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九卷硝煙下的高麗第八章初見善德

第九卷硝煙下的高麗第八章初見善德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狹長的半島,並不是那麼的遼闊,雖然對于居住在上面的人來說,這一切就是他們的全部。但是來自後世,看得更遠的李寬,對于這一塊土地並不是非常的在意,因為有著遼闊的世界等著他去征服,在這里他不願浪費太多的時間,所以在一番掙扎之後,為了將來不會有人在身後插上自己一刀,他還是狠下心,將這一片土地和上面的棒子們全都放棄了。所以轟鳴聲震徹天際,這寧靜的海邊小鎮變成了一片廢墟,在海上漂著為了果腹三餐的漁民,成了箭下亡魂。哪怕在他們臨死的眼神之中有著無盡的憤怒與怨恨,就讓你們恨我吧,就像後世那些被你們的後人迷的神魂顛倒的國人們憤恨那些糞青一樣。

    站在不同的立場上,所有的問題都是片面的,你可以說他是魔鬼,為了自己的目的,將無盡的生靈全都付之一炬,但是對于那些被高麗侵略過的大唐百姓,對于那些受過新羅國欺壓的漁民,李寬現在這種做法無可厚非。在這個時代,新羅也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他們也在向外擴張著,若是沒有李寬,這個國度將來會一統整個半島,還是在大唐的幫助之下,先滅百濟,再滅高麗,最後最大的贏家就是這個在女王統治下的國家。後世讓無數國人變成相信高燒六十二度還堅持演出,雙腿粉碎性骨折還堅持跳舞的腦殘的棒子明星就是出自這個國度。

    當然現在這個小小的半島土著還是在炸藥之下瑟瑟發抖的弱者,他們還沒有無恥的認為孔子是他們的,屈原是他們的,沒有認為端午節,中醫是他們創造出來的,甚至他們還沒有學會創造宇宙,在宇宙之中布滿他們的泡菜。在這個時候李寬來了,來拯救還沒有被泡菜污染的純潔宇宙來了。他會用手下的超越整個時代的堪稱是這個時代的黑科技的炸藥,讓這個民族學會謙遜,讓他們知道有些東西不是他們可以動的。要是伸手那就剁手,要是張嘴那就要做好被打耳光的準備。

    新羅城,這座城池的名字原本並不是這樣叫的,這是在之前的歷史上。長時間被倭奴國殖民統治,這個國家在之前數百年一度被從倭奴國來的倭國勢力掌控政權,倭奴國人稱呼這個自稱為斯羅的國家為新羅。于是這座城市也被稱之為新羅城,這是新羅國的國都,這一代的新羅國女王善德女王就居住在這座城池之中。統領著這一個小小的國度。

    “陛下,可以肯定,是大唐人,就在昨日,我國沿海有著數個城鎮被這一隊船隊襲擊了,全都成了一片廢墟,這是一群魔鬼,他們連百姓都不放過!”新羅國大臣金庾信,這個時候已經年近中年,是新羅國此時最為出名的將領。在其年少時就展露出過人的軍事才能,擅長劍術。這一年他三十七歲,已經是新羅國 軍方最為重要的將領,因為能征善戰,深得新羅國君主的信任。現在這位還算得上是軍中少壯派的將領貴為‘國仙’,統領整個花郎道。

    “大唐……這一頭凶猛的獅子!”初登皇位的善德女王雖然在人前盡量的保持著冷靜的神色,可是現在在這皇宮大殿之上只有她和這位新羅名將。這位新羅名將是其父親真平王金白淨親自提拔起來的,算得上是皇是最為親近的軍中勢力。所以在這位可以稱之為心腹的將領面前,金德曼露出了絲絲的畏懼神色。因為大唐實在是太過強大,讓她感到有些絕望。

    “陛下。這一次大唐明顯是有備而來,他們到現在居然都沒有上岸,如此龐大的船隊,所需要攜帶的補給是一個恐怖的數量。他們能堅持這麼久,可見他們的人數並不多,而且在之前和高麗戰斗的地方,我們的人抓住了一些從他們船上被踢下海中的倭奴國人,這些人招供這一隊大唐船隊是從倭奴國一路航行過來的。並未中途停靠添加補給,那麼人數定然不多。所以他們堅持不了多久!”金庾信分析道︰“從倭奴國出發。一路消耗下來,這些船上面的糧食淡水恐怕都消耗得差不多了,如果他們還要這樣持續的轟炸下去,那麼來人定然不多,不然堅持不了多久。不管是哪一種情況,都不是壞事,補給不足,他們就要下船劫掠,人數不多那就更好辦了,集結大軍圍而攻之。”

