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九卷硝煙下的高麗第六章非洲童子軍

第九卷硝煙下的高麗第六章非洲童子軍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夜色之下,沒有一點星光,只有無盡的黑暗統治蒼穹,這是一個無月的夜,只有無盡的海潮在推動著船兒前進,在夜色下,李寬的艦隊也沒有停下來,因為他們現在是在和時間賽跑。☆→三☆→江☆→閣☆→,  小說閱讀最佳體驗盡在凰自從轟炸了高麗的那一座海邊城市之後,李寬就覺得其實一路上沿著海岸線轟炸下去也是一個不錯的主意,所以他要在高麗,新羅,百濟三個國家做出反應將海邊城市的人撤走之前將這里橫掃一遍。不然不過是炸掉一些建築物,和拆遷隊有什麼區別。一定要打擊敵人的有生力量,在這個時代,火藥這種大殺器只在自己的掌握之中的時候,一定要多使用,將自己的優勢最大化,這才是李寬現在要做的事情。

    所以他現在是要爭分奪秒,或許這三個國家,都沒有多少兵力,可是李寬現在手里邊的人更少,不是嗎所以這些炸藥就是他現在最大的依仗。只要先轟炸掉敵人的人,那麼敵人就沒有了兵員補給,這樣自己這邊才能耗得起。不然就靠那數萬的倭奴國奴隸是怎麼樣也搞不定這三個國家的軍隊的。于是在這漆黑的夜里,李寬他們還是在航行之中,船艙下面的倭奴國奴隸在之前被扔下了海里,能活下來多少李寬不知道,但是在出發的時候,李寬才想起,沒人劃船了,于是一番緊急調配又花去不少時間,這就讓時間更加緊迫了。

    不管如何,李寬現在已近在自己的船艙之中舒服地躺下了,劃船又不需要他出力,至于那些倭奴國奴隸,呵呵那本來就是炮灰好不好,半夜加加班劃劃船不是正好

    睡在自己的大床上,李寬卻是沒有入眠,在他的腦海之中還在翻騰著許多的念頭,可是卻不知道該如何處置,很多事情其實都只是潛藏下來。或者被他直接鎮壓下來了,但是這些東西都是潛藏的危險源頭,只要一個爆發,那麼對自己這一方的損失就是非常巨大。需要好好的解決才行。最讓他煩惱的,是倭奴國這群奴隸,這些人可是在戰場上抓回來的,雖然現在沒有給他們配發武器,每天只給兩個窩窩頭讓他們有些力氣劃船就行。可是這也不是長久之計,因為這些人將來可是要上戰場的,這樣的狀態可不行,到時候這群倭奴國奴隸一下船就跑光了,或者還來一個反戈一擊。自己這一邊就要淪落到萬劫不復之地。

    “該怎麼辦呢”李寬想不出一個好方法,這是一個最大的隱藏炸彈,稍不注意就會自爆傷己,可是現在已經綁在身上了,而且不用這些人,自己手上就無人可用。所以李寬陷入兩難之中。讓他這段時間都有黑眼圈了,作為一個宗師級強者,數日不休息都只是稍微有些疲倦而已,要出現眼袋和黑眼圈,那除非是連續性數天數夜不合眼。可見這個問題對李寬的困擾,到底有多深,已經徹底的讓李寬絞盡腦汁。

    “用什麼控制人的心智催眠這可不行,一個兩個還行,可是這是差不多數萬人,像是豬玀一樣關在船艙的底層。要一個個催眠下去,得等到什麼時候去”李寬曾想過利用自己會的催眠術,這東西在最開始使用過之後就一直被冷藏起來了,一直沒有用武之地。除非在審問,或者刺探消息的時候用用,現在他是一軍統帥,這些雜事自然有專人去做。

    “該怎麼搞啊”他來自後世的記憶似乎在這個時候也幫不上什麼忙,因為那個時代雖然信息大爆炸,可是這種掌控他人心智的東西並不是使用度娘就能搜索到的。而且後世到處都是一片和平。因為在大天朝就是這樣宣傳的。這種情況下,誰會想著怎麼去控制一支不受自己指揮,甚至仇恨自己的軍隊除非是活膩歪了,想去找死的人。

    “對了,戰爭好像在記憶里有這方面的消息”李寬忽然間好像回憶起什麼來︰“對了非洲哈哈”李寬不禁笑出了聲,他想到辦法了。曾經看過一篇新聞,說的是非洲的一個小國家,這個國家在和一個大毒梟進行戰斗,毒梟沒有正規的軍隊,所以組織起了一支讓世界上所有人都頭疼的軍隊來童子軍。這一支軍隊是被他使用自己手里的資源毒品控制的,給他們吸食這些東西,讓他們上癮,之後就用加了這些貨的香煙引誘他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使用鴉片控制這些倭奴國人”李寬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翻身而去,想到就做,這是李寬的一個優點,也是缺陷,這家伙想一出是一出,什麼事情都是在腦子里想到了,就急急忙忙的開始付諸行動,可是做下來去之後很多時候才發現其實並不可行。但是這種人往往創新上面會有所突破。不過李寬現在到了這個時代,他所做的一切似乎都在創新。

