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十七章接頭

第三十七章接頭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長風吹過海岸,帶來充沛的降水,在這個秋高氣爽的時節,仍舊保持著郁郁蔥蔥的森林,遍布了這個小小的島國,可是在這一望無垠的森林的對面,更加遼闊的大海上面,一支龐大的艦隊在移動著。李寬佇立在船頭,看著海水拍打著的船舷,有些出神。

    他不知道這一次能帶回多少人回去,這一次出征,帶著他的野望,因為那些慘痛的記憶,讓他對這個住在小島上的民族有著深入骨髓的憎惡,所以注定是一路血腥,這些跟隨著他的腳步的人,他能保全的住麼?這一點沒有答案,因為沒有不流血的戰爭,不管敵人的還是自己的,只要你在戰場上面,那麼就是將腦袋別在了腰帶上,隨時都有可能喪命。就連他自己都不一定能全身而退,一個人的武藝再高強,卻也難免在陣戰廝殺之中受傷乃至喪命。所以他很沉重,這個民族在將來將成為心腹大患,不得不除掉這個隱患,可是現在的生死抉擇又讓他無比的煩躁。

    海風吹過臉頰,沒有讓他感到好一些,但是也沒有讓他放棄這個想法。這一次他們要去的地方將是倭奴國的國都,先要朝見這個國家的君主,只有先取得了合法的身份,才能名正言順的介入這個國家的內戰。從而進行他的暗哨陳摶已經制定好的戰略,掌控這個國度,完成他現在最需要的積累。

    新月島,這個李寬現在的最基本的根基所在,無數的人被送到了這里,大唐雖然人口還不是很多,可是在整個國家還有很多人處在饑寒交迫的窘境的情況下,新月商會還是能招募到大批的青壯,他們為了自己的家人,為了自己的前程,甘願走上這一條路徑,從而踏入了李寬的彀中。新來的人在不斷的涌入。留在島嶼上的薛萬徹徹底的成了教官,訓練這些新人是他現在每天做的事情,他也非常的樂在其中,因為作為一個將領。有著源源不斷的兵從他的手下成長起來,是一件最讓他感到高興的事情。所以每一天他的大嗓門兒都在這個島嶼上回響,成了這里生活之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畫面回到大唐,李二端坐在長安城的最高處,淡定的指點江山。大唐在他的治理之下開始慢慢的恢復元氣,朝廷的倉庫里堆積起來無數的糧食,無數的銀錢,然後又不斷地花費出去,流水不腐戶樞不蠹,大唐帝國漸漸的泛發出一派欣欣向榮的氣象,朝中百官兢兢業業的各操職守,處理著各種政務,李二掌控著這一個帝國的大方向,無數的官員處理著其余的事情。大唐開啟了一派盛世的景象。

    “還沒有李寬那小子的消息?”李二最為頭疼的就是李寬這個不安分的皇子,這一次徹底的消失在了李二的視線之中的小家伙,不知道會在將來搞出怎樣的風風雨雨,他內心深處有著一個很深的憂慮,這個一直和他不是很親近的次子,在將來搞出的事情定然是整個大唐都會為之震動的,只是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哪怕他一再對自己說這小子不會在乎大唐的皇位,可是卻無法阻止他的其余的孩子的想法,還有他們的那一大批的支持者,因為功高不過從龍。在這朝堂之上,只要站對了地方,那麼將來的收獲定然是最為充沛的,可是站錯了隊。也是下場最淒慘的。

    現在的朝堂之上,最大的團體,是太子為首的一班文臣,還有少量的武將集合在一起的利益團體,長孫無忌和侯君集是這一方勢力的文武兩大支柱,他們一個是太子的舅舅。一個是太子的丈人,兩人都會盡心盡力的幫助太子擴張勢力,打壓別的利益集團,能與他們抗衡的就只有那一幫混不吝的武將,程咬金,尉遲恭這兩個已經突破到宗師級別的武將的帶領下,武將集團全然是攪成一團了,他們或許都不是什麼能說善道的,在朝堂上的聲音不如太子集團來的大,可是他們卻也有著自己的優勢,那就是不講道理,講拳頭,在他們看來拳頭大也是硬道理。所以不管是誰招惹上他們,那麼只要武力上不佔優勢,就一定不能在他們手上討得好去。長孫無忌又一次試探的稍微過火了點,結果就是三天沒有上朝,因為程咬金在當天朝會結束之後去了他家里拜訪。據坊間傳聞,在那一天長孫無忌的府邸之中傳來了一聲聲的摔東西的聲音,一直到半夜。

