,有著數輛馬車,馬車上面裝載著干糧,還有干淨的水,在這台風過境之後,無數的海水被它帶到了這片土地上,這些河水溪水都不能直接飲用了,甚至還有許多的動物,海中魚類的尸體在這些地方的水源之中,這樣的水定然是不能食用的。所以飲水時一定要帶足,不僅僅是搜尋隊自己喝,還有那些找尋到的百姓也要喝水,食物少吃一些倒不是什麼大事,可是飲水卻是不能少的。

    “隊正,這里有一個……”一個興奮的聲音從前方傳來,搜尋隊又找到一個幸存者,在這一片荒蕪的荒山上面。

    “在哪里?”大部隊聞言迅速的趕了過去,他們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了,這一片地區是最後的區域,周邊的地帶已經全都細細的搜索了一遍,這里再找不到的話,那麼這些人恐怕是掉到海水之中了,在那樣惡劣的天氣之下,掉進洶涌澎湃的大海,會是怎樣的結果,所有人都想象得到。

    “在這里啊,在這片灌木叢里邊,他的腿摔折了,快過來啊!”呼聲再次傳來。烈日下,所有人都被曬得睜不開眼,但是卻都努力的用手擋住陽光極目遠眺,總算是找到了那個方位。

    “加把勁兒,將他抬出去,他這些天是怎麼過來的?你看這地上一道道的痕跡,他居然在摔折腿之後還爬行了這麼遠!”看著地上的痕跡,搜尋隊的人對這個已經半昏迷狀態的人感到驚訝。

    “你瞧,這叢灌木上面結了這些果子……他是靠這些青澀的果實挺過來的!”弄清楚了之後,這些士兵更是佩服起來,他們自問在這樣的情況下自己是不是做得到?沒有人知道答案,只是在心中對這個不過是一個普通百姓的人感到欽佩。

    一行人小心翼翼的將這個人抬了起來,因為挪動牽扯到了他腿上的傷口,這個處于半昏迷狀態的百姓眉頭微微蹙起,一張黝黑的臉龐也是微微抽搐,冷汗在額頭上冒出,漸漸地淌成了一條線。只是已經昏厥的他卻是沒有痛呼出聲。士兵們將他抬了出來之後,立即就有郎中上前診治。(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