    “恐怕不妥!這樣的大船,能夠漂洋過海到大倭奴國,並且從倭奴國帶回奴隸,定然是武裝非常強悍,他們那種會爆炸的武器就不是我們能抵擋的。所以我們的人要是沖上去圍攻他們定然會無法成功,不過是白白送命。他們補給也不是問題,因為只要轟炸一番之後,我們的人還會剩多少?他們直接下來搬運糧食淡水就是!”善德女王(當然現在還不叫善德女王,因為她還沒有死)反駁道。

    “那該怎麼辦?”金庾信仔細想了想還真是如此,這幫大唐人真的是站在了不敗之地,不管是遠程進攻還是近身肉搏都不是一個可取的方法。

    “讓本王去見見他們的統領!那幫倭奴國的人有沒有說這支艦隊的統領到底是什麼人?”金德曼沉吟了半響問道。

    “他們招認,似乎那些大唐人稱呼他們的統領為‘王爺’。”金庾信用有些蹩腳的漢話說出了王爺兩字的發音。

    “還是一位皇子?看來大唐真的已經到了我們追趕都看不到影子的地步了,這樣的強大武力居然掌握在一位皇子的手中,那麼作為最高領導的君主,大唐的皇帝陛下又該是怎樣的無盡威嚴?”金德曼有些憧憬地說到,似乎很想和李二見上一面。看來這位新羅女王是李二的粉絲呢!

    “那麼,臣等這就去操辦女王出行事宜,希望早些見到那位王爺,不要再這樣無故殺戮下去了,我新羅本就沒有多少人口,他這樣做,對我們的有生力量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武器沒有了可以再鑄造出來,士兵要是沒有了,等到下一批至少也要十余年的時間,我們等不起!”金庾信說道。他心中雖然滿是憤慨,滿是怒火沖天,可是在大唐的強大的武力面前,他不得不妥協,不得不低頭。

    “去吧……”金德曼揮了揮手,她也要做一些準備,面見一位來自天朝上國的王爺,還是掌控著強大武力的王爺,也需要必要的準備了。只是不知道這位王爺的嗜好如何,有些難以預料接下來的見面。

    海風習習,今天難得的沒有去尋新羅過沿海城鎮的晦氣,李寬要驗收自己的成果了,那幫倭奴國奴隸已經差不多夠火候了,在甲板上,叫人去底層提上來兩個倭奴國奴隸,他要徹底的驗收一下,這些日子白天沿著海岸轟炸,看一看這世間最殘酷的煙火,晚上就用準備好的炭爐給那群倭奴國人帶去神仙般的享受。現在已經過了好幾天,這些倭奴國人應該全都成了癮君子了。

    “殿下,帶來了!”一個身著鎧甲的士兵走到了李寬的身前,他的手上提著兩個倭奴國奴隸,這兩人一身氣味簡直就是迎風臭十里的地步。

    “將他們扔進海里去,真是的,每一次都是這樣,難道不知道將這些家伙先洗洗?”李寬趕緊的屏住了呼吸,然後揮手讓士兵將這兩個倭奴國奴隸扔進海里泡泡,這味道簡直就是酷刑!當然倭奴國人就應該是這個味道,他們只適合呆在豬玀圈里,和那些豬玀呆在一起。

    兩個倭奴國奴隸似乎還沒睡醒一樣,不斷地打著哈欠。當然李寬知道這是因為他們癮犯了,癮君子都是一個德行。先進海里泡泡,然後在實驗效果好了,反正這些倭奴國奴隸癮頭上來了,也游不上岸去。伴隨著兩聲‘噗通’的聲響,兩個倭奴國奴隸被直接踢下了大海,冰冷的海水將他們一下子刺激清醒了,但是卻更加地感到一種像是萬千螞蟻在心頭噬咬的感覺,整個身體似乎全都在吮吸著,希望得到安撫。

    “現在,我給你們每天晚上送下來的那種東西,只要你們將對方在海中咬死!怎麼樣?”李寬站在甲板上,對著已經被扔下海的兩個倭奴國奴隸喊道。

    “我要……我要那種東西……”倭奴國奴隸在听到李寬的聲音之後,並沒有反應,李寬這才反應過來這些家伙听不懂漢話,于是讓身邊的翻譯用倭奴國語重復了一遍,頓時海水之中的兩個人面色在一瞬間就變了,然後他們開始瘋狂地攻擊對方,不管是用手掐,還是用腳踢,更是用牙齒撕咬對方。為的只是得到船上的人承諾的那種讓他們感到無盡的愉悅的東西。

    就在這個時候,一艘華麗的相是畫舫一樣的船只從海岸邊駛了過來,在船上一身錦衣的金德曼矗立在船艙的珠簾之後,正在舉目四望著,在一瞬之間,她就找到了在船上的那一個身穿華麗鎧甲的少年,修長挺拔的身姿,再加上嘴角那一抹似乎在嘲諷的微笑,這一刻不自覺的將這個少年和心中的那個模糊的身影對比了起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