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四十六章獅虎斗

第四十六章獅虎斗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長安城之中,一派繁華,無數的長安百姓走上街頭,他們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微笑,生活在這一個強盛的國度,讓他們可以挺直了腰桿。尤其是在這個盛大的節日,他們所見到的東西,讓他們可以在今後的歲月之中對自己的子孫後代,不斷的談起,當初那一個夜晚他們見到的一切。所有人都在這個夜晚感到無盡的自豪,身為一個大唐人的身份。

    慶典開場了,李二立于城頭,看著下方的一片雜亂,不禁眉頭微皺,因為那幫子武將在這樣的時候都還在亂來。那一頭頭威武雄壯的獅子,雖然顯得霸氣凌然,可是他們現在做的事情確實讓李二感到面上無光。只見那一頭老虎獅子此時正在地上懶驢打滾的躲避著身邊的一頭頭獅子的圍攻,張開的血盆大口,里邊兩柄長刀不斷的向著周圍的獅子進攻著。長刀像兩顆鋒利的獠牙刺向周圍的獅子,可是周遭的所有獅子都居然不閃不避,只見到長刀砍上去,一溜的火花四濺。顯然全都是裹了鐵皮的,防護做的是相當到位。只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李二實在是看不過眼了。

    只見到那一頭老虎,見到周圍的獅子都練了鐵布衫頓時不干了,于是兩個舞獅的家伙頓時跳了起來,只見他們的雙腿飛快的向著四周踹了過去,娘的,居然有方形的腿?果然傳來一聲聲的打鐵的聲音,在腿上也是綁上了鐵板。頓時獅群一陣大亂,有些老實一點的頓時就被這兩個不守規矩的家伙踹倒在地,他們雖然在獅子上面做了防護。可是里邊的人卻還是只穿了一身綢褲,怎麼敢和鐵板比硬度?

    “程家的小子,怎麼玩不起了?”一個粗獷的聲音傳來,只見到那一頭頭頂著長槍的獅子像是發了瘋一樣,也是直接跳將起來。踩在周圍的獅子的頭頂上,頭頂上的獨角在燈火闌珊之中閃耀著寒光,然後這樣一頭向著對面的老虎扎了過去。這是尉遲恭家里的獅子,被他的兩個兒子尉遲寶林和尉遲寶慶哥倆揮舞著,雖然加了料的獅子頭已經有差不多兩百斤重,可是這兩個家伙也是繼承了他父親的一身蠻力。在手里揮舞著絲毫不減費力。

    “怎麼,尉遲家的大傻和二傻,想和小爺比一比?”老虎也絲毫不示弱,程咬金什麼時候吃過虧?所以他教出來的兒子也和他一般無二,都是那樣的滾刀肉性子。今夜舞獅的就是他的長子和次子︰程處默和程處弼。這兩個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隨著自己老爹長得三大五粗的,手臂比起常人的大腿都粗。程家三兄弟只有最小的程處亮隨著母親,長得一表人才,而且喜好文墨。至于這兩貨,就是兩個少年版的程咬金。從李二在長安坐穩了江山之後,兩個家伙就是長安城之中的紈褲圈子里的風雲人物,不管是程處默在昌邑坊喝醉了酒硬是摟著百花樓的媽媽睡了一夜,還是程處弼這家伙在東宮進學的時候抓著一條小蛇嚇唬別的學生。總之這兩家伙全然是小混世魔王。在他們的字典里除了大哥李寬之外,就只有一個小魔女豫章是惹不得的,其余的都不足為懼。

    “來得好!”獨角獅子之下的尉遲家的兩兄弟頓時也興奮了起來。這四人年歲相若,從小一直爭斗到現在,不管是什麼事情都是要斗上一場,勝負都在五五之間,這一次也對上了。

    老虎揮舞著兩顆獠牙,整個虎目一瞪。踩著一旁邊一頭漆黑的獅子的腦袋就飛撲了過去,被他們踩了腦袋的那頭獅子頓時就撲倒在長街之上。可見這一腳的力道是何等巨大。幸好那一頭獅子下面的人也是身手不弱,不然還不得一腳踩扁了。只是現在也不好受。他們這些人都只是各個武將家中的家將,誰家也沒有向程家和尉遲家那樣的威猛兩兄弟,李靖家中的兩個孫子倒是和他們年齡相仿,可是這一家的家規森嚴,李靖那家伙甚至禁止家人習武,所以這兩兄弟現在也只是會一些粗淺的拳腳功夫,算得上是君子六藝,在文臣家的子弟里邊倒是算得上不錯,可是和武將家這些兔崽子一比起來就差得遠了。哪怕張大亮這家伙那不成器的小兒子,也能輕松料理掉他們。

    獅子和老虎打起來了,頓時是刀來槍往,沉重的獅子頭在他們手上都被玩出了花來,尉遲家的長槍加盾牌,獅子頭就是最好的盾牌,面積夠大,而且上面澆築的鐵板也是非常厚實的一層,所以他們緊閉著獅子嘴巴,用頭頂的長槍攻擊。而程咬金家的,則是張著血盆大口的老虎,長長的獠牙一口一口的咬向對手。長刀居然在獅子嘴里挽出了刀花,雪亮的晃人眼楮。

    “哼……”李二看到這些不著調的家伙,有些不悅,差不多到了那些各國使節上貢表示臣服的緩解了,這些家伙還在這里吵吵鬧鬧成何體統?