    想到就做,李寬叫人到底下的船艙之中拉上來一個倭奴國奴隸,好家伙,這身上的味兒差點沒將李寬燻暈過去,這一次從倭奴國處來已經差不多二十余天了,哪怕每天無所事事的李寬也是三天一次沐浴更衣,可是這些在船艙底層每天用船槳劃船的倭奴國奴隸,汗出如漿的干著體力活,卻從未打理過個人衛生,身上汗水濕了又干,干了又濕的,混雜在一起這種味道就是一種生化武器,幸好下層的船艙在造船的時候就已經進行了嚴密的密封處理,除了船槳伸出去的那些孔洞,其余的地方都處理過了,因為下層總是潮濕的,濕氣上升對身體不好,李寬還是注重船員的健康的好心老板,才會做出預防措施。這個時候派上了意想不到的用場。

    吸食這種最初級的毒品是離不開火的,再加上害怕士兵在這個過程之中也沾染上癮,所以李寬親自先做了一些實驗。將這個被士兵帶上來的倭奴國士兵讓人退出去扔到大海之中洗剝了一番之後,又撈上來,總算沒那種刺鼻的味道了,之後就是試驗時間。李寬先是小心的兌換出來一些鴉片,然後弄出來一個煙斗,點燃了,強制那個倭奴國奴隸吸食,見到這個猥瑣的家伙臉上露出的像是馬殺雞的表情,李寬知道這一切成了,只要給所有的奴隸都沾染上癮,那麼控制起來就簡單多了,就好比後世听聞過的那一支童子軍,殺人放火都是家常便飯,這些最大不過十二三歲的少年,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用機槍射殺手無寸鐵的平民,或者作出強女干之類的事情。

    所以這一天夜里,在海潮聲之中,一個個小巧的炭爐被送到了船艙的底層,而在底層上面的天花板之上,無數的用水打濕透了的棉被被鋪在了地板上,雖然已經做過密封處理,可是唯恐有所疏漏,所以一切都要盡量小心。在這一夜之後,這個讓後世華夏陷入屈辱的歷史的推動導火索的東西,將會在這個時代制造出第一批癮君子。而李寬手中也將會有一批絕對悍不畏死的敢死隊,付出的不過是一些能量點兌換出來的初級處理的罌粟的提煉品。

    當然這一夜,劃船的進度卻是耽擱了下來,只能在海岸邊直接拋錨過夜,相信明天這些嘗試過那種欲仙欲死的滋味的倭奴國人會更加的賣力。當然李寬這家伙絕對沒安好心,一定會死命的壓榨這群癮君子最後的力氣,因為越是陷得深入,越會沒有力氣,這是所有的癮君子的通病,在最初期的時候,才是最佳的利用時間,久了以後這些人都變得皮包骨頭了,怎麼還力量上陣殺敵。所以在最近的時間里,李寬就將會讓這些倭奴國人出戰,並且盡量的讓他們多拼殺一些,在他們被掏空身體之前將最後的利用價值壓榨干淨,然後直接在這個半島上將這些倭奴國人全都給弄死完。

    太陽躍出了海面,新的一天來了,在陽光灑下這一片光輝的時候,李寬的船隊的底層的倭奴國人全都從那種美妙的感覺之中醒來了,所有人都無法忘記,那種讓人像是成了神仙一樣的快活感覺,甚至所有人都覺得自己今天似乎比起往常更加的有力量,于是一群群的倭奴國奴隸在一邊劃槳一邊商議著,他們希望再一次感受那種感覺,沒有人想過這會是一個殺人不見血,會將人吞下去連骨頭都不吐的洪荒猛獸。

    大船在海上航行著,再一次見到了一座城池,只是這一座小小的城池沒有城牆,只有低矮的樹樁扎成的籬笆護衛著,這是一座新羅國的城市,無數的新羅國百姓在海邊上忙碌著,這些半島上的土著,因為土地並不多,更是有著無數的猛獸盤踞的山林,這里靠近那東北虎出沒的那一片原始森林,所以在這個時代山林也是危險重重,百姓一般都不敢獨自上山,所以海邊上撲捉一些小魚小蝦,甚至海蚌海菜,這些就是新羅國靠海的百姓的主要食物。無數的百姓為了生計在寒冬之中還將雙手雙腳泡在冰涼的海水之中辛勤勞作,只為了尋找可以果腹的食物。

    看到這樣的場景,李寬有些下不起心了,這些百姓和大唐百姓一樣,都是被當權者統治著,當權者說什麼,他們就信什麼,他們並沒有什麼過錯,這樣直接將他們轟殺是不是太過殘忍李寬優柔寡斷的一面又冒出來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