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七章新人來了

第二十七章新人來了

    廣闊無垠的大海,承載了無數的人的幻想,或是夢幻美麗,或者恐懼驚慌。但是亙古以來,大海從未曾因為誰而改變它海納百川的胸襟,泛著雪白的浪花的海洋,從來都是這樣靜靜的觀看著春江花月之夜,無數的人來了又走,靜默無言。遼闊的海洋上,一個個的島嶼像是一顆顆的珍珠一樣散落在無盡的蔚藍色上面。在茫茫的東海的波濤之間,一彎新月靜靜的躺在海洋的懷抱之中。

    李寬站在海邊的沙灘上,看著來來往往的船只,心中有著無盡的唏噓。雖然他知道自己遲早會到這里來,但是卻沒想到是這樣到達這里,這是他預想中最壞的一種情況。拋卻了之前所有的一切,只帶著這麼些家底來到這東海上的這小小島嶼上面,恐怕沒有誰會想到吧!現在回首往事,李寬自己也覺得異常的可笑,自己在大唐有著很高的威望,尤其是在軍伍之中,也有著很大的影響力。酒仙居現在可謂是遍布大唐,也有著無人知曉的金手指,有著這樣優厚的條件君然混到這個地步,實在是讓人無言以對。可是李寬仔細回想起來,覺得哪怕世間再一次出現奇跡,回到當初的時刻,自己的選擇恐怕還會是如此。這些東西都是他的性格決定的,他不是一個成大事的人,對于權力並不留戀,他也不是一個絕情的人,對于很多人很多事情都是割舍不下,他也不是一個有著崇高志向的人,不會為了所謂的大義,從而刻意傷害他人變得心安理得。

    所以沒到他自己作出抉擇的時候,都會非常的優柔寡斷,甚至做出很多讓所有人都覺得這簡直就是傻逼的決定,可是他不後悔,或者說那怕是在心中悔恨,可是再一次做相同的抉擇,仍舊會堅持當初的決定。【愛書屋】因為這個性格。他松開了自己最喜愛的妹妹的手,看著她成為了她並不真心喜歡的長孫沖的夫人,因為這種性格,他放棄了能夠登上至高無上的位置的希望。為了這個性格,他才會龜縮在這小小的島嶼之上,並不是帶著百萬雄師縱橫在這遼闊大海。因為他謹守著自己心中的那些底線。

    “嗚嗚……”長長的號子聲響起,這是出海的船只回來了,自從李寬來到這個新月島之後。無數的懸掛著新月旗幟的船只就從這個小島上出發了,裝載著無數的貨物,到大唐各個沿海的州縣,進行著相同的事情——招人,招募人手,因為新月島上的人實在是太少了,哪怕李寬這一次帶來了很多的百姓,對于一個島嶼,這麼多人是足夠了,可是李寬準備做的事情來說。這些人不過是九牛一毛,區區數千人能做什麼?而且其中還有這大部分是老弱婦孺,真正能派上用場的青壯,不過十之二三。這樣一算下來,這可堪大用的只有一千余人,遠遠達不到李寬的心中預期。所以李寬花費了一些代價,讓原本就已經在島上安置好了的隱世學派去大唐招募人手,他要在這一個荒島上,訓練出一支強悍的水軍。

    船只靠岸,一個個的青壯從船艙之中走了下來。他們面色微微有些難看,當初新月商會到他們的故鄉招人,因為種種原因他們上了新月商會的船,可是誰也沒有想到。居然會被帶到這里來。光光是在大海上漂流的時間就讓他們差不多崩潰了,想著漸漸遠離的故土,無數人雙目微微有些發紅,當來到最終的目的地,他們才發現自己心中所想的和實際上相差甚遠。

    當初他們想過會成為新月商會這個龐然大物之中的一員,或許是船上的水手。或許是大唐某個地方的新月商會的商店的小二之類的。可是見到這在茫茫大海上的島嶼,他們才知道自己之前的所有的想象都是錯誤的,在這樣的一個小島上,那里是一個商會的總部?在這一刻,所有人都在腦海中閃過一個想法,這些人是某些見不得光的勢力的捕奴隊,為了抓捕奴隸,去他們的那些黑暗的作坊里面當苦力。

