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十一章一人破城

第四十一章一人破城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火光閃耀之中,一個人站在城牆之下,熊熊的烈焰在他身後將整座杉原流風城的城門樓吞噬,恍惚之間,城牆之上的熾烈火焰形成一個詭異的魔鬼的臉。頓時發現這一幕的倭奴國人更是驚慌失措,他們相互之間大聲地叫嚷,然後互相推攮,都想要在最快的時間里邊離開這一座城市,在這里已經被魔鬼佔領了。留在這里,就只有死路一條,無數的人揮舞著手中的兵刃,向著四周阻礙自己前進的人群揮砍著。

    無數李寬听不懂的倭奴國語言在哭喊著,但是卻沒有讓他冰冷的心震顫半分,依舊像是萬載不化的玄冰一樣,他的修長的長腿每一步跨出,手中那柄從柳生剛門尸體上扯出來的長刀就會順勢一斬,將他身邊的所有的人全都一刀兩斷,無數的鮮血在這一刻像是廉價的雨水一樣飛濺而起,無數的殘肢斷臂在這一瞬間像是盛開的煙花一樣綻放,只是伴隨著的是一輪血色的彎月,像是染血的彎刀,斜斜的掛在天際,一圈朦朧的光暈撩繞著,似乎是揚起的煙塵,又像是無盡的冤魂在月光下飛舞,他的臉上仍舊帶著冰冷的面具,那火焰一樣的形狀,在火光之下變得扭曲,像是惡魔的獰笑。

    “天照大神,你拋棄了你的子民了麼?為何這個惡魔會從高天原的深淵之中走出?美麗富饒的杉原流風城,將在他的魔爪之下顫抖,江源地區的無數子民都將成為惡魔手下的奴隸!您睜開您的雙眼,看看被你遺棄的子民,他們在慟哭,在流血啊!”一個年老的倭奴國人,此時正在自家的房門門口,雙手抓著門框,用他沙啞的嗓音向著他心目之中的神靈祈禱著。

    “這是一個魔鬼,是八岐大蛇魔神降下的災難!只有逃離這里才能獲得救贖!”一聲聲的高喊從遙遠的地方傳來,像是魔鬼的誘惑。讓人心中更加動搖。

    “快跑啊,只要跑過身邊的人就行了,那個魔鬼殺不死全部人的!”一個倭奴國人正一邊飛速的狂奔著,恨不得爹娘沒給他生出八條腿來。在此同時還在不斷地大聲的叫嚷著,在他的身邊的人,不管是誰,他都會一把推倒,讓這些人成為他逃生的墊腳石。在這一刻。倭奴國人骨子里的那一種卑劣,被體現的淋灕盡致,無數在半個時辰前還是衣冠楚楚的倭奴國人,此時都是滿臉的猙獰,他們指揮著身邊的武士,開始砍殺那些手無寸鐵的百姓,用這些人的尸骨來鑄就他們逃生的那一線的機會。

    李寬不緊不慢的在整個城池之中游走著,他的身邊一群倭奴國士兵還在做著後的掙扎,試圖將他斬殺,可是他們的努力注定是徒勞無功的。李寬一身的本事,可以說天下之大,大可去得,只要不是面對大自然的無可匹敵的災難,還有他還牢牢把控在手中的火藥之外,對于軍隊的圍攻,還真是不怎麼怯場,因為雖然他還未脫離人的範疇,可是以他的一身本事,在這些軍隊的包圍之中還是游刃有余。可謂是向來就是想走就走。所以他隨時都可以脫離戰團,全身而退,但是在他的手下,沒有任何一個倭奴國的士兵能夠成為他的一合之敵。全都在一個照面之間就已經被他斬于馬下,這些士兵在失去最後的意識之前,看到的都會是自己熟悉的身影,還有一雙不帶絲毫的感情的冷酷的眸子。

    “斬立決!”李寬雙手握住長刀,在這一瞬間像是一道旋風一下向前急速沖刺而去,整個人像是一道無孔不入的清風。又像是席卷天地的風暴,在無盡的人流之中穿梭,而擋在他身前的一切,都在他清風一樣劃過的一瞬間被徹底的摧毀,一滴滴的鮮血終于佔領了長刀的刀鋒,再順著雪亮的刀刃滴下,這一片地區在不久的將來將會布滿血色的野草,這是被無盡的鮮血灌溉出來的,在這一刻,無數的尸骨布滿了李寬腳下的道路,無數的血水,在他的腳下汨汨的流淌,像是一條血色的三途河,流向了地獄的深淵之中。

    “死戰不退!為了江源大名的榮耀!”柳生原突擊隊,這一支駐守在杉原流風城的強大軍隊,在這個時候終于做出了反應,雖然已經失去了最高的統領,可是在數位都統的召集之下,漸漸的聚集在一起,這一支軍隊開始集結,他們也在野蠻的突進著,擋在他們身前的人也被他們他在腳下,然後全部都不管不顧的從那些人的身體上直接踐踏而過,在這短短的時間之中聚集起來的數百名突擊隊員全都走過之後,留在地上的,就只有一灘灘的再也不分彼此的肉醬。【愛書屋】無數的腥臭的味道在這里彌漫,那是血腥味混合著死去的倭奴國人的內髒還有各種消化物之後形成的味道。