    當然,在滄州,因為長孫無忌的支持,長孫沖總算在這里立穩了腳跟,將觸手伸展開來,在這里因為民風彪悍,長孫沖學到了很多東西,變得長袖善舞,聯合了當地的最大的幾個勢力,控制住了這里的場面,並且將這里治理的還不錯,雖然還是有很多的漁民在抱怨覺得現在的日子沒有以前舒坦,可是絕大多數人還是能吃得飽穿得暖了,所以他們也只是抱怨幾聲,並沒有什麼大事發生。長孫沖在前一個月的時候,上奏折請求將長樂公主接到滄州,這一點在長孫無忌的周旋治下總算是得到了準許,結束了夫妻分居兩地的尷尬。

    倭奴國,李寬他們上岸了,沒有人會說倭奴國的語言,他們只能先避開倭奴國人,因為隱世學派這兩年抓捕倭奴國人實在是做得有些過火,似乎整個倭奴國沒有地方沒有留下他們的足跡,畢竟不過是短短的兩年時間,組建了龐大的新月商會,建設了新月島,還有其余的一些後手的東西,沒有大量的人手是不足以完成的,所以倭奴國這兩年失蹤的人口足足有著數萬,這樣的大規模的人口失蹤,要不是倭奴國各大勢力都在相互交戰之中,人口流動實在是太過頻繁無法統計的話,早就讓倭奴國人同仇敵愾了。現在只是在無數的倭奴國百姓之間隱隱流傳不要接近那些不會說倭奴國語言的人,成了倭奴國人的共識。

    翻山越嶺,幸好倭奴國這個島國最凶猛的野獸不過是野豬,李寬他們一路上沒有多大的損傷就到了倭奴國的國都,然後順利的和陳摶接頭了。這一次李寬只帶來了數十人的隊伍,其余的人還在海上飄著呢。因為人一多的話,定然會引起倭奴國之中的這些勢力的關注,所以小股的力量穿越倭奴國才是最好的選擇。在臨走的時候,李寬留下了足夠的食物和淡水,只要守在船上,那麼這一支艦隊不會畏懼任何的敵人,這個時代他們就是海上最強大的力量,當然除了那些惡劣的自然天氣還有海中的龐大魚類。

    倭奴國國都,一家小酒館,李寬端坐在一張案幾的後面,身前是一派神仙風範仙風道骨的陳摶。在侍者送上兩碟倭奴國的小吃食,還有放下一壺清酒退出去之後,陳摶恭敬的拜伏在李寬的身前。

    “拜見主人!”須發皆白的陳摶,身子全然伏拜在地,無比的恭敬,在他的眼中全是狂熱的崇拜,這是系統的洗腦,讓一個人徹底的變成李寬的死忠,哪怕讓他立刻自刎在李寬的面前,這個老人也會眉頭都不皺的引頸就戮。要不是條件實在是太苛刻,李寬都忍不住想要多制造幾個這樣的死忠下屬。但是基準條件的忠誠度讓李寬很難在發現這樣的人才。

    “現在倭奴國你的掌控力度怎麼樣?”李寬出聲問道。

    “屬下現在掌控的只有倭奴國國君這一支勢力,也是倭奴國現在最強大的一支勢力,其余的還有好幾支相差不大的大名,這些人雖然屬下也有一些影響力,可是他們都渴望自己當上倭奴國國君,是不可能歸降的,所以有負主人所托!”陳摶有些慚愧的回答。

    “那麼,你手下有多少可用之兵?和其余的勢力的實力對比又怎樣?”李寬沒有失望,相反他已經很滿意了,因為這一位陳摶不過在兩年的時間就掌控了倭奴國最強大的國君一系的力量,實在是讓他喜出望外,原本以為只是隨便拉上一個盟友,讓自己這些人在這倭奴國不是那麼顯眼,沒想到直接成了倭奴國最大的一支勢力的掌控者,這樣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簡單了許多。

    “屬下現在手里的力量只有十余萬人,還是這兩年全力征兵,並且加緊訓練的結果,至于那些大名手中的勢力,每一家不過是三四萬人的兵力,可是他們有著五方勢力,全都聯合在一起的話,足足會有二十余萬人,實在是無法盡快拿下,因為他們都知道現在國君一系的力量是最強的,所以都怕自己的力量折損之後,被直接滅掉,最近已經都非常的安靜。”陳摶分析道。

    “那麼這五方勢力之間關系是不是非常融洽?會不會合並起來結成聯盟?”李寬有些憂慮,力量並不佔優勢,這樣的話做什麼事情都要先想想,要是逼得對方聯合,恐怕就會更加糟糕了。

    “這一點,似乎不可能,因為他們這幾家在之前為了爭奪各自周邊的領土,全都在相互交戰,當初國君這一方力量孱弱,所以他們自己打得不亦樂乎,每一家之間都有著無數的血仇!”陳摶給出的消息還算不錯。(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