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二十九章海浪之間翱翔的雄鷹

第二十九章海浪之間翱翔的雄鷹

    渾濁的海浪拍打著岸灘,卷起的昏黃的浪花,在這一個美麗的島嶼的邊上,一段被阻擋起來的海灘,一塊塊的石頭壘成的低矮堤壩,將海潮攔截下來,形成了洶涌的浪濤。 一下下的沖刷著在大海邊上的一群人。

    “一!”站在岸邊的身穿鎧甲的黑臉大漢,正在一聲聲的喊著號子,伴隨著他的指令,趴在海邊享受著浪濤洗禮的新兵們,就這樣直接趴下了,海潮洶涌而來,直接將他們淹沒,只剩下一片渾濁的海水。當海潮退去,一大群人全身濕透,頭發像是一團雜亂的海草,頂在頭頂,腥咸的海水直接灌進了他們的口鼻,那股苦澀的味道讓所有人都感到一陣的難言的滋味。

    “二!”黑臉大漢再次發出指令,這些趴在海水之中的新兵不得不伴隨著指令再一次支撐起自己的身軀,迎接下一次的海水襲來的時刻。

    “嗯……還不錯,就要這樣,這樣才能讓這些從沒有接觸過海戰的新兵迅速的蛻變,想要在大海上作戰,首先就要熟悉大海,只有嘗過大海的苦澀滋味,才是合格的水兵!”李寬滿意的點頭,這樣的訓練到底有沒有效果他自己也不清楚,雖然他能夠獲取先進的練兵方法,但是他的時間緊迫,再加上哪些方法很多在這個時代這些方法很多都是無法使用的,因為那些先進的方法是建立在完全的醫學體系上面,保證不會出現士兵的身體過度損傷才能使用的,大唐現在的醫療水準還是遠遠地達不到標準,哪怕已經比起實際上高出了不少了。

    所以,李寬只能按照這個時代的一些訓練的方式開始訓練士兵,只是加大了訓練量,然後在食物里邊加入了許多滋補的藥物,這是李寬這些年久病成醫,再加上練習心意拳的滋補藥方。所以他才敢這樣給這些士兵不斷的加大訓練的力度。就像是一個池塘的水,雖然在不斷的流失。可是在源頭有著源源不斷的活水補充進來,對于池塘本身的水量是沒有多大影響的,要是源頭之水更大的話,水池本身的蓄水量還會不斷的增加,人本身就是一個需要不斷強化鍛煉才會更加強健的生物體,所以在這里雖然每一天都過得非常的勞累,甚至許多士兵都是一沾枕頭就立即陷入沉眠。可是他們的身體並沒有被訓練毀掉,反而越來越強壯。

    長安城。李二已經對找到李寬不抱希望了,但是他的王爵並沒有被削減,還是保持著該有的級,因為李二在內心還是相信李寬不會做出對大唐不利的事情,這一點李二很相信自己的眼光,這麼多年來他看人還沒有出現過失誤。當年在洛陽一戰之中,秦瓊和程咬金在交戰之初就直接投奔了他,這樣不戰而降的將領,李二欣然接受。因為他在見到他們的時候,就相信這兩個人不會做出背叛的事情,所以他接受了,之後的事情也證明了他的眼光,這兩人一直追隨著他打下了大唐的半壁江山,哪怕秦瓊在最後做出了違背他的意願的事情,那也是義之所在。在他看來這是一種可貴的精神,所以秦瓊現在還是大唐上柱國,兼任著兵部尚,這一點哪怕是軍功第一的大唐無雙的軍神李靖也沒有這樣的殊榮。而當時死戰不退,最後被他俘獲的單雄信,這個在當時。威望名頭還在秦瓊和程咬金之上的絕世猛將,在被李二抓住之後,直接下令斬首,哪怕當時單雄信表示願意歸降,還是沒能改變李二的決定。因為李二在通過他知道的信息推斷他得出結論,單雄信這人不是屈居人下的人,一有機會就會反水。所以堅決的將他斬殺。

    對于李寬雖然一直李二都和他不是很親近,甚至有些疏遠,這個從小就有主見的次子,他還是相信作為大唐的楚王,是不會損壞大唐利益的。這一點他一直堅信,並且從之前李寬的所作所為來看這一切是沒有多大的出入的。所以這一次他保留了李寬現在所擁有的一切,滄州別駕的位置也沒有人再去填補。只是在他心中還是有著那麼意思的不爽︰這家伙一走就走,那麼的干脆利落,將一大攤子的爛攤子直接丟下,這實在是讓他惱火。大唐現在雖然算得上強盛,可是滄州這個地方離盛產糧食的地區又遠,一路上的運輸都是一個大難題,可是不解決又不行,因為要是滄州發生民變,以那里的彪悍民風,滄州城中駐扎的那數千士兵可是鎮壓不住,鬧出事情來,更加的麻煩。

