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四章剿滅

第二十四章剿滅

    薛萬徹在甲板上和敵人生死相搏,李寬卻在船艙的最底層屠殺著倭奴國的奴隸,在這最底層還有很多的倭奴國奴隸存在,他們還未來得及從這里出去,就被李寬堵住了大門,然後像是一個殺神一樣帶著無盡的屠戮下來了,手中的長槍每一次刺出,都會將一個人的脖頸刺穿。長槍的每一次橫掃,都會將幾個人掃飛出去。這個人就是這樣的蠻橫,勢不可擋。

    還殘存在最底層的倭奴國奴隸徹底的絕望了,他們的臉上閃現出一種無盡的瘋狂神色,向著李寬沖了過去,手里各種簡陋的武器向他攻擊,但是全都沒有一個人能夠靠近李寬身邊,全都在離著老遠就直接被抽飛了出去,或者在身上多出了一個窟窿。然後全都倒在地上,失去了生命特征。李寬長槍在手,冷冷的注視著這些倭奴國奴隸,他雖然知道這個民族是有著白眼狼的劣根性,可是沒有想到他們會這麼快的就叛變了,而且還這樣的決絕,似乎和那些潛入進來的倭奴國人有著直接的關系。但是現在李寬沒有絲毫的調查的心思,只想著將這些倭奴國奴隸全都給直接殺死,還有別的船上的……

    想到別的船只,李寬臉色一變︰自己這艘船被襲擊了,那麼別的船呢?于是他更加的快速,手中的長槍更是加速再加速,一道道的銀光像是密不透風的一道銀色牆壁向著前方推進,無數在他前方的倭奴國人在這一刻全都成了他的憤怒的發泄目標,全都在這一刻被扎成了篩子。無數的血洞在他們的身上出現,汩汩的鮮血像是不要錢一樣從傷口之中流出,在地板上緩緩的匯聚成一個血泊。

    “八嘎……”一道氣急敗壞的聲音傳出,一個身穿著一身奇怪衣衫的倭奴國人從無數的倭奴國人後邊走了出來,他身上的衣衫有些像是大唐的服裝,只是卻又有許多的不同之處,整個人腦袋上像是抹了一層油一樣,光禿禿的禿瓢只是在後腦勺上面留著一撮頭發,挽成了一個丸子,像是一坨那啥頂在腦袋上,鼻梁下面在人種的部分留著一點點胡子,像是一塊狗屎貼在上嘴唇上面。

    “我是大倭奴國的剝光大名屬下武士山下赤石,這一次是奉了我家主人的命令前來解救我大倭奴國的國民。閣下是這一艘船的船長吧,真是一個高手,投效我主,可以讓你成為我大倭奴國的強大武士!”山下赤石走到了最前面,對著李寬說道,同時他的手中緊握住一柄長刀,樣式和大唐的陌刀一模一樣。這家伙居然會說漢話,這讓李寬有些吃驚,沒有想到一個小小的倭國武士居然會說大唐的語言,但是想來也知道這是陳摶那家伙帶過去的,只是為何這些人會出現在這里?還這樣巧合?李寬沒來由的有些擔憂在倭奴國的情況,但是現在先宰了這些倭奴國的家伙再說。

    “本王不管你吃不吃屎,現在要做的就是就將你們全都宰掉!”李寬冷哼一聲,手中屠殺的速度絲毫不減。

    “八嘎……”山下赤石握著陌刀就沖了上來,不得不說能夠派出來到大唐執行任務,這家伙還是非常的強悍的角色,他的速度飛快,帶著一陣疾風就沖了過來,還真有幾分氣勢。

    只是他面對的是李寬,堪稱是大唐現在最強大的人,手中亮銀槍也在這一瞬間像是羚羊掛角一樣刺出,妙到毫顛的刺向了山下赤石的沖過來的路線上。雙手微微震顫,槍頭劃出一道道的絢麗的槍花,像是飛舞的白雪。整個人身隨槍走,在這一剎那人槍合一,像是一條匹練和沖過來的山下赤石撞在了一起。

    山下赤石沒有絲毫的花哨,直接這樣野蠻的沖了過來,不管前面有什麼東西,他相信自己手中的長刀能將眼前的敵人粉碎,這可是經過國師大人加持過的武器,帶著無比的鋒利,他曾在倭奴國試過,這一柄長刀能輕易將倭奴國的那些所謂的菊文丸之類的名刀對砍,而且還絲毫無損。甚至什麼柳生殺生丸之類的刺殺類的名刀都折在這一柄長刀之下,要不是這一次他要執行的任務非常的艱難,剝光大名也是不會將這一柄長刀交給他使用的。現在他自信能將對面的這個家伙的那一柄長槍給砍成兩截。