    這種氣味讓人作嘔,無數人在嗅到這味道的時候,都是心中一陣翻騰,感覺著腳下傳來的滑膩膩的觸感,心中想道在不久之前那還是一個個鮮活的人,沒有人不在內心深處升起一種惡心。但是這些突擊隊員都是在百戰之中成長起來的精銳老兵,他們雖然心中也是翻騰不已,可是在他們的臉上卻還是一片的淡漠,只是在眸子深處一團熊熊的烈火在燃燒著,他們的目標,就在那火焰的深處。

    “殺……色你jj!”一群士兵從一邊涌了過來,陣形錯落有致,這些士兵組成了一個戰陣向著李寬殺了過來,他們彼此之間的距離非常的巧妙,相互之間互為攻守,既能對敵人進行進攻,又能將身邊的人護衛在自己的兵刃的攻擊範圍之內,這樣的戰陣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在巍巍盛唐也沒有幾個將領能布置得出來這樣的戰陣。而且這些士兵對于戰陣之間的配合也是熟稔至極,相互配合無間。

    這一個戰陣像是一只箭矢,劃破了李寬身邊的人牆,在瞬息之間就將李寬包圍在里邊,士兵們揮舞著手中的武器,向著李寬進攻起來,無數的長矛,在尖端閃耀著寒光,呼嘯之中劃破空氣刺向李寬全身要害。

    “小倭奴國居然會有這樣的戰陣?看來這倭奴國也還是有能人!”李寬雖然不認識這個陣勢,可是作為一個也有這帶兵打仗經歷的將軍,他還是看出了這個陣勢的巧妙之處,所有的士兵都是一環套這一環,環環相扣,所有人都能保護身邊的人,所有人都能獨立地做出攻擊,這可是一個不可多得的戰場殺陣。

    “殺……”長矛的寒光閃爍著,像是一道道的流星,在漸漸變得明亮的天色之中刺向了李寬,似乎要將他在這一瞬間刺成豪豬。

    但是李寬是誰,他雖然驚訝這個戰陣的巧妙,可是也不代表他就會這樣束手就擒,甚至不代表他會被這個所謂的戰陣束縛住,只見他不閃不避,就這樣直直的迎了上去,手中的長刀在這一瞬間發動,長刀橫砍豎劈,每一刀都是那麼的精準刁鑽,全都劈在了那閃耀的寒芒之上,叮叮當當的響個不停的聲響在這刻傳出甚至像是悅耳的風鈴。可是伴隨在這風鈴之中的還有一聲聲的悶哼。

    倭奴國士兵悍不畏死,他們不管自身的安危,在這一個時刻他們全都瘋狂的進攻著,只是當他們的長矛和對方的刀刃相接觸的時候,一股沛然大力卻從手中的武器上面傳了過來,只感覺在這一瞬間就像是被山頂上滾落下來的巨大山石砸中了一樣,雙臂都像是斷掉了一般。整個人更是被這股力量撞得不斷的後退,他們這麼一退,頓時整個陣勢全都亂了套,原本整齊劃一的攻擊動作也在這一刻走了樣,全都變得雜亂無章起來。

    “八嘎……”柳生原突擊隊的幾名都統此時正在大發脾氣,這個家伙到底還是人嗎》怎麼在這一瞬間能揮出這麼多刀?而且還那麼準確地和無數的矛尖相交擊,這樣的武藝,到底是誰?

    “不陪你們玩了!”李寬見到漸漸地跑遠的杉原流風城的倭奴國百姓,心中計算著時間,也差不多了,于是在內心輕輕的這麼說了一句,然後整個人在瞬間完成了劇烈的加速,就像是一道霹靂從九霄之上這樣直接劈下,在瞬間就已經擊中地面上的目標,然後就只見到一只只的長矛在他像是清風吹過一樣的時刻突兀的變成兩截,然後它們的主人也隨著它們一起同樣的待遇之下一起墜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

    就在這個時候,在杉原流風城的另外的三個方向,只听得數聲像是驚天霹靂一樣的聲響傳出,然後突兀的騰起的火光徹底的佔據了整座城市。烈焰熊熊燃燒在這一片山林之間的城市面前,升騰的焰尾在空中躥起足足數丈高下,像是一朵妖艷的紅色的蓮花,在這座城市的四邊城門上綻放。

    “八嘎……”城中的倭奴國人全都在大聲叫罵,他們徹底陷入了絕望之中,在這個四面都被烈焰包圍的地形之下,那個魔鬼會追上他們,取走他們的性命。這是所有在這座城市做慣了魚肉他人的倭奴國官員感到無盡的恐慌,甚至很多人在這一瞬間變得面如土色,瑟瑟發抖。(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