    “長孫無忌,擬旨!”李二直接在御房之中開始起草聖旨︰“著江南道大總管李孝恭,從吳越之地調集糧草,送往北方滄州,不得延誤!”不管願不願意,這一次李二還是要給李寬擦屁股。至于這麼做之後,他會在心中的小本子上面給李寬加上什麼樣的條件,這就不是長孫無忌能知曉的了。

    聖旨下發,江南道李孝恭不敢不從,開始從吳越之地這個盛產楚王搞出來的水稻的地區調集大米,急忙送往北方滄州,從長江順流而下,一路沿著海岸線用船只往北方運送,這是最省力的方式,要是從陸路,那麼出發的時候是一車的糧食,到地方,就要吃掉一半,因為這一路上人吃馬嚼的,實在是一大筆開支。還是水運來得好,雖然慢一點可是需要的人手少,而且一艘船裝的也多,這樣能節省不少的糧食。

    滄州城,造船廠徹底的成了爛尾樓,荒廢了,成了海邊漁民納涼的場所,長孫沖到了這里之後,又恢復了種地,在黃土地上面刨食的階段,這讓這些海上漂流了數月,嘗到了甜頭的漁民非常的不爽,因為糧食短缺,所以現在他們也不太好買到糧食了,每天出海打來的魚,雖然賣了出去,可是換不回糧食一家人也不能只吃魚吧,賣魚得來的銀錢買不到糧食也是白費,所以滄州居然回到了以物易物的原始時代,漁民用自己出海打來的魚和種地的百姓換取糧食,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大笑話,長孫沖這一次興沖沖的來想要讓李寬出一個大糗,結果倒把自己陷進去了,怎麼拔都拔不出來,反倒將自己老爹的老臉也都賣了不少,才得以緩解自身的窘迫境況,這讓這位當朝駙馬爺有些氣急敗壞。于是在自己的刺史府中大發脾氣。

    “這個李寬,實在是欺人太甚,定不與他干休!”憤憤的將一個茶盞給扔在地上,茶水將地面上的青石地板濺濕了一大片,身上的緋袍也被他扯得異常的凌亂,羊肉沒吃到,反惹一身騷的長孫沖實在是非常郁悶。

    “報……刺史大人,在海邊的漁民來報,一大隊的船隊正在向著滄州而來!”一個差役從大門外高喊著向著刺史府跑了過來,聲音遠遠地就傳了過來。

    “什麼?是那家伙回來了?”長孫沖第一個想法就是李寬回來了,因為一大隊的船隊在他的印象中似乎只有李寬搞出來過。

    “回稟大人,不是楚王的船隊,似乎是我大唐水師的船隊!”差役有些氣喘的回答。

    “怎麼,李寬那家伙的船隊就不是大唐的船隊了?”長孫沖不相信李寬會打出別的旗號,那家伙對大唐的感情可是很深的,這一點在數年前,這家伙帶著一伙子軍中子弟欺負他們這些文官的子弟的時候,就早已經表露無疑,因為只要是在長安城欺壓百姓,哪怕只是在百姓的攤位上拿了一個水果,沒有付錢都會被他們追殺半條街,反而要是去那些地主家里索取了很多東西還不會引起他們的絲毫主意,這就讓長孫沖知道李寬那家伙對于普通的大唐百姓實在是非常的在乎。那麼李寬是絕對不會自己另起爐灶的,因為只要他做了這樣的事情,就代表大唐和他之間是一個不可調和的敵對關系了,那麼定然會出現戰爭,這是李寬不願見到的。在長孫沖的了解中,這家伙是那種和異族交鋒,戰死成千上萬都不會皺一下眉頭,可是大唐自己內耗,哪怕只是死了區區數十人都會心疼的要死家伙。所以李寬的船隊定然會是大唐的水軍。

    “雖然上面打出的旗號也是‘李’,可是這些船只比起當初楚王殿下弄走的那些要小很多,而且數量也少了不少。”差役回答道。

    “真的不是?”長孫沖疑惑不已︰“那麼且隨本官前往海邊一看!”還是去海邊看看再說。

    “起錨……”新月島上,一艘艘的船只張開了風帆,千帆競發的場景在這里再現,無數的船布滿了海面,一個個黝黑粗壯的漢子在船上有條不絮的開始整備著船上的東西,所有的東西都被固定住,用繩索綁在了船上的固定物上,一個個彪形大漢,著上身,流著淋灕的大汗,將絞盤一圈圈的收起來,隨著一聲聲的‘  ’的鎖鏈絞緊的聲音,船錨被拉了上來。船帆張起,兜住了狂放的海風,在三根高大的桅桿之間,一面旗幟在飄揚著,一只展翅翱翔,搏擊長空的雄鷹在風中自由的翱翔。(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