    只是他沒想到的事情卻就在這樣毫無征兆的發生了︰憑借著自身的武藝造詣,山下赤石準確的在無數的槍花之中尋找到了李寬的槍頭所在,並且揮動手中的長刀準確的劈了下去。

    結果出來了,只見到一點點赤紅的火花閃耀,像是節日的煙花一樣在這狹窄的船艙之中綻放,並且發出清脆的聲響,山下赤石心中大定︰對面的家伙的武器一定會被劈成兩半。可是在下一刻,他感到手中的武器一輕,然後就在他的眼前閃過一道雪白的亮光︰那飛出去的東西好眼熟,好像是自己的長刀的上半截。這就成了他最後的意識,因為在下一剎那,一道銀色的槍頭直接刺穿了他的咽喉,將他像是一條死魚一樣挑在槍尖。

    “殺……”李寬將手中長槍一抖,將這家伙的尸體直接扔了出去,砸到了幾個正在向著上面的出口悄悄移動的倭奴國奴隸砸倒在地,然後長槍在那一瞬間也隨著那吃屎的家伙的尸體一起閃耀,撕裂空氣在剎那之間就將那幾人的性命了結,鮮血像是噴泉一樣出來,在這一剎那,李寬長槍一震,從尸體之中拔了出來,整個人再一次向前推進。向著那群已經全然絕望的倭奴國奴隸逼了過去。

    所剩無幾的倭奴國奴隸像是被扒光的少女一樣全都蜷縮在角落之中瑟瑟發抖,雙眼之中全是恐懼。他們在這個時候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麼,沒想到會招惹到這樣一個惡魔一樣的男人,他們現在感到無比的後悔,一個個蜷縮著,只有躲在角落,希望那個惡魔不會發現自己。但是這一切都是那麼的蒼白可笑。李寬雙眸開合之間將這些人的位置全都看在眼中,並且毫不留情的出手了,幾聲沉重的倒地之聲之後,這里安靜了,再也沒有任何的聲響,只有一地的尸體。

    解決了船艙之中的麻煩,李寬轉身離去,他要去看看別的船只是不是也出事了,只是當他來到甲板上的時候,才發現在這六另一場戰斗還在繼續。

    薛萬徹此時已經不知道自己拼殺了多少回合了,雙眸已經迷蒙,雄壯的身軀也已經搖搖欲墜,可是還是在不斷的拼殺著,一種恐怖的意志支撐著他,每當到了最為艱難的時刻,他的身體里邊都會忽然的涌出一股力量,讓他不會倒下,同時在最危急的時候,他的身體也會不由自主的做出各種低檔的動作,整個人的意識都已經模糊,全然不清,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還是死死的纏住了還剩下的幾個敵人。

    李寬來到甲板上的時候,見到薛萬徹渾身是血的戰斗著,手中陌刀一次次的抵擋著對面的三個裹得嚴嚴實實的家伙的攻擊,整個人的腳步搖搖晃晃,似乎隨時都會倒下,但是卻又像是永遠都不會倒下。身上一道道的傷口已經不再流血,臉色也是蒼白,對于皮膚黝黑的薛萬徹這種蒼白幾乎看不出來。但是不管任何人都能看得出這家伙現在的狀態非常的不好。

    于是李寬直接沖了上去,手中的長槍像是一條銀色的巨龍,直接發出狂風暴雨一樣的攻擊,每一道銀光都是一次急促的刺殺,像是瓢潑的大雨一樣,將對面的剩下的幾個敵人全都籠罩在其中。

    “八嘎……”幾個裹得嚴實的家伙大聲地叫喚著,眼看就要將這個難纏的敵人解決了,雖然付出了五個人的性命,但是他們卻覺得值了,因為像這樣的強悍的武士,在整個倭奴國都不見得能找得出兩三個,現在他們卻能聯手殺了一個,這是他們一輩子的榮耀,可是在最後關頭卻又來了一個敵人,這讓他們怎麼能不氣急敗壞。

    “八你媽……”李寬一聲斷喝,然後長槍急速的刺出,像是一道流星,在這一剎那似乎和空氣摩擦生出了一道火焰,將一個倭奴國武士直接刺穿,然後在刺穿的那一剎那,他手臂上的肌肉一下子虯結在一起硬生生的直接一個轉彎,對著另一個敵人刺了過去,然後在電光火石之間就將那家伙也給刺穿在長槍上面。

    刺穿了兩個敵人,李寬原本單手持槍的姿勢一下子變成雙手,他要將第三個也一起穿上去,像是一串糖葫蘆一樣。雙臂上面青筋暴漲,兩個人的體重並不重,可是李寬之前已經拼殺良久,體力也已經耗去大半,所以雙手才轉過方向,刺出的動作卻因為雙臂同時發力變得更加的迅疾,直接在最後一個敵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就已經刺到眼前!最後直接將他也穿到了長槍之上,徹底的完成了這一次的糖葫蘆的制作。

    做完這一切,李寬這才現在向著周圍四顧張望,發現四周的船上似乎都沒有出現別的狀況,他又讓已經跟上甲板的百姓前去駕駛船只,向著最近的船只靠了過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