    可是轉念一想卻又覺得不對,因為這個新月商會出現的時間雖然不長,可是在這最近的兩年時間之中,這個商會做生意可謂是異常的公道,他們來自無數地方,在這些船上相互之間閑聊也能得知彼此的一些情況,他們發現這個商會勢力龐大可怕,從天南到海北,這個商會的足跡遍布大唐所有的沿海地區,可是他們賣出的商品在這些地區居然是同樣的價格,比如說這個商會販賣的最多的糧食,不管是運到最北邊的安北都護府,還是遙遠的兩廣地區,在這些地方居然沒有絲毫的差價。【愛書屋】在北方糧食奇缺的地方賣三文一斗,那麼在一年三熟的兩廣之地,也是三文錢一斗,這樣的堪稱是苛刻的公平價格,讓所有再船上得知此事的青壯都感到不可思議。難道這些人都不準備賺錢的?可是不賺錢那還開什麼商會啊,直接當善人,鋪路修橋就行了。

    雖然想不通,可是這些青壯還是下了船,走到了那金黃色的沙灘上,在他們全部下船之後,身後的船只就這樣里去了,將這一船數百人直接扔在了這沙灘上。

    “現在,集合……”陽光灑滿了這一片海灘,在金黃色的海灘上面,這些剛剛下船的青壯正好奇的打量著這一個小小的島嶼,就在這個時候,一隊身穿鎧甲的像是士兵一樣的人,手中持著長長的閃耀著寒光的長矛,從島嶼深處的樹林之中快速的奔了出來,一個個手中長矛斜指蒼穹,然後在最排頭的一名士兵來到了所有人的前面,大聲的呼喝著。

    新來的青壯此時還是一臉的茫然,還不知道自己即將面對的是怎樣的未來,但是在听聞這一聲帶著命令口吻的吩咐之後,所有人下意識的按照吩咐開始行動,一個個雖然不成隊形,可是還是迅速的集結在一起。

    “或許你們會很奇怪,為什麼會將你們帶到這里,現在就為你們揭曉答案,你們非常的幸運,即將成為大唐最為強悍的水軍,將會縱橫這無盡的大海,讓無數的蠻夷臣服在我們的兵刃之下。這是無上的榮耀,希望大家在接下來的訓練之中再接再厲,成為一名合格的水軍,為我巍巍大唐縱橫四海獻出自己的力量!”發號施令的士兵對這些人說道。

    “怎麼可能?”這些剛下船頭腦剛剛清醒一點的青壯們又被這個消息給擊暈了頭腦,大唐什麼時候在這大海之上建立了這麼一支水軍?而且大唐的水軍不是在南邊的海域的東海水師,還有為了封鎖高麗才建立起來的遼東水師麼?作為生活在大海邊上的百姓們對于水軍還是非常的熟悉的,大唐還不是非常重視水軍的發展,這一點是因為華夏民族從遠古時期先民茹毛飲血開始就是一個農耕民族,那一塊塊的像是棋局的土地才是這個民族流淌在血脈之中的最根本的東西,對于大海,腳踏實地慣了的華夏百姓還是沒有太大的奢求**。所以大唐水軍大都只是在江河之中,打擊那些為患一方的水賊,從未想過在這茫茫的大海上建立起一支強大水軍。這一點上到皇帝,下到百姓都是這般想法,這全是水的大海有什麼好爭的,又不能在上面種糧食。

    “就是,什麼水師,他們的那些船只還不如我們剛才乘坐的那艘商船呢!而且我們大唐的戰艦在大海上面稍微大一點的風浪就將船只全都掀翻了,還水軍……”無數的青壯相互議論之下,全都臉色變的蒼白起來。因為他們這一次要是真的是成了什麼水軍的話,那麼隨時都有可能喪命在著大海上面,這是拿命在玩兒啊!想到這點每人都是面無血色。

    “怎麼,害怕了?全都是孬種麼?大海雖然可怕,可是沒有一個是胯下帶種的爺們兒,敢去征服著一片大海麼?”士兵看見所有人都變了臉色,頓時知曉這些人是怎樣的想法。

    “能退出麼?”一個少年,年齡不大,此時在隊列之中輕聲問道。

    “退出?不行,已經到了這里,那麼你們就已經沒得選擇,不過待會兒,你們會改變現在的想法的!”士兵冷聲回答了少年的問題,並且說了一句讓人有些疑惑的話。

    “走吧……”其他士兵在這個時候上前,將這一群新來的趕著,向著一個方向而去。在那里有著讓這些人改變想法的東西。

    “呼……哈……呼……哈……”一聲聲的呼喝之聲遠遠地傳來,在離得老遠就听在耳中,帶著一種蓬勃的力量撲面而來,在這一瞬間,讓人在心中有一種難言的悸動。似乎全身上下的細胞都在隨著這一聲聲的呼喝而振奮,所有人的面上都在伴隨著這種強勁的氣場開始泛起絲絲的血紅,那是他們內心深處在好奇,在渴求。轉過彎,再爬上那郁郁蔥蔥的矮山,一片開闊的視野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眼前,眼前的一幕讓他們徹底的震撼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