    “陛下……要不派人下去制止他們?”房玄齡看出了李二的不爽,頓時出聲道。

    “怎麼制止?看到那群獅子了嗎?每一頭都是加了料的,全都是身披鐵甲,甚至有些人還沒亮出武器來呢!只有尉遲恭和程咬金這倆個家伙沉不住氣,直接將武器弄在了顯眼的地方。”李二對手下的這些將領是太了解了,這些家伙全都是一肚子壞水,每一個都不是老實人,你瞧瞧,在獅子和老虎打架的時候,旁邊那頭獅子的尾巴翹了起來,直挺挺的可不就是一根齊眉棍》還有那在腳掌上長出了鋒利的爪子的獅子,那可是一柄柄的匕首。甚至在最外圍,那里一頭龐然大物正蹲在那里,獅頭比起這已經亂成一團的大出足足兩號,那是什麼?一顆顆的牙齒都是一柄柄的短刃,甚至連一對獅子的眼珠子都是兩個南瓜錘。

    “那個獅子怎麼沒動?”李二一眼就看到了那一頭大獅子。

    “陛下,這一頭,這個……”房玄齡可不知道怎麼說,這一頭獅子本來是程咬金和尉遲恭兩人準備上場使用的,可是因為誰是獅子頭,誰是獅子尾巴兩個大唐最頂級的武將正在城牆外面的大街上摔跤呢。

    “那是程咬金和尉遲恭的獅子吧?這兩個喜歡熱鬧的怎麼就這樣趴著?”李二見到房玄齡欲言又止,頓時知道這是誰的了,于是質問道。

    “還在朱雀門外摔跤決定誰是獅頭呢!”房玄齡見到李二猜到了,所以實話實說到。

    “真是給朕長臉啊!大唐最頂級的武將居然在大街上摔跤?這讓那些小國番邦的使節怎麼看?耍猴呢?”李二更加的不爽了。

    就在此時,一只絲毫不遜武將家的規模的獅子從文臣那邊沖了過來,只見到這一頭獅子大大的腦袋上面全是打著卷的像是疙瘩的東西,全是一個個的鐵蒺藜。這家伙沖了過來,大腦袋就直接左推右砸,向著正在打得開心的獅子和老虎的戰場挺進。一身大紅的披掛穿在獅子身上,腦袋上也是寒光閃爍,鐵蒺藜在燈火的映照下,像是閃光的小燈泡一樣。

    “這個小子,居然跑來湊熱鬧,真是……”房玄齡一見到這個獅子頓時面色微變。顯然有些慌亂了,這一頭獅子和他的關系定然不淺,不然一向冷靜的房玄齡不會有這樣的細微的表情變化。

    “怎麼,里邊是房俊那小子?”李二倒是哈哈一笑,沒想到自己這位一直都是身體瘦弱的老臣子居然會有一個壯碩的讓人震驚的兒子,房俊房遺愛,這也是一個胳膊上能跑馬,拳頭上能站人的家伙,讀書是一竅不通,可是說起打架,整個長安城,找不出三五個敵手來,年歲雖小,但是卻讓程處默還有尉遲兩傻這些頂尖的武將子弟也感覺棘手。沒有技術,有的只是一膀子的力氣,一力降十會說的就是房遺愛這樣的人。

    只見到大紅的房遺愛的獅子大腦袋直接向著老虎砸了過去,老虎兩顆獠牙也在這一瞬間斬殺了下來,長刀雪亮直接削向了紅獅子的眼楮。在另一邊,長著獨角的尉遲家的獅子也是一個千年殺,向著房遺愛的後菊門殺了過去,一瞬間武將家的兩頭獅子老虎就聯合在一起,打壓房遺愛的大紅獅子。

    “我砸……”房遺愛在獅子頭下面,透過縫隙看到了削過來的長刀,頓時獅子頭猛地揮舞,在胳膊上的肌肉強烈的收縮之中,獅子頭猛地一個偏腦袋,然後在直接抬起頭,一腦袋撞了過去。

    “鐺……”悠長的撞擊聲像是遼遠的鐘聲一樣,在城牆下回蕩。兩頭獅子頂在了一起,程處默的獅子張開大口,將房遺愛的獅子半個腦袋吞了下去,可是卻被卡住了,獠牙在這一刻沒有了絲毫的作用,而鋼鐵鬃毛也在這一瞬間成了廢物,靠的就是力氣,誰的力氣大誰就